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违和感
    

    。 最新章节全文

    尽管对于漫画《ad》的剧情相当不满意,尽管被高桥诚的话‘弄’得炸‘毛’暴走,尽管黑历史被爆出后差点找高桥诚拼命……不过作为高桥诚所属助手侧中资历最深的上野葵大小姐,并没有因为一时意气用事而放弃某中二漫画家助手这份工作……至少对于高桥诚安排的工作,上野葵大小姐还是以敬业的态度去认真完成的!

    只不过对于某位已经完成鬼畜中二究极进化的漫画家,上野葵大小姐并没有给予好脸‘色’!虽然说并没有因为个人的情绪而影响到工作,不过最近这段时间里,助手侧的其他几人还是能够感受工作室内的诡异气氛!不仅仅是因为上野葵大小姐,对于某中二漫画家持有的冷淡敌对仇视的态度,更重要的还是因为某中二漫画家的缘故……

    尤其是自从知道了上野葵大小姐,就是之前那个打电话到月刊编辑部进行哭诉play的‘女’‘性’读者后,高桥诚对上野葵大小姐的称呼直接从吾之眷属升级成为了小动物……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的确是升级了,毕竟按照《论反派阵营中地位划分等级的解析》来看,大反派宠物明的显要比大反派的属下要高出很多,无论等级还是出场率!

    “阿诚居然能够画出《ad》这种类型的漫画来……我到现在依旧难以相信!”上野葵一边完成着漫画稿,一边对着桌子对面的丁丁感慨起来!侧头看了看‘露’出崩坏笑容正在完成漫画稿的某人,上野葵大小姐小声嘀咕起来,“如果不是作为那个家伙的助手,真的很难想象画出《ad》这种漫画的漫画家,居然是如此恶趣味的一个人!”

    “话说葵酱……你已经不生气了吗?”丁丁抬头悄悄瞄了瞄正在专心致志完成漫画稿的某中二漫画家,小声回复着上野葵……丁丁之所以说话的时候小声小气,说话时还要时刻观测某中二漫画家的表现,完全是因为是目睹了这几天高桥诚令人发指的丧心病狂的鬼畜行为!

    无论是通过一次又一次爆黑历史,让被称呼被替换为小动物的上野葵炸‘毛’暴走;还是时不时通过清唱《だんご大家族》,借此来刺‘激’某少‘女’助手敏感脆弱的神经;亦或是联合拥有魔‘女’称号的理奈,通过在现实中还原漫画《ad》的部分剧情来刷上野葵大小姐の眼泪这种稀有的特殊道具……根据丁丁的不完整统计,在短短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无论是高桥诚独自一人的单兵作战,还是联合理奈一起施展的真·x夫x‘妇’组合战技,已经将上野葵大小姐‘弄’哭了不下十次!

    作为旁观者的丁丁,仅仅只是观测都觉得恶寒无比!如果高桥诚将注意力从上野葵大小姐身上转移到自己身上……稍稍想象一下那种能让人某个不能描写的地方无比特疼的发展后,丁丁这段时间里果断选择进入了乖乖听话好の孩子模式reads;!

    至于节‘操’什么的……丁丁表示,只要自己不会成为鬼畜の业火的攻击对象,就算是让他乖乖跪‘舔’某中二漫画家也是可以的!

    “生气……哼!”友情提示一下,这绝对不是上野葵大小姐在刷傲娇的熟练度,仅仅只是单纯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而已!

    “话说葵酱,为什么你会觉得难以相信呢?”过度深究‘女’人生气的原因,是一种比自杀还要危险恐怖十倍的行为,因此丁盾明智的选择了转移话题!“难道你现在还难以接受让古河渚死亡的这部分剧情吗?如果真是因为这个,我觉得没有必要哟!毕竟漫画的原作者是阿诚,漫画的剧情应该如何发展,作为漫画家的阿诚应该早就想好了……”

    “才不是这样的!”对于丁丁的误解相当不满,上野葵十分强势地打断了对方未说完的话!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过大,上野葵有些紧张地抬头观测了高桥诚一段时间,之后才缓缓小声解释起来,“我对于阿诚漫画家的身份,以及漫画的剧情并没有什么过于抵触的情绪……倒不如说恰恰相反,漫画家凤凰院凶真,一直以来都是我憧憬崇拜的存在!但是……”

    “但是?”看着上野葵明明一副咬牙切齿却又神‘色’复杂的样子,丁丁已经隐隐明白,为何一向和善平易近人的理奈,会破天荒地参与到高桥诚恶(调)整(教)上野葵的行动之中……不得不说,‘女’人之间的战争,尽管没有硝烟,可是战况却是异常‘激’烈!

    “……我说丁丁大叔,你那些奇怪的脑补幻想,需要我效仿字典帝用《辞海》来彻底抹杀吗?”上野葵这次看向丁丁的眼神之中,确确实实已经充满了无尽的杀意……虽然通过反问想要‘诱’导上野葵继续进行谈话,不过丁丁脸上‘露’出那种邪恶的表情,上野葵完全不用觉醒读心术这种逆天的技能都能看出来!所以只能说是丁丁的演技太过与浮夸了!

    “呃……抱歉!”丁丁没有高桥诚的那种要玩就要将人彻底玩坏的觉悟,也没有高桥诚那种逆天的武力值,所以在感受到了上野葵的杀意之后,立刻诚恳地向上野葵道歉!

