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那份心情
    和读者侧一样,漫画家侧也会认真观测周刊上连载的漫画;和读者侧不一样的是,漫画家侧在观测漫画的时候,并不是像读者侧那样,只是单纯观测漫画的剧情,还要认真分析一下被视为对手的漫画的优缺点……

    虽然通过一遍又一遍反复观测漫画,分析每一部漫画的剧情、人设以及画风的这种事情,听上去相当枯燥相当无聊,但对于有着想要追赶并超越目标的漫画家而言,这的确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

    既能够从别人的成功之处获取经验,又能够从别人的不足之处查找自己的不足,这是一种生物本能的进化,也是一种很有进取心的表现!

    至少亚城木梦叶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不停地前行,不停的进步,以及……成为如今周刊《少年jumk》上的人气漫画家!

    “如果不是我们知道具体情况的话,还真会以为《我的英雄学院》和《一拳超人》是由同一个人完成的哩!”黄毛眼镜君放下手中的周刊,对着正在认真完成画稿的好基友吐槽起来,“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两个性格不太正常的家伙……配合得还真是默契啊!”

    “诶?是这样的吗?可是服部先生不是说,根据读者调查卷的数据显示,阿诚与英二他们两人的漫画,厮杀得相当激烈……”蓝呆同学停下手中的动作,皱眉看了看好基友,疑惑地问道,“这……也算是配合默契吗?我看根本就是在互相扯彼此的后退吧?话说如果不是因为最后两部漫画以两败俱伤的结局收场,恐怕第一的位置就要换人了呀!”

    “不,最高,我刚刚所说的配合默契,并不是指漫画的成绩,而是指漫画的剧情方面!”黄毛眼镜君一边翻着周刊,一边推着眼镜,“无论是《我的英雄学院》还是《一拳超人》,在进行第二话连载的时候,都选择了极为相似的内容,甚至就连所要传达的思想都差不多!虽然漫画《我的英雄学院》第二话的标题是,但是这个标题,其实同样也能够用在漫画《一拳超人》第二话上!所以……呐,最高,如果这还不算配合默契的话,那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了呀!”

    “……我说秋人,现在是说这个时候吗?”蓝呆同学闭上一只眼睛,幽幽地向好基友发难,“漫画《棋魂》第三话的问题真的没有关系吗?别忘记服部先生之前可是再三强调过的……”

    “‘搞笑漫画不是我所知道的亚城木梦叶的风格’以及‘邪道漫画才是亚城木梦叶的王道’对吧?”还未等蓝呆将剩下的话说出来,黄毛眼镜君就立刻接上了好基友的话,“安心安心,我可从来就没有打算将《棋魂》画成一部搞笑漫画哦!”

    “但是秋人,在漫画《棋魂》前两话的内容之中,佐为因为不适应现代社会生活而闹出的笑话,不是有很多吗?”蓝呆盯着一脸讪笑的好基友,不满意地抱怨道,“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服部先生才会担心我们将《棋魂》画成搞笑漫画,所以才会特意再三强调……”

    “呐,最高,你现在不是正在画第三话的内容吗?”对于好基友的抱怨,黄毛眼镜君并没有过多解释什么,“既然你已经开始着手完成第三话的漫画稿,那么你也应该明白了吧?这部《棋魂》并不是什么搞笑类的漫画……”

    “明白是明白,只是觉得……”蓝呆同学拿起刚刚完成的漫画稿,对着好基友问道,“这里……是不是有些夸张了呀?”

    “夸张吗?不,一点也不!”黄毛眼镜君仅仅只是看了漫画稿一眼,就明白了好基友的疑惑!“佐为的那种表现……与其说是很正常的反应,倒不如说这是《棋魂》第三话之中最精彩的部分!”

    “诶?”

    “从苏醒之后,便开始纠缠着小光,让小光去下围棋……佐为对于围棋的执着,最高你应该能够感受得到吧?”看着好基友点头承认后,黄毛眼镜君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那么最高你想想看,像佐为这样对围棋如此执着的存在,经过数百年漫长地等待之后,终于能够再次下围棋时……用眼泪来表达激动,悲伤,惆怅以及感慨等等之类复杂的情绪,难道不是很合理也很合适吗?”

    “这个……”

    “虽然阿诚那个家伙平时总会说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话,不过有些话仔细想想还是挺有道理的!”在好基友疑惑的眼神注视之下,黄毛眼镜君突然将话题扯到了某中二漫画家的身上,“虽然漫画和围棋是不相同的存在,不过最高你回想一下,当初有一段时间因为你住院,我们不得不进入休刊……等到你出院了之后,终于能够再次拿起画笔画漫画时,那时你的那份心情,是不是和佐为一样呢?”

    “确实呢……”

    “正如同阿诚所说的,漫画其实就是反映漫画家灵魂的产物……”黄毛眼镜君推了推眼镜,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呐,最高你知道吗?在你出院之后,能够再次和你一起合作画漫画,再次和你以亚城木梦叶的身份创作漫画时,我那时的那份心情,和能够再次下棋的佐为是一样的啊!”

    “呃……也就是说……”蓝呆同学看着神色越来越激动的好基友,有些不自然地撇过脑袋,“秋人你正是因为回想起了那时候的心情,所以才会将《棋魂》第三话的剧情设计成这样?”

    “嗯嗯,就是这样的!”黄毛眼镜君推了推正不停向好基友发射死光的眼镜,用异常肃穆的语气缓缓说道,“生活之中所遇到的每一件事,都算是一场特殊的经历,吾等记录一切并不断积累经验,将所遇之事铭记于记忆深处,将所遇之人铭刻于灵魂之上,构建内心所特有的世界!而这一切,都是为在某年某月某日,吾等所创作漫画之时,能够将一切融入漫画之中,能够让内心所特有的世界展现在众人面前,并干涉现实世界……”

    “哈?秋人,你在说些什么啊?”蓝呆鄙视地看着自己的好基友,果断开启了吐槽模式!“怎么我感觉……现在面对的不是你,而是某中二诚啊?”

    “……这就是阿诚所说的啊!”并没有理会好基友摆出一副残念的表情,某黄毛眼镜君此刻已经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之中,“当时听阿诚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还多次嘲笑那个家伙中二已经无药可救了……可是现在当我踏足于这个层次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真正应该被嘲笑的人,其实是我才对啊口牙!”

    “……”

    喂喂喂,蓝呆同学,你摆出这种的神情来是要闹哪样啊?千万不要放弃啊!这可是你的好基友!就算被某中二漫画家传染真的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至少……

    至少也摆出一副的表情来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