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四章 感受到愉悦才能明白爱
    ,!

    最近一直在努力完成漫画稿的高桥诚,今天却是十分难得的没有如同往常那样,俯首在书桌前持笔向助手侧的丁丁大叔以及真白少女,展示所谓的绘画技能,而是与某位突然上门拜访的大叔对坐在沙发上!

    “啧啧啧,敬仲皓吉桑哟,你那泛着血丝的眼眸,还有浓郁的黑眼圈,以及整个人完全一副身体被掏空的状态……”不论谈话的对象是某周刊的责任编辑,还是某动画社的四眼狐狸,亦或者是某位的大叔……果然开场时的模式,已经成为了某中二漫画家的标配了呀!“虽然见到你这幅状态,就能够知道你的确十分钟意我提供的那个剧情……但是敬仲皓吉桑哟,稍稍节制一点吧!如果持续每天造成上亿杀戮的话,我可是很担心你会在游戏制作完成之前,就会因为每晚的过度杀戮,而导致那啥人亡的说!”

    “喂!阿诚,你别以为你比喻得十分隐晦,我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呀魂淡!我可不是那些懵懂不懂的青春期少男啊!本大爷可是结过婚有过妻子的过来人啊!”瞥了一眼因为好奇两人谈话而竖起耳朵偷听的空太少年,虽然并没有针对对方的意思,不过顾虑到有未成年人在场的情况,敬仲皓大叔也同样使用比较隐晦的说法……该说都已经是大叔年纪还持有中二想法的人,都是型傲娇吗?“而且现在还是和我家小公主住在一起,每天的时间除了工作之外,基本上都是在陪伴着我家小公主……怎么可能会有时间做那种事情啊!”

    “异议0说敬仲皓吉桑哟,别摆出一脸嫌弃的表情啊!比起被好奇和未知所支配而向往那种事的少年来说,我始终认为有过那种经验的人,反而会因为尝试过而食髓知味,更加容易沉迷沦陷其中!”高桥诚摆出了一副的表情,盯着满脸苦笑的敬仲皓大叔,肆无忌惮戳着对方的痛点笑眯眯地说道,“而吉桑你因为是的缘故,所以这段时间想必一直过得很压抑吧……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将那个剧情提前交给你哦!”

    “嘁!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说‘感谢凤凰院凶真大人您的大恩大德,在下必将这份恩情铭记于心’呢?”每次与某中二漫画家对话的时候,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总是会被对方拿出来当作武器,然后对自己造成的伤害……所以,敬仲皓吉桑的语气变得有些不爽,也是理所当然的!“哼,要打,我未必输给你……所以,还是先来谈论正事吧!”

    “哦呀,要打未必输给我……吉桑哟,是谁给你勇气让你敢说出这种自信爆棚的话来啊?梁静茹吗?而且我记得上一个说出这句话的人,好像是爱上了一位天煞孤星,然后自己也孤独过完了一生……啧啧啧,果然吉桑你能够成为,并不是什么偶然,而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呀!”看着脸色越发难看越发阴沉的敬仲皓大叔,高桥诚却是感觉到十分的,然后向着一旁因为感觉到对话越来越凶险而准备撤离的空太少年,轻轻招了招手,“在那边默默偷听的哟,你也过来一起参与讨论吧!”

    “喂,阿诚……”见到高桥诚将无关的路人空太少年拖入讨论,敬仲皓大叔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位空太少年好像还未成年吧……虽然并没有什么规定不允许未成年人参与游戏的制作,不过阿诚呐,我们要讨论的可是关于《沙耶之歌》的相关事宜啊!”

    游戏《沙耶之歌》的剧情,充斥着大量血腥,以及十八禁的元素,所以……

    无论是以游戏测试人员还是游戏创作人员的身份,让未成年人接触十八禁游戏都是不对的……这是敬仲皓大叔的言外之意!

    “吉桑哟,虽然你还没有说,不过我已经大致推测出你此次觐见的原因了……”高桥诚眯着眼睛,在空太少年全身上下来回打量了一番之后,淡然地开口说道,“所以我们改变一下讨论的模式……跳过游戏剧情本身不能说的部分内容,直接选择通过游戏的不同结局,来谈论自己的感受!”

    “绕过游戏一些不可说的剧情,而直接将自己的感受告诉空太少年,然后让对方判断是否可行……我想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虽然领悟了高桥诚的用意,但是新的疑惑也随之而来,“不过阿诚……为何要做到这种程度呢?”

    “身为凡骨的空太少年住在樱花庄,身边却都是一群天才级别的室友,甚至就连如今交往的对象,也是世界级的天才画家……”在空太少年惊愕地注视下,高桥诚将空太少年的生平过往以及内心的迷茫和不安,全部用十分平淡的语气告诉了敬仲皓大叔,“……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为了能够让正准备向转职的少年,见识一下真正的游戏职业人的水准,所以我才会提出那样要求!”

