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我再次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前篇
    等某中二漫画家狂气的宣言结束之后,漫画家侧众人呆滞了良久才反应过来,高桥诚在今天集结众人的目的是什么!

    “阿诚你的意思是……”

    “……让我们在提交到连载会议之前,互相交换观测我们的新漫画吗?”

    “哦哦,这样的发展超级有有趣的说!不愧是凤凰院老师的说!”

    “……”

    对于高桥诚这个提议,漫画家侧众人的反应不一,不过混乱也只是片刻的……漫画家侧众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认可了某中二漫画家的提议,决定在新漫画提交到连载会议之前,交换观测彼此已经完成的漫画稿!

    “观测顺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高桥诚从白大褂之中拿出了修改后的《一拳超人》漫画稿,整齐放到桌子上之后,对着漫画家侧众人继续解释道,“顺便说一句,这是我最新修改完毕后的漫画稿……虽然和之前诸君观测过的漫画稿相比,无论漫画剧情还是人设上,都没有太多的修改,不过画风什么的……倒是改变了很多哟!按照吾之眷属猫的话来说,修改完成后的漫画稿,观测性可是要比之前诸君所看到的原作版强上很多哦!”

    尽管高桥诚特意强调,自己的漫画《一拳超人》已经从画风方面做出了修改,但是漫画家侧的几位漫画家,对于已经观测过的漫画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兴趣……于是有趣的现象发生了!

    漫画家侧的几位漫画家们,在进行漫画稿交换观测行为的时候,似乎刻意无视了之前某中二漫画家的竭力介绍!新妻英二所选择的漫画,作者是自己一直很感兴趣的亚城木梦叶;银发小哥福田选择的漫画,作者则是漫画家侧最年长但又最好欺负的校獭!

    “此刻,我再次感受到了整个世界对我的恶意……绝望了!现在的我,对整个世界已经彻底绝望了呀!”看着漫画家侧几人已经开始交换观测漫画稿,而自己的《一拳超人》依旧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无人问津,高桥诚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为了掩饰此刻的尴尬状况,掏出手机进入了久违地模式之中!“……具体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大丈夫!我还能够坚持一会……如果……如果真的发生那种情况,请帮我转告魔女理奈,告诉她我很爱她……嗯,就这样吧,伙伴!elpsyngr!”

    “师……师匠!您修改过后的漫画稿,能够让在下观测吗?”看着高桥诚结束了那根本没有对象的通话之后,静河流捧着自己的漫画稿来到了高桥诚面前,向高桥诚提出了的邀请!

    尽管因为被禁止用以及之类的名词来称呼高桥诚,但区区称谓方面的小问题,却是根本难不住静河流!既然常用的称谓被禁止……那么就使用偏门或者古老的称谓吧!

    “哦哦,流子,果然还是你最有眼光呀!”刚刚还无比惆怅无比寂寥的高桥诚,在听到了静河流所发出的交换申请之后,开心愉悦的神色立刻显于脸上,甚至都无视了静河流对自己所使用的怪异称呼!“不过话说回来,你能够在两个星期内创作出新的漫画并完成第一话的内容……实在是很了不起!”

    “并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因为我知道……”静河流盯着高桥诚的眼神之中充斥着憧憬与崇拜,用坚信不疑地语气说道,“但如果是师匠的话……创作一部新漫画并完成第一话的漫画稿,恐怕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已经足够了吧!”

    “一个星期吗……啧,话说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么凶残的能力!”高桥诚指了指桌子上《一拳超人》的漫画稿,脸上露出了恶趣味的笑容,“当然,如果是使用原作版画风的话……别说是第一话的内容了,一个星期完成五话的内容我也毫无压力啊!”

    “如果是那种画风的话……呵呵……”想起之前观测过那魔性十足的漫画稿,静河流脸上挤出了尴尬的笑容,有些僵硬地使用了技能!“师匠,还是请您先看一下我这两个星期完成的新漫画吧!自从这部漫画完成之后,我就一直期待着这一天……因为我希望师匠您是第一个看到这部漫画的人!”

    “……卧槽!”仅仅只是翻开了第一页漫画稿,高桥诚看着漫画中出现的那个熟悉角色,第一时间就爆了一句粗口!“这个角色居然是……等等,这也就意味着这部漫画是……啧!”

    “师匠您知道吗,其实这部漫画的灵感是来自于……”静河流看着高桥诚一脸惊讶的样子,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小声说道,“……是来自于我回想起,曾经担任您助手的那段时间!”

    “所以……流子你就创作出了这部漫画吗?”高桥诚的语气之中充斥着惊讶与怪异,指着漫画之中某个造型诡异的角色,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呐,流子,按照你刚才的解释……在你的回忆里,我就是这个形象吗?”

