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三章 这样的人能被称之为英雄吗
    在高桥诚补完了丁丁大叔所遗漏的漫画稿之后,尽管内心有着诸如之类的抱怨,但是身为一位合格的漫画家助手,丁丁大叔还是很认真的观测起了刚刚入手的漫画稿……

    当然,在观测漫画稿之前,丁丁大叔还若有深意地看了高桥诚一眼!

    毕竟某位助手侧的大叔并不认为,自己刚刚会犯下遗漏漫画稿这种低级失误,所以……完全可以肯定,某中二漫画家刚刚放入的那些漫画稿,绝对是临时起意添加进去而非什么不小心遗漏的!

    “中途强行安排剧情……是用来缓解读者无法接受小樱那部分剧情而刻意为之的吗?”看着漫画稿上高桥诚的标记,丁丁大叔抓了抓脑袋,用鄙视的眼神毫不掩饰撇了撇高桥诚,小声嘀咕起来,“阿诚那家伙……以为通过这种低劣的视角转移方式,就能够让读者忘记小樱所遭受的痛楚与折磨吗?哼哼,想法实在是太甜了呀!”

    随手快速翻阅了一下漫画稿,发现高桥诚安排中途加入的剧情,大部分都是名为这位角色的视角,亦或者说剧情是围绕着间桐雁夜而展开……而这,仿佛也证实了丁丁大叔之前的猜测!

    “在看到小樱埋身于虫窟之中,被虫群肆虐折磨以后,想来任何一个三观正常的人,都会对间桐家的存在感到愤慨……”因为丁丁大叔只是随手快速翻看了一下漫画稿,所以之后添加的很多剧情都没有看得太仔细,甚至就连添加部分的内容也没有全部看完,“就算是现如今强行加入其他剧情,甚至添加了间桐雁夜这位看上去稍显正常的角色……但那又如何?我可以保证,读者们绝对不会因此而原谅你的哟,阿诚!”

    原本身为助手侧的丁丁大叔,本应该是不会这样草率做出决定的……然而因为之前看到间桐家对小樱所做的一切,让这位身具属性的大叔感到了愤慨,甚至还迁怒了整个间桐家的存在!

    因此,对于此时此刻漫画稿中间桐雁夜这位新登场的乱入角色,丁丁大叔可以说是根本没有一点好感……甚至当看到这位新角色的姓氏是间桐之后,联想着之前看过的剧情,已经有了诸如此类印象的丁丁大叔,下意识产生了的悲观预想!

    “丁丁吉桑哟……你又忘记了吗?”看着丁丁大叔一脸嫌弃外加愤恨地表情,高桥诚略微思索一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之后有些无奈地叹息道,“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说,漫画稿中附加的术式效果拔群我是很高兴啦……不过之前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身为创造世界的神大人,不应该将自己原本的情绪投放到所自己所创造的世界之中啊!要知道身为……”

    “嗨咦嗨咦……我这不是正准备重新观测一遍吗?”不想再次受到某中二漫画家那狂气中二言论的荼毒,助手侧的丁丁大叔一边整理着漫画稿一边如是说道……当然,因为之前有关小樱的剧情部分已经看过了,所以这次丁丁大叔只需要认真看一看,后面由某中二漫画家补完的剧情就行了!

    中途强加的剧情,是以间桐雁夜的视角开始的……确切的说,应该是从间桐雁夜与小樱的生母和亲姐姐之间的对话展开!

    从外地归来的间桐雁夜,在与另外一只萝莉凛玩耍聊天的时候,得知了小樱被送到了间桐家,被送到了那个自己认为是魔窟并在很早之前就逃离的地方之后,立刻神色大惊,开始质问小樱的生母——那位自己一直以来心有爱慕却成为别人妻子的远坂葵!

    “怎么会……到底是怎么回事,葵!?”

    “不用问也知道了吧?特别是你……雁夜!”尽管作为雁夜曾经爱慕的对象,尽管作为小樱的亲身母亲,但是此刻谈及到小樱的事时,远坂葵却是压抑住了一切感情,无视了来自于雁夜的惊恐与担忧,如是淡然的说道,“间桐家为什么需要有魔导师血统的孩子来继承家业……你应该十分清楚!”

    “为什么……为什么要答应呢?”

    “这是他的决定……由远坂家长久以来的盟友——间桐家提出的要求,他作为远坂的一家之长决定答应的……根本没有我插嘴的余地!”

    即使是因为这样的理由,导致母与女、姐与妹血肉分离的后果……这样的结果,作为母亲的远坂葵与作为姐姐的远坂凛当然无法接受,但曾经作为间桐家一份子的雁夜,尽管已经叛出了间桐家,却是最了解这份命运的残酷……

    因为魔术师,本来就是这样的存在,也只能这样冷血活下去!

    “……这样真的好吗?”

