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吾等神所拥有的强大意志
    ps:ps一般都是放在后面的,不过今天这一章例外!某猫只是提醒一下诸位读者大人,有些东西看看就可以了,太深入研究的话,会出问题的说....大概吧!嗯,顺便说一句,不排除等会还有一章的可能性!

    以为了国家的将来、为了正义等这种的口号而行动,就某种意义上而言,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然而如果从心底相信这些话,那很明显就是所谓的伪善了!因为如果每个提出这些口号的人心里都是这样想,如果这种精神真的普遍存在……那么这个社会,不应该是整个世界都不需要像警察、政治家、教育家这些角色了,完全可以用志愿者来组织形成这样一个传播的联盟或是部落!

    因此秉持这样想法的高桥诚,对于那些关于《小圆》的负面评价,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在意……尤其是看到吉田为这件事情纠结不已的时候,高桥诚仅仅只是觉得非常有趣而已……咳咳,这绝对不是s,s什么是不科学的!

    至于新妻英二这边嘛……

    尽管将来绝对会是敌对阵营所属,不过现阶段还是高桥诚盟友的新妻英二,在某中二漫画家那种极端了理念教育之下,也接受了这套所谓的说辞!顺便说一句,在高桥诚提点下的新妻英二小朋友,也顺带着开始收集自己责任编辑雄二郎各种苦恼郁闷的表情……据说某白大褂控说,收集了全套之后,能够换取,制造最强武器哟!

    尽管没有直接点明,但是借着漫画中丘比这个角色,来嘲讽那些给予《小圆》负面评价的专家教授们,正是新一话《小圆》的本质……然而这样画,真的没有问题吗?这份疑惑与担忧,正是看完了最新一话《小圆》后,吉田与雄二郎这两位纠结编辑的共同感情!于是……

    “嘁!吾之眷属猫哟。仅仅只是就为了这种事情,居然敢打断本王的雅兴……哼哼,看来汝等最近是很闲啊?”被两位不放心的编辑,从画漫画稿的工作室中强制带了出来。高桥诚相当不开心!不开心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种无聊的谈话占用了漫画稿完成的时间,而是因为这种期待感被打断而已……

    “果然因为雄二郎是笨蛋的说!”同样因为新漫画构思被打断的新妻英二,一边吸着饮料,一边进行着怨念十足的补刀行为!“果然最近这段时间因为太沉迷于漫画。所以智商开始反进化了的说!”

    “……高桥诚(新妻英二)果然是最会让人发狂的漫画家,没有之一!”这一瞬间,吉田与雄二郎的思维明显同步了……系统提示,雄二郎与吉田获得了成就——!

    “呐,黑炎之王,这次……是你先攻还是?”高桥诚眯着右眼,盯着两位严阵以待的编辑,沉吟了片刻之后,果断向着新妻英二发起了……决斗邀请?

    “嗯……先攻果然还是交给凤凰院老师的说!”新妻英二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尽管我也非常想要尝试一次的说……不过最近正在构思的新漫画。所以不太愿意去想这些无聊事情的说!”

    “那么,先攻我拿下……咳咳,不对!刚才那个不算的说!”高桥诚突然想起了某个世界的规则,果断选择了强行终止了自己的败亡flag之后,完全没有一丝尴尬地看着两位编辑,一本正经地说道,“首先要说的是……无论是凤凰院凶真,还是黑炎之王,亦或是,吾等是漫画家亦是神!”

    “啊啊。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比起目瞪口呆的雄二郎,已经习以为常的吉田,摆出了一副僵尸脸,压低声音艰难地说道。“……现在我们要听的,是关于《小圆》新一话的内容,而不是阿诚你这个白大褂控的诡异世界观!至于神什么的……哼!你们是漫画家,也只是漫画家而已!”

    “……因为心存迷茫所以否定本身的存在吗?”高桥诚沉默了片刻之后,点头颔首,脸上露出了一副‘我懂’的笑容。“迷途的羔羊哟,神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怪罪汝等,最多就是向汝等降下**,比如啊,比如啊,再比如啊之类的……以此惩戒汝等那不够虔诚的信仰而已!”

    “……这还不算怪罪吗?最后那个完全就是死神的召唤好不好啊!”这才仅仅是开始而已,雄二郎表示已经被高桥诚成功诱导催眠了!一旦开始吐槽高桥诚的发言,就会忘记了原本的目的……这就是高桥诚的被动天赋技能!

    “……你们两个,在,在《小圆》之中,用丘比这个角色来嘲讽那些专家教授……”尽管内心已经和雄二郎一样开始吐槽高桥诚,但是吉田并没有倒下,还在坚持着,依旧在战斗着!“我现在可以肯定……你们据对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打算这样画了!是这样吧?绝对是这样没错吧?”

