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七章 我去问个清楚
    第五百三十七章 我去问个清楚

    就在吉田皱眉苦思高桥诚究竟在计划着什么的时候,那边同属于编辑侧两位同僚之间的谈话,却是吸引了吉田的注意力!

    “服部桑,话说最近亚城木梦叶的《棋魂》成绩很不错嘛……”雄二郎坐在椅子上,一边翻看着手中的周刊样刊,一边向神色不太对劲的服部编辑恭维着,“尤其是最近这两话的内容,小光终于开始在佐为的引导下,开始学习围棋了啊!不过话说回来,佐为这个老师还真是厉害呀!明明一开始的时候,小光对围棋一点都不感兴趣,没想到会在佐为的影响之下,渐渐喜欢上了围棋……”

    “是,是啊g呵……”听着雄二郎絮絮叨叨地谈论亚城木梦叶漫画《棋魂》的服部编辑,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只能够用尴尬的笑声附和着雄二郎……

    “话说很期待小亮和小光……”虽然被新妻英二同学吐槽过多次是,但实际上雄二郎并不是愚笨之人,因此自然也注意到了服部编辑那尴尬的神色!“诶?服部桑,我刚刚有说错了什么吗?”

    “没,没什么……呵呵!”虽然服部编辑竭力掩饰,不过在雄二郎好奇地目光注视之下,掩饰什么的并没有持续太久……长长叹息了一声之后,服部编辑用有些无奈地语气向雄二郎求助般问道,“呐,雄二郎,你说我们这些责任编辑,对于漫画家而言,究竟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哈?”对于同僚服部编辑这个问题,雄二郎先是一愣,低头沉思了片刻之后反问道,“服部桑,你和亚城木梦叶老师之间……是发生什么矛盾了吗?”

    “矛盾……吗?其实也算不上吧!”虽然服部编辑并没有承认,但无论是正在聆听的雄二郎还是正在偷听的吉田,都能够从语气之中察觉到这位大叔级编辑的失落!“只是……只是突然觉得,亚城木梦叶进步成长得好快啊,呵呵!”

    “是……有关于漫画剧情的争议吧?”尽管之前还在考虑担忧高桥诚的事情,不过此时吉田更加担心同僚的状况!“漫画《棋魂》近期的这两话内容我都有看过,虽然只是我的感觉而已……不过服部桑,你是有建议亚城木梦叶老师,删减有关于小光和佐为互动的戏份,对吧?”

    “嗯!之前亚城木梦叶既然已经花费了几话的内容,去铺垫小光与小亮之间的竞争,我觉得亚城木梦叶接下来的剧情发展,重点应该是将小亮塑造成为小光的对手,进一步刺激小光的成长……”虽然编辑侧之间彼此存在着竞争关系,但有一点服部编辑可以肯定,能够成为竞争对手的存在,水平差不多也是在同一个水准的……所以对于自己关于漫画《棋魂》剧情发展的问题,服部编辑并没有隐瞒什么,而是开诚布公地告诉了两位同僚!

    “但亚城木梦叶老师那边,却是坚持要先画出小光和佐为的互动剧情……”推测出了后续发展的雄二郎,并没有因为同僚的尴尬而停止叙说,“而从这两次漫画《棋魂》的成绩来看,貌似亚城木梦叶老师的坚持是对的……”

    “于是,服部桑你因此而陷入了迷茫之中,认为自己已经跟不上亚城木梦叶老师的节奏,已经无法帮助到亚城木梦叶老师了,对吗?”雄二郎还没有说完,吉田就已经送上了神补刀!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了……呵呵!”尴尬的笑了笑……作为编辑侧老好人的服部编辑,这个时候唯一能够做的也就是这样了吧?毕竟两位给力的同僚所给出的推测,与实际情况完全一样!

    “什么嘛,就只是这样而已,服部桑你完全没有必要产生失落感啊!”雄二郎看着有些失落的服部编辑,自嘲地说道,“要是服部桑你所负责的漫画家是福田君的话,恐怕你绝对会抓狂的!要知道福田君可是打算在……呃,算了,不说这个了!”

    “嘁,雄二郎,你这样吊人胃口可是会遭人恨的哟!我可不想三年之后你的坟头草长得比我还高,所以……你懂的!”吉田对着雄二郎施展了技能……话说这也算是分散服部编辑的注意力,顺便达到安慰的效果吧?

    “喂喂喂,吉田君,你说这样的话还真是过分呢!”雄二郎不爽地撇了撇嘴,抬头观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之后,降低了音量小声对着服部和吉田说道,“虽然还没有确定,不过从福田君那里得到消息,接下来漫画《jojo》将会出现一个神转折的剧情……”

    “神转折的剧情?”服部和吉田相互对望一眼之后,同时开始用好奇的目光围剿雄二郎……

    “福田君似乎打算将教会乔乔波纹的老师,也就是那个名为威尔·a·谢皮利的角色……死于下一话的内容之中!”看到两位同僚震惊以及吃惊的神色,雄二郎有些满足的同时也有些郁闷,“虽然我建议福田君不要设计这样的剧情,但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当时福田君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已经着手开始画这一话的漫画稿了!唉,接下来的时间里,漫画《jojo》的排名下降的场景,我已经预见到了呀!”

    “为什么福田老师会想到设计这样剧情呢?”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的服部编辑,有些同情拍了拍雄二郎的肩膀,好奇的问道,“作为这部漫画中新力量体系的引入者,威尔·a·谢皮利这个角色可是戏份很重要的存在呀!如此容易的死亡的话……虽然会让人感觉到惊诧,但这对于剧情的发展似乎会有很大的影响吧?”

    “谁说不是呢?但劝说什么的,完全无用呀!”回想起银发小哥一脸凶恶的神色,雄二郎无奈地摊了摊手,之后用幽怨地眼神看着吉田,“话说吉田桑,这一切该不会是凤凰院老师在后面指使的吧?”

    “哈?雄二郎你在说什么梦话啊?”平白无故地被诬陷,吉田整个人感觉不是太好,“明明只是福田老师漫画的问题……为何会扯到阿诚身上啊?”

    “虽然我只是偶然听到的……”雄二郎脸上露出了纠结的神色,“福田君在画这一话漫画稿的时候,不停念叨着诸如‘用死亡来说塑造一个伟大的老师角色,这样出人预料的发展,应该能征服他们吧’之类的话,虽然福田君没有指名道姓地说出‘他们’究竟是那些人,不过根据福田君人际圈来推测的话,应该就是……”

    “应该就是阿诚他们这群漫画家了……对吧?”吉田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

    “这个推测……是不是有些武断了呀?”虽然心里已经隐隐承认了两位同僚的推测,不过服部编辑还是没有轻易做出结论……

    “这件事情可以肯定,绝对是阿诚他们……不,应该是阿诚那个家伙一手策划的!”吉田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狰狞,低头沉吟了片刻之后,露出了令两位同僚颤栗的笑容,“我就说最近阿诚那家伙,为什么行动有些反常……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那个,吉田君,你稍稍冷静点……”看着吉田脸上露出了被玩坏的笑容,雄二郎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了挪身子,“这一切只不过是推测……”

    “推测?哼!服部桑,雄二郎,如果你们喜欢,那就继续推测下去好了……”吉田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快速整理着文件袋,“而我,现在要出去一趟……”

    “……去找阿诚那个家伙问个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