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 败者不需要同情
    ,!

    “呐,凤凰院老师……”正在画着漫画稿的新妻英二,突然停下了画笔,盯着自己面前的漫画稿呆滞了良久,之后向着高桥诚问道,“我们现在完成的这部漫画……将来是会以悲剧结尾来收场吧?”

    虽然新妻英二说话时略微带着推测……但那语气听起来,已经肯定了某中二漫画家打算将漫画推向悲剧收场的事实!

    “悲剧……吗?”高桥诚少有地放下画笔迟疑了片刻,然后在丁丁大叔满怀好奇地注视之下,低头用手捂住脸发出了近乎癫狂的笑声,“喝哈哈哈哈……黑炎之王哟,原来你的眼界……也不过如此啊!”

    若是换成亚城木梦叶那对好基友,被某中二漫画家如此嘲讽的话,绝对会暴走……就算是打不过某中二漫画家,至少也会输人不输阵地利用嘴炮进行一下反击……顺便说一下,如果换成校獭之流,绝对会被某中二漫画家此刻散发出来的吓得躲到墙角瑟瑟发抖!

    可惜这次,某中二漫画家所要面对的……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才漫画家新妻英二啊!

    “啊咧?不对吗?”无视了来自于某中二漫画家的嘲讽,新妻英二有些不解地抓了抓脑袋,拿起了漫画稿,快步来到高桥诚的面前,“但是凤凰院老师,从你安排的角色搭配来看,悲剧上演似乎已经成为必然的选项……不,按照你平常的说法,应该是才对的说!”

    “……在回答黑炎之王你的问题之前,我想要先确定一件事情!”面对新妻英二的吐槽,高桥诚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阴沉,盯着有些不自然撇过脑袋的新妻英二问道,“盟友哦……你是不是昨夜偷偷观测了,那原本你不该窥测的世界线了呀?”

    “嘁!漫画家提前观测漫画稿的事情,怎么能算是偷窥呢!?”似乎因为某中二漫画家将自己比喻成偷窥者而感到不满,新妻英二利用嘟着嘴地行为进行了奇袭作战!“而且凤凰院老师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也是漫画《fate》的原作者之一的说!提前观测一下漫画稿而已……”

    “哈?提前观测一下而已?黑炎之王哟,你似乎说了很不得了的话啊!”高桥诚立刻用提高了音量的声音打断并压制住了新妻英二,“要知道偷偷擅自窥测世界线这种事情,我可是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的说……而你不仅去做了,还居然可耻地承认了!?盟友哟,我很现在可是担心,你会不会因为透支预测能力,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招来各种因果缠绕的灾难……”

    “大丈夫!除了丁丁吉桑这边,我是不会向任何人提前透露漫画的情报的说……所以,请凤凰院老师相信我的说!”

    尽管新妻英二语气有些轻佻,尽管新妻英二也没有进行这种骗人不骗己的行为,尽管新妻英二更没有与高桥诚签订带有法律效果的保密合同……但无论是高桥诚还是一直默默打酱油的丁丁大叔,都选择了相信新妻英二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

    毕竟,能够以一己之力抗衡某中二漫画家,亦或者说抗衡数位漫画家的新妻英二,自然有着与其才能相匹配的傲气与自负!

    “不……现在问题是,偷偷窥测世界线这种有趣的事情,为什么黑炎之王你要吃独食呢?”高桥诚无奈地摊了摊手,脸上露出了一副的感慨之色,“遥想当初,在我偷偷看过丁丁吉桑创作的后,可是惊叹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想到在有了女儿之后,丁丁吉桑居然从转职成为了的说!”

    “卧槽!我才不是,更不是什么瓣淡……呃……不对!等等!”原本还在默默惊叹新妻英二居然能够与中二模式的高桥诚交流的丁丁大叔,在听到高桥诚地感慨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读作写作的神色,有些气急败坏地指着高桥诚怒斥道,“为什么阿诚你会知道那部漫画啊?我记得我明明……”

    “丁丁吉桑你是将漫画稿,藏在了抽屉的夹缝中,对吧?”高桥诚似乎已经明白了丁丁大叔的想法,脸上露出了鄙视的神色,“先不说在这个世界上,这种藏匿方式是由我借由着某神月首创……话说丁丁吉桑哟,你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很长很长时间对吧?好歹也要明白一下自己身处的环境呀!”

