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这才刚刚开始
    在若有所思的真白少女,带着近乎崩坏的空太少年离开后,丁丁大叔发觉独自面对某二漫画家的时候,气氛有些尴尬……

    “……呐,阿诚,你这样的做法……”迟疑了片刻之后,丁丁大叔还是忍不住开口打破了僵硬的氛围,“难道不觉得有些过分吗?”

    “诶?过分?丁丁吉桑哟,你这是在开玩笑吧?”高桥诚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助手丁丁大叔,难以置信地说道,“仅仅只是这种程度而已……你居然已经开始说过分?啧,丁丁吉桑哟,这才刚刚开始好吧?”

    “……突然觉得编辑部那边将这份工作交给你,完全是错误的选择啊!”丁丁大叔沉吟了片刻之后,果断吐槽起来,“虽然不知道阿诚你这样的教导方式,究竟有没有效果……但我敢肯定的是,那个叫做真白的少女,在不久的将来,绝对会被阿诚你给带歧路的!”

    “这正是我的工作,也是我最初的目标……”对于丁丁大叔的吐槽暗讽,身穿白大褂的某二漫画家,却完全当作是对自己的夸耀,脸露出了的笑容,“亦或者说……这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起真白少女来说……”丁丁大叔无奈地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感慨道,“我现在更加担心的是凛和精次的将来呀!”

    “污染亦或者说亵渎那原本属于神的圣洁……这是所谓的魔神!”无视了丁丁大叔那忧郁惆怅的眼神,高桥诚从的状态切换为的状态,自信满满地说道,“所以大丈夫!无论是凛还是精次,将来注定会成为的魔神的啊!”

    于是,话题从方面,开始逐渐转到了的诡异路线……貌似是这样吧?

    不知道漫画家凤凰院凶真所说的理论是否有用,亦不理会某二漫画家的方法是否科学,更不在意那位白大褂大叔的教导会不会让自己走一条诡异的路线……对于真白少女而言,既然高桥诚以的身份对自己做出了指导,并指明了前进的道路,那值得自己去尝试去努力!

    所以在回到了樱花庄之后,这位缺乏生活常识的天才画家,扑在了电脑面前,开始全神贯注地投入了的转职大业……甚至连进食这种人类必要的生存事件,真白少女也是在终于恢复过来的空太少年强迫下,才抽出一点点时间去完成的!

    真白少女能够成为世界级的漫画家,或许正是因为每逢涉及画画时,会产生这种近乎废寝忘食的专注力……亦或者说,名为真白的少女,对于的执念,实在是过于强大了!

    如果没有这份天赋也没有这份才能的人,也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话,或许不一定会取得如同真白少女这样的傲人的成绩,但也至少能够小有所成……当然,更多的时候,人类要么以各种各样的借口自己,道崩殂……咳咳,应该是途放弃才对;要么,是因为专注过头而忽视身体,获得的成,完成真正意义的……

    真白少女按照高桥诚所提出的方法,开始重新完成漫画稿……而读作写作的空太少年,一开始的时候,对于那位白大褂大叔所提出的方法,却是持有着极高的怀疑!

    凡人的智慧……

    楚大校的这句名言听去嘲讽意义十足,但残酷的是……这确实是一句很现实的话!

    天才的想法并不是区区凡人能够推测的,用凡人的思考方式去揣测天才的思维,最终结果要么是如同某队长那样被坑得不要不要的;要么是根本无法理解本质的问题,让自己陷入了矛盾与逻辑混乱的世界之……简单点的说法是,用狗的思维方式去推测猫的想法,最终会出现的思维混乱!

    所以,空太少年觉得某白大褂大叔那不靠谱也不科学,甚至相当葩的指导,对于真白少女而言,根本没有丝毫作用……甚至于,每当空太少年回想起之前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总会产生诸如的感觉!

    苦口婆心地劝说……无用!

    真白少女总是听着听着,要么拿出画本开始自顾自地画起来;要么是听着听着,整个人突然倒下进入睡眠状态,补充因为长时间绘画而消耗的体力;要么是将心神完全沉浸在漫画稿的绘制,进入那种的空灵状态……

    甜甜圈菠萝包等食物的诱导……同样无用!

    面对美食,亦或者说是喜好食物的诱惑,真白少女要么是以夺取食物后直接食用;要么是因为太过于专注完成漫画稿的工作,而开启类似于的状态……最终空太少年因为钱包君的离家出走,不得不停止了这种行为!

    但简单来说还是那句话……

    名为空太的少年,实在是太过于小看真白少女的对成为的执念了!

    经历了几天时间错乱的生活之后,真白少女终于按照某二漫画家的要求,将之前提交的漫画稿补完了……不仅如此,反而还因为空太少年的一系列行为,让真白少女的漫画稿,添加了不少素材!

    果然,漫画也好,小说也罢,一切的剧情素材,都是源自于那名为的生活啊!

    “空太……”真白少女抱着厚厚一摞已经完成的漫画稿,保持着以往那种的说法方式,满脸期待地看着嘴角不停抽搐着的空太少年,“向白大褂大叔那里……出发!”

    “哦哦,空太君居然也有被指名的一天……”空太少年的学长——眼镜少年推了推眼镜,露出了的笑容,调侃地说道,“千寻老师那边我会解释的……所以,晚可以不用回来哦!”

    “诶?”脸色瞬间通红的空太少年,发出这种意义不明的叫声……

    话说空太少年究竟是真的不懂呢……还是已经明白了学长那的暗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