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沙耶加的真正死因是
    “这个世界上有神吗?这或许是谁都无法回答的问题!吾等命运……早在诞生之初就已经决定了!如同被固定的程序一样,走上什么样的道路,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一切的一切,都是既定的,都是吾等无法选择亦或更改的!这不是宿命论,这也不是悲观者哀叹世界的丧家犬吠,而是所谓的,借由吾凤凰院凶真之口,再向世人告诫,告诫意图反抗神者,告诫意图违逆命运者……一切挣扎终究是无力而劣质的表演,除了能够取悦神之外,此生将毫无意义!”

    身穿白大褂的高桥诚,手中捧着一本类似于某宗教传教用包装的书,宛如神父一样,站在由微型小灯泡构建的魔法阵中央,向着有理奈以及助手侧客串的教众信徒们,宣传着某些不知名的教义!虽然是白天,不过拉得严严实实地窗帘,配合着地板上发光的小灯泡,气氛着实有些诡异!

    吉田来到高桥诚家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诡异场景!若不是看到正在讲述教义的那个人,是高桥诚的话,吉田都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

    “吾等需顺从命运,如同驱使吾等深入荆棘;吾等将遵循命运,如同差遣吾等堕入凡尘……”抬头瞥了一眼刚刚进入的吉田,高桥诚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停顿了片刻之后,继续向着信徒教众们讲述教义,“圣历第一年,差遣麾下凤凰院凶真降临于世,至今已有……”

    无视了那些伪教众信徒们,望向自己时那种渴望被救赎的眼神,吉田嘴角抽搐地做到一旁的沙发上,拿起桌子上整理好的漫画稿,开始默默看起来……顺便说一句,吉田顶着黑眼圈的原因,并不是熬夜工作而导致的。目测应该是昨晚玩某个游戏玩得太过嗨了一点!

    毕竟是十八禁的游戏,有些儿童不宜的不能描写的场面,对于目测要孤独一生的吉田而言,无论诱惑程度还是刺激程度。都有着让某位编辑玩着玩着,产生根本停不下来节奏的理由……至少吉田现在开始看漫画的时候,要花费了比平常要多的精力,来遏制自己大脑中某些打码的胡思乱想!

    《食梦者》这部漫画,因为是按照现实中。亚城木梦叶的生活来构建的,所以已经从同事服部那边获得了海量情报的吉田,只是大致看了一下剧情的发展而已!看看漫画连载到了什么地方,结合着服部给出来的情报,推测一下漫画接下来的剧情而已!对于这部漫画,吉田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心思,看漫画权当回忆往昔……

    比如漫画中福田组的组建;比如漫画中亚城木梦叶好基友的争吵与和解;比如漫画中漫画家侧的相互援助与相互竞争;比如对于某紫发杂碎使用不正当的竞争手段时,漫画家侧同仇敌忾的意志与决定……尽管漫画中没有出现名为的漫画家,不过漫画中的很多事情,在现实中都曾经发生过。差别并不是很大!

    不过稍稍让吉田有些遗憾的是,因为漫画中没有出现这个中二的漫画家,而校獭登场的时间也没有到,于是作为编辑侧重要成员的吉田(虽然有自夸的嫌疑,不过考虑到吉田身为小头目,目测应该也能算得上吧?),目前在漫画中仅仅只是路人配角,还没有参与到正式剧情之中……最多只是做个露脸的酱油角色!

    而《ad》这部在月刊上连载的漫画,最近已经成为了月刊上的王牌了!根据新任主编那边反镭来的调查显示,目测现在有九成以上的读者。购买月刊的原因,都是为了看这部漫画……而且再加上受到高桥诚那个丧心病狂的的影响,购买月刊的读者侧数量目测还在不停增长中……甚至就连《ad》所发售的单行本第一卷,销量都远远超过了出版社之前的高量预期……

    “嗯?智代跑到朋也家里督促朋也上学。这是要开启智代篇的节奏吗?”翻看着手中的漫画稿,吉田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抬头看了看还在宣讲某教义的中二漫画家,小声嘀咕起来,“风子……琴美……现在到了智代……话说阿诚那个家伙,这部《ad》该不会是打算用男主与每个女性角色之间的故事。来作为漫画的主线吧?虽然这种剧情看上去很有爱,但是以这种类似于游戏支线的模式来画漫画,没有明确的主线,时间长了读者们可是会产生审美疲劳的呀!”

