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这是一部治愈系的漫画
    “我擦!这卧槽的内容是……”某位受到高桥诚特别邀请的而特意赶来观测漫画稿的大叔,在看完了漫画稿之后,脸上露出了纠结复杂的神色……在高桥诚的注视之下,这位大叔的脸上的神色经历了各种复杂的变化之后,最后随着漫画稿地放下而定格在了名为【哭笑不得的苦表情上,“我说,这个漫画的男主角……该不会是以我为原型吧?”

    “虽然已经很接近真相了,不过吉桑很遗憾……漫画主角的原型并不是你的说!”高桥诚转身从书架上抽出一套华美包装的《源氏物语》,对着面前已经满脸黑线的吉桑说道,“灵感主要来源于光源氏大人……嘛嘛,其中吉桑你在其中的作用也是很重要的,不然我也不会在漫画连载开始之前,特意邀请吉桑你观测的说!”

    “诶?是这样吗?话说为什么我总觉得,你故意提前给我看漫画,其实是想要借机观察我在看到这部漫画时的表情呢?”某位吉桑满脸无奈地叹息着,用可怜的眼神盯着高桥诚,脸上摆出一副【我快被你玩坏的表情,欲哭无泪地哀求道,“拜托凤凰院凶真魔神冕下,通过折磨别人而产生愉悦感这种恶趣味的行为……能不要再将我列入实验观测对象之中吗?先不说冕下你麾下不是号称有【三千等待被玩坏的御用玩什么的,吉田氏不是还在活蹦乱跳的么?再说我的生活就已经足够悲催的了,稍稍顾及一下同样身为父亲的大叔我吧?”

    “生活悲催?不就是【喜当附加【牛头的双连击吗?仅仅这种程度就让吉桑你陷入绝望的话,那也只能说明吉桑你太懦弱了吧?而且……”高桥诚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桌子上的漫画稿,同时脸上还露出了鄙视的神色,“吉桑你这个无底线的【光源氏计拥护者,有资格自诩【父这个神圣且伟大的称号吗?”

    “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你这个【百万进之后会成为秋月孝三的家伙,才没有资格这样说我啊!”某吉桑同样一脸鄙视地对高桥诚施展了反驳!

    “啊啊,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尽管吉田此刻很想强迫自己静下心来观测漫画稿,不要去理会正在相互嘲讽的某两人,但问题是身处于这种吵闹的环境之中,吉田表示自己完全无法专心看漫画稿啊!“我说你们两个……稍稍适可而止吧!现在不是要讨论……”

    “哦呀?吾之眷属猫哟,你这个注定孤独一生的家伙,有资格加入谈话吗?”还未等吉田的话说完,高桥诚就用恶毒的诅咒打断了吉田!

    “对哦对哦,我们正在谈论的话题是关于孩子养成……咳咳,不,是关于孩子将来教育方面的事情,吉田氏你这个每天都还需要【自主发的家伙,居然面不改色地试图加入我们的谈话,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呀?”虽然之前与高桥诚因为各种原因而陷入互相嘲讽的状态,但是颇具【一致对大局观的某位大叔,也停止对高桥诚地嘲讽,将目标更改为了贸然介入谈话的吉田!

    “你,你们……”仅仅面对高桥诚的时候,吉田都处于完全被压制的劣势,现在又多了一个中二程度【虽不及亦不远的大叔之后,吉田悲催的处境可想而知……不过吉田并没有因此放弃,反而对着某位大叔开始施展了【话题转的神技!“话说我是来找阿诚商讨月刊新连载的漫画,敬仲皓先生,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恐怕不仅仅是因为受到阿诚的邀请而来观测漫画稿的吧?”

    “当然不……卧槽!因为忙着与凤凰院凶真冕下争论孩子未来的养成模式,差点忘记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了呀!”敬仲皓吉桑经过吉田的提示,连忙转头看着高桥诚,没有丝毫地犹豫与掩饰,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说凤凰院凶真冕下,关于月刊连载的漫画《ad》,目测已经快要完结了吧?那么游戏那边……”

    “啧!果然和某只四眼狐狸一样,也是盘算着如何利用《ad》吗?”高桥诚毫不在意自己透露出来的消息,“不过既然吉桑你都已经这样说了,我也会刻意刁难的说……规矩什么的,吉桑你应该很清楚的吧?”

    “嗯,当然的说!”敬仲皓吉桑先是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然后突然起身,双手合十作出一副虔诚的样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按照【未来对决计的规则,这场胜负……是在下输了!”

    “嘁!虽然听上去完全没有诚意的说……不过暂且认同吉桑你的态度吧!毕竟比起四眼狐狸那个家伙来说,吉桑你这种豪爽的态度,确实能够稍稍提升【合作盟之间的好感度!”高桥诚不爽地撇了撇嘴,“那么,接下来自然就是……”

    “果然又是等价交换吗?”刚刚还一脸虔诚的敬仲皓吉桑,此刻却是面露苦笑,有些困扰地抓了抓脑袋,“那么这次,我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呢?”

