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漫画完结的理由以及爱的战士
    在观测到别人名为的遭遇之后,人类总会缓解当前的郁闷,获取到名为的情绪体验……不要着急否认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因为从别人的之中获取,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亦或者说是这一物种最恶劣的!

    以群居为生存方式的人类,为了迎合所谓亦或者的思想,总会披上名为的外衣,抹杀自己独有的与众不同的思维,盲从于主流,顺从于大众……所以为了能够不被排斥的生活在人类世界之中,人类总是要想尽千方百计,掩藏住自身的,虚伪且故作拙劣地表现出!

    如此一来,才能够融入社会,才能……真正活着!

    比如某周刊责任编辑吉田氏,在同事眼中是一位尽职尽责的责任编辑;在某漫画家校獭眼中,则是暴君与恶魔的化身;在某中二漫画家凤凰院凶真的麾下,则是智商令人堪忧的眷属宠物以及玩物……如此多样而复杂的诸多身份,其实都是某责任编辑吉田的伪装!

    在目睹了凤凰院凶真与敬仲皓吉桑的真剑厮杀之后,又听闻了某吉桑那的典故由来,原本还因为高桥诚态度强硬坚决要完结《一拳超人》而闷闷不乐的吉田,突然发现自己不再是最悲催的存在,郁闷的心情瞬间得到了治愈缓解……简单来说,吉田再听闻了敬仲皓吉桑那充斥着致郁与黑暗的原谅色故事之后,看着眼前这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存在,心中渐渐产生了一种类似于的情绪!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变成这样呢……明明有了令人羡慕的妻女,明明有了能够让我愿意献上生命为之奋斗的家庭……在看着女儿渐渐长大的过程中,同时也陪着心爱的妻子渐渐老去,这本应该名为最正确的发展……然而……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并没有注意到吉田那同情之中夹杂着的眼神,已经彻底化身成为了的敬仲皓吉桑,蜷缩在高桥诚家的沙发上,自顾自地沉浸在属于自己那气息浓郁的经历之中……

    “呐,吾之眷属猫哟,看着如此熟悉的场景……想必此时此刻的你,已经感受到了吧?”高桥诚悄悄用手肘捅了捅吉田,宛如恶魔般低声在吉田耳边轻语,“这就是所谓的啊!”

    “……什,什么!?”原本正在享受心情的吉田,在听到高桥诚的话之后,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之后宛如否定自己一般,狠狠摇了摇脑袋,拉开了与高桥诚的距离,脸上露出了痛恨地表情,“将自己的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与痛苦之上……阿诚你这家伙的性格,还真是有够恶劣的啊!”

    “诶?吾之眷属猫哟,你确定你有资格这样说我吗?”高桥诚用手指了指已经彻底沉浸在回忆中的敬仲皓吉桑,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刚刚你脸上露出的那种表情……错不了!那种因为目睹别人不幸与痛苦后,庆幸自身身为旁观者的笑容,就是所谓的啊!关于这个我可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呀!”

    “话说这种事情有什么好骄傲啊!?”被说中心事的吉田有些焦躁,“根据你的言论,反而可以确定的是……阿诚你这家伙才真是最过分也最的存在!”

    “哼,那是理所当然的!伟大而狂气的凤凰院凶真,有怎么会被区区人类所为的与个束缚住呢?”完全将吉田的嘲讽当作了称赞的高桥诚,似乎已经心满意足,于是……于是将目光转向了那边正在与新妻英二同学讨论的真白少女,“少女哟,愿意和我签订契约,成为的先锋吗?如果你愿意在此与我签订契约,我愿以凤凰院凶真之名起誓,会亲自教导你如何寻找所谓的哦!”

    空太少年这位超高校级,尽管在目睹了高桥诚与敬仲皓之间那近乎非人的战斗之后,对某中二漫画家已经心存怯意……然而当高桥诚对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性表现出之后,空太少年还是鼓起了勇气,挡在了真白少女的身前!

    “绝对……不行!”

    语气之中充斥着怯意,但其意志与决心……却是不容动摇!

    “啧,那可还真是遗憾的说!”高桥诚无奈地摊了摊手,不再理会身体颤抖却装出虎视眈眈的空太少年,转身走到书桌前,拿起了厚厚一摞漫画稿,分发给了吉田……以及终于停止了的敬仲皓吉桑!“吾之眷属猫哟,三部漫画的漫画稿已经全部交给你了,所以剩下的那些事情……你懂的!”

    “……等我先看过漫画稿之后再说!”讲真,吉田在接过漫画稿的时候,真心想用手中那厚厚一摞漫画稿糊高桥诚一脸……当然,考虑到自己与高桥诚那在武力值方面的差距,吉田很是无耻地给自己找出了一个的理由!

    “诶?这是……”比起那边面色不快却是满脸期待翻看着漫画稿的吉田,敬仲皓大叔仅仅只是翻看了几页手中的画稿之后,脸上却是露出怪异的神色,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用同病相怜的语气叹息道,“漫画家有时候会创作一些某些不能描述的漫画,来满足自身一些某些不可描述的行为……原来那个传言居然是真的!”

