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让我享受一下所谓的愉悦吧
    一般情况下,在高桥诚画漫画或者与吉田等人商谈漫画的时候,理奈都会带着两个小家伙出外打野……防止某人对自己的孩子,尤其是对自己的女儿,灌输类似凛以后长大要嫁给爸爸这种毫无节操的丧失世界观当然了,对于助手侧或是吉田等人的疑惑,高桥诚给出的自然是类似凛从小就要远离怪蜀黍们这样的说辞

    所以无论是吉田还是其他别有用心的拜访者,来到高桥诚家里的时候,一般都是见不到理奈以及高桥诚的两个孩子所谓别有用心的人,自然指的是今天突然登门拜访的某只四眼狐狸……

    “嗯?这股气息是……嘁吾之眷属众哟,今天暂时就到这里吧不过为魔王大人征服世界献出汝等的蝼蚁之力,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本座是不会对你们说辛苦了,各位之类无聊的话语……”高桥诚突然停下了画笔,对着正在忙碌的助手侧们,发出了今天工作就到此为止的暗示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高桥诚对着塞巴斯酱吩咐道,“塞巴斯酱,去准备红茶吧,一会有客人要来”

    “在下知道了,少爷”

    高桥诚指的客人,并不是某只正在路上的四眼狐狸,而是某个已经进入开启萝莉控情节的牛头人吉桑

    “等等,塞巴斯酱今天的红茶多准备一人份的,有种被四眼狐狸盯上的感觉……若是占卜提示没有出错的话,今天除了牛头人吉桑之外,那只四眼狐狸貌似也会出现”

    “又是……占卜?”准备离去的助手侧们,面面相觑地停下了脚步,全都疑惑地看着高桥诚

    虽然高桥诚一直不停向周围的人强调,自己已经开启了能掐会算精通占卜的先知职业,可以前知一百年,后知一百年……不过别说是助手侧的众人了,就连高桥诚的枕边人理奈也完全不相信

    “诚君。陈本先生今天也要来吗?”将两个孝子安置好的理奈,一脸疑惑地看着高桥诚,“我记得之前在那个宴会上,陈本先生好像没有提过这件事吧?”

    “魔女哟。你回到房间里,用水晶球施展洞察魔术,就会看到某只四眼狐狸,带着阴测测地笑容,在结界边缘徘徊很久了哼那种充满虚伪笑容所带来的鬼畜感。就算是隔着十万八千里,我都能够感觉到……”高桥诚说完之后,看着助手侧与理奈完全不相信的眼神,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施展了群嘲技能,“哼汝等无法理解也无法掌握预言这种技能,所以也认为我也无法办到吗?如此肤浅的想法,果然是不被期待地凡人の智慧呀”

    不不不,打从一开始,我们就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掌握这种给力的技能……别说是助手侧了,就连理奈都是一脸残念地看着高桥诚

    首先来到高桥诚家里的,正是之前与高桥诚有过约定的牛头人吉桑敬仲皓最近敬仲皓吉桑来高桥诚家里的频率颇高,虽然比不上助手侧众人或是吉田这种工作上的同事,不过对比起原来某对时常来蹭饭的好基友来说,牛头人吉桑最近上线的确很频繁

    “啊哈哈,今天结界里面好热闹呀,大魔王陛下,你们是在开宴会吗?让老朽也加入如何?”将自己怀中的孩子交给了理奈,某个毫无节操的牛头人吉桑一脸感激地说道。“那个,理奈酱,这次依旧要麻烦你了还是和之前一样,让爱酱和凛酱玩就可以了……千万别让精次那个小鬼接近我家的爱酱哟”

    “嗨嗨我知道了。你们慢慢聊吧,我带着爱酱去找凛酱他们”理奈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笑了笑,将被称为爱酱的小女孩抱起,走向了卧室……

    “不愧是大魔王所选择的魔女……”翘起大拇指的敬仲皓吉桑,一脸羡慕地对着高桥诚说道。“还真是一个好女人呢”

    “诚然理奈魔女,可是本座在三千世界之中,花费了数千年的时间所寻觅到的……”高桥诚说到一半的时候,脸上露出了莫名地笑容,盯得某位吉桑全身发毛“话说牛头人吉桑哟,爱酱这个名字……你终于觉醒了报复之心吗?”

