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一切都是你的错啊....
    吉田在与同僚服部编辑合作之下,带领着麾下漫画家们,狠狠痛宰了各种炫耀的另外一位同僚雄二郎……这让吉田整整一个星期都过得非常!

    被校獭各种拖稿也好,被某中二漫画家各种戏弄也罢……整整一个星期,只要每次看到雄二郎拿着干瘪的钱包,痛心疾首地懊悔哀叹之时,就算吉田之前心情再怎么糟糕,也会瞬间变得起来!

    对于上班族,尤其是随时都可以陷入状态的某责任编辑来说,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得很快;但是对于正在等待漫画连载的读者侧而言,一个星期的时间简直宛如一个世纪那样漫长……话说这就是的胜利呀!

    所以在一个星期结束之后,某腹黑的责任编辑,依旧深陷于的感受中不可自拔!

    毕竟按照吉田腹黑的个性,用平常高桥诚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方法,时不时戳一下雄二郎痛楚,就可以让自己那的心情,维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尽管吉田的这份,是建立在同僚雄二郎的痛苦回忆之上!

    原本吉田是这样打算也准备这样的做的……

    然而在新的一周开始……确切的说,应该是当吉田看了,已经开始发售的最新一期周刊《少年jumk》上的某部漫画之后,那名为的瞬间心情消散得干干净净,然后……被名为的情绪所支配了!

    “服部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怒气冲冲的吉田,将手中最新一期的周刊狠狠按到了同僚服部编辑的桌子上,指着唤醒自己的漫画《棋魂》的新一话连载,死死盯着上周还曾是的同僚服部编辑咆哮道,“亚城木梦叶他们……他们这是打算将祸水东引吗?”

    “呃……这个……关于这个,其实之前我也和高木君以及真城君说过,不过他们坚持要添加上这段说明……”迟疑了片刻之后,服部编辑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向着吉田开口解释道,“而且……这件事其实真要说起来的话,也和凤凰院凶真老师有关的说!”

    “诶?”吉田狐疑地看着服部编辑,“和阿诚有关?”

    “是啊!毕竟之前《棋魂》上一话的那个剧情很赞,默默围观两大顶尖围棋高手跨时代的较量,在对局结束之后还说出了佐为一直以来所苦苦追求的……我当时在收取漫画稿的时候,还特意称赞亚城木梦叶这个剧情设计得相当出彩,呵呵!”服部编辑发出了习惯性的笑声之后,看到了吉田有些难看的脸色,立刻转移话题似的继续解释道,“然后真城君告诉我,这个剧情创意其实是源自于之前,凤凰院凶真老师带着他的孩子去找高木君下围棋时的真实事件……”

    “所以,按照亚城木梦叶那两位的性格,自然会将上一话漫画《棋魂》那精彩的剧情,归功于阿诚那家伙……”吉田沉吟了片刻之后,用肯定的语气向服部编辑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因此才会在这次漫画《棋魂》的连载中,特意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嗯,吉田君,情况基本上和你说的差不多……”

    “但是服部桑,就算是漫画《棋魂》上一话的那个剧情设计的非常精彩,但是对于漫画中这个剧情,读者们可是怨念十足哦……关于这一点我想你应该也是很清楚吧?”如果说之前吉田还能够勉强压抑住愤怒,将自己控制在暴走的边缘……那么现在,吉田的已经被彻底打开了!“所以当这一话刊载以后,读者们看到了亚城木梦叶那两个家伙的解释……阿诚那家伙,绝对会成为读者们怨念诅咒的对象啊!”

    “虽然我也觉得,亚城木梦叶他们这样做有些不妥……”服部编辑再次无奈地摇了摇头,“但这不仅亚城木梦叶他们两人坚持要如此……更重要的是,就连凤凰院凶真老师也特意要求这样做!”

    “阿诚……居然也同意了?”吉田顿时一愣,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继续向着同僚服部编辑追问道,“服部桑,该不会……该不会你在审核漫画稿的时候,还特意打过电话向阿诚那家伙确认过吧?”

    “不是我打电话给凤凰院凶真老师,而是当我正在审查漫画稿的时候,凤凰院凶真老师特意打电话过来……”服部编辑在谈及这个事情的时候,神色有些不太自然,有些不解的向吉田反问道,“话说吉田君,凤凰院凶真老师……他究竟是如何知道,我那个时候会在亚城木梦叶那里审核漫画稿呢?”

    “整个城市的猫和狗都是阿诚那家伙的眼线,根据其本人的说法是这样的……不过我更加倾向于,在告知你这件事之前,亚城木梦叶他们已经和阿诚那家伙达成某种协议!”再向同僚服部编辑解释完之后,吉田立刻开始整理起自己的公文包,嘴里还不忘抱怨着某中二漫画家,“阿诚那家伙也真是……这种事居然也不先和我商量一下……啧,任性的家伙……可恶啊……”

    “话说吉田君……”看着准备去找某中二漫画家兴师问罪的吉田,旁边一直默默看着周刊的雄二郎,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我觉得你还是先看一下平丸老师最新一话的连载……”

    “诶?雄二郎,平丸君的漫画有什么问题吗?”闻言,吉田整理的动作一顿,一边拿起了周刊一边疑惑的说道,“难得这周平丸君提交了连载的漫画稿,我还特意认真反复审查了三遍,应该是……呃……这是什么鬼啊!?”

    “你确定你有好好审查过吗,吉田君?”雄二郎脸上露出了同情无比的神色,“好吧……要不是看到你那一脸吃惊的表情,我还以为平丸老师的那个旁白,是你故意指使的呢!”

    “正是因为凤凰院凶真老师的帮助,我们才想出了如何让佐为顺理成章消失的剧情……感谢凤凰院凶真老师之前的提示!”这是亚城木梦叶在漫画《棋魂》中所留下的感谢之词……

    尽管亚城木梦叶是出于感谢,但无可否认的是,这绝对是某中二漫画授意的……不然以亚城木梦叶那对好基友的性格,会敢在周刊上发出这种吸引仇恨的言论!?

    “正是因为凤凰院凶真老师的帮助,我才明白如何去寻找,以及成为如今这样一位合格的漫画家……感谢凤凰院凶真老师之前的指点!”这是校獭的在漫画《hunter》中的留言……

    校獭的留言表明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想想看吧,最近这段时间已经完全的校獭,各种拖稿休刊什么的……比起亚城木梦叶的留言来说,校獭的留言嘲讽能力更加拔群些!

    尽管校獭说的是事实,也是真心实意的感谢,可是一旦读者侧结合结合现如今漫画《hunter》连载的情况的话,则变成了极为优秀也极为成功的作战了呀!

    结合之前亚城木梦叶的情况来看,校獭之所以发出这种留言……也同样有着某中二漫画的身影!

    毕竟除了某中二漫画家之外,吉田不觉得还有别人,能够将自己已经审查过的更换的……吉田可是很清楚的记得,校獭那天可是十分反常地提出跟着自己,一起去找高桥诚!

    “呵呵呵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连续快速翻动着新一期的周刊,吉田狠狠将周刊扔到桌子上,脸上露出了名为的笑容,“我现在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阿诚那家伙在幕后指使的……”

    “阿诚……果然一切都是你的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