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生活不止是苟且与诗.......还有愉悦!
    ,!

    “平丸君,只要能够坚持完成一部漫画的连载,你就能够过上轻松安逸的生活,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我也不会再逼迫你画画,也不会为了催稿而围追堵截甚至是限制你的自由……所以,加油画吧!”

    当年,某责任编辑曾经用这番话,提出了能够让校獭奋斗终生的梦想,让校獭踏入了漫画家这个领域之中……

    “平丸君,你知道凤凰院凶真吧?那是一个比你年纪还小的漫画家,而且还是一个重度的中二布者!但就是这样的家伙,居然有着一个贤惠而且曾经是偶像歌手的妻子!羡慕吧……如果你能够一直画下去的话,说不定……不,将来也一定会偶像少女之类的明星,因为憧憬崇拜你的才华而爱上你……所以,努力画吧!”

    当年,某责任编辑也曾凭借这番话,让原本因为而烦恼的校獭,从困惑与迷茫的深渊之后被唤醒,并燃起了斗志……

    “平丸君,虽然你现在已经和苍树红老师结婚了,并且开着豪车住着豪宅,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需要你拥有着大量金钱去维持这份花销哦!所以如果你停下连载,你将会失去经济来源,而且还会失去豪车与豪宅……”

    “想想看吧,如果真的到那一天,你甚至连给苍树红老师购买唇膏的钱都无法拿出来……”

    “唉,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话说平丸君你现在还想要申请完结漫画,然后进入长时间的休假模式吗?”

    数年以来,某责任编辑,曾经凭借着以上三段式读作写作的言论,一次次将极度不想画漫画的校獭,从悠然休闲的生活中拖入了无尽的赶稿工作深渊里……

    然而正如一样,在某责任编辑吉田一次次地危言耸听之下,校獭渐渐产生了抗体,已经能够抗住来自于某责任编辑吉田的攻击……这对于校獭来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是对于吉田以及周刊的读者侧而言,则是一个惊天噩耗!

    这种情况尤其是从校獭开始连载《hunter》之后,变得更加严重!

    校獭宛如被某位大神附体一样,开始频繁使用诸多以前吉田从未想过的借口,拖延交稿的时间……甚至在面对吉田地攻击时候,居然能够让向来以自居的某责任编辑哑口无言!

    这不仅仅让某责任编辑备受打击……更重要的是,每周在无法收取漫画稿后,吉田还要承受来自于编辑侧大佬的训斥,同僚们的嘲讽与吐槽,以及印刷厂那边的怒气与责难!

    虽然没有带上面具变成只会嗷嗷大叫的某骑士,身上也没有散发出令人感觉到名为与的浓郁黑气,不过……

    “平丸君,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我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所以接下来……不要怨恨我……因为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这应该……也称得上是所谓的了吧?

    为了矫正校獭日益严重地扭曲思想,为了能够让自己不再受到三方指着……啊不,是为了能够让周刊读者侧不再因为《hunter》时不时断更而郁闷纠结,吉田决定对校獭实施惨无人道……啊呸,是实施计划!

    于是,理所当然的,最近奉行原则,一直在家乖巧画画的某中二漫画家,成为了某责任编辑吉田选择的模范榜样!

    身穿着与某位披萨魔女日常装差不多的拘束服,身上被看起来就很结实的铁链一圈圈缠绕,整个人被牢牢绑在椅子上的校獭,脑袋同样也被吉田用特殊的道具(具体是什么就不说了,大家自行脑部就好)固定住,目光只能够直视着正在忙碌中的高桥诚……

    “吉田氏,抱歉我错了……”尽管此刻校獭想要诚心地向吉田忏悔,不过似乎已经晚了点……

    “不,平丸君,我前段时间不应该太过于关注阿诚,而那样放任你……所以真正错误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吉田脸上泛起崩坏的笑容,慢步走到了校獭的身旁,俯身耳语,“现在好好看一看……看看一直以来你所憧憬甚至是崇拜的漫画家凤凰院凶真,用身心去感受一下,一位漫画家的自我素养!”

    “不,不行的!如果像凤凰院凶真神大人这样……我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的……”看着高桥诚桌子周边散落一地的漫画稿,校獭立刻脸色吓得苍白,逃避似的紧紧闭上了双眼,“吉田氏,以我现在才刚刚大病初愈的身体如果,进行这种强度的绘画工作的话……会死的!绝对会死的呀!”

