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 高桥诚的特别说服技巧
    按照往常的工作习惯和计划,原本今天吉田是不需要来到高桥诚家这边,而是要去校獭那里盯住那只最近患上懒癌的漫画家……但是考虑到之前高桥诚在提及时那脸上诡异的笑容,某责任编辑提心吊胆辗转反侧了整整一宿之后,还是决定于今天再次上门探听消息!

    “非常抱歉!”

    就在吉田准备敲响房门的时候,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某个熟悉的声音……仅仅只用了一秒的时间进行反应,吉田就判断出刚刚那个诚恳道歉的人,正是之前曾经担任过高桥诚助手,现在在月刊与周刊上进行双连载的漫画家静河流!

    听着房间里静河流诚恳地开始道歉,停下了敲门的行为,而是开始思索起静河流的来意!

    漫画家之间就算关系不错,除非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不然彼此之间一般很少会进行相互串门的行为!毕竟每周或者每月要创作并完成连载所需要的漫画稿,这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至少有一部分漫画家就因为无法坚持这种听起来并不困难但实践起来超级困难的工作,而不得不早早结束自己视作孩子的漫画……

    当然,诸如校獭这种患有的漫画家,亦或者像高桥诚这种开挂的,更或者如新妻英二这种级别的存在,并不是区区常理所能够束缚的!校獭是时常去漫画家侧其他同僚那里进行的修行;高桥诚是是时常去漫画家侧其他同僚那里进行的技能提升;而新妻英二,虽然被列为超脱常理的漫画家,但实际上最多也只是因为受到某中二漫画家召唤而出现……

    “嗯?今天没有关门?”原本打算敲门的吉田,却是发现房门处于虚掩状态,脸上瞬间就露出了庆幸的笑容!“那么……打扰了!”

    要知道在每次敲响房门之后,某中二漫画家总习惯性地要与敲门之人进行一些羞耻度爆表的问答,如果不按照这样的规矩进门,等待来人的将是一场残酷且惨烈的战斗……所以再发现房门并没有关上的吉田,并没有敲门而是选择了直接进入!

    “因为我不成熟的举动,给师父您带来了很多麻烦,我……”静河流正跪坐在高桥诚面前躬身道歉,虽然因为有人进来,让正在道歉的静河流有些尴尬,自动停止了尚未说完的话……不过当静河流看到来人是吉田之后,微微迟疑了片刻,继续诚恳地说道,“总之,这次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

    “我说流子,既然你……”高桥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吉田强势地打断了!

    “静河君,既然你已经亲自登门道歉,想必也知道这次留言所引发后果的严重性了吧?”对于静河流如此诚恳地道歉,身为漫画家凤凰院凶真责任编辑的吉田表示,理智上能够接受但情感上无法释怀!因此在高桥诚尚未开答复静河流之前,吉田就用严肃地口吻说道,“在周刊上连载漫画《暗杀》的你,想必也知道阿诚和主编大人所达成的协议吧?要是因为静河君你这次的行为影响到阿诚这边,导致阿诚所连载的漫画成绩下降到的那个条件,你……”

    “哦呀哦呀,吾之眷属猫哟,还真是严厉呢……”按照某中二漫画家曾经那的强盗逻辑,刚刚被吉田抢白的高桥诚,现在果断开始了反击!“不过话说你只是一个区区的责任编辑而已,什么时候掌握了这种丧心病狂地凶残技能啊?”

    “喂,阿诚,我这可是在帮你的说……”吉田有些郁闷地看着高桥诚,语气不善地说道,“别忘记了你之前和主编大人的那个协议!要是接下来不想办法澄清静河君的那个留言,很有可能会导致你的漫画被腰斩啊!”

    静河流今天之所以会来高桥诚这里负荆请罪,那是因为自己的助手上野葵大小姐强烈要求的!不善言辞亦不善于交际的静河流,在听完了上野葵大小姐的一番解析之后,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才会一大早来到高桥诚这里道歉!

    师父的漫画……会被腰斩?!!

    然而,现在听到吉田说出严重后果的静河流,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紧紧握了握拳头,满是愧疚地低着头,不敢抬头看着高桥诚……

    说实话,静河流之所以会在月刊上发布那样的留言,并没有产生过之类的想法!静河流仅仅只是想要得到高桥诚的认可,认可自己已经不再是助手而是漫画家;仅仅只是想要向自己的师父证明,自己已经完全能够以漫画家的身份,与憧憬与崇拜的漫画家凤凰院凶真站在同一个舞台上……静河流真的没有想过,会因为自己的一番言论,而给自己的师父——漫画家凤凰院凶真,带来远远超出自己想象的麻烦!