    作为一个合格的责任编辑,吉田在审查漫画的时候,不仅仅要看漫画的内容,还要思考漫画的……嗯,夸张一点的说法便是!按照《ad》现阶段的剧情发展,吉田自然有些担心,尤其是昨天玩过了那个名为《ys》的游戏之后!

    “先不说《ys》了,以及之前发行的《kanon》了……”放下了手中的漫画稿,吉田皱着眉头,看着那边越来月狂热的高桥诚,低声自语起来,“现在看起来,这部《ad》就像是游戏一样,只不过是已经由阿诚决定了选项,确定了结局而已……话说这算是什么?将所有读者当作是游戏围观党吗?哎呀呀,这种恶趣味还真是阿诚的风格啊!”

    同样作为校园题材的爱情类漫画,吉田能感觉得出,漫画《ad》与游戏《ys》之间有一定的相似性!只不过区别在于,游戏中是通过让玩家在各种场景进行不同的选择,开启不同的结局,而漫画却是已经固定了选项,固定了结局!

    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自然是在不考虑《ys》里面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羞耻度已经突破下限的十八禁内容……对于不知道的好孩子,可千万不要百科哟!

    至于还未观看的《小圆》漫画稿……吉田强忍住颤抖的手,犹豫再三。还是一咬牙拿起了漫画稿!

    最近因为读者侧不停来电来信地抱怨,编辑侧不了解情况的大多数人,或出于好奇或出于无奈,都选择从开篇观看了一遍这部备受争议的漫画。结果嘛……

    每天要面对着一群不友好甚至敌视的同事们,感受他们用不友好甚至敌视的眼神对自己全身进行扫描……吉田表示,这段时间之所以常常出现在高桥诚或是校獭的结界之中,除了是想要体现自己身为责任编辑的责任感之外,更重要的原因自然是选择避祸!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吧?

    所以。现在面对《小圆》这部可以称为的漫画稿,吉田复杂的心情可想而知!数次深呼吸之后,渐渐平静了内心的不安与躁动,吉田翻看了《小圆》的漫画稿!

    第九话的内容,一开始的场景是在某个医院的病房之中,出现的角色是沙耶加和她那个正在住院的青梅竹马!漫画中元气娘属性爆棚的沙耶加,不停安慰着因为受伤而无法再次演奏小提琴的青梅竹马,而对于之前引起争议的学姐事件却是只字不提……仅仅只是看了一个开头而已,吉田就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在接下来的漫画中。漫画讲述了这个少年曾经被捧为天才的历史,现在却是通过护士谈话的旁白,间接向读者转述了这个少年,虽然勉强能够行走,但已经无法再向过去那样演奏小提琴了……看到这里,吉田倒吸了一口冷气,神色有些复杂地盯着那边宛如某头目再生的高桥诚,微微摇了摇头,低头继续看着漫画!

    尽管学姐的死,对于小圆和沙耶加的打击很大。让两人对魔法少女有了新的认知,甚至对一直憧憬向往的这个职业,产生了一丝怀疑,不过……按照这个伏笔所提供的暗示来看。美树沙加耶是会绝对会与丘比签订契约的!而且吉田可以肯定,沙耶加签订契约的愿望,一定是和那个少年有关!这一段剧情,虽然只占据了短短几页的篇幅,不过若是连这种伏笔都看不出来的话,那么吉田也就不用继续在编辑部混下去了!

    虽然说伏笔被看穿了。就可以推导出漫画的后续发展,可是对于《小圆》接下来的剧情,吉田依旧保持着相当的期待度!就算是知道沙耶加会签订契约,就算是知道沙耶加会成为魔法少女,就算是知道魔法少女那死亡的命运……但是漫画没有画出来之前,一切的猜测都是妄想而已!

