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四章 当然可以被称之为英雄
    像间桐雁夜这样的人……亦能被称之为英雄吗?

    对于高桥诚的问题,丁丁大叔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给出答案,反而以这种借口,迫使某中二漫画家不得不停止追问,阻碍自己继续观测漫画稿!

    虽然在漫画之中没有特意点明,但就算是首次观测漫画稿的丁丁大叔,却依旧能够察觉出漫画之中,间桐雁夜对远坂葵的爱意……喜欢并随身准备着给凛的礼物也好,对于小樱的事情感到愤怒也罢,一切都源自于间桐雁夜对青梅竹马的葵的喜欢以及爱意!纵然是如今那曾经的青梅竹马,已经冠以这一姓氏,变成他人的妻子,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

    正是因为葵认为远坂的家住能够能够给自己带来幸福,正是因为选择相信了葵八年前的那个笑容,间桐雁夜才放弃了继续追求葵的念头……因为喜欢,所以尊重葵的选择;因为爱,所以尊重葵的决定!

    然而直至今天,在得知了小樱被送到了间桐家的消息,以及看到现名为远坂葵脸上那掩饰不住的哀伤之后,间桐雁夜雁夜才知道自己错了,才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致命错误!

    出生在魔术世家的间桐雁夜,自然知道魔术是什么,魔术师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尤其是间桐家的魔术……而正是因为这样,间桐雁夜才会厌恶魔术师,才会唾弃家里一切与魔术有关的事项,才会选择拒绝了原本应该继承的命运,选择了逃离!

    可惜直到现在,间桐雁夜才发现,自己明知魔术有多么可怕,自己也明明因为害怕而选择了逃避……正是那样的自己,却偏偏把对于自己而言最重要的女性,让给了那个魔术师中的魔术师!

    八年前,自己因为没有阻止葵嫁给了那个魔术师中的魔术师,所以在失去青梅竹马的挚爱之后,间桐雁夜曾无数次后悔过;八年后,自己依旧没有阻止间桐家与远坂家的那属于,所以致使如今的远坂葵陷入的悲伤之中,使得名为间桐雁夜的存在,内心再次被后悔所填满……

    间桐雁夜的往事以及那懊恼悔恨的情绪,仅仅只在短短不到四页的漫画稿中呈现了一部分……但就是通过这些并不完整的剧情,丁丁大叔脑补完了间桐雁夜八年来的生活以及心情后,内心之中也同样充斥着无奈与唏嘘!

    “……还有挽回的机会……还有补偿的机会……”站在八年未踏足的间桐家门口,间桐雁夜仿佛在给自己鼓起般,如是低声轻语着,“只要我……再次面对那个我以前从不敢面对,只想着逃避的命运……只为这世上那唯一一个,不想让她哭泣的女性!”

    与漠视人命的魔术师进行人伦交涉,这根本就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所以间桐雁夜并没有向自己的那君临了间桐家多少代的,即间桐家的家主间桐脏砚,提出诸如之类天真且幼稚的想法!

    而是……

    “……如果能得到圣杯的话,就不需要远坂樱了吧?”

    “你究竟有什么企图?”对于间桐雁夜如此开门见山地提问,杵着拐杖的老人如是反问道……

    “来做交易吧,间桐脏砚!我在接下来进行的圣杯战争中,为你夺得圣杯……但是作为交换,你把远坂樱放了!”

    所以,为了夺回心爱女人所珍惜的女儿,为了让那个女人脸上再次绽放出笑容……这就是间桐雁夜打算参加这次的的理由吗?

    尽管早在之前已经完成的漫画稿中,知道间桐雁夜这一届中代表间桐家的参战者,但说实话,丁丁大叔还从来没有想过,间桐雁夜会做到这种不惜拼命的程度!

    要知道在之中,因为那名为的存在,是人类以及魔术师无法抗衡的存在,所以但凡稍稍有点参与常识的御主都知道,比起杀死这种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壮举来说,杀害身为御主的魔术师要相对简单的很多……简单来说,在中的所有参与者,比起人类以及魔术师不可战胜的来说,作为御主的参与者,则是随时都有可能会丧命的一方!

    然而可惜的是……

    “哈?别傻了……你这个十几年没进行过任何修行的掉队者,想在这短短的一年里成为的御主吗?”毫无疑问,间桐脏砚拒绝了间桐雁夜的交易……以一个看似合理听起来也合理的借口,如同诱导般劝说着间桐雁夜!

