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原来流子那家伙是想要干掉我呀
    第五百五十九章 原来流子那家伙是想要干掉我呀

    漫画是漫画家内心风景的映射……

    纵然觉得高桥诚的理论过于二亦或者过于葩,但吉田不得不承认高桥诚的这番理论,以目前漫画家侧极为漫画家的漫画来看,确实如此!

    偶然?亦或者说是……巧合?

    一开始的时候,吉田是这样认为的……毕竟当时高桥诚以亚城木梦叶这对好基友作为实例举证的时候,吉田觉得一切都只是偶然或者巧合才对!

    然而……这真的是巧合或者偶然吗?

    在与周刊编辑侧的几位同僚详谈一番之后,吉田现在却是开始怀疑了!

    虽然漫画的名字听去充满了悬疑与血腥的感觉,但在漫画家静河流的漫画《暗杀》之,以目前连载的内容来看,整部漫画并不是静河流所擅长的黑暗系漫画,反而是静河流最最不擅长也从未涉足过的充满了救赎与希望主题的类型!

    通过一次次的实践,那个触手怪般的老师,让原本死气沉沉的学生们渐渐恢复了朝气与活力;通过一次次的策划,那个章鱼形态的老师,让原本已经失去信心甚至已经自我厌弃的学生们,重新拾起了曾经因为周围人嘲讽鄙视而抛下的自信;通过一次次的总结,那个喜感十足的老师,让自卑过度甚至已经对人生开始怀疑的学生们,正视自己的内心以及旁人从不重视的才能;通过一次次的打磨,那个帅气永远不会超过五秒的老师,将宛如璞玉般的学生们打磨得更加璀璨夺目!

    虽然目前只连载了一部分的内容,但是编辑侧几位责任编辑,已经大致推测出了这部漫画的后续发展……漫画那个宣言要炸毁地球的班主任,是通过名为的这种特殊意义的教学,救赎那些曾经放弃了自己的学生们,用名为的光芒,驱散了曾经盘踞在学生们生活与内心的黑暗与绝望!

    作为曾经将静河流带给高桥诚做助手的吉田,自然也知道静河流曾经的一些黑历史……咳咳,应该是静河流如今一些不愿意谈起的过往才对!

    从助手到如今周刊的连载漫画家,发生静河流身的改变,作为见证者之一的吉田,之前还没有想得太多,可是如今……自从接受了某二漫画家那充斥着的思维洗脑之后,吉田的世界观,呃不,应该是在看待漫画家与漫画关系时候的思维发生了改变,亦或者说是视野被拓宽了!

    “我的漫画……可以连载吗?”

    “真的……能够连载吗?”

    “这样一无是处的我所完成的漫画,真的能够在鼎鼎大名的周刊《少年jumk》进行连载吗?”

    这是当初静河流的短篇获得编辑侧高度评价与赞赏,并被告知漫画可以在周刊连载时,新人静河流向周刊编辑侧责任编辑所提出的连珠式发问……静河流这样的态度,与其说是不自信,倒不如说是自卑过度了!

    而那个时候……名为静河流的新人,还不认识常年身穿白大褂的二漫画家高桥诚!

    在漫画《暗杀》的第一话之,潮田渚同学在被发配至三年e班后,生活的环境一下子变了,被同学、老师以及家长鄙视看不起……甚至被钉在了学校的耻辱柱,当作是反面教材来鞭笞同一学校的其他学生!

    那个时候的潮田渚,在那样的环境之下,别说是自信了……连自卑的资格都没有!

    长期生活在不受众人的期待的环境之,才能不被周围的认可,终将导致人会被逐渐疏离,生活会逐渐被黑暗所包围,灵魂也会逐渐被绝望所侵蚀……从这点来看,静河流和潮田渚的遭遇有些相似!

    “哦呀!?流子你居然能够将内心的黑暗与绝望,通过宝具的使用,直接投影展现到稿纸之,甚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百分百同步率……”

    “这份令人惊叹的才能,流子你……果然不愧是吾凤凰院凶真所看助手啊!”

    “很好很好!流子你要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如此一来,整个世界迟早都将会是吾等的h哈哈哈哈……”

    这是静河流经由吉田介绍之后,成为某二漫画家高桥诚助手的日常……确切来说,应该是静河流在成为高桥诚助手之后,每天都会听到的某二漫画家那耻度爆表的夸耀!

    当然,请无视某二漫画家某些诸如之类的宣言……

    “……特别是渚同学,你直到近身为止都很自然的身体动作可以打满分,准确地抓住了为师的破绽,但是渚同学你并没有珍惜你自己,这样的学生是没有资格进行暗杀的!来进行能微笑着自豪向别人讲述的暗杀吧!你们所有人都蕴藏着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力量!你们都是有才能的暗杀者!”

    这是漫画《暗杀》之,面对潮田渚失败后,某触手老师进行时的剧情!

    高桥诚认可了静河流所完成的漫画稿……

    杀老师认可了潮田渚所进行的暗杀……

    漫画也好,暗杀也罢,真正震撼到事件当事人内心的,是那被人认可时所带来的愉悦!

    正如同之前高桥诚所说的那样……漫画是漫画家的,于稿纸之具现化自己心象风景!

    “……所以吾之眷属猫哟,按照你的分析……”高桥诚放下画笔,看着摆出一副的吉田,迟疑了片刻之后,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在流子的漫画之,流子将自己映射成为了三年e班的学生,而将我的形象刻画成为了杀老师吗?”

    “难道不是吗?”吉田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对着高桥诚摊了摊手,“像你之前和我说的那样,静河流将自己的情感,自己的过去以及发生在自己身的改变,统统倾注于漫画之……按照你之前的定义,漫画《暗杀》大概是漫画家静河流的了吧?”

    “诶!这也是说……”高桥诚惊讶地看着吉田,有些不敢相信地感慨道,“在流子的心目之,我是一个类似触手怪形态的非人类生物!?”

    “喂喂喂,阿诚,重点根本不是这个吧……”吉田立刻以手扶额,满脸痛苦地说道,“我说的是你和静河流之间的关系啦!对于静河流来说,阿诚你的地位,如同杀老师在潮田渚心地位那样!”

    “啧,原来流子那个家伙是想要干掉我呀!”

    “……”

    吉田突然觉得,今天自己来找高桥诚验证自己的猜测,果然是命运石之门……不,绝对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