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 置身于逆境才能绽放的绚烂之美
    ,!

    就在吉田怒气冲冲准备上门找高桥诚兴师问罪的时候,某中二漫画家正在与助手侧的丁丁大叔进行着名为的对视……

    “这个剧情……果然我还是无法接受!”直视着高桥诚的丁丁大叔,语气难得坚定地说道,“虽然我明白这是剧情的需要……但是阿诚呐,你不觉得如此对待一个小萝莉,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了吗?”

    “魔术师本就是为了追寻而不择手段的一群存在……丁丁吉桑哟,既然我没有用这种身份来束缚魔术师,那么也就意味着,魔术师本就是不能够用人类的标准来衡量的!”对于助手丁丁大叔的质疑,高桥诚同样维持着与对方的对视,但眼中没有丝毫退却,也更没有丝毫妥协,“所以尽管魔术师披着人类的外皮,但内在也好,灵魂也罢,都已经不算是人类了哟……以约束着人类的常识与感情来指责魔术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还真是幼稚且愚蠢的想法呢!”

    “喂喂喂,阿诚你这种说法……实在是太奇怪了吧!?”丁丁大叔嘴角抽了抽,满是无奈地吐槽道,“之前我可是有听理奈酱说过的哟……据说幼稚园里有个小男孩在亲子活动上,想要邀请你家的凛酱一起玩,然后可是被你狠狠地恐吓了一番的说!”

    “毕竟作为一个合格的父亲,自然要阻止一切臭虫与垃圾对凛的接近……话说要不是当时受到魔女的制约,我绝对会利用诸如以及之类的精神技能,教那个小杂碎了呀!”就算已经过去了很久,但高桥诚提起之时依旧面露愤恨之色,“不过就算如此,在之后我可是有让巴甫洛夫卿和薛定谔卿,分别带着手下去好好了一下那个小鬼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吧……啧,要不是被魔女发现了一些端倪,我原本是打算将这种特殊的持续一年以上的说!”

    “我说阿诚,你所谓的一下……”不知为何丁丁大叔的语气变得有些微弱,“该不会是在那位小朋友上学的路上,让流浪猫突然跳出来吓唬一下,亦或者是让偶然出现的流浪狗对着其不停狂吠吧?”

    “什么嘛……丁丁吉桑你这不是很了解吗?”高桥诚摆出一副的表情,盯着丁丁大叔打量了片刻之后,若有所思地感慨道,“也是呢……毕竟你也有着一个女儿啊!”

    “不,我只是听到邻居的某位太太向我提醒过,最近周围流浪猫与流浪狗频繁出现,要注意照顾好自家孝之类的……”丁丁大叔用的眼神盯着高桥诚,沉吟了片刻之后,发出了无奈地感慨,“当时我还有些迟疑……但现在想想,能够指挥猫猫狗狗的人,据我所知的也只有阿诚你了吧!”

    “当然!”高桥诚理所当然的点头承认,同时还不忘夸耀不知何时已围在自己身边的定春与琉璃,“猫与狗可是很有灵性的哦……它们,又岂是区区凡骨的人类能够驱使的物种呢?”

    “所以我就更加不明白了啊!”丁丁大叔突然变得激动,用手指狠狠敲打着摊在桌子上的漫画稿,对着高桥诚用近乎咆哮的语气质问道,“明明在现实生活中,对待凛酱是那样的溺爱与保护……但为何在漫画中,要让凛的妹妹小樱受到如此多的折磨与痛苦呢?”

    “呐,我说丁丁吉桑哟……你是不是太入戏了呀!?”高桥诚看着神情激动的丁丁大叔,无力地摇了摇头,“关于这个剧情的设定,我可是有在之前漫画中交代清楚了哟……”

    “但是阿诚你……”

    “是是是,我已经明白丁丁吉桑你的想法了……”对于急切想要解释什么的丁丁大叔,高桥诚毫不客气地摆了摆手,“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说,不应该亲手将自己的女儿推进宛如魔窟的深渊中,更不应该让自己的女儿承受那些痛苦与折磨……真正让你觉得维和的,其实与魔术师的身份无关,而是无法接受我居然会设计这样的剧情吧?”

    “没错!现实中的你可是一个身患的家伙……”在提起之前自己所观测到的漫画剧情,丁丁大叔原本已经渐渐平静下来的情绪,却是再次变得激动起来!“但是在漫画中的时臣,却是根本不像是一个父亲……”

    “所以我才会说你入戏太深了呀,丁丁吉桑!”高桥诚用鄙视的语气,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丁丁大叔正在施展的技能,“我可是狂气的漫画家凤凰院凶真,而不是的远坂时臣哦!”

    “所以按照阿诚你的说法……”丁丁大叔用鄙视外加无奈的眼神盯着高桥诚,良久之后才幽幽地开口吐槽道,“一切都是时臣的错咯?”

    明明漫画剧情设计的人就是你自己,现在却是全部推卸到漫画中的远坂时臣身上……听到高桥诚的解释之后,丁丁大叔看向某中二漫画家的眼中,鄙视之色更加浓郁了!

    “嗯嗯,为了能够让丁丁吉桑你明白,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呀!”高桥诚慢慢整理起被丁丁大叔弄得有些褶皱的漫画稿,但并没有因此发出任何地抱怨,反而自顾自地谈论起漫画中远坂时臣这个角色来,“从对待凛的态度上来说,身为魔术师的时臣,却有着一般魔术师所没有的属性……”

    “但对于小樱来说,却是展现出了魔术师最冷血也最没有人性的一面吧?”尽管高桥诚已经详细解析过了,但丁丁大叔表示自己依然是的状态,“而且一看到漫画中天真可爱的凛酱,就会联想到阿诚你的女儿,继而又会联想到现实中身患的你,然后……然后在对比之下,就会对漫画中的时臣产生强烈的维和感!”

    “呐,丁丁吉桑哟,要知道时臣即将参加的,可是争夺的残酷战争哦!”高桥诚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某张时臣的特写漫画稿,向着丁丁大叔侃侃而谈,“如果将属性带入到战争之中的话,时臣就会变成面对杀戮会变得踌躇的角色,所以我才特意安排了那样的剧情,方便之后促使时臣能够成为反派角色……但按照之前我和你说过的魔术师的标准来说,时臣的这个人设却是没有任何的错误哦!”

    “只是比起和母亲一起到别的城市避难的凛酱来说,小樱的遭遇也实在是太过于残酷了呀!”

    “因为凛酱很可爱啊……而且更重要的是,既然与我家的凛用相同的名字,自然不能够遭受不幸吧!”毫不隐瞒自己的某中二漫画家,无所谓地摊了摊手,相当自私的说道,“然而漫画剧情的发展需要角色冲突,需要有能够制造矛盾的事件……所以嘛……”

    “嘁!所以小樱的悲剧,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呀!”丁丁大叔嘴角抽了抽,虽然高桥诚这样的解释很合理,但……有些时候合理的解释却是无法让人接受!

    “身为构建漫画的漫画家,自然应当如同创造世界的神一样,对于每个角色都心存怜爱,对于每个角色的遭遇都应包容并接受……所以……”

    “与其哀叹命运所带来的残酷,倒不如好好去感受一下……”

    “那唯有置身于逆境中才能绽放的绚烂之美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