    “之前师匠不是说过,漫画角色虽然来源于现实,但是为了表现出最佳的效果,所以应该要表现得夸张一点……”静河流怯生生地看着高桥诚,有些不安地问道,“师匠您是对漫画中,我创作出来的您的形象不满吗?”

    “等等,这可不是满不满意的问题呀……”高桥诚放下了漫画稿,一脸认真地看着静河流,沉吟了片刻之后,才缓缓开口说道,“比起漫画之中这位大佬,身为狂气漫画家的我,可是差得很远呐……不论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流子你居然将我比作是那位大佬?喂喂喂,别开玩笑了呀,这可是会折寿的啊!”

    “诶?师匠您不继续看下去了吗?”看着高桥诚说完话之后,便放下漫画稿不再观测,静河流先是有些惊讶,之后便进入了失落之中,“难道是因为……果然现在的我还是不行呀!”

    “流子,这部漫画其实并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样不堪……”

    “原本我以为自己在月刊上连载,并且还在短短两个星期之内创作出了新的漫画稿,就能够得到师匠您的认同……”已经完全陷入自怨自艾模式中的静河流,似乎根本不给高桥诚说话的机会!“但是现在看来,果然我还是想得太过于简单了呀!”

    “不……那个……我说……”

    “师匠,我决定了!”静河流抬起头来看着高桥诚,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认真!“等到月刊上连载的《斩》结束之后,我会停止继续在月刊上连载的行为,然后……然后再次以助手的身份,跟在您身边认真学习!所以师匠……”

    “所以说……别这么快的否定自己呀,流子!”话说高桥诚哟,你现在能够明白吉田和你说话时的感受了吗?当然,幸好某中二漫画家并不是和某责任编辑一样弱气十足,很早就掌握这一真理的高桥诚,很快就重新夺还了话语权!“我没有看下去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你的漫画不堪入目……如果流子你的漫画真的是如你所想的那样不堪的话,我绝对会直接告诉你,然后将你拖回工作室里,让你再闭关修炼个三五百年的说!”

    “可是师匠……”

    “按照吾之眷属猫的口头禅来说,就是……你先听我说啊!”高桥诚拿起了静河流的新漫画,脸色相当诡异,沉默了良久之后才用有些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我之所以会停下观测漫画稿,是因为发现了两件非常特殊的事情……咳咳,当然,并不是因为受到流子你刻在漫画中的术式影响到,只是……”

    “只是什么?”静河流有些担忧的问道,“漫画之中存在不合理的设定吗?还是漫画并没有师匠您想象之中精彩,让您感到失望吗?亦或者是这部漫画很幼稚很无聊……”

    “啧,连珠式发问么……流子你还真是掌握了不得了的技能呀!”高桥诚有些无力感慨了一声之后,并没有如同对待吉田那样吊人胃口,“呐,流子,还记得当初你创作出漫画《斩》的情况吗?确切来说,就是你完成了《斩》第一话内容之后,那时我做了什么……”

    “师匠您当时表现得十分激动,还问了我一大堆奇怪的问题……”静河流直接爆出了当时高桥诚的黑历史……不过在看到高桥诚神色越来越阴沉之后,果断停止叙说,开始皱眉进入之中……

    但是……话说静河流同学,你确定你之前的属性,真的只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咩?那现在这种妥妥的属性是怎么回事?难道人类也和口袋妖怪一样,拥有着隐藏特性吗?

    “嘁,已经忘记了吗?”高桥诚看着静河流皱眉沉思,脸上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那么为了让你记起那天发生的事情,今天就让我再来一次吧……流子,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高桥诚说完话之后,便从白大褂之中抽出了一张稿纸,俯身趴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动笔开始急书……而看到这一幕的静河流,整个人身体一颤,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难道说……师匠此刻所写的……是我这部漫画的后续内容?”静河流犹豫再三之后,还是走到高桥诚身旁,默默观测起高桥诚所写下的内容……仅仅观测了片刻的时间,静河流就彻底震惊了!“果然和那天一样呀!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没想到师匠真的能够做到……该说不愧是师匠吗?”

    “咻咻!写到这里……应该差不多了吧?再写下去的话,说不定会干扰到流子你对于漫画的创作哟!”高桥诚转头看着有些呆滞的静河流,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所以流子哟,你明白我刚才为什么没有继续观测下去了吧……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已!”

    “居然和我所设想的剧情差不多……”静河流看向高桥诚的眼神已经彻底变了……如果说之前静河流的眼神之中充斥着的是憧憬与崇拜,那么此刻已经彻底升华为了信徒对神明的狂热了呀!“那么师匠,另外的一个原因是……”

    “至于另一个原因嘛……唉!”仿佛被静河流触动了什么往事一般,高桥诚脸上露出了相当无奈的神色,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之后,有些愤慨地抱怨道,“那是因为我再次感受到了……那来自于世界的恶意!”(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