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4 撕破脸
    杨鹏一看情况不对,也有些慌了,他虽然知道宁夏的性格有些油盐不进,但却没有想到她会不顾场合和情况的抹了别人的面子,让人下不来台。

    一时心里也来了气,说到底宁夏也不过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络作者,他杨鹏和任东莱这种地位的人完全没有必要在这里拉下身份和她说这么多的。

    虽然目前影视剧进入大ip化,但这并不代表这些ip作者就有多大的谈判权利,兴娱乐对宁夏的客气无非是相互合作以后的基本尊重,可这宁夏似乎太把自己当回事,蹬鼻子上脸了!

    “宁夏,是不是差不多就可以了?”杨鹏语气带了几分警告的意味。

    宁夏回头看向杨鹏,眼中竟没有一点因为他的警告而生出的畏惧,反倒倔强而又冰冷得让人无可奈何。

    不过那样的神情也就一瞬,随即又见她嫣然一笑,接着将目光从杨鹏身上移开,但也没落在任东莱的身上,更没有去看任潇一眼。

    随手拿起桌上一瓶已经醒好的红酒,倒了高脚杯满满一杯,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才冷声道:“任董,实在不好意,我下午两点的飞机,这顿饭实在没有时间吃,所以这杯酒就当我向你赔罪,希望你大人大量,不与我这种不知好歹的人计较。”

    话一说完,也管任东莱接受不接受她这番说辞,端起酒被就喝。

    任东莱和杨鹏皱眉,任潇则觉得宁夏脑子有病,不屑一顾的冷笑,而庄颜却被她吓了一跳,二话不说就扑上去要将她手上的酒杯抢下来,“宁夏,你疯了!”

    然而宁夏根本不给她机会抢夺,一边将庄颜推开,一边已经把整杯酒都给喝完了。

    只见她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拿着酒杯的手开始有些微颤,导致那酒杯都没办法放稳当,很是狼狈的在餐桌上滚了一圈。

    “任董,告辞!”

    任东莱看着自己面前那只被她放倒的酒杯,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了,神情变得很难看。

    他在商界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个当着他的面故意不给他面子的人。

    “宁小姐一定要把气氛弄得这么糟糕吗?”在她转身后,任东莱语气极其冰冷的问道。

    “切,上不了台面就是上不了台面,什么东西!”任潇原本心中不爽快,在她的字典里只有别人给她道歉服软的,没有她给别人道歉这回事。

    让她给宁夏道歉?

    做梦!

    宁夏要是今天在这里被她爸和杨鹏给哄着了,她任潇不仅不会道歉还会更加瞧不上她!反倒是这不买账的态度让她心里畅快了些,至少帮她狠狠地打了自己父亲的脸,让自己老爸知道这世上就有一种人不配得到别人的友好对待,天生就是贱皮子!

    任潇就像打了胜仗一般,拿起自己的包,语气慵懒骄傲的丢下一句自己还有事就直接出了包间。

    庄颜看着任潇那嚣张的态度,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本想拦着她不道歉不让她走的。

    但因为宁夏根本不会喝酒,甚至轻微酒精过敏,那一杯酒就那样喝下去怕是会出事,所以她必须想办法马上带着宁夏离开!

    可偏偏这时候任东莱还没完没了,像是不会轻易放人的样子。

    “任董,宁夏她酒精过敏……”

    庄颜正要解释,可大脑暂时还算清醒的宁夏根本不给她机会,因为她心里憋着一口气,她不发泄出来难受!

    盛典上的事情本来过去就过去了,她和任潇谁能认识谁?以后能不能再见面都两说,就算她有气也就是记着这仇,但心里不憋屈。

    可这姓任的做人也忒过分,拉起场面说是道歉,那任潇的态度像是要道歉的吗?他任东莱这个当爹的根本就是来给自己的那个嚣张跋扈的女儿助威的吧?

    欺负她宁夏没后台,只身一人在外吗?

    去他祖宗的!

    姓任再有钱,再有势,她宁夏赚钱养活自己不靠他一分,凭啥要被他欺负!

    “任董,我宁夏是一个很记仇但又很幼稚的人,你女儿对我做的事情,我不需要任何人对我道歉,因为毫无意义,但我会极其的讨厌她以及培养了这么一个她的你,所以以后就别安排这种饭局了,没必要。”

    “宁夏你是不是喝多了,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杨鹏沉声呵斥着,他是真不能理解她这么不懂分寸的说话做事方式,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这脾气就跟一个不懂世事的小孩子一样,不顾后果的任性胡闹!

    任东莱有些想笑,因为在他这种人来看,宁夏这种人最是可笑的,自以为是的骄傲清高,自以为是的恣意妄为,对这世道上的一些潜在规则极度排斥,没有一点敬畏,把自己想成像一个战士一样英勇无畏,可事实上弱小得可怜。

    说不上生气,可在任东莱在心里确是瞧不上宁夏这种人,没有达到一定高度就该适当的学会低头,为了一口气而做出这样事情的人终究成不了什么大事。

    看着宁夏就算依靠着庄颜搀扶都已经快站不稳了,任东莱也只能叹了一口气,抬手示意杨鹏算了。

    “让她们走吧,合作的事情也讲你情我愿。”

    宁夏心里有气,庄颜何尝不气,听着任东莱愿意放她们走,也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一边拿起自己的东西,一边扶着宁夏转身就走,多余话也不愿意再说。

    你说这都什么事?

    遇到过一次任潇怎么就跟被染上瘟疫了一样呢?

    任东莱怎么说也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大老板,那成天操心的事情都是千万以上级别的,怎么就关心起这点小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