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差距是这里哟
    “凤凰院老师,你交给我的漫画稿,已经全部完成了!”就在助手侧其余三人还在埋头努力完成漫画稿的时候,静河流却是突然站起来,将桌子上厚厚一摞漫画稿抱到了高桥诚面前……

    在助手侧全员之中,静河流属于话不多但做事却是最勤奋的那种,但每次在高桥诚将漫画稿分发之后,最先完成漫画稿的人,都是静河流……这原本是在这里很常见的事情!但和过去稍稍有些不同的是,今天的静河流在说话的时候,自始自终一直低着脑袋,没有如同往常一样直视高桥诚,与某中二漫画家通过眼神的接触进行所谓的!

    “哦呀?已经全部完成了吗?”高桥诚放下手中的画笔,接过漫画稿快速翻阅起来,同时还不忘向静河流确认道,“呐,流子,话说之前让你植入漫画稿中的魔法术式,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吗?”

    “……”静河流低着脑袋沉默不语……因为高桥诚这种莫名其妙的设定,还是一如既往的超出正常人能够接受的范畴,所以静河流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这样可是不行的哟,流子!之前我已经说过了,想要借由漫画来毁灭人类亦或者统治世界,首先要在漫画稿之中植入与漫画稿匹配的魔法术式才行!”高桥诚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静河流的异常,将快速翻阅完的漫画稿放到了一边,“与其运用战争这种暴力手段,通过恐怖来统治人类,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借由漫画稿对人类实施精神侵蚀,从思想上控制人类,进而得到这个世界……最好的例子可就在眼前哟!”

    “嘁!”虽然高桥诚没有直接点名道姓,不过发出不满声音的丁丁大叔哟……没错,说得就是你!你已经彻底暴露了口牙!

    丁丁大叔不爽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最近漫画《ad》虐心剧情部分的漫画稿,基本上是由自己独自完成的!作为漫画家的助手,完成虐心剧情漫画稿什么的,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至少丁丁在成为高桥诚助手之前,也曾经过给别的漫画家做过助手,也曾经完成过不少虐心剧情的漫画稿!

    然而这次却并不一样!

    对于刚刚有了孩子的丁丁大叔而言,每天在完成工作后,最大的乐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回家,陪伴着自己的孩子……只有当自己从职业转职成为职业之后,才会明白究竟是何等幸福的事情!

    然而丧心病狂的高桥诚,却偏偏是将汐与冈崎朋也父女之间虐心部分剧情的漫画稿,全部交由丁丁大叔去独自完成!

    尽管知道这是漫画的剧情,尽管总是在不停地告诫自己,尽管已经从高桥诚那里打探到漫画《ad》最后将会是大团圆的结局……然而看着漫画中同为父亲角色的冈崎朋也,那个为了汐开始不停努力着的男人,那个为了照顾汐而甚至选择放弃工作的父亲,那位从一个对孩子不闻不问的颓废青年到现在愿意为自己孩子付出一切的爸爸……丁丁大叔总会在完成漫画稿的过程中,不自觉的将自己带入这个角色!

    虽然明知道自己仅仅只是一个辅助漫画家完成漫画稿的助手而已,但是随着《ad》后续剧情的渐渐展开,丁丁大叔每次画笔落下之时,内心之中却是会充斥着一种莫名的伤痛!

    那个懂事又坚强小女孩,那个好不容易才能够与自己爸爸一起幸福生活的小女孩,却是因为病魔的折磨而将不久于人世,之前辛辛苦苦营造出来幸福家庭,很快就将支离破碎!那种亲手毁掉别人幸福家庭的罪恶感……

    那个好不容易摆脱失去挚爱痛苦的父亲,那个正准备与自己女儿一起快乐生活的父亲,却是又要再次遭受生命难以承受地打击,继挚爱逝去之后,又要再失去唯一相伴的女儿!那种让一位好父亲痛失爱女的愧疚感……

    最近这段时间完成漫画稿时,心智已经开始逐渐受到漫画《ad》影响的丁丁大叔,情绪基本上是相当低落的!尤其是每次在回家之后,看到自己正在哭喊吵闹的儿子时,丁丁大叔总是很容想起不久之前刚刚完成的漫画稿……那悲伤地情绪似乎已经进入了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之中!