    “大叔……感谢你……”这段时间一直被某中二漫画家各种戏(调)弄(教)的空太少年,原本不满的情绪瞬间一扫而空……

    “当然了,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有趣而已……”理所当然接受了空太少年的感谢之后,高桥诚故作的口是心非了一番,然后……然后立刻暴露出了其宛如恶魔般的鬼畜恶趣味!“而且今天空太少年的表现,我会全程记录下来并存放在我的之中,作为将来的创作素材……毕竟一直遵循原则的魔神凤凰院凶真,可从来不会做什么的圣母行为!”

    “……”空太少年瞬间哑火……能够将我刚刚的感谢收回,然后换一句mmp或者氧化钙吗?

    “少年哟,在这个世道,尤其是在这种恶魔身边……单纯如你这样的存在,可是很难生存的呀!”竭力憋着笑容而使整张脸变得扭曲的敬仲皓大叔,用力拍了拍空太少年的肩膀,“不过立志成为游戏策划师吗?确实是很了不起的理想呐,少年!人就是要这样有理想,万一将来……”

    “万一将来见鬼的话,也能够堂堂正正告诉对方自己不曾后悔在这个世界生存过!”高桥诚果断将敬仲皓大叔准备好的鸡汤变成了毒鸡汤!“闲话到此为止吧……那么,开始吧!”

    “白大褂,我也要参加……”刚刚啃食完五个年轮蛋糕的真白少女,很自然地依偎着空太少年坐下,强势介入中……

    “啧,这就是夫妻组合技的奥义吗?”被撒了一脸狗粮的敬仲皓大叔,不满地嘟囔了两声之后,并没有拒绝真白少女的要求,开始讲述起游戏《沙耶之歌》的三个结局!

    尽管规避了游戏本身的部分剧情,不过在敬仲皓大叔有条有理的讲述之下,空太少年还是大致弄明白了游戏本身的设定……该称赞敬仲皓大叔不愧是高明的游戏策划者呢,还是该称赞空太少年不愧想要想要成为游戏策划者呢?

    至于真白少女……似乎还沉浸在年轮蛋糕的余味之中吧?

    “……那个……我想问一下……”空太少年沉吟思索了片刻之后,有些犹豫地看了看高桥诚,然后结结巴巴地开口问道,“为何这个游戏在设定的时候,没有选项呢?不管做出什么选择,沙耶最后不都是无法再和恋人相见了吗?这种结局的设定,很容易让玩家感觉到郁闷心痛吧?”

    “能够注意到这点……空太少年你果然很不错!”虽然说着称赞的话,但敬仲皓大叔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默默在内心叹息了一声……

    但……还是太年轻了!

    毕竟这个游戏中的一些设定……都决定了这个游戏是属于而非的了呀!

    “是因为!”嘴里突然冒出了这样的回答之后,真白少女目不转睛地盯着高桥诚,“风格感觉和我们正在画的那部漫画,有些相似……”

    听着真白少女突然的发言,敬仲皓大叔竭力维持着脸上淡然的神色,但其内心却是早已天塌地陷了……因为真白少女仅仅只是通过聆听自己所叙说的感受,就直接说出了那让自己冥思苦想好几天才推测出的结论!

    这……就是世界级天才画家的感受能力吗?

    “爱?”空太少年表示完全理解不能,嘴角不停地抽搐着,“那,那种结尾……怎么都与搭不上关系吧?”

    “空太少年哟,你对的认识简直是一无所知……啊不,应该是太过于狭隘了呀!”高桥诚注意到空太少年眼中一闪而逝的失落与颓然,难得没有进行落井下石的嘲讽,反而罕见地安慰起备受打击的少年,“黑化的美,病娇的萌,柴刀的哲学,好船的真谛,相爱就互砍互杀的道理,以及爱ta就吃掉ta的真理……这些可都是的形式哦!”

    “这个场景以及这种劝说方式……”对于高桥诚的安慰,空太少年觉得此刻的场景自己似乎曾经见到过……

    “对于的理解还局限在狭隘的范畴内,是因为空太少年你还在年轻,见识还不够宽旷……”

    “怎么有种强烈的既视感……”空太少年正在努力回忆中……

    “等到将来你步入社会之后,经历人类尔虞我诈的洗礼与锤炼,在一次次绝望的困境中挣扎过,你才会从所谓的中寻找到让你的感受……明白了真正的之后,你才能够领会真正的啊!”

    “诶!??这些……不就是当初大叔你劝说平丸老师时的话吗?”空太少年终于回想起,当初某中二漫画家是如何将另一位漫画家带上歧路的……不过稍稍不同的是,当初空太少年是作为旁观者!

    而这一次……却是成为了被劝说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