    “唉……眷属猫桑,还真是遗憾的说!”新妻英二长长叹息了一声之后,脸上露出了怜悯的笑容,转头看了看一副‘我正在酝酿大招’的高桥诚,笑嘻嘻地说道,“凤凰院老师,既然眷属猫桑已经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虽然之前已经听过一次了,不过凤凰院老师那个说法,再听一次也是很有趣的说!”

    “既然如此,那么……听好了!”高桥诚拉了拉白大褂的衣领,轻抿了一口桌子上的咖啡,脸上露出了让吉田有着深刻惨痛记忆的魔性笑容,“吾之眷属猫之前说的不错,吾等是漫画家……嗯,就是这样了!”

    “诶?”终于回过神来的雄二郎,一脸不解地看着高桥诚,有些疑惑地问道,“这个……”

    “果然是凡人的智慧啊!”如同吉田所预料的那样,面对雄二郎疑惑的神色。高桥诚脸上露出了嘲讽的冷笑,手指开始有节奏地敲打着桌子,用看透世界根源的语气说道,“还不明白吗?思考漫画剧情。创作漫画角色,将漫画的剧情与漫画角色作为,特殊召唤漫画……以汝等凡人智慧的理解,简单来说,漫画家的工作就是完成漫画而已!”

    “漫画的剧情是向也好。还是向也罢;漫画的角色是人见人爱也好,还是备受读者侧口诛笔伐也罢;漫画将来是能够成为经典流芳百世也好,还是众人唾弃遗臭万年也罢……这些都只是读者侧的评价而已!”手指敲打着桌子的节奏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而以此相对应的,高桥诚的语速也变得越来越快,“就以《小圆》这部漫画来举例吧!这部漫画,并不会因为被读者侧评价为向,亦或是被某些专家教授们评价为而感觉不好,更不会因此而消失!学姐会死,沙耶加会死。杏子会死……这些已经被决定了的剧情,并不会因为任何外界的干涉而改变,漫画《小圆》中的世界线,早在读者侧给出评论之前,就已经无拘无束地存在,就早已经被确定了!而且……”

    ……话说雄二郎与吉田,你们别做出认真聆听的神色啊!当心!前方高能!高桥诚即将发动丧心病狂凶残至极的精神冲击了呀!

    “笑容代表着快乐,发怒代表着增哼,哭泣代表着悲伤……呵呵!远在人类进行这种系统的分类之前,人类就已经拥有了笑容与哭泣;鸟类也好哺r类也好。这些生物的物种,在被人类按照生物学系统分类之前,不也一样无拘无束的活着吗?同样的道理,向地发展。以及的指责,早在获得这些评价之前,漫画《小圆》不就已经存在了吗?更何况这种分类定义……真的是正确的吗?”

    “盐是咸的,糖是甜的,柠檬是酸的,漫画结局是大团圆的喜剧。亦或是令人伤感的悲剧……这些评价都只是大多数人类,根据自身情感以及意识而系统数据化出来的判定方式而已,只能够代表大多数读者侧的意见,而非全部读者侧的意见!就如同《小圆》一样,或许对于大多数读者侧而言,这是一个悲伤致郁的故事,但是对于少数读者侧而言,却是一个治愈欢喜的故事!所以道理很简单……”

    “神创造了世间万物,人却因为出于对未知恐惧,以及追寻社会尝试的防卫本能,开始擅自分析理解对世界的认知,将世界存在的一切系统化,标准化,符号化……殊不知这些被人类推崇备至的行为,在神的眼中,和蝼蚁搬运食物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因此世界并没有因为人类的这些行为,被重新创造亦或重新构建!所以漫画家所创作漫画,就如同神所创造世界一样……世界的本身存在能够被人类观测,但并不会受到人类的干涉而改变,漫画亦是如此!”

    “……所以吾之眷属猫你所谓嘲讽什么的,仅仅只是以凡人的智慧,对神的妄加猜测而已!”手指重重地落在了桌子上,高桥诚的精神冲击也到此为止……虽然这个听上去类似于总结的发言,嘲讽感爆棚的说!

    不过能够从漫画的内容上升到世界根源……该说高桥诚你曾经不愧是哲学系毕业的吗?刚刚抱着的两位编辑,现在却是脸色难看地陷入了沉默的模式之中!

    “……啊啊,身为神的凤凰院凶真陛下,居然和汝等无知的人类,像个笨蛋一样谈论这种低级的话题感觉还真是不好的说!”高桥诚不屑地瞥了一眼两位责任编辑,转头对着新妻英二说道,“黑炎之王哟,比起吾之眷属猫这些愚蠢的人类,果然还是你比较好交流一些!”

    “这是当然的说!”新妻英二理所当然的点头认同道,“因为吾等即是漫画家亦是神大人……的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