    “呃……难道说……”丁丁大叔不由得感觉到一股恶寒,立刻抬头四处张望起来……

    “虽然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从凶残程度上来说,都完全比不过l大人,不过……”看着惊慌失措到脸色发白地丁丁大叔,高桥诚满是地点了点头,有条不紊地继续解释道,“观测区区一只丁丁吉桑的话,已经完全足够了哦!”

    “是我太不小心了……岂可修!”狠狠地猛捶着桌子的丁丁大叔,发出了突破天际地哀嚎……

    不不不,其实并不是丁丁大叔你不够小心,而是你太低估了某中二漫画家!太低估那个为获取而放弃节操的高桥诚了呀!

    “啊啊,凤凰院老师想要借机转移话题吗?”目睹了高桥诚轻而易举将话题转移到丁丁大叔身上的新妻英二,有些不满地抱怨起来,“实在是太过于狡猾了的说!”

    “黑炎之王哦,你还在纠结于漫画的悲剧走向吗?”高桥诚脸上露出了惊讶地神色,有些不能理解地抓了抓脑袋,“没道理啊……我还以为黑炎之王的话,一定能够一眼看穿本质的说……没理由会是这样啊……”

    “哼!你以为每个人都和阿诚你一样吗?”本想借机吐槽某中二漫画家的丁丁大叔,再考虑到会因此而被爆出自己更多的黑历史后……也只能够用如此地方式,上演一出了吧?

    “善恶,悲喜……黑炎之王哟,原本我以为你和我一样,在成为漫画世界神大人之后,就会脱离这些的束缚的说!”高桥诚摆出了一副的神色,用怅然若失地语气叹道,“没想到黑炎之王你……居然还是无法摆脱人间界常识的约束!”

    “不!从这点来说,新妻君才是正常的!不正常的人其实是阿诚你……”正在努力吐槽的丁丁大叔,很快就被某中二漫画家一个略微凶残地眼神吓唬住了……

    “悲剧?呵呵……”高桥诚发出了意义不明地嗤笑声,同时起身拉了拉身上的白大褂,快步来到了新妻英二的面前,“卫宫切嗣想要成为,想要拯救世界救赎人类有什么错?肯主任想要借由获取荣耀与美人芳心又有什么错??王妃韦伯想要搞基……咳咳,想要证明自己不是无一是处的劣等生又有什么问题???远坂时臣想要达到,完成魔术师们毕生的夙愿又有什么不对的啊????”

    “……”

    与不明所以的丁丁大叔不同,从高桥诚开始高声宣扬御主们愿望地那一刻开始,新妻英二异常地没有再发出任何声响,反而认真聆听着高桥诚所说的每一句话!

    “亚瑟王想要窜写历史,征服王想要重新征服世界,英雄王想要惩罚盗窃者……王者的盛宴哦!”高桥诚此刻宛如传说中的吟游诗人一样,语气之中毫无掩饰地透露出对三位英灵王者的憧憬,“王者之间的如何较量?是治理国家的水平?是率领军队杀伐征服的无双霸气?亦或者是地位与权利的崇高?还是其一生留给后人的称颂的丰功伟绩?不对吧,这些都不是吧……”

    “……是意志!是信念!王者与王者之间的较量,是意志地碰撞,也是信念地比拼!”高桥诚随手拿起了书桌上的一本周刊《少年jumk》,一边向新妻英二椅着,一边狂热无比地说道,“黑炎之王你所窥测到的漫画稿……其实不就是我们漫画家之间,最常用也最习惯的交流方式吗?这……算是悲剧吗?”

    “至于说悲剧的剧情走向,亦或者说是悲剧虐心的结局……是是是,按照正常的理解是这样没有错!”

    “但是黑炎之王哦,你的话应该能够明白的吧……”

    “在意志与信念地碰撞比拼之中落败,败者,需要的不是同情……”

    “而是将其视之为这种平等的尊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