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断更原因
    黄毛眼镜君与蓝呆同学之前商定好并作出决定,打算亲自上门拜访高桥诚,获取的技能,顺便打探一下漫画《ad》的进度……于是第二天中午,属于行动派的这对好基友,就直接杀向了高桥诚家!

    尽管蓝呆同学一开始的时候,还向着好基友抱怨,与其花时间去听高桥诚那种诡异至极的回答,还不如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地宅在工作室完成漫画稿……但说实话,对于高桥诚完成漫画稿时那种令人羡慕嫉妒恨的速度,要说蓝呆同学不好奇,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之前亚城木梦叶这对好基友已经商定,如果高桥诚这边说出一些令人诡异的原因,而且没有好好回答的话,立刻转身走人,毕竟亚城木梦叶自己这边等待完成的漫画稿还有很多,没有必要将时间浪费去听某中二漫画家的狂气言论……

    “打扰了,阿诚!我们……”

    最先进门的黄毛眼镜君,话只说了一半就停止住,而随后进入的蓝呆同学,原本看到好基友在关键时刻突然发愣,还想抱怨两句,不过再错开身位之后,蓝呆同学终于明白了好基友突然从话痨变成结巴的原因!

    身为高桥诚责任编辑的吉田,则是仰头靠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床薄薄的被子,正在呼呼大睡着……这并没有什么值得亚城木梦叶惊讶的地方,毕竟作为高桥诚的责任编辑,偶尔和漫画家讨论剧情什么的而留宿,这种事情很正常!

    高桥诚则是蹲坐在桌子上,手中的画笔在稿纸上急速飞舞,不过脸上的那种笑容……这才是让亚城木梦叶真正受到惊吓的地方!

    “呐,最高,阿诚这样子是在画漫画……吧?”怀疑自己打开方式不正确的黄毛眼镜君,有些不太确定地问着身边的搭档,嘴角却是不停抽动着。 “但是为什么感觉阿诚脸上的那个笑容……”

    “……是不是觉得很熟悉?”不愧是合作多年的好基友,蓝呆同学立刻接上了黄毛眼镜君未说完的话,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曾经以为被封印的记忆,此刻再次在脑海中苏醒!“呐,秋人,你还记得当初……当初你和香耶酱结婚之后。邀请我去你们家过圣诞节的那一次吗?”

    “……”随着蓝呆同学的提示,黄毛眼镜君似乎想起了什么。尽管拼命的摇头试图否认,然而身体却是很诚实地开始颤抖起来……这是回忆起某段黑暗过去的征兆!“不不不,阿诚是在画漫画,绝对是在画漫画……”

    “秋人,我呢,曾经见过这种笑容……”对于好搭档的否认,蓝呆同学认为这种逃避的行为相当可耻,腹黑地开始了的解说,“圣诞节那天因为我们画漫画耽误了时间。等回到你家的时候,已经超过了与香耶酱约定的时间……”

    “不!不要说了!拜托最高你不要说了……”如此剧烈的反应……看来黄毛眼镜君已经彻底想起来了呀!

    “香耶酱当时一边念叨着秋人你的名字,一边用菜刀切着肉……”蓝呆同学并没有因为黄毛眼镜君抱头蹲防而停止叙说,反而用一种很平淡地语气继续感慨着,“一样的!当时香耶酱脸上的那种的笑容,和现在的正在画画的阿诚脸上的笑容……是一样的!”

    简单来说,此刻身为漫画家的高桥诚。正在画漫画时所露出来的笑容,和某位久等丈夫未归家,已经开始怨念黑化的家庭主妇脸上的笑容相同……

    为了完成《ad》漫画关键的部分,高桥诚特意遣散了助手侧的众人;为了保证漫画《ad》的最大杀伤力,高桥诚可是任凭吉田苦苦哀求都没有进行丝毫剧透;为了防止因为某位魔女哭泣而干扰到漫画《ad》的创作,高桥诚可是特意让塞巴斯酱护送理奈回了魔界……

    原本以为能够安心完成《ad》漫画的高桥诚。万万没想到,名为亚城木梦叶的漫画家,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登门拜访!

