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八章 修真者与臣子
    “咳咳……宣告!”

    一大早丁丁大叔来到高桥诚家的时候,发现原本应该是阳光明媚的早上,但某中二漫画家的工作室却是充斥着阴暗地色调,而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真白少女与空太少年,很明显地是属于被禁言状态,只能无助地看着刚刚进门的丁丁大叔……

    “汝之身听吾号令,吾之命与汝剑同在,遵从圣杯的召唤,倘若顺此意此理者,立时回应!于此起誓,吾为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吾为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自抑止之轮来到此处吧……天枰的守护者哟!”

    看着地上用小灯泡围成的魔法阵,再听着某中二漫画家大声吟诵出的那抑扬顿挫的召唤咒语,丁丁大叔瞬间就知道了高桥诚在做什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高桥诚这已经算是走火入魔了吗?

    “哦哦,这就是现实版的场景吗?原本我以为当初那个只是谣传而已……”丁丁大叔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了神色有些扭曲的空太少年身边,小声嘀咕道,“之前有听吉田桑和葵酱说过,当初他们以助手的身份来到阿诚这里的时候,也曾目睹过类似的场景,某位漫画家试图召唤英灵什么的……”

    “啊!丁丁吉桑你来了呀……”空太少年神色有些不太对劲,看着身穿白大褂的某中二漫画家,嘴角抽搐了数次之后,才用低沉地声音继续说道,“话说一大早就看到这样的场景……果然正常人……一般都会觉得很诡异……吧!?”

    也是……毕竟一大早起床之后,看到原本干净整洁的房间之中,突然在地板上出现一个闪烁着五颜六色光芒的魔法阵,不论是谁都会觉得异常诡异吧!?

    “总之空太君,你习惯以后就会好了……呵呵!”短暂的沉默之后,丁丁大叔做出一副远目天际的状态,“我现在可是有些担忧,原本就有些缺乏生活常识的真白酱,不会因为这段时间接受了阿诚的教导,而变得更加的那啥……”

    “呃……”回想起生存能力基本为零的真白少女,空太少年默认了丁丁大叔给予的的评价,目光撇了撇旁边捧着年轮蛋糕吃得正欢的少女,再看看那边摆出各种怪异姿势,仍然没有放弃召唤英灵的某位白大褂后,空太少年有些心累地叹息了一声,“但愿不会吧……”

    “要是真白酱也变得和阿诚一样……”丁丁大叔话说到一半,突然莫名颤抖了一下,然后伸手紧紧抓住了空太少年的肩膀,一脸认真地告诫道,“空太君,绝对不能让真白酱变成阿诚那样的存在啊!这个世界上呢,像阿诚那种家伙,有一个存在就足够了呀!”

    “真白……应该……应该不会……吧?”脑补了一下呆萌的真白少女,突然拥有了这种的属性之后,空太少年感觉自己的三观承受了来自的暴击,“而且……咳嗯……没什么!”

    幻想了一下旁边啃着年轮蛋糕的少女,如同那边某位白大褂大叔一样,时常发出一些中二的言论的模样后,空太少年突然觉得,就算是那样的真白少女也超萌超可爱……当然这种想法,就算是耿直的空太少年,也不会告诉刚刚还给自己善意提醒的丁丁大叔哦!

    话说空太少年和真白少女的关系,怎么感觉有点像传说中的修真者与雷劫之间的孽缘呢?

    修真者想要长生修仙,所以逆天修行,提升修为应对雷劫;空太少年想要做一些不可描述的羞羞之事,所以开始养成,努力刷的技能等级,以方便后期能够转职成为一位贤惠的丈夫;修真者扛过了雷劫的抹杀之后,迈入仙人之境,走上长生之道;而空太少年在对真白少女成功养成之后,除了能够运用宗师级技能照顾好真白少女之外,每天都可以做一些不能描写但会使人哈哈哈的事情……

    所以空太少年……不,应该说每一个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的人,其实都可以算是修真者吧!?

    “啊咧?我要召唤的……可是英灵的说!”高桥诚突然停止了的中二行为,快步来到了丁丁大叔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一脸嫌弃地抱怨道,“但为毛召唤出来的却是一只助手侧的大叔啊!?明明召唤的咒语没有错啊……”

    “是我而不是任何阶职的英灵……还真是抱歉呐,阿诚!”虽然某中二漫画家终于注意到了自己,但是丁丁大叔并没有觉得开心,“话说阿诚,你之所以要求让我今天一大早来这里……该不会就是为了看你进行的仪式吧?”

    “当然不是……话说丁丁吉桑你这算是知耻而后勇吗?”高桥诚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白大褂,转身走向了自己的书桌,“虽然想法过于幼稚,不过能够拥有这样的上进心……嗯嗯,值得嘉奖!”

    “嘉奖……呃……”原先还不明白高桥诚意思的丁丁大叔,在看到高桥诚抱起桌子上厚厚一摞漫画稿之后,瞬间懂了所谓的嘉奖究竟是什么……仔细观测了一下高桥诚的脸色之后,丁丁大叔接过漫画稿,用严肃地口吻问道,“阿诚,你……又熬夜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高桥诚无奈地摊了摊手,“昨天晚上封印在我体内的魔龙,又一次想要冲破封印,直至刚刚借着仪式时所产生的灵力,我才好不容易才将其驯服!丁丁吉桑哟,或许生活在表世界的你们不懂……但与魔龙为敌且战斗一整晚什么的,对于生活在里世界的存在来说,都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了呀!”

    “比起这种借口来说,我更情愿相信的是……”无视了某中二漫画家那中二气息浓郁的说辞,丁丁大叔如同沼跃鱼般早已经看穿了真相,“阿诚你这家伙,肯定又是因为画着画着太过于激动,所以直接持续画了整整一个晚上吧!”

    “嘁!丁丁吉桑哟,你那种的比喻,听着还真是让人火大啊!”对于丁丁大叔揭露真相的话,高桥诚不满地抱怨起来,“要知道魔龙一旦冲破封印,可是毁灭整个世界的哦;句话来说,我可是拯救了世界的存在啊!然而对于拯救了世界,足以成为救世主般存在的我……丁丁吉桑哟,你居然用那种态度与我说话!?”

    “我说阿诚……”此刻丁丁大叔真的很想怒怼一句回去……

    “人间……果然又污秽了呀!”然而高桥诚不等丁丁大叔反驳,伸手用力敲打着对方手中的漫画稿,如是说道,“丁丁吉桑哟,你应该认真观测这一话的剧情,然后……好好向韦伯·维尔维特卿学习一下,如何做一位适格的臣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