    “让我想想先……”高桥诚侧头看了看一旁装出认真看漫画,其实却是竖着耳朵偷听两人谈话的吉田,捏了捏下巴开口安慰起敬仲皓吉桑,“大丈夫!等到吾之眷属猫观测完漫画稿之后,我自然会告诉吉桑你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喂,吾之眷属猫哟,这次的漫画稿目测有点多,所以你可以花上一年的时间来认真观测哟!”

    “呃,一年……”听到高桥诚特意提升了【认这个词上的音调,然后再低头看了看手中接近五十页的漫画稿,吉田嘴角轻微地抽搐起来……

    “吉田氏,请不用着急,就按照凤凰院凶真冕下的要求,慢慢观测吧……”深知高桥诚性格的敬仲皓吉桑,并没有向吉田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反而遵从了高桥诚的观点,让吉田慢慢观测漫画稿……虽然敬仲皓吉桑是这样说没有错,不过吉田却是感觉到压力倍增!

    尽管现在吉田表示没有了两人互相嘲讽的干扰,自己确实可以静下心来认真观测漫画稿……但问题是,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用小汪汪那种渴求的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另外一个则是用【吾之眷属猫你要是在半小时内看完我就灭了的眼神看着自己,无论高桥诚还是敬仲皓,两人都不停地通过眼神对自己施加着暗示!

    在这种情况下,吉田表示自己的注意力,真心很难集中在手中的漫画稿上……但吉田不愧是吉田,作为某中二漫画家的责任编辑,这些年来一直被某中二漫画家各种欺负的同时,也磨练出了一些特殊技能!比如顶着某人的嘲讽翻阅漫画稿……

    对于这部没有在封面写上名字的漫画,吉田可谓是期待满满!虽然高桥诚曾经信誓旦旦再三保证这会是一部治愈系漫画,但吉田还是因为担心而连续失眠了一个周的时间……然而等到吉田真正拿到漫画稿开始观测的时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漫画的剧情,是从一场葬礼开始的!

    漫画中名为河地大吉的中年男子,没有一般漫画中帅气的长相,反而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浓郁的大叔气息,然而漫画剧情的发展,却是以这个中年男子而推进的……仅仅只是看了一个开头,吉田就可以肯定,这个名为河地大吉的男子,就是这部漫画的主角!

    大吉来参加自己外公的葬礼,却是在葬礼上邂逅了一个名为鹿贺凛的小萝莉!一开始的时候,河地大吉还以为这个小萝莉是某位亲戚的孩子,只是后来在家人闲议之中隐约提及得知,这个名为鹿贺凛的小萝莉,居然是自己外公的私生女,按照辈分来说,居然还是自己的长辈!

    然而这个小萝莉,却是因为出身的问题,被当作了家族丑闻的见证,被筹办外公葬礼的亲属们下意识地回避着,没有人愿意正眼相看,更没有人愿意与之交流,小萝莉在整个葬礼上,就像那庭院中立在墙角背阴处的一朵楔一般,被亲戚们匆匆往来的视线所遗弃,只能倔强地独自盛放……

    当亲戚们对大吉外公进行遗体告别之时,小萝莉却是从外面摘下了一束风铃花,轻轻放在了遗体上面……亲戚们低声窃窃私语,指责小萝莉不懂礼仪弄脏了屋子,但是大吉却是能够感受到,小萝莉一直以来生活在自己外公的关怀之中!

    因为风铃花,正是大吉外公生前最爱的花……

    在大吉外公葬礼结束后讨论小萝莉的归处时,亲戚们由于对这个小萝莉充满了厌恶,生怕因为照顾这个孝子而拖累自己,因此都不愿意接纳她,甚至打算将她去抚养机构……面对着亲属们自私的争执与虚伪的推托,莫名责任感油然而生的大吉,决定独自抚养小萝莉鹿贺凛!

    尽管大吉做出这个决定之后,遭到了全家人的强烈反对,但是却抵不过执拗的大吉,最终还是无奈接受了让单身未婚的大吉来抚养小萝莉鹿贺凛……

    吉田放下手中的漫画稿,抬头盯着那边与高桥诚正在玩【沉默对的敬仲皓吉桑,隐隐推测出高桥诚想要连载这部漫画的原因!

    关于敬仲皓吉桑的事情呢,吉田曾经听高桥诚说过一些,妻子生下了别人的孩子之后,又抛弃了孩子与那个人私奔了,敬仲皓吉桑却是以【无论如何孩子都是无这个说辞,一个人抚养起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孩子!这与其说是与漫画之中的大吉有些相似,倒不如说是……

    “我说吉田氏,为什么你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呀?”敬仲皓吉桑对于吉田怪异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我在这里应该不会干扰你们谈论漫画的相关问题吧?”

    “不,只是觉得……唉!”吉田突然发出莫名地叹息,安慰似得用力拍了拍敬仲皓吉桑的肩膀……

    尽管还没有看完手中的漫画稿,但是吉田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正如同高桥诚所说,这确实是一部治愈系的漫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