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为了不负神作之名
    电光火石的交错之间,两人再次形成了对峙的局面……如果无视周围一群打酱油的围观群众的话,此时此刻发生在某地下停车场的场面,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厮杀吧!

    “呼……呼……”面色阴沉得发黑的某位大叔,手持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武器,双目之中闪烁着理智被吞噬后残留的疯狂,死死盯着对面身穿白大褂的男子,用充斥着杀意的声音近乎嘶哑地低声嘶吼着,“高……桥……诚……”

    “呼……”无视了身上破损的白大褂,同样也无视了白大褂破损处浸出的殷红血迹,双手再次紧紧握住了手中的魔剑,高桥诚同样死死盯着对方,沉吟了片刻之后,轻声问道,“宁愿失去理智陷入疯狂也想要杀死我……吉桑……不,吾友哟,你真是如此恨我吗?”

    对于高桥诚的质问,被称之为大叔的男人并没有进行言语交流,原本寂静的地下停车场就是一个安静的地方,原本这位大叔也不是一个擅长的存在……

    “喝啊啊啊啊……”发出如同恶鬼般的嘶吼,双手再次握紧了武器的某大叔,宛如失去理智般,再次向高桥诚发动了对名为地突袭作战!

    此刻言语的沟通是完全无用的,感人至深发人肺腑的对话同样亦是苍白无力的……恐怕此刻也只有手中那贯彻了自己身体与灵魂意志的武器,在彼此碰撞之时展现其主人的决心,才是唯一能够进行交流的方式吧!

    “啧!果然之后就无法进行交流了呢!既然如此……”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高桥诚同样双手持剑,向着对方冲了过去,“那么就将所谓的交流,放在这次的厮杀之后吧……别死了哟,吉桑!”

    短暂的交流结束之后,真剑胜负的厮杀……再次展开!

    “话说这个时候……我们就这样围观……不,不好吧!?”自从懂事以来还是首次在现实中见到过这样场景的空太少年,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之后,终于制止了身体的颤抖,用结结巴巴地语气向着身边的某责任编辑吉田问道,“……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阻止他们吗?”

    “阻止他们?少年哟,你别开玩笑了呀!”听到空太少年那读作写作的建议之后,吉田嘴角一顿猛抽,连连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喂喂喂,少年哟,你究竟是对我的实力有着何等的信任,才会想出让我这种战五渣去阻止两个怪物的自相残杀?这种级别的战斗,别说是阻止了……就算是稍稍介入,都会死无全尸的说!”

    “诶?可,可是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虽然樱花庄的日常生活,对于空太少年而言,已经算是相当刺激相当精彩的了……然而当面对此时此刻这已经完全偏离了日常生活的厮杀,空太少年真心觉得自己以前的生活环境实在是太安逸了!

    “没什么好可是的!”吉田面色难看地撇了撇嘴,用只有自己和空太少年能够听到的声音嘀咕起来,“嘁!同时完结三部漫画,阿诚居然都不记得提前和我说一声……打吧打吧,最好被打个半死,一个二个都不是什么正常人,同归于尽什么的最有爱了!”

    比起巴不得两个祸害同归于尽的吉田,以及十分担忧闹出人命的空太少年来说,新妻英二与真白少女的表现,则是要淡定很多……对于高桥诚与那位大叔之间的战斗,新妻英二与真白少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进行干扰,而是全神贯注地观察着两人的战斗,用眼睛记录着两人之间一招一式的对决!

    因为早在这场对决开始之前,高桥诚就曾经私下和新妻英二以及真白少女说过……这次的战斗,将是模仿那部之中的经典对决!

    尽管没有过多的解释,但无论新妻英二还是真白少女,从高桥诚的只言片语之间,已经明白了某中二漫画家的真实想法……为了能够让漫画家在漫画之中展现出那近乎于逼真效果,某中二漫画家才会故意让众人见证这场真剑胜负的厮杀!

    新妻英二与真白少女都知道,高桥诚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参与漫画稿完成的两人,能够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下,这名为的场面,切实感受一下这真剑胜负的厮杀!

    所以两人才不干涉高桥诚的对决……

    所以两人才全神贯注一言不发地默默观测着……

    高桥诚居然会为了区区一部漫画中的某个对决场面,做到如此的程度,甚至不惜挑衅嘲讽某位大叔,谋划这近乎死斗般的厮杀……或许吉田和空太少年不会理解,但不论新妻英二还是真白少女,却是能够理解能够明白,高桥诚之所以会做到这种地步的原因,亦或者说是决心与意志!