    一边快速的完成着漫画稿,一边预测着漫画《ad》能够从读者侧那边收取多少愉悦感的高桥诚,突然发现结界之中居然出现了两个不应该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的人!尽管高桥诚因为太过专注与完成漫画稿,而没有注意听那对好基友再谈论什么,不过从他们脸上那种神色。大致也能猜出并不是什么好话……

    “嘁!胆敢打扰本王兴致……”高桥诚似乎很不满意工作被打断,有些不爽地停下了画笔,之前还充斥着崩坏笑容的脸,此刻却是相当阴沉,“我还以为是谁……哼!原来是渣诚与黄毛你们这对基佬呀!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想明年的今天……你们两个基情相拥的视频啊照片啊什么的,绝对会出现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之中!”

    放完狠话的高桥诚,扭头看向脚边正在努力卖萌的定春,冷冷地哼了一声,指了指墙角……原本在塞巴斯酱离开之后,作为结界看守者的定春,之前曾经因为将吉田放入结界,就已经被高桥诚体罚过了一次!而现在定春居然放任亚城木梦叶进入结界,高桥诚甚至都不用再说什么,仅仅只是靠一个眼神以及一个手势,定春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在亚城木梦叶惊愕的目光之中,定春低着头发出了一声悲鸣,然后默默走到墙角,抬起前脚,斜靠在墙上……此刻的定春,宛如做错事而被惩罚罚站的孩子一样!

    “……要是定春将来某天突然能够口吐人言,我也不会感觉到惊讶!”看着定春做出如此人性化的动作,黄毛眼镜君不知为何产生了一股恶寒,转头对着旁边的好基友小声说道,“我说最高……要不我们回去吧?”

    “……”原本配合默契的蓝呆同学,这次并没有回答好基友的话,而是同情地看了看自己给力的合伙人,然后小心翼翼地移动脚步,瞬间与某黄毛保持了两米以上的距离!

    “最高?”对于好基友突然如此反常的举动,黄毛眼镜君第一时间并没有反映过来。不过在转头看向高桥诚时,某黄毛瞬间明白了好基友的邪恶用意!“卧槽!阿诚你这是要做什么?”

    “卧槽?嗯……这句话用来做墓志铭,还真是不错的选择呢,黄毛眼镜君……”跳在桌子上的高桥诚,手持着魔剑,俯视着脸色煞白的黄毛眼镜君,脸上露出了惋惜的笑容。“该说是颇具你的个人风格吗?”

    “抱歉!是我错了!我不该打扰阿诚你……”现在道歉目测已经为时已晚了哟,黄毛眼镜君……

    “多说无用!发动!”高桥诚你的本体是吗?话说你作为萌点的小獠牙去哪了?

    最终……黄毛眼镜君以眼镜差点被一刀两断的代价。发动了失传已久的,将伤害转移到了躺在沙发上的吉田身上,成功唤醒了正在熟睡中的吉田,从而平息了高桥诚的怒火,避免了死亡的不幸结局……

    “我说阿诚,为,为什么亚城木梦叶会在这里?”吉田捂着某个不能描写的地方,脸色铁青地看着漫画家侧的三人,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太自然。“难道是因为你没有想出合适的理由,于是向亚城木梦叶申请了援助?”

    吉田之所以脸色铁青,并不是因为熟睡状态被人突然吵醒而变身成为……是因为之前某黄毛在躲闪高桥诚时,一不小心用手肘,对着吉田某个不能描写的部位,做出了真正的伤害……所以可以理解为什么吉田此刻说话的声音有些不自然了吧?

    “哈?身为魔王的凤凰院凶真陛下,会因为那种事情而向愚蠢的人类求援吗?”高桥诚对于吉田的用词相当不满。“吾之眷属猫哟,身为下仆对王上不敬,是不可饶恕死罪……你是不是忘记了之前,你以身体和灵魂为代价所签下的那份契约啊?”

    “……阿诚这边有什么事情吗?”虽然现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想要从高桥诚这里获取修行卷轴的亚城木梦叶,听到吉田与高桥诚的谈话之后。立刻好奇满满地介入了谈话之中,“吉田先生所谓的理由是指……”

    “漫画休刊的理由……对一般的漫画家而言,应该算不上什么大事……”吉田在回答亚城木梦叶的时候,却是咬牙切齿地看着高桥诚,“但是对于某位漫画家而言……哼!”

    “漫画休刊……是指《ad》吧?”作为高桥诚计划合作人的亚城木梦叶,自然也知道吉田所指的漫画是什么,不过从吉田这种怒气十足的样子来看……好基友组合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有些同情地看着吉田,然后有黄毛眼镜君作为代表进行发言,“吉田先生,关于这个……阿诚这边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而且是有大问题!”提及到这个时候,吉田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一样,居然将自己的职业切换成了!