    “你手上有能做到这一点的秘术吧?死老头,你最擅长的虫术!”过去,这是间桐雁夜过去想要否认的间桐家的魔术;而现在,却是成为了间桐雁夜参加而打出的王牌!“把植入我体内吧!我这百多斤肉都是出自不洁的间桐家之血,应该比别人的女儿更适宜!!!”

    “雁夜,你想死吗?”

    ……

    原本丁丁大叔是不知道所谓究竟为何物的,但是随着漫画中雁夜与脏砚的对话,一点点将的凶残甚至丧心病狂的能力解析出来之后,某位助手侧的大叔额头直冒冷汗……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丁丁大叔才终于明白,在漫画《fate》之中所说的那些魔术师们,究竟冷血到了何种程度!

    而且更为丧心病狂的是,间桐脏砚并没有刻意向间桐雁夜隐瞒小樱的遭遇,甚至还面露笑容绘声绘色地,向满是杀气的间桐雁夜讲述了实验全过程……

    “那么,雁夜,你打算怎么办?已经从头到脚被虫子侵犯得快要坏掉的小女孩……就这样你仍打算拯救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你的提议!”

    虽然没有真白少女那种令人惊叹的绘画技能,但间桐脏砚将选择权抛给间桐雁夜时露出的邪恶笑容,确实被某中二漫画家画得入木三分……至少丁丁大叔在看到间桐脏砚那邪恶而鬼畜的笑容之后,立刻背后冒起一股凉气!

    然而……间桐雁夜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没有!

    当名为间桐雁夜的男子在重新踏入间桐家的时候,就注定没有了任何选择的权利……只能在既定的死路上继续走下去,直至生命完结的那一刻!

    圣杯战争……

    只要能够赢得圣杯战争的胜利……

    那就能够夺还被送入虫窟的小樱……

    就能够让葵的脸上重新绽放笑容……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参与到圣杯战争之中,不仅能够赎回小樱未来的人生,同样也可以向那个人,向那个致使小樱遭受如此磨难,致使葵失去笑容的人……复仇!

    毕竟远坂时臣……

    那位作为最初创始御三家的远坂家的当代家主,想必此时手上也刻上了令咒,参与到了这次圣杯战争之中了吧!?

    ……

    “雁夜君这剧情……他喵的注定要悲剧呀!”放下漫画稿之后沉默了良久,丁丁大叔才终于忍不住念叨起来……虽然某位助手侧的大叔并没有发起谈话的申请,完全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如今在场的两人都知道,丁丁大叔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向某中二漫画家抱怨!“先不说最后雁夜君是否赢得圣杯战争的胜利……按照那位老不死的性格,就算是赢得了胜利又怎样?雁夜君的将来,绝对会被那个老不死坑到死呀!”

    “老不死……指的是间桐脏砚吗?”高桥诚迟疑了片刻之后,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丁丁大叔,无奈地感慨道,“话说丁丁吉桑哟,你取名的品味还真是……有待提高呀!”

    “……我记得阿诚你刚刚说过,下一话的漫画稿已经完成了吧?”丁丁大叔无视了某中二漫画家的嘲讽,双眼放光地盯着那堆尚未动过的漫画稿,“我先看看再说……”

    “那个,我说丁丁吉桑哟……”

    “……诶?为什么这一话的漫画稿,不是接着上一话内容,讲述雁夜君后续的剧情呢?”丁丁大叔快速翻动了十来页漫画稿之后,满是失望的停止了观测的行为,转头盯着某中二漫画家,“下一话的内容……怎么会突然跳到了名为韦伯·维尔维特的少年身上了呀?”

    “整个圣杯战争的参与者,可是有七位御主以及七位英灵……我刚刚想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个,可惜貌似丁丁吉桑你太心急了呀!”高桥诚故意摆出一副的神色,“而且丁丁吉桑哟,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什么……呃……哦哦,阿诚你之前的那个问题啊!”回想起了某中二漫画家在自己观测漫画前的提问,丁丁大叔先是露出了恍然的神色,然后便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之后,这位助手侧的大叔长长叹息了一声,用唏嘘不已的语气感慨道,“虽然雁夜君将仇恨全部集中在了远坂时臣的身上,但这种刻意针对的行为,并不符合英雄的行为方式……不过……”

    英雄就应该是品行高洁且毫无瑕疵的伟大存在吗?

    不不不,英雄其实也是和大多数人一样,就算是创作了各种各样被世人所传颂的事迹,英雄本身依旧有着个人的珍惜挚爱之人,亦同样有着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生死仇敌!

    所以……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踏上通向毁灭道路的……从这一点来说,间桐雁夜,这个被命运玩弄的可怜的人,毫无疑问是可以被称之为英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