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关于【愉悦】
    ,!

    每个人关于的理解都是不同的……或者说,是不确定的!

    正如同当年那句所阐述的哲♂学一样,再没有真正选找到能够让自己身体与灵魂感觉到兴奋与欢愉的娱乐之前,千万不要自诩懂得所谓的!

    因为身边随意发生的任何一件事,都有可能让人打开名为的宝库,从此沉迷其中而不得自拔!

    尽管高桥诚只是随口一说,但相当了解某中二漫画家的吉田,还是产生了一种相当不妙的感觉……只不过这个时候再出声阻止的话也已经晚了,通过只言片语就安抚好校獭的高桥诚,中途还不忘对吉田投以一个暗示极强的眼神作为警告!

    差不多就是诸如之类的信息吧……

    读懂了高桥诚眼神所要传达的信息后,吉田无奈地抽了抽嘴,默默叹息一声之后,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安坐在旁边……该说不会是合作多年,有着良好默契的责任编辑与漫画家吗?

    尽管是面对面的坐着,然而比起端正跪坐的校獭,高桥诚的坐姿则是显得随意很多……如果按照这种常常被某些砖家作为站在道德制高点垫脚石的大义来说,像某中二漫画家这种懒散且不尊敬年长的货,是绝对会被拖出去浸猪笼然后千刀万剐的!

    作为的高桥诚,停下画笔进入了贤者……啊呸,是休息时间才对!

    在观测到的带头行为之后,真白少女与丁丁大叔不约而同地放下了画笔,打算趁着高桥诚教校獭的时间里好好休息一下……毕竟想要完成高质量的漫画稿,自然是要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漫画稿上,而且这个专注集中的过程,可是需要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做任何事的时候,只要坚持的时间足够长,将会创造出令人惊叹的奇迹……亦或者说能够堪比出自于神之手的作品!

    比如之前漫画《一拳超人》中提及过的,埼玉老师长期坚持训练身体的方式!正是因为埼玉老师将那种看似可笑且简单的训练方式,无间断坚持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会获得能够拯救世界的力量……当然,秃顶什么的只不过是附带的!

    再比如造人的时候,只有坚持多来几次,才能够创造出连炼金术都无法创造的生命……咳咳,讲真,人类在造人时的通用技能,其实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在现实中实际绝对算得上是小概率的事件,也只有在小说或者漫画之中,因为受到的加成,该技能才会大幅度提高成功的概率!

    因为有了坚持,所以才有神作!

    “正是因为不想画,所以才要坚持画下去!?”听着这自相矛盾的言论,校獭一脸懵逼地看着某中二漫画家,小心翼翼且满怀希冀地问道,“那么凤凰院凶真神大人,请问这样做的意义是……”

    “没有,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喂喂,校獭你别做出这么一副可怕的表情啊!我刚刚可是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呀,我没有戏弄你的意思!”一直以来都将吉田当作下仆使唤的高桥诚,抬了抬手中的高脚杯,示意自家责任编辑倒上红酒之后,盯着满脸迷茫的校獭,发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容,“校獭哟,好好想一想吧……为什么对于这毫无意义的问题,校獭你却一直没有发觉,反而会理所当然地去探寻呢?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值得思考的么?”

    阿诚这家伙,在利用言语攻陷人心这种事情方面,简直就像传说中的恶魔一般……该说是给力过头了呢,还是该说是理所当然呢?

    看着仅仅和校獭交流了片刻后,就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权以及话题方向的高桥诚,吉田对某中二漫画家又是钦佩又是担忧……

    “那我该如何做……请凤凰院凶真神大人您指点!”校獭哟,所谓的可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用在这里的呀!

    “假如是吾之眷属猫向你提出这种矛盾的说法,那么校獭你一定会马上意识到,这是毫无疑义的言论,甚至会直接把这种矛盾的要求无视了吧?”实力嘲讽外加撒盐的高桥诚,瞥了瞥嘴角抽搐的吉田,饶有兴致地继续着与校獭之前的话题,“但是提出这种矛盾说法的人变成我之后,校獭你没有认为这是无意义的要求,反而略有期待甚至是用心地去思索!徒劳无功地去思索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校獭哟,这对你而言就是如假包换的呐!”

    “……愉悦?凤凰院凶真神大人,这就是您一直提及的吗?”校獭表示完全理解不能!

    “然也!”