    不过话说回来,丁丁大叔带着这份心情所完成的漫画稿,感染力什么的,还是相当给力的!至少在静河流与真由理观测过由丁丁大叔负责完成的漫画稿后……天然呆少女也好,内心黑暗的面瘫少年也罢,都很自觉地开启了!唯一没有看过《ad》后面这部分虐心剧情的,应该只剩下上野葵大小姐了!

    “千万不要给小动物看到这部分剧情哟……”虽然这是当时高桥诚给丁丁大叔的充满的告诫,丁丁大叔也确实因为顾及自己的小命,而选择了接受高桥诚的告诫……

    但其实高桥诚真正的用意,仅仅只是想要观测一下,那个一直沉浸在世界之中的上野葵大小姐,在以后的日子里突然看到这部分虐心剧情之后,那从幸福世界直接跌入地狱中时……崩坏的神色而已!

    这种从天堂被直接拖到地狱的落差感……不觉得超级有趣也超级有爱吗?

    果然反差萌什么的才是王道呀!

    当然,对于丁丁大叔而言,某中二漫画家还时不时来上一发性质的发言,就如同今天这般……这才是最可恶也最无法接受的事情!

    “不过丁丁吉桑,我想大概已经感受到了吧?”高桥诚看着满脸愤恨的丁丁,脸上却是露出了愉悦的笑容,转头对着静河流,用丁丁大叔刚好能够听到地语气慢悠悠说道,“人类这种生物,对于很轻易得到的东西,总是不知道珍惜,直到失去之后才后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给……呃,不对,应该是人唯有在真正经历过失去,带着伤痛与心碎为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开始忏悔时,才会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想丁丁吉桑最近这段时间里,应该是十分粘自己的孩子吧?”

    “是因为……漫画《ad》的缘故吗?”一直称呼高桥诚为‘凤凰院老师’的静河流,今天再次扮演了一个好学生!

    “虽然丁丁吉桑完成漫画稿的速度比不上流子你,完成背景细节的细腻程度也完全比不上小动物,但是在完成汐与冈崎朋也父女之间的剧情方面,丁丁吉桑绝对要超过你们很多!”高桥诚轻轻拍打着胸口,对着静河流说道,“如果说流子你们在完成漫画稿的时候,是尽量将自己的感情带入其中,那么丁丁吉桑在完成漫画稿的时候,可是已经是将自己当成了冈崎朋也……所以,真正的差距是这里哟!”

    “阿诚你这个家伙还真是……”虽然丁丁说话的语气听起来依旧怨气十足,不过……脸上那笑容,完全是那种被说中心事后,产生的欣慰之笑吧?

    “在经历了痛苦的磨难之后,稍稍再说上几句夸耀的话,人类就会迷失自我,开始沉迷于不切实际的幻想之中……这就是灵魂已经被侵蚀的典型表现!”高桥诚指了指一旁降低了工作速度,竖着耳朵偷听自己与静河流谈话的丁丁,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只要漫画最后通过一个合理方式,以一个大团圆的结局作为收尾……那么丁丁吉桑就会成为任凭我随意使唤差遣的傀儡,成为可以任意奴役的玩物!”

    “呃……这种事情说出来真的大丈夫?”静河流转头看了看面容已经崩坏的丁丁,满脸黑线的又将脑袋扭朝一边……

    “我听到了哟,阿诚!我真的听到了哟!”丁丁吉桑满脸黑气的开始重复着相同的话语,这是不仅是崩坏的前兆,也同样是为放大招而做着蓄力中!

    “丁丁吉桑哟,想要挑起战争吗?”高桥诚毫无畏惧地面对着怨念十足的丁丁,缓缓抽出了魔剑,“很好!比起修行过敬仲皓吉桑来说,就让我看看丁丁吉桑你在修行之后,实力究竟到达了什么程度!”

    “……我还有漫画稿要完成!”这并不是逃避……丁丁只不过是很理智地选择了暂避锋芒!

    “话说凤凰院老师,究竟是……”因为最近正在完成的漫画稿之中,有很多使用剑的角色,所以静河流对于刚刚高桥诚所提及的,那个自己从未听说过的流派很是好奇!

    “那是一种附带着强烈诅咒的剑术,据说修行了该流派剑术之后,会受到的诅咒!”高桥诚眯着右眼看着静河流,“流子哟,如果你希望将来你的孩子是女儿,我可是强烈推荐你修行这个流派的剑术哟!”(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