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一切都是高桥诚的错???
    ,!

    又到了樱花散落的季节,但可惜的是,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并没有闲暇的时间驻足停留观赏樱花,仔细观测一下街上的行人就会注意到,有不少人步行的节奏,从原本的逐渐变更切换为……毕竟现在,可是又到了每周正常上班的时间了的说!

    “樱花落下的速度……”比起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单手提着公文包的某周刊责任编辑,居然还有心思观测樱花落下的速度,“啧,从区区樱花落下这种日常场景之中,就能产生创作漫画的灵感……虽然说平日里的性格极为恶劣,还是中二病晚期……但不得不承认,阿诚那家伙在漫画方面的才能,还真是令人惊叹呀!”

    按理来说,已经到了正常的时间,却还在街上闲游浪荡……吉田君,要是换成其它一般的公司,或许你这货早就被开除了吧!?

    当然,吉田之所以敢做出如此嚣张如此惹众怒的行为,并不是因为有着或者之类自带的身份,而是因为获得了周刊瓶子主编的特别许可!

    因为吉田……可是高桥诚与校獭的责任编辑啊!

    先不说某中二漫画家各种近乎鬼畜般的恶趣味,会时不时弄出一些就连瓶子主编都觉得头痛的事情……

    要知道现在正在周刊上连载着漫画《全职猎人》的校獭,可是在业界有着鼎鼎大名的,就算是和同样身为漫画家的苍树红大小姐结婚之后,依旧和早前《食梦者》漫画中的性子一样,时不时因为不想完成漫画稿而展开逃亡之旅……

    讲真,虽然作为两位漫画家的责任编辑,但自从漫画《全职猎人》开始连载之后,吉田几乎将八成的时间都耗在了诸如或是的行动上!

    为此,作为周刊《少年jumk》主编的瓶子大叔,特意贴心地给了吉田一个可以不按时上班的,让吉田这位悲催的责任编辑,从此不再受到上班时间的束缚,能够更好更有效地对校獭展开围住堵截行动……

    当然,按照义务与权利相对等的世界设定,责任编辑吉田就算是可以不用按时上下班,可以不用向其他责任编辑那样,整天苦逼兮兮地在漫画家与公司两点之间来回奔波,一切的前提就是……要保证校獭每周能够按时按量的提供漫画稿!

    顺便说一句,所谓的也只是暂时的,这并不意味着吉田君从此就可以放飞自我,不用再去编辑侧大本营报到了……毕竟身为一位合格的责任编辑,至少每周都要将从漫画家那里收取的漫画稿,护送回编辑侧大本营不是?

    “最近平丸君那家伙藏匿的地点,可是越来越难找了呀……”已经抵达编辑侧大本营门口的吉田,却是皱眉小声嘀咕着,“嘁!如果不是阿诚那家伙在背后唆使和操控,以平丸君的智商,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果然一切都是阿诚那家伙的错啊!”

    吉田就这样怨气十足地不停抱怨着高桥诚,直至来到自己办公区域都没有停止,因此吉田也没有察觉到,此刻编辑侧大本营这边某两位同僚怨念……不,应该说是充满了杀意的眼神!

    “服部,雄二郎……还有吉田!主编找!”身躯快要成为的相田编辑,站在门边大声叫唤起来……仔细观察一下的话就能发现,此刻相田编辑的神色并不是十分不太友好!“吉田,快点!”

    啊咧?相田桑这语气……是故意在针对我!?

    看了看身旁两位正不紧不慢收拾桌子的同僚,吉田脸上有些疑惑……毕竟刚刚相田可是指名道姓的在催促着自己!

    “走吧,吉田桑!”脸上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雄二郎一边催促着,一边用手狠狠拍打着吉田的肩膀……

    “就等你了哦,吉田君!”虽然服部编辑并没有像雄二郎那样,做出什么敌对的行为,但是那说话的语气,也绝对算不上是友善!

    “是我的错觉吗?”顶着一脸表情的吉田,疑惑地看了看一左一右夹住自己的两位同僚,皱了皱眉,忍不住开口问道,“总觉得不管是相田桑也好,还是你们也好,今天都像是在特意针对我……”

    “哼!”雄二郎冷哼一声,并没有答复疑惑中的吉田,快步走向了瓶子主编……

    “总而言之……”相对稳重些的服部编辑,没有向吉田解释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吉田的肩膀,有些惆怅的说到,“吉田君你自己多保重吧!”

    “喂喂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看着两位同僚怪异的行为,吉田内心突然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按照吉田这些年来摸索出的规律,每当自己产生一种不安或是不详预感的时候,那就意味着自己负责的某位漫画家又搞出了什么事情或是弄出了什么幺蛾子……通常情况下,不是某中二漫画家搞事,那就必定是校獭断稿逃亡了!

    然而别忘记了,吉田今天可是在抓捕了校獭之后,才来到编辑侧大本营的……所以吉田确定以及肯定,绝逼又是某中二漫画家那货在搞事了!

    ……

    在听完瓶子主编所讲述的事情原委,并接受了之后,吉田终于弄明白了三位同僚针对自己因缘……

    “哈?主编大人,我没有听错吧!?”吉田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神情严肃地主编,之后立刻转头看向两位同僚,不死心地向两位责任编辑同僚求证,“你们是说……因为阿诚那家伙的唆使,使得正在连载的几位漫画家集体出去旅行,然后就发生了下期周刊预定连载漫画不足的情况!?”

    “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瓶子主编说出了与楚大校的经典名言,尽管没有楚大校那种的气势,不过配合着现如今瓶子主编阴沉难看的脸色,还是让在场的三位责任编辑倍感压力!

    “喂喂喂,你们别开玩笑了呀!”事到如今尽管吉田内心已经隐隐相信了,可是人类这种生物呢,因为心存侥幸所以总是忍不住做出名为的行为!“虽然我知道阿诚那家伙在年轻一辈的漫画家之中颇具影响力,但是唆使漫画家们集体休刊什么的……那个……今天不是愚人节……”

    “嗯,今天并不是愚人节!”服部编辑赞同地点点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吉田,语重心长地说道,“所以吉田君,你还是接受现实吧!”

    “嘁!从刚刚开始有种不详预感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面对绝望而残酷的事实,吉田终于放弃了挣扎抵抗,然后……然后宛如临死前发誓怨恨诅咒一切那样,十分失态地在瓶子主编与两位同僚面前,发出了令人颤栗的哀嚎,“一切……果然都是阿诚那家伙的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