    “卧槽!敬仲皓吉桑哟,别用那种的眼神看着我啊!本大爷可是狂气漫画家凤凰院凶真,独占魔女一统魔界的伟大存在,才不是和你一样的失败者瓣淡!”对于敬仲皓大叔那质疑满满的眼神,高桥诚怒气十足地咆哮起来,“因为不想在魔女面前灭杀某史莱姆头目千百次,所以这次才让魔女单独行动……”

    “其实阿诚你可以不用解释,我懂的!”敬仲皓吉桑完全不相信高桥诚的理由,因为顾及在场有两位未成年人的存在,所以只是轻轻扬了扬手中的画稿,“人气漫画家又如何?同样是有血有肉的生命,自然也同样拥有着某些不可描述的需要……”

    “人类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渐渐忽视了自身力量的锤炼……但纵然如此,在现代社会之中,人类总会在一些特定的时刻觉醒,使出一些本来已经被遗忘的能力……”高桥诚面色变得严肃起来,“吾友哟,你这是打算再次挑起战争吗?也好,就让我见识一下,敬仲皓吉桑你那源自于的力量吧!”

    “高桥诚你又说了很不得了的话啊!其实真正想要挑起战争的……是你才对吧?”再次被提及伤心事的敬仲皓吉桑,浑身上下散发出浓郁的黑气……这是开启的前兆!

    “哦哦,这是凤凰院老师的另外一部新作吗?”就在高桥诚与敬仲皓吉桑对峙的时候,新妻英二突然拿起了刚刚被敬仲皓吉桑放下的画稿,稍稍观测了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诶?这个剧情……似乎感觉和手冢大师的某部作品有些相似的说,我记得好像是是叫《火之鸟》吧?”

    至于某些不可描述的画稿,新妻英二则是完全选择了无视……该说不愧是打算从转职为的存在吗?

    “新的作品?”

    真白少女双眼闪过一丝期待,跻身来到新妻英二身边……然而可惜的是,就在同一时间,高桥诚突然从新妻英二手中夺走了画稿!

    “白大褂……小气!”某天才画家少女鼓着嘴,小声抱怨着……

    “不行哦,现在还是区区人类的你……可不能够随随便便就这样踏入的领域之中哦!”高桥诚无视了真白少女鼓嘴的卖萌行为,转身将画稿交给了敬仲皓吉桑,“吉桑哟,这个游戏剧本可是要收好的说……”

    “游戏剧本?”原本还觉得事不关己的空太少年,此刻和之前真白少女的表现一模一样,眼中同样燃烧起了名为的光芒……

    然而同样可惜的是,空太少年也遭遇真白少女之前相同的待遇……敬仲皓吉桑很果断将名为的画稿收入了怀中!

    “对于你们这些未成年的学生来说……想要玩这个游戏还早了些!”虽然刚刚只是快速浏览了一下,可是敬仲皓吉桑也看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画稿……所以面对好奇满满空太少年,敬仲皓吉桑义正言辞地劝说道,“而且以我对阿诚这家伙的了解,这个游戏……哼哼!”

    “哼哼是什么意思啊?吉桑哟,对于我的游戏剧本有什么不满直接说啊!”听到敬仲皓吉桑发出意义不明笑声,高桥诚顿时不满了,“明明是充满了的故事,偏偏还要装出一副的假象……啧,果然每一个热卖的游戏背后,总是存在着浑身充斥着铜臭的游戏制作商啊!”

    “虽然我承认我是看得很快,但请不要无视我身为游戏制作者的职业素养……”敬仲皓吉桑嘴角疯狂抽搐着,“中途那个剧情,明明充斥着……咳咳,阿诚你居然说这是充满了的故事!?”

    “敬仲皓吉桑哟,同样的话我也要反过来对你说!”见到敬仲皓吉桑差点提前剧透游戏的剧情,高桥诚很果断地发动了比吉田高等级的技能!“回想一下我曾经提供给你的那些游戏剧情,可是给诸多游戏玩家带来了名为的至高体验……所以请不要怀疑我身为的实力呀!”

    “爱与治愈……”敬仲皓吉桑无比鄙视地看着高桥诚,“你所提供的那些剧情,带给玩家的根本就是绝望与致郁吧!这样的你居然还敢以自居……话说究竟是谁给了你这样的勇气啊?”

    “天国的父亲大人啊,这就是你曾经说过的……男人有不得不战斗的时刻吗?”高桥诚从墙角拾起了魔剑,战意凛然地盯着敬仲皓吉桑,“居然想要挑战狂气的魔王……果然就算是浑身上下充斥着,也无法掩盖你身为小丑的本质啊!”

    “所以在下……”在众人惊呆的目光注视下,敬仲皓吉桑随手从高桥诚家的沙发下抽出了一柄剑,进入的模式之中,“才会以自居呀!”

    “喂,我说你们够了呀!”就在高桥诚与敬仲皓吉桑第二回合战斗即将开始之前,忍受着喧嚣环境看完漫画稿的吉田,终于忍不住出声了!“阿诚,你之前说过想要完结包括《一拳超人》在内的三部漫画……”

    “吾之眷属猫哟,只要说服你就可以了吗?”高桥诚一边挥剑向敬仲皓吉桑砍去,一边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吉田尚未说完的话,“身为漫画家的我,因为与某位不良吉桑于某些理念发生了冲突,在争执的过程之中不幸偶然受伤……这个理由可以吗?”

    “当然不行……”

    “不行吗?”高桥诚躲过了敬仲皓吉桑的横刺,反手回了一剑之后,沉吟了片刻,再次开口说道,“因为过于思念回老家的魔女殿下以及两位魔王的继承者,所以患上了和的绝症……这个理由可以吗?”

    “……阿诚你给我认真一点!”

    “喂喂喂,吾之眷属猫哟,理由我已经说了啊!而且还是一次性给了你两个的说!”听到吉田似乎无法接受自己的两个理由,高桥诚有些不满地抱怨了起来,“做人可不能太贪心的说!”9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