    “哈?怎么可能呀之前不是和魔王大人说过了吗?”敬仲皓吉桑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爱酱既然降生到这个世界,那么自然应该享受一个生命应有的一切……就如同我之前说过的,无论爱酱的母亲做出了什么事情,但是爱酱是无辜的我们这一代人的过错,凭什么要让一个无辜的孩子来承担呢?”

    “啧啧啧,吉桑你最近突然转职成为了晨间剧的男主角吗?虽然觉悟什么的是很不错,不过以后进入吾之结界之中时,最好还是别开着滥好人光环进来要知道牛头人可是会传染的,而若是因此导致某天我被牛头人了……”高桥诚虽然是吐槽某位吉桑的属性,不过随意脑补了一下自己被牛头人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狰狞的神色,“我绝对会找个安静的地方……哼哼……”

    “像受伤的小受一样舔着自己的伤口?”知道为何牛头人吉桑会给出这样的回复吗?某人完全是参照自己的真实经历,做出了所有感同身受的人都会这样做的推断

    “不,或许我会以我的身体和灵魂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毁灭星球的末日审判者;亦或是研究各种丧尸药剂,发动亡灵天灾;或者让雌雄共同体粒子布满整个星球,让全世界从此之后只有阴阳人而没有男女……”

    “错,错觉吗?为,为什么我总,总觉得,阿诚在说那些奇怪事情的时候,眼睛好像一直盯着我们……”丁丁作为助手侧的带头大哥,此刻却是有些虚,试图将一旁面色诡异的其他人拉入自己的阵营……不过丁丁哟,就连你自己说话都这样结结巴巴了,还指望其他人会帮助你吗?

    “为了整个世界。也为了所有人类……”敬仲皓吉桑一本正经地拍打着高桥诚的肩膀,“希望,不,吾等祈求魔王大人与魔女殿下白头偕老。永不分离吧”

    “吉桑哟,之前的问题你还回答我呢”高桥诚眯着右眼,盯着敬仲皓,“之前我就想问你了,每次来到魔王城堡之中。不允许爱酱接触除你之外的所有男性,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所有雄性……该不会是你想要实施光源氏计划吧?”

    “光……怎,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情呀?”实践证明,心虚的人说话时,总是容易结结巴巴……

    “第二次来我家的时候,明明看着定春与爱酱玩得很开心,可是在得知了定春的性别之后,差点将定春一脚踹出去的人……是谁来着?”听到主人召唤的定春,龇牙咧嘴地对着敬仲皓一阵低吠之后。便跳到了高桥诚的怀里,发出委屈的呜呜声,果然之前敬仲皓那段黑历史,让定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轻抚定春的狗毛,高桥诚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定春不仅仅是吾麾下的萌战宠,也是结界地看护者,所以吉桑哟……只要你坦然承认自己是光源氏计划的忠实拥护者,那么定春自然会原谅你的”

    “都说不是了呀”敬仲皓已经快要被高桥诚弄哭了,不爽的抱怨起来。“还有定春就算是魔王的眷属,其本质也只是一只狗狗而已,又不是手握妖刀的狗妖怪,为什么老朽要和低声下气地和狗狗道歉呀?”

    “嘁既然不是光源氏计划。那么就是……”高桥诚抓着定春的狗头,活脱脱电视剧里大反派地派头,“原来你是打算进入某六侠与某不悔的高级剧情呀?啧啧啧,将爱酱抚养大之后,再将当年的一切全部告诉她,然后再以身患绝症这个狗血桥段。让爱酱对你产生复杂的感情,最后……”

    “够了不要再说了”明明应该是怒吼地咆哮,而从敬仲皓吉桑口中说出来,却是那样软弱无力……可见高桥诚的嘴炮实力越来越威武了撇了撇周围完全进入看戏围观模式的助手侧们,敬仲皓叹息了一声,开口向高桥诚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其实魔王大人,老朽今天来……”