    “孩子,说出你的罪恶,吾凤凰院凶真愿代表神聆听你的忏悔,然后再送你到地狱中反省千年……”吉田还沉浸在漫画的世界之中时,耳畔突然传来了某中二漫画家的声音,“当然,如若是你过去犯下了难以被宽恕的罪恶,吾便会将你的身体和灵魂一同送入充满魔性地,让你在兄贵的汪洋大海之中,重新认识自我,争取下辈子好好做人……”

    “……会死吗?沙耶加成为魔法少女之后,会死吗?”已经沉浸在自己妄想中的吉田,居然豁免了某中二的精神压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喜可贺啊!

    “诶?这不是当然的吗?”高桥诚随便撇了一眼漫画,然后理所当然地告诉了一脸郁闷的吉田,“吾之眷属猫哟,不要露出那种‘看见女友在和别人滚床单’的纠结之色来,你有过那还总机会吗?而且话说对于沙耶加的安排,我不是很早就已经给出过提示了吗?”

    “果然……这根本就是一部致郁的漫画呀!”由漫画家本人亲口确定了沙耶加会死亡的消息后,吉田整个人都不太好了!独自沉浸在悲伤的世界之中过了很久,吉田才缓缓抬起头来,一脸疑惑地问着高桥诚,“你所谓的提示……话说这一话之中,我只看到了沙耶加会成为魔法少女的诱因……但是关于死亡的提示是?”

    “哼!我就知道吾之眷属猫你根本没有仔细看过漫画……”对于吉田选择了错误的回答,高桥诚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还是给出了正确的解答,“《小圆》第二话内容倒数第二页漫画的右下方的那段对白……因为沙耶加在那个时候,树立了死亡flag的说,所以……你懂的!”

    “……”吉田此刻突然有种‘我勒个擦’的坑爹感受以及想要‘虐杀高桥诚’的冲动……

    “嘁9没有回想起来吗?果然凡骨就是凡古啊,就算历经数万年岁月的洗礼,依旧是那种不被期待的货色……”高桥诚看着吉田郁闷的样子,毫不客气地施展了,目测效果拔群!“吾之眷属猫哟,今天我就大发慈悲一次,更新一下你对世界的认知吧!”

    “这是……”看着高桥诚快速拨出一串数字,并将电话交给了自己,吉田满脸疑惑,不过电话接通之后,吉田却是一片恍然!“诶?新妻英二?我是……不是,而是吉田!我想问一下你,关于漫画《小圆》第二话……诶!厉……厉害!不愧是新妻英二的说……谢谢,打扰了!”

    “如何?”高桥诚戏谑地看着吉田……话说高桥诚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到底有多欠抽啊?

    “没想到新妻英二都不用思考,居然能直接说出来!”吉田将手机还给了高桥诚,脸上的神色要多复杂就有多复杂,艰难的回复道,“这种记忆力……果然你们都是一群怪物,是非人类的存在!”

    “所以现在知道了吗?关于美树沙耶加的正在死因是……”高桥诚期待地看着吉田……若是剔除这些坑爹对话以及某些非常规的逻辑来看,高桥诚此刻的形象,无疑是一位极为有耐心的老师!

    “我还是不知道!”吉田也很光g,这次并没有敷衍高桥诚,虽然吉田自己也知道,接下来肯定会遭受高桥诚的各种鄙视与嘲讽,不过……谁他喵的能够从那种话中推导出沙耶加的死亡原因啊!“话说那句‘你们是超越时空而相遇的命运的同伴啊’……到底有什么特别地含义?”

    “哈?到现在还不明白吗?”高桥诚猛地拍打着桌子,脸上露出了恨铁不成钢的神色,“这不是很明显吗?美树沙耶加死于剧透啊……剧透毁一生,说的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呵……呵……”

    对于高桥诚这种中二的逻辑……正常人的吉田真心给跪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