    一切的一切,都是想让接下来的那部漫画……不负之名!

    某中二漫画家与某中二大叔身形交错而过,刚刚还攻防迅速转换得让人眼花缭乱的两人,此刻却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约莫一分钟之后,身穿白大褂的高桥诚,手中的魔剑缓缓掉落,而同时,作为此次厮杀对手的大叔,其手中的武器也断成了数截,散落一地!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可怕啊!”转身之后便直接瘫坐在地上的大叔,眼神复杂地盯着高桥诚,“能够与本座战斗到这种程度……喂喂喂,对面的白大褂,你果然开挂了吧?”

    “哈?真正该惊讶的人是我才对吧!?”高桥诚同样有些狼狈地斜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一边整理着因为战斗而有些走形的白大褂,一边没好气的抱怨道,“原本以为只是区区一个凡骨蝼蚁之辈,没想到再彻底之后居然能够和我打得平分秋色……啧啧啧,果然与双属性的加成,实在是太犯规了呀!”

    “高桥诚!你还好意思和我提这个!!!”某位大叔尽管此刻已经浑身无力瘫坐在地,可是身上却是散发着名为的黑色怨气……果然某中二漫画家的技能加了满点!“要不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被……啊啊,我现在可是真的想要杀掉你啊,魂淡!”

    “嘁,我只是稍稍提了一句而已,并没有透露你的真名……单从这一点上来说,吉桑你不是应该发自心底地感激我咩?”高桥诚无奈地摊了摊手,没好气地感慨道,“头顶上散发着原谅色光芒的家伙……果然都是一群将当作常识的存在啊!”

    “高桥诚你这家伙……”拜托,大叔你连站都站不起来……所以就别再碎碎念了呀!

    “哦呀哦呀,难道不是吗?”高桥诚也看出对方此刻陷入了的状态,于是果断满脸嘲讽的笑了起来,“明明满是杀意地上门寻仇准备厮杀,结果还天真幼稚地听从敌人的建议,将战场转移到自己根本熟悉的地方……敬仲皓吉桑哟,这个时候我该吐槽你很二呢,还是该称赞你不愧是原谅色的继承者呢?”

    “是啊,无论今天的战斗还是之前的那件事……”一次又一次提及别人的伤心事……话说高桥诚能拜托你别说了么?没看到名为敬仲皓的吉桑都已经快要哭了吗?“我确实太过于天真也太过于幼稚了呀!阿诚你知道吗……”

    “啧,一言不合就直接放什么的……还真是相当无耻的行为啊!”高桥诚满脸嫌弃地掏了掏耳朵,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敬仲皓大叔的话,“哼!缅怀于过去的男人,死后就算是成为了英灵,终究也只是枪兵与狂战士之类的存在……”

    当然,如果想要成为saber之类的英灵,首先要有高颜值,然后……女性限定!

    “我说……闹剧已经结束了吧?”宛如幕后黑手一般,吉田从阴暗的角落之中缓缓现身,“阿诚,现在该好好谈谈……关于三部漫画同时完结的事情了吧?”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嘁!居然将男人当作纠缠不休的目标……吾之眷属猫哟,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居然会是如此丧心病狂的存在!”高桥诚摆着嫌弃脸嘲讽了吉田之后,转头看向了新妻英二与真白少女,满是期待地问道,“吾之盟友们呀,刚刚的一切……已经深深印在你们的脑海以及灵魂深处了吧?”

    “嗯嗯,很精彩……白大褂!”真白少女挥动着小拳拳,一脸认真的如是说道!

    “当然的说!”比起不善于表达的真白少女来说,新妻英二无论言语还是身体动作,都显得十分夸张!“真剑胜负地厮杀,战斗的画面不仅已经完全记住了,而且此刻还不断在我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重播着……哦哦哦,凤凰院老师,能够快点将剧情写出来吗?我现在超级想要画这部漫画的说!”

    “漫画的剧情……已经在这里了哟!”高桥诚用手指轻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吉田的身上,脸上露出了名为的笑容,拿起了掉落在一旁的魔剑,“现在唯一还需要做的……就是用的言语,以地方式交流劝说吾之眷属猫了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