    “平丸君……你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啊!”在用双手狠狠夹住校獭的脑袋,吉田还不忘用灵活的手指扳开校獭紧闭的双眼,“相信我,能够战胜三次‘癌症’病魔的平丸君,像你这样顽强的存在,绝对不可能会因为这种小事死亡的……”

    “嗯,吉田氏,我已经感受到了……我为我曾经偷懒地行为而感到羞愧……”双眼如同死鱼般鼓出的校獭,居然还能够用如此平淡的语气向吉田求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的潜力还真是强大到令人可怕呀!

    “态度不错……不过你应该更加羞耻一些……”吉田松开了双手,俯身从地上随手捡起了一张被某中二漫画家视为的画稿,在校獭的面前缓缓摊开,“这种质量的漫画稿,如果是平丸君你的话,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够完成一页?”

    “一天……不,三个小时……大概吧!”看着眼前细腻柔和的画风,稍稍变得正经些的校獭,在沉吟了片刻之后,有些犹豫地给出了答案……

    “但是平丸君,你要知道……”吉田将手中的漫画稿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指了指地上散落得到处都是的稿纸,低声说道,“地上这些漫画稿,和你刚刚所看到的质量都差不多……”

    “诶?这,这么多!?”幻想了一下自己在吉田的胁迫下画出如此数量的漫画稿,校獭脸色直接变得死灰,“吉,吉田氏,你该不会想要我像凤凰院凶真神大人这样画吧?不行,绝对不行!这种高质量的漫画稿,别说一半了,就算是画出三分之一的数量,我的生命就会走到尽头的呀!”

    “但是平丸君,这些漫画稿呢……可全都是哦!”

    “这种水准的画稿……居,居然……全,全部都是!?”

    “这并不是我的要求高,而是阿诚自己所定下的标准……”比起惊讶无比的校獭,吉田则是要显得淡定很多……话说当初吉田再得知高桥诚那丧心病狂的严苛要求时,貌似表现得比校坦要夸张吧?“所以平丸君,如果你不希望我用这一套标准来限制你的话……你懂的!”

    “吉田氏,我回去之后一定会认真地画漫画稿的……”

    看着泪目中的校獭,吉田表明上做出一副的严肃神色,内心则是已经开始为作战计划大成功欢呼了……

    可惜某责任编辑似乎高兴得太早了!

    “吾之眷属猫哟,这才几天不见,你居然已经沦落到开始使用这种下三滥的计策了……”高桥诚放下画笔伸了伸懒腰,缓步走到了校獭的面前,对着吉田肆无忌惮地嘲讽起来,“而且还是如此粗糙的手段……啧,还真是难看啊!”

    “哼嗯?阿诚你有什么更加高效的手段吗?”对于某中二漫画家的嘲讽,吉田则是摆出一副的神色应对……

    话说正在交谈的两位……你们没看到校獭已经进入了模式了咩?

    “这种老套的手段已经过时了好不?”高桥诚一脸嫌弃地瞥了一眼吉田,然后将目光转向了被捆绑住的校獭,一边有条不紊地解开校獭的,一边用感同身受的语气缓缓说道,“校獭,我能够理解你不想画漫画的感受,也知道你想要多点休息时间的心情……毕竟我和你一样,都是踏上了荆棘之路的漫画家啊!”

    “凤凰院凶真神大人……”同样是泪目,不过这次校獭则是因为有人能够理解自己而感动到落泪……应该是这样吧?

    “校獭哟,我等会教你一个特别的技巧,用来坑杀读者侧……咳咳,刚刚那是口误!我会教你一个特别的方式,让你从此不再会因为画漫画稿而纠结!”高桥诚轻轻扶起宛如虔诚信徒般准备下跪的校獭,用充斥着魔性的语气蛊惑道,“我会教你如何通过画漫画稿而寻求愉悦;我会让你明白如何通过连载漫画稿而从读者侧身上获取愉悦;我会让你踏上寻找愉悦的道路,以后再也不会因为画漫画稿这件事而纠结烦恼……”

    “毕竟,生活不止是苟且与诗……还有愉悦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