    “但是我根本没有体验到的感受!”听到高桥诚所给出的释义后,校獭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后,很是坚决地摇了摇头,“自从受到了吉田氏的诱骗,踏上了漫画家这条无沮暗的道路之后,在我的生命之中,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能够感觉到的事情!构思剧情,画漫画稿,连载新漫画,完结之后继续连载……随着生活的积累,我每天感受到的只有画不完的漫画稿,完全就是一个积累痛苦与苦难的过程……对我来说,如果能够早点结束连载,甚至结束漫画家的身份,或许这种近乎于救赎的行为,才是真正的啊!”

    “呐,校獭哟……为什么你对的定义如此之狭隘呢?”对于突然开始自怨自艾的校獭,高桥诚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和我之前那个毫无意义的提议一样,痛苦什么的,其实与并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所谓的啊,并没有规定了特定的形式,而真是因为无法想明白这一点,所以校獭你才会陷入迷茫之中啊!”

    “痛苦……愉悦……”宛如着魔一般,不断重复着两个词的校獭,低着头沉思了良久之后,如同梦呓般低声自言自语起来,“我之前所感受到的……其实并不是痛苦……而是愉悦,是痛苦所带来愉悦……”

    “校獭哟,恭喜你,终于找到了寻找的正确方式!”高桥诚毫不吝啬地给校獭热烈鼓掌,“所谓的呢,其实就是建立在痛苦之上的情绪……不要试图否认,因为这是由人类劣质的根源所决定的!如果否认这个理论,那就是在否定你身为人类的事实!”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稍稍有些明白了……”校獭如同获得巧克力的孝子般,开始欢呼雀跃,“正是因为不想画,所以才要坚持画下去……凤凰院凶真神大人之所以会提出这种矛盾的说法,原来是想要让我在痛苦之中,感受到所谓的啊!”

    “啊啊,看来校獭你真的已经明白了呀!”高桥诚眯着眼睛点了点头,“至于具体的方法,我就不告诉校獭你了……总之,关于寻找的方式,随你喜欢就好了!”

    “我所喜欢的方式……嗯嗯,我会的!”校獭若有所悟般思索了片刻,然后转头看向了某全程打酱油的责任编辑,“吉田氏,我回去之后,一定会认真地画漫画稿的!”

    卧槽!

    这他喵的一点都不科学!

    谁能告诉我,原本拥有着属性的平丸君,为什么会突然热血起来啊!??

    一直以来总是偷懒不想画漫画稿的平丸君,在与高桥诚交流之后,居然会产生这种想法……

    平丸君你这是被洗脑了吧?

    绝对是被洗脑了吧!

    ……

    “将建立在痛苦之上……借由品味他人的痛苦而产生愉悦……”看着心情大好迈着轻快步子离开的校獭,以及跟在其后一脸纠结懵逼的吉田,同样作为围观群众的丁丁大叔,终于忍不住出声,对着教唆校獭走上歧路的某中二漫画家感慨道,“啊呀呀,阿诚你这家伙的想法,总是一如既往充斥着令人惊悚的与呀!”

    “诶?丁丁吉桑哟,别这么说呀……我只是教会了校獭如何去寻找的说!”高桥诚摊了摊手,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让世界充满爱与和平,让人类能够寻找到满足于自身的,这……说不定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哦!”

    “喂喂喂,阿诚你还真敢这样说啊!”听到高桥诚居然面不改色地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丁丁大叔嘴角抽了抽,很明智地选择了转移话题……再继续的话,丁丁大叔觉得自己很有可能会变成下一位校獭的说!“话说平丸老师究竟会使用……”

    “丁丁吉桑哟,你是想问校恬取的方式吗?”高桥诚脸上露出了怀念兼怨念的复杂神色,“现在校獭正在连载的漫画是《hunter》的说……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吧!”

    “那个……是指?”别说是丁丁大叔了,就连一旁在玩的真白少女与空太少年,也竖起了耳朵,认真偷听着……

    “据说会招致不幸甚至是死亡的说……”这应该算是……委婉的拒绝吧?

    “白大褂,小气!”真白少女嘟囔了一句之后,将注意力再次转回了年轮蛋糕上……

    “啧!”丁丁大叔与空太少年则是只敢发出不满的咂嘴声……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像真白少女那样,能够直面狂气漫画家凤凰院凶真!

    “如果校獭为了获取,而真的选择了那种方式……”高桥诚幻想了一下某个场景之后,脸上露出了好奇的表情,“这究竟是世界意志的抑制力呢,还是读者侧怨念所产生的修正力呢……还是说,这才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呢?”

    “嘛嘛……就让我拭目以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