    “要去魔界完成数个纪元未能完成的制霸大业……”

    “要前往伟大航路收集散落在各岛屿,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七颗龙珠……”

    “要去完成兽人部落的伟大复兴……”

    “要带着鲤鱼王去挑战各大精灵联盟,完成冠军制霸的任务成就……”

    “收到蜀山剑派的委托,要去修复崩落的镇妖塔……”

    “想要明白生命的真正意义,想要真正的活着……”

    ……

    一口气连续说了数十个令亚城木梦叶瞠目结舌的理由之后,吉田终于退出亢奋状态……

    “这,这些该不会都是……”黄毛眼镜君看着吉田一脸无奈的样子,满脸黑线地以手扶额,“阿诚将要刊载在月刊上的停刊理由吧?”

    “唉!”吉田表示,这种时候只要微笑……这种时候笑得出来才怪呀!深感无力的吉田,将话题转移向了别的方向,“话说亚城木梦叶君,你们今天来的目的是……”

    “我们今天来找阿诚,是想要知道阿诚是如何快速完成漫画稿的……一开始是这样打算的!”不过从吉田编辑的遭遇来看,无论是蓝呆还是黄毛眼镜君,此刻已经产生了退却的意图!

    “想要提高完成漫画稿的速度?”吉田捏着下巴思索了片刻之后,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虽然这样说有些过分……不过亚城木梦叶君你们要知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些人,不,有些存在是不能够用常理来认知的!阿诚能够快速完成的漫画稿,你们认为其中是有什么诀窍吧?不,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完全没有!阿诚之所以能够快速的完成漫画稿,是因为……”

    “这种技巧当然是存在的哟!”高桥诚突然强势介入了话题!笑眯眯地看着亚城木梦叶,高桥诚用诱骗小白兔开门的口吻,进入,“想要知道吗?嚯嚯,看来你们已经有所觉悟了呀?”

    “……拜托了!”虽然蓝呆和黄毛眼镜君地直觉,都认为高桥诚接下来要说的方法不靠谱……但想要努力的情感,却是拒绝了直觉产生的好意!

    “既然这样……”高桥诚从白大褂的口袋之中掏出了一枚硬币……

    “不会又是吧?”作为吐槽役而非责任编辑的吉田,今天的表现绝对可以打十分!至于满分是一百这种设定,当然不用过多解析……

    “吾之眷属猫哟,你的思维太过僵直了!难怪这个年纪还依旧只是个责任编辑……”高桥诚嘲讽了吉田之后,转头看着亚城木梦叶这对好基友,轻轻咳嗽了一声,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接下来将要告诉你们的,是吾等魔王一族代代相传的秘术奥义!鉴于汝等凡骨人类无法解析吾等一族专属的语言文字,于是本王好心地翻译成人间界的通用语……记住这被称为禁忌的招式吧!其名为……!”

    “……回,回去了!”身心备受愚弄的亚城木梦叶,完全没有来之前那种意气风发,很果断地选择了离开……

    “嘁9真是没骨气的说……”看着亚城木梦叶匆忙离去,高桥诚不屑地撇了撇嘴,转身走到了桌子边,抽出了一摞稿纸,准备再次进入狂气漫画家模式……

    将别人吃饭的时间用来画分镜稿,将别人玩乐的时间用来勾勒人物线条,将别人休息的时间用来填补背景……所谓技巧也好,绘画方式也好,或许能够稍稍节省下一些完成漫画稿的时间,但归根结底却是无法抵消完成漫画稿所需要的时间……

    所以想要提高完成漫画稿的速度,说到底根本就没有什么捷径可言!

    “我说阿诚,稍稍休息一下吧?貌似你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应该一直在画吧?”吉田看着高桥诚的动作,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开口劝说起来……

    “哼!吾之眷属猫哟,你似乎有些逾礼了!嘛嘛,不过既然无关人员已经退场,那么接下来便是……”高桥诚将手中的硬币放在面前,深深吸了一口气!

    “,发动!狂气漫画家凤凰院凶真……此刻参上!”(未完待续。)

    ps:  捏哈哈哈哈,看到标题会以为是某猫解释最近断更的原因么?某猫还没有如此缺德,将那种宣泄吐槽划入vip章节之中.....昨天抱歉了,诸位读者大人,临时加班,回到家已经太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