    “下次再想这种失礼的事情……哼!”上野葵并没有某中二漫画家那样恶劣的‘性’格,因此只是警告地冷哼一声之后,再次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之中!“丁丁大叔,漫画《ad》后面的内容你已经看过了吧?就是最新发售的这一期……我想说的是,能够画出那种剧情的漫画家凤凰院凶真,与现实之中的阿诚,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不,这个……应该没有疑‘惑’才对吧?”丁丁并没有明白为何上野葵会对这种事情感到疑‘惑’!“虽然说这三个月时间里我们放假休息,但是静河君可是一直负责辅助阿诚完成《ad》的漫画稿哟!葵酱你是想说漫画的剧情是静河君代笔的吗?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静河君说过,漫画的剧情是阿诚早就完成的reads;!”

    “我也知道漫画《ad》的剧情是阿诚完成的!不过,我想要说的是……”偷瞄了一下高桥诚之后,上野葵神‘色’变得有些纠结,“丁丁大叔,你不觉得与我们生活在完全不同次元的阿诚,画出《ad》这种感人剧情的漫画,有一种超级难以言喻的违和感吗?”

    “似乎……有一点吧?”尽管丁丁也觉得有这种违和感,不过还是违心地回复了上野葵!

    违和感……

    这或许就是在看完了漫画《ad》新连载之后,上野葵对高桥诚产生复杂态度的根源!

    早在《ad》开始在月刊连载的时候,上野葵一直将这部漫画当作了校园类的漫画!无论是搞笑的角‘色’,还是催泪的剧情,虽然让这部漫画涉及到很多方面,但也仅仅只是这样的程度而已……尽管高桥诚曾经数次在众人完成漫画稿的时候,发出类似于这将是人类自我救赎的开始的宣言,但上野葵并没有觉得这部漫画优秀到如此夸张的程度!

    倒不如说是某中二漫画家太自信过头了吧!

    毕竟自从高桥诚以漫画家凤凰院凶真的身份出道一来,一直都算是比较顺利的那种!连载的漫画,并没有像漫画家亚城木梦叶那样,因为人气下降而惨遭腰斩,而且还和天才漫画家新妻英二一样,基本上连载的漫画都成功的完成了动画化……

    因此在休假这段时间里,上野葵曾经数次纠结,自己究竟到底要不要提醒一下高桥诚,不要因为一直以来太过于顺利,而骄傲过头甚至转变成为狂妄自大的漫画家!

    然而就在恢复助手侧身份的那一天,也就是漫画《ad》恢复连载那一期月刊发售的那一天,下定决心后酝酿良久,甚至为了劝说高桥诚而进行过数次假想训练的上野葵大小姐,在看完漫画《ad》的新连载之后,瞬间产生了违和感!

    和小说一样,漫画的素材源于现实生活,却又脱离了现实的束缚!

    这个道理似乎可以适用于大多数的漫画家,比如现在在月刊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漫画家亚城木梦叶,据说这对好基友的漫画《pcp》,其创作灵感似乎是起源于那对好基友二人组,对某位责任编辑以及某位漫画家的尾行跟踪;再比如校獭在周刊上连载的漫画,其创作灵感源于常年受到腹黑责任编辑吉田,以及鬼畜友人漫画家凤凰院凶真的常年欺压与施虐……

    但是高桥诚,也就是漫画家凤凰院凶真……似乎并不属于这个范畴之内!

    尽管某人‘性’格方面存在一些脱离常识的问题,不过如果非要用漫画家的标准来评价,那么漫画家凤凰院凶真无论先天的天赋还是后天的努力程度,都毫无争议的可以评价为优秀漫画家!如果不是常年作为助手,辅助高桥诚完成了众多漫画稿,上野葵真的很难相信,像高桥诚这种生活在正常世界之中的异端,居然能够画出像《ad》这种漫画来!

    漫画《ad》中古河渚死亡的剧情,虽然在观测的时候,确实有些难以接受,不过因为有之前安排的伏笔,所以尚在能够接受的范畴之中……然而真正让上野葵觉得违和的,却是后面的内容!

    冈崎朋也因为爱妻的逝去,自暴自弃宛如行尸走‘肉’一般过着堕落生活……这部分剧情上野葵表示能够接受,甚至在音乐的的配合之下,还觉得这部分剧情对于冈崎朋也刻画得相当不错!

    因为没有了那个默默等待自己回家的人,生活便因此失去了希望,失去了对未来的向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这是源于失去挚爱的痛苦,这是无法结束自己生命的被抛弃者,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怨恨,以及对这个世界的诅咒独自苟活的方式……令人感到悲伤难受的方式!

    “……可以哭的地方,只有厕所还有爸爸的怀里!”

    当看到漫画中懂事的小汐,强迫自己含着眼泪,扑到冈崎朋也怀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上野葵大小姐的泪水早就已经将整本漫画打湿了!冈崎朋也与小汐之间,父‘女’之间关系的转变……无论是治愈程度还是催泪程度,对于任何一个《ad》的读者侧而言,都是战力相当凶残的剧情!

    但问题是……

    曾经数次当着助手侧众人,作出类似凛酱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爸爸这种宣言的某中二漫画家,禁止除自己外任何异‘性’接近自己‘女’儿的高桥诚……

    几乎可以本‘色’出演《爱莉有个好爸爸》中父亲角‘色’的某中二漫画家,明明已经开始觉醒鬼父特殊属‘性’的高桥诚,居然能够画出这种完美诠释父爱的治愈催泪漫画剧情……

    超级违和啊有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