    “是要让我成为你们爱的见证人吗?爱酱现在连萝莉都算不上,你居然就想要对她出手嘁,吉桑哟,我纵然历经两个世界,还真是首次见到你这样节操丧失的厚颜无耻之人呀”关于这一点上,高桥诚你这个女儿控,有资格说别人吗?所以别摆出这一副嫌弃的神色好不好

    “我……”敬仲皓再次张口想要说点什么,不过可喜可贺地再次被打断了

    “哦呀哦呀,原本我估算着时间,在这个点来是想要单独和高桥诚先生谈谈,没想到……”由塞巴斯酱带入结界的陈本,依旧保持这之前在亚城木梦叶那里凝聚的气势,想要在高桥诚家里再次上演一次反客为主的华丽演出,“高桥诚先生家里好像蛮热闹的嘛……”

    “哼哼愚蠢的吾之眷属众哟,看到了吗?”完全没有理会陈本,高桥诚反而一脸得意洋洋看着助手侧的众人,用眼神向众人传达了乖乖跪舔的强烈愿望,开口毫不留情面地嘲讽起来,“从今天开始,汝等还敢质疑吾先知的职业天赋吗?”

    “咳咳……阿诚,反正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既然你们有事情要谈,我们就先走了”丁丁虽然是这样说,不过却是在背后用手势,向助手侧众人比划着点子扎手,风紧扯呼的暗语,然后在没有得到高桥诚的回复的情况下,果断迅速撤离了

    “嘁果然四眼狐狸你一来……啊咧咧?今天是怎么回事呀?四眼狐狸你一脸我有不祥的预感的表情,可是相当难见呀是发现外星人要入侵地球了吗?还是发现了某赛亚星人的飞船呢?”提问,高桥诚你何时转职成为毒舌中二病的?

    “呵呵……”陈本表示,反客为主技能发动失败,所以这种时候只能够微笑了虽然现在有着某牛头人吉桑的存在,不过陈本并不在意,还是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在拜访高桥诚先生之前,在下可是先拜访了亚城木梦叶老师,并向他们提出了……”

    “在这个时候,让亚城木梦叶的漫画动画化?呵呵……四眼狐狸哟,你可真不幸呀”听完陈本的计划之后,高桥诚脸上露出了让两位大叔莫名其妙的笑容,“我就说为什么今天的星星格外明亮,原来是四眼狐狸你的死兆星在闪闪发光呀走好不送……”

    “现在可还是白天的说……”陈本推了推眼镜,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一脸认真的看着高桥诚,“果然看来我今天是来对了……高桥诚先生你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当然,毕竟fenghuang院凶真大魔王无所不知不过……”高桥诚看着恢复了笑容的陈本,没好气地说道,“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先不说我们之间的好感度以及阵营的问题,总觉得看着四眼狐狸你郁闷的样子,我就相当愉悦呢而且将来发生的那件事情,会让你谋算已久的计划出现各种混乱……啊啊,想想就十分期待呀”

    “看来高桥诚先生你果然知道一些情况……”端起桌子上的红茶喝了一口,陈本眉毛一挑,脸上露出了些许惊讶之色,“这个红茶味道不错呀……高桥诚先生,fenghuang院凶真老师……你真的不愿意告诉我吗?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大致想到会发生一个很麻烦的事情,不过那终究只是猜想而已,来这里只是想要找你验证一下……”

    “塞巴斯酱的红茶,据说喝了以后可以治疗唠叨病,还能治疗死缠烂打病,似乎还对固执和恬不知耻有点治疗呢可惜了,要是也有脱离爬行动物向哺乳动物进化的疗效就更好了”高桥诚撇了撇嘴,毫不客气地对着陈本下达了驱逐令,“四眼狐狸哟,等到事件发生之后,让我从你焦头烂额的忙碌状态之中,好好享受一下那赐予灵魂的愉悦吧所以……你懂的”

    “嗨嗨,我告辞了”陈本自然很懂进退,微微向高桥诚笑了笑,“英雄总是在关键时刻登场,所以等到那个时候,希望高桥诚先生及时出现哟”

    “喂,四眼狐狸哟,别搞错了英雄什么的……我可是狂气的大魔王陛下,fenghuang院凶真呀”未完待续。

    ps:  咳咳,抱歉,最近忙着单刷医院副本,所以更新远目...诸位大人请注意身体的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