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某月刊编辑的用意
    连载会议上出现【全屏沉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并不是在场的编辑侧们,已经过了【会在翻阅漫画稿时发出大呼小叫的年纪了,沉默只是因为源自于漫画家凤凰院凶真所提交的新连载《白兔糖》,让在座的编辑侧在观测漫画稿之后,集体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尽管同样所属编辑侧,但是因为受到个体值的影响,编辑侧的每位编辑在观测漫画速度方面,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是无论是率先看完漫画稿的某位编辑,还是因为要主持连载会议而最后一个看完漫画稿的副主编,都在看完了漫画稿之后,用一种相当诡异的眼神盯着吉田!

    “我说……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啊?”吉田注意到全体同僚那种诡异的眼神之后,没好气抱怨的同时,还不忘凌厉地瞪回去!

    被人盯着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当然更加不爽的是,被一群人用怀疑的眼神盯着0说要是换成别的编辑,在连载会议上受到【全体同僚围这种待遇的话,恐怕早就心惊胆战地跪了……该说吉田不愧是受到高桥诚【英才猫科训多年的存在吗?

    “那个,吉田君,虽然之前我确实被你的话所打动,不过……请原谅我接下来无礼地猜测!”坐在吉田正对面的编辑,认真整理好了《白兔糖》的漫画稿之后,有些艰难地开口问道,“这部漫画……真的是有凤凰院凶真老师完成的吗?”

    “当然是……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吉田脸色有些不善地盯着坐在对面的编辑,沉吟了片刻之后,脸上的阴沉之色变的更加浓郁,怒气十足地反问道,“我说……你该不会以为这部漫画是阿诚抄袭别人的吧?”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尽管这位编辑的措辞很严谨也很小心,但是接下来的话还是让吉田直接怒气爆表,“按照以往凤凰院凶真老师的画风来看,这部漫画明显有些不太一样……”

    “阿诚的画风?”吉田刚刚还怒气十足的脸上,此刻却是换上了嘲讽的冷笑,“先不说在座的人中,和漫画家凤凰院凶真接触最多的是我……我想就算是曾经担任周刊主编的主编大人,以及偶尔与阿诚有所接触的雄二郎,恐怕都无法确定阿诚的画风吧?哼!你还真敢说啊……”

    “但是这部漫画与之前的《ad》比起来,画风完全不一样……”之前同样用异样眼神盯着吉田的另外一位编辑,此刻也介入了这场争执之中,“而且先不说画风的问题,单从漫画的剧情来看,似乎觉得有些与凤凰院凶真老师以往的风格不符呢……”

    “诶?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

    “哦哦,原来之前看漫画时那种违和感,是这样呀……”

    “你,你们……”

    几位看完漫画《白兔糖》的编辑开始纷纷发言,一个个都通过各种各样的例子,来表示这部漫画怎么看都不觉得像是由漫画家凤凰院凶真所完成的!吉田一开始的时候,还据理力争……然而随着挑刺的人越来越多,孤军奋战的吉田表示自己不像动漫中的主角一样,拥有【被围殴时能够突然爆种爆无双燃烧小宇的光环或者技能,最后只能够用沉默来应对……

    “虽然说每个漫画家都可能画出不同风格的漫画,但纵然如此,即便在每部不相同的漫画之中,都会或多或少地保留该漫画家的一些风格,或许是角色人物,亦或许是剧情走向……”作为最先挑起争端的某位编辑,看到吉田陷入了不再反驳地境地之后,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言论,反而趁胜追击!“然而……请诸位看一看这部新连载漫画《白兔糖》,若不是副主编特别提醒,恐怕谁都不会想到这是漫画家凤凰院凶真老师的漫画吧?凤凰院凶真老师拥有妖孽般的才能,这一点在座的诸位并不否定,所以能够画出这部漫画也是可能的!不过……我想‘表面上以招募助手为名,实际却是寻找代笔者’的这种可能性……也同样是存在的!”

    “代笔……你,你不要太过分了啊!”吉田这次可无法保持沉默了!按照对方的说法,如果高桥诚所创作的漫画真是有人代笔的话……那么这不仅仅意味着吉田身为责任编辑的失职,甚至还会因此毁掉漫画家凤凰院凶真!

    “过分?呵,话可不能这样说,吉田君!”并没有因为吉田愤怒地咆哮而失去理智,某位月刊编辑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继续侃侃而谈,“在这次所提交的新连载之中,静河流老师之前不也是凤凰院凶真老师的助手吗?而且……看看《斩》所提交的漫画稿数量吧?”

    “漫画稿的数量……嗯?数量?”

