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 过去
    宁夏看出了killer眼里的诧异,其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在感情这事上总是那么不靠谱,可有什么办法呢?

    她是一个宅女啊,接触社会少,交友圈子也小,大学时大概也是她能认识最多人的时候,可就算那个时候,她的活动范围大概也就是食堂、教室、寝室,谁能认识她,她又能认识谁呢?

    偏巧用宁妈的话来说她个性又怪,自己没办法认识接触到好的人,却又排斥别人给她介绍的相亲对象,瞧一个不行,瞧两个不行,不是嫌弃别人木讷就是嫌弃人不合眼缘。

    所以她想要找对象的唯一途径大概就只剩通过网络,只是随着网络的发达,在那上边又能遇得到几个真心实意,诚心诚意的人?

    陶晗大概是宁夏当初觉得最靠谱的了吧,否则他们也不会确认了恋人关系,只是这关系维持的时间短暂得让人来不及反应。

    “觉得荒唐?”

    “呃……”killer一时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看法,不至于让她心里不快。

    可宁夏却坦然的一笑,“可偏就只有这一次,我对自己的恋爱和婚姻产生了憧憬,不可一世的觉着自己也有了可以撒娇的人,幻想着自己可以做一个像猫咪一样招人喜爱疼惜的女人,而他捧我如珍宝一般,珍惜我,疼爱我……那时,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世界彻底变了一个样,是以往不曾有过的缤纷多彩。”

    killer听着她的话,心里隐隐有些难受。

    非是嫉妒,只是替当时认真了的她,有了憧憬的她感到不值,也很心疼。

    他知道她未必就真的对陶晗有多深的感情,一个人看另一个人的眼神最是不能欺骗人的,她看陶晗的眼神还不如陶晗看她的眼神值得人回味。

    她不过也是一个普通女孩罢了,就算再骄傲,潜意识里她也希望自己被爱,被呵护,她其实很孤独,她一直都在等那个一个人出现而已。

    陶晗的出现让她以为这就是她想要的那个人,所以她觉得自己的未来有了着落,可现实却很快的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那种希望得而复失的失落感,谁试谁知道。

    “他不配。”killer想了各种安慰的话,最终还是只说了三个字,只因为他心里真的这么想。

    一个不懂得珍惜的人,没有任何借口,不配就是不配!

    不过这话听在宁夏的耳里,只当是旁人对她的一点善意罢了。

    骄傲的时候,想起陶晗,鄙之一笑,自我安慰这样的人配不上如此好的自己;冷静的时候,想起那段,却又想这世上又有谁配不上谁,她又不是什么天之骄女,又要多优秀的男人才配得上?

    自以为别人配不上自己,或许在其他人的眼里是自己配不上别人呢?

    毕竟人陶晗年纪轻轻,白手起家,不说如小说中的主角那般玄幻是个霸道总裁,但总算有一个自己不大不小的公司,这搁在现实当中,不知道会让多少女人趋之若鹜了。

    “不到一个星期的情侣关系,其实也没有必要谈配或者不配,有时候我都在想这能不能算我的一次恋爱经历。”

    “一个星期?”killer有点不敢信自己听到的,虽然宁夏有说过他们的关系很短暂,但他想的总该有一两个月才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还不到一个星期!

    这个时间也太短了吧?

    这么短的时间几乎都还不完全了解彼此,怎么就……

    “一般来说一对情侣确定恋爱关系以后应该会有一段蜜月期,恨不得天天见面,一日三餐都在一起用,可我们偏偏没有,反倒是确定关系以后到分手,我们两个这期间一次面都没有见过,一直只是微信联系,而且还常常出现突然没了回应的状况。”

    “这……”killer越听越觉得荒唐,这种状况分明就是宁夏被骗了呀,哪里有刚确定恋爱关系是这样维持的?

    不过想着陶晗刚才对宁夏的态度,killer又觉得是不是因为人的个性原因,所有有时候在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总会有人会做出一些常人所无法理解的行为?

    “你就没有问过他原因?”

    “问了,说是公司出了问题,处境比较难。”

    “你不信?”

    “不,我信。但我不认为这是让我在他生活当中毫无存在感的理由,所以我认为自己其实没那么重要,想着一个事业已经那么糟心的人,如果还要应付一个对自己不那么重要的人,其实还真挺闹心的,那我就只能做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主动提出了分手。”

    killer不太懂宁夏的想法,但他想她的决定应该是对的,至少今天的偶遇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本来我不该对他有埋怨的,感情的事情合则聚,不合则散,太正常不过,没必要去计较谁对谁错,谁又亏欠了谁。”宁夏继续说着,语气平淡却又有几分洒脱,“但是我讨厌不被尊重的感觉,分手是我替他考虑而提,不管怎么样,同意还是不同意都该给我一个回答,而不是直接选择忽视,选择消失,让我觉得自己的良心都为了狗一般糟心。”

    killer算是听出了一点意思来,忍不住轻笑了一笑,“所以,你的气性是真不是一般的大,今天发那么大的火就为了出他没有给你回复的气?”

    宁夏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对killer的话做了一个深思,然后得出了一个自己的答案,默默地摇了摇头,“不完全是,主要是我已经不相信当初他那些话,特别是看到他那个模特儿女友,我就有一种被深深欺骗的感觉。”

    “所以……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其实你也并不真正的喜欢他,因为你心里的怨恨都是基于自己的尊严,而不是感情受伤。”虽然这样的答案在他心里基本已经确定为正确答案了,但他还是想从她嘴里得到证实。

    “你这么说也对。”宁夏不置可否,她这人就这样,对失去的感情从来不留恋,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现在让她去回想,去回答是否喜欢过,她也只能基于现在心里的感受给出答案,因为过去了的在她这里就没有真实感了,也就不那么确定了。

    1527090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