    “师父,我……”愧疚也好,自责也罢,现在静河流觉得自己能够做的,恐怕也只有道歉了吧?

    “所以……那又如何?”高桥诚抬头看着吉田,挥了挥手制止想要再次道歉的静河流,一字一句地向吉田问道,“吾之眷属猫哟,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漫画连载的关键所在呀!”

    “阿诚,你有话就直接说……”看着高桥诚一副高深莫测的欠抽模样,吉田嘴角抽搐了一下,强忍着怒火如是说道!

    “漫画只要有趣就可以连载,只要有趣就会受到读者侧的青睐……”与其说是高桥诚再向吉田解析,倒不如说是再劝慰陷入自责愧疚状态之中的静河流!“这和漫画家是谁无关,同样也和漫画家的性格无关……简单来说就是,吾之眷属猫哟,你吃鸡蛋的时候,会去思考探究下蛋的母鸡的事情吗?”

    “呃,这个……”虽然高桥诚这番话说得有些道理,但是吉田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所以流子哟,自责也好,愧疚也罢,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去考虑这些……”并没有理会一旁正在纠结的吉田,高桥诚缓缓走到了静河流面前,抬手轻轻拍了拍静河流的肩膀,“呐,流子,抬起头来回答我,你,静河流,是漫画家吧?”

    “是,是的!”挣扎犹豫片刻之后,静河流还是抬起头看着高桥诚,沉吟了片刻之后,用有些结巴却又充斥着坚定地语气说道,“我,我是漫画家!”

    “很好!那么流子,我再问你……”高桥诚的语气开始发生了变化,音量提高了不少,“吾等既是漫画家……”

    “吾等既是漫画家,同样亦可自居为神!”这种奇葩的问答方式……该说静河流不愧曾经是某中二漫画家的助手咩?

    “然也!吾等即为神,自当掌控整个世界,既不受外界干扰,亦不被弱小所误导;吾等即为神,自当把酒立于云端,坐看人类如同蝼蚁般挣扎徘徊;吾等即为神,自当莅临于世界之巅,凭借吾等意志,指引人类发展与进化……”某中二漫画家越说越是激昂,越说越是狂热,这让一旁从刚刚开始进入围观状态的责任编辑吉田压力颇大!“既然吾等为神,为何要向弱小意志屈服?又为何要愧疚自责?更为何要道歉请求宽恕?”

    “可是师父,我这次……”

    气势,这种原本仅仅只是出没于小说或者漫画之中的可以感受却又无法观测的存在,静河流今天却是在高桥诚身上感觉到了!

    “流子你完全不需要道歉哦……虽然很早之前我就已经很想这样说了,不过总是有些搅局的家伙出来捣乱!”高桥诚用不善的眼神撇了撇一旁无语的吉田,之后继续对着静河流说道,“既然读者侧的大家会因为你的漫画剧情而如此激动,那么就说明流子你的漫画很有趣也吸引人!爱之深,责之切,正是因为漫画剧情与读者侧的感情发生了共鸣,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况出现……”

    “师,师父……”

    “所以无论弟子也好,对手也罢,能够画出如此剧情的你……”高桥诚向静河流竖起了大拇指,露出了欣然的笑容,“容我称赞一句……不愧是漫画家静河流啊!”

    听着这中二十足的话语,再看看三言两语就将静河流说得感动得不要不要的高桥诚,吉田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曾经所建立的世界观,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崩塌解析……

    “嗯嗯,比预想的结果还要好呢……”站在窗子边看着静河流缓缓离开的身影,高桥诚无视了一旁的吉田,一边点头一边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流子此时此刻的心态,可是与《暗杀》的契合度相当高呢!这样一来,流子在完结《斩》之后,就能够将《暗杀》画得……话说这应该不算是作弊吧?”

    “诶?作弊?阿诚,难道说……”听着高桥诚的话,吉田脸上的表情变得……咳咳,很难用文字来描述!

    “哈?吾之眷属猫哟,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呀!”高桥诚一脸惊讶地看着吉田,“很明显,这一切都是我在……咳咳,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啊!”

    你刚刚想说一切都是出自于你的布置吧?

    你刚刚的口误已经彻底暴露了你的本质呀,高桥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