    “当我决定嫁入远坂家的那一刻开始,当我决定成为魔术师的妻子那一刻开始,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身上流着魔导之血的一族,没可能追求哪怕是最平常的家庭幸福!”对似乎还要说点什么的雁夜,魔术师的妻子,曾经……不,现在雁夜依旧爱慕着的远坂葵,却是温柔而坚定地制止了他,“这是远坂和间桐之间的问题,对于已经脱离了魔术师世界的你来说……没有任何关系!!!”

    看着漫画中间桐雁夜与远坂葵的对话,丁丁大叔不由得撇了撇嘴……虽然后续的剧情还没有补完,不过丁丁大叔已经提前推测出,接下来间桐雁夜这个在漫画中看起来相对正常的角色,绝对要悲剧了!

    而且……某中二漫画家还十分地给出了一个前方高能的!

    “这样真的好吗?”

    “……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没可能追求哪怕是最平常的家庭幸福……”

    这与之前近乎相同的对话,却是八年前,当葵接受那个年轻魔术师的求婚时,与雁夜告别时的最后一次交谈……

    “近乎相同的对话,却是巧妙地运用在两个不同的场景之中……而且这种感觉……”丁丁大叔放下漫画稿,发出了莫名地感叹,“还真是让人感觉到害怕呢……我都有些不敢继续看下去了呀!”

    “诶?不敢继续看下去……吗?”帮助真白少女搬运漫画稿的空太少年,在路过丁丁大叔身边之时,正巧听到了某助手侧大叔的感慨,满是好奇地停下了脚步,瞄了瞄那边专心致志完成画稿的两位非正常人类后,低声向丁丁大叔问道,“呐呐,丁丁吉桑哟,是不是漫画稿出现什么问题了?最近真白那里,好像都没有画什么新的剧情,一直在重复完成着以前的画稿……”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接下来两话的漫画稿,全都他喵的在我这里啊口牙!!!

    原本丁丁大叔是想这样说的……但是回想起漫画中的那致郁黑暗系的剧情,再看看面前这位好奇的空太少年,只能默默地叹息了一声,果断改口说道,“那是因为我这边的进度耽误了……抱歉!”

    “诶?是这样吗?”涉世未深意味着心思单纯……所以空太少年并没有注意到丁丁大叔那闪烁的眼神,同样也并没有追究下去,反而问起了之前令自己驻足的好奇之事,“那丁丁吉桑你之前说不敢继续看下去的原因是……”

    “嘛嘛,只是觉得心情有点郁闷而已……”丁丁大叔撇了撇正俯首趴在桌子上认真画着漫画稿的高桥诚,发现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之后,才压低声音对着空太少年解释道,“空太君你之前也有看过阿诚的漫画吧?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些规律……或者说是特殊的风格?”

    “规律与……风格?”空太少年迟疑了片刻之后,有些不解的问道,“丁丁吉桑你指的是……”

    “一般而言,阿诚的漫画通常都是前期很欢乐,然后后期各种致郁……也就是平常大家常说的那种风格!”在见到了空太少年露出了的表情之后,丁丁大叔嘴角抽了抽,用手指敲打着桌子上待完成的漫画稿,怨念无比地对着空太少年说道,“然而这部漫画却不是这样的!现在所要完成的叙事剧情才刚开始而已,就已经让我感觉到各种虐心致郁了……如果按照阿诚以往的风格,那一旦漫画的剧情进入后期高能的虐心致郁系剧情之后,我简直不敢想象会那剧情,究竟会凶残到什么程度!”

    “喂,我说你们两个……闲聊就到此为止吧!”高桥诚带着低沉的声音,突然强势地介入了时间,“话说空太少年哟,我建议你最好去冰箱旁边看看……貌似我刚刚好像听见了一些响动,似乎有触发了我设置在冰箱附近的防卫陷阱!”

    “话说在冰箱附近设置陷阱究竟是什么心态啊?还有……”空太少年在吐槽了一句之后,立刻转头看了看某个位置,那原本应该坐着一位安静画画少女的地方,现在却是空无一人!“果然……在听说冰箱里有年轮蛋糕之后,我就知道吉桑你说的是真白了啊!”

    空太少年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冰箱放置的厨房奔去……虽然不知道某中二漫画家所谓的究竟是什么,但是从真白少女至今没有发出任何求救声来看,貌似应该相当凶残才是!

    “故意找借口让空太少年与真白少女相继离开……”丁丁大叔眯着眼睛看着高桥诚,“阿诚你其实是打算找我谈论一下,我现在正完成的这一话漫画《fate》的剧情吧!?”

    “残念!丁丁吉桑哟,可惜这次我只问你一个问题……”高桥诚脸上露出了的笑容,指了指漫画稿中的间桐雁夜,轻声向着丁丁大叔问道,“像间桐雁夜这样的人……亦能被称之为英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