    “我记得漫画《ad》的完结篇,是在今天发售的那一期月刊才完结的吧?但是作为辅助凤凰院凶真老师完成漫画《ad》的静河流老师,却是能够在不到一个周的时间内,提交可以用作月刊连载的一话漫画稿……”某月刊编辑脸上故意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轻轻摇着脑袋说道,“如果每个漫画家完成漫画稿的速度都有那么快,那无论对于周刊还是月刊来说,还真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呀!”

    “或许是静河流老师提前完成的呢?”提出这个问题的另外一个责任编辑,说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看着某位笑吟吟的编辑,吉田总觉得这番无心的话,会带来相当大的麻烦!

    “那是当然的!那种数量的漫画稿,如果不是提前完成,我想无论是被称为天才的新妻英二老师,还是妖孽般的凤凰院凶真老师,恐怕都是不可能做到的……”某月刊编辑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不过既然这样,那么问题来了……负责辅助凤凰院凶真老师完成《ad》漫画稿的助手,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放弃原来应该完成的漫画稿,而去重新创作一部新漫画呢?”

    那是因为某中二漫画家的大脑回路,根本不是凡人能够理解的范畴……对于正在秀自己智商而产生优越感的某位编辑,吉田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我的推断是,凤凰院凶真老师那所谓多变的漫画风格,其实是由不同助手所代笔的!而静河流老师之所以会脱离助手的身份,很可能是因为与凤凰院凶真老师产生了矛盾……证据就是刚刚诸位所看到《斩》的漫画稿!”某月刊编辑指着已经被列入连载名单的漫画《斩》,晃动着手中《白兔糖》的漫画稿,“我想大家都已经看完了吧?我个人觉得这部漫画比起静河流老师的《斩》来说,存在着一定的差距!”

    “确实,比起《斩》那种神转折般的剧情,虽然《白兔糖》那种平平淡淡的剧情是很不错,但是差距还是……”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关于这一点,吉田也没有否认!对于知道内情的吉田而言,在看过了两部漫画稿之后,也确实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但是某月刊编辑剩下的那些推理,却完全是无稽之谈……然而,原本打算一直保持沉默的吉田,在听到某月刊编不停给高桥诚泼脏水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我说……你适可而止吧!”尽管吉田表现得很冷静,但是在场的诸位编辑,都能够听得出吉田语气之中的愤怒!“听你这样一说,阿诚这些年来所连载的漫画都是别的代笔的吗?哼!别开玩笑了,要知道阿诚出道时连载的那几部漫画,可是在没有助手的帮助下完成的……”

    “对于这个我并不否认,不过……”某月刊编辑似乎完全无视了吉田杀意十足的话语,反而接着之前的话题,继续向编辑侧的同僚们解释起来,“如果说静河流老师在完成《ad》期间,就已经着手开始画《斩》,那么凤凰院凶真老师应该没有理由不知道吧?但是现在从提交到连载会议上的漫画稿来看,作为助手的静河流老师所提交的新连载漫画,却要比作为老师的漫画家凤凰院凶真的还要优秀……”

    “喂,我说你胡搅蛮缠地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究竟想要闹什么……”吉田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来怒视着对面的某月刊编辑,“我可以证明阿诚所连载的那些漫画,都是由阿诚一个人所创作的,根本不存在代笔者的可能性!你这样莫名辛苦创作漫画的漫画家,要是传出去之后,恐怕将来再也没有人敢向月刊投稿了吧?”

    “证明?”某月刊编辑用任何人都听得出来的嘲讽语气,怀疑地问道,“虽然我也认同吉田君你的为人,不过……之前周刊那边不是曾经发生过责任编辑与漫画家同流合污的事情吗?我记得那位周刊连载的漫画家……好像是叫七峰透吧?”

    “所以说……”关于七某月刊编辑特意提到峰透的事情,吉田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愤怒,“你是在怀疑……怀疑阿诚找了代笔者,怀疑我帮助阿诚隐瞒了这件事吗?”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什么都没说!”某月刊编辑此刻所采用的回复方式……妥妥的风啊!

    “你!你这家伙……”

    “虽然之前所说的一切,仅仅只是我的猜测……”某月刊编辑突然转变了针锋相对地说话模式,“不过,我还是比较相信吉田君你的为人,以及凤凰院凶真老师的为人!所以……”

    “所以什么?”

    “为了证明凤凰院凶真老师没有所谓的【代笔,同样也为了证明吉田君你并没有帮助凤凰院凶真老师掩饰【代笔这件事……”某月刊编辑脸上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所以,我们月刊应该派出一位责任编辑,来接替吉田君你的工作……当然,并不是完全取代吉田君你的工作,仅仅只是凤凰院凶真老师在月刊连载期间,以责任编辑的身份来见证一切而已!”

    好吧,简单来说就是想要【牛头吉田而已……其实这才是某月刊编辑的真正用意!(未完待续。 w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