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八章 今天的来访者有两人哟
    虽然月刊的编辑侧开始抱怨,已经有很多读者测的人,打电话到月刊《必胜jumk》去询问,关于《ad》的剧情,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从日常的校园漫画转向了灵异类的漫画……但像司令大人这样,能够通过眼镜发射睿智无比的存在,自然很清楚读者侧的隐藏目的——希望能够尽快看到下一话的内容!

    事实也正如同司令大人所预料的一样,大部分来电询问的读者侧,表面上抱怨着漫画的内容怎么怎么样,但是真正关心的,还是下一话的内容是什么,漫画之后会怎么样展开之类的……按照高桥诚的话来说,这仅仅只是读者侧的而已!

    作为月刊发行,比起周刊来说,《ad》的一话的内容已经足够多了,但是这样的程度,依旧无法让读者侧满足,尤其是在高桥诚大师级别的能力援助之下,月刊的编辑部彻底忙碌起来!

    虽然在司令大人上任之前,《必胜jumk》因为销量不佳,编辑部已经习惯了办公室的闲暇,但是自从月刊开始连载《ad》之后,编辑部就进入忙碌状态,打电话过来的读者侧数量渐渐增多不说,来信也渐渐变得更多了……至少现在一天的收信量,足以抵上以前一周的数量!

    更何况为了配合高桥诚的,无论游戏还是正在播放的动画,都开启了无限脑残的循环模式,一遍又一遍地,向所有接触的人类传播着!动画每一季的开始,都会刻意强调一下这个计划;游戏在开始与结束的时候。也会提及这个计划;甚至在司令大人的默许之下,月刊上关于《ad》的部分,也会特意提及一下这个计划……

    “纳尼?还不到时候……这种说法是怎么回事?”吉田对于高桥诚的决定,异常吃惊!手中紧紧抓着刻录了《ad》相关曲目的光碟,吉田完全不理解高桥诚的做法,“阿诚。你之前不是说过,正确观看《ad》的方式是……”

    “所以说,吾之眷属猫哟,现在还不是时候!”高桥诚有些不悦地瞪了吉田一眼,慢悠悠地整理了一下漫画稿,“这一话的内容你已经看过了吧?所以你应该明白的,现在还不是这个大杀器出现的时候!”

    “诶?可是之前……”吉田一脸尴尬地看着个高桥诚,脸上露出了讨好谄媚的笑容,讪讪笑道。“呐,阿诚,你之前不是让我将试听的版本,带到编辑部让大家试听吗?为什么现在又不愿意作为附赠发售呢?一开始提出这个建议的人是你,好不容易从主编那里争取到这个权利的人也是你,然而现在……”

    “吾之眷属猫哟,漫画其实和现实是一样的,所谓人生这种东西。只有经历过跌宕起伏的发展,人类才会珍惜并永远铭记其中的一切。如若是为了贪图一时震撼地效果,将所有一切集中在某个时间段全部爆发出来……那么无论现实还是漫画,都将像流星一样,一闪而逝!”虽然高桥诚摆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不过在吉田的印象之中,只是中二十足的而已!“所以。还在凡人智慧程度徘徊的吾之眷属猫哟,你现在明白了吗?”

    在你那种‘敢说不明白我就弄死你’的眼神注视之下,我敢说不明白吗?不敢说出真心话的吉田,果断选择了沉默以对这种毫无节操与耻度的做法,示意默认!

    “那么这个……”晃了晃手中的光碟。吉田一脸郁闷地看着高桥诚,小心翼翼地问道,“阿诚你觉得什么时候出现最合适呢?”

    “虽然我也希望这个能够提早问世,不过还是暂时等等吧……毕竟人类扭曲的怨念与诅咒,如同饭后甜品一样,需要用心慢慢回味……”高桥诚目光从吉田手中的光碟转移到了桌子上的漫画稿,脸上露出了期待地神色,“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具体情况,还是需要通过具体地测试之后,才能够明白!”

    “嗯?测试?喂喂喂,阿诚你又在策划着什么呀?”果然因为太过于熟悉高桥诚了,随随便便透露了一点消息之后,吉田就隐隐猜到了高桥诚的想法!只是看着高桥诚一脸神秘的,吉田无奈地摊了摊手,“嗨嗨,我知道了,又是禁止事项,亦或是‘想要知道就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之类的,对不对?唉,神啊,你为何离我而去!”

    “卧槽!圣乔治圣域!”高桥诚一脸惊愕地看着吉田,出于某种本能,直接一巴掌按向了吉田的脑袋,同时大声怒吼起来,“休想在我面前发动这个的技能!”

    能将别人的感慨,当作术式发动的吟唱,高桥诚你的中二病,毫无疑问已经彻底深入骨髓了啊口牙!

    在将一脸忧桑外加郁闷的吉田送走之后,高桥诚并没有进入漫画家模式,而是拿出了两个酒杯,因为今天除了吉田之外,还有一位前来觐见魔王陛下的远方来客……

    “伙伴哟,虽然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进行的还算是比较成功,然而……”高桥诚眯着眼睛,盯着对面脸色苍白的敬仲皓,手猛地拍打着桌子,进入了怒吼咆哮状态,“你现在这种一副中了衰老诅咒的样子,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组织打破了盟约,向你出手了吗?这次是精神攻击还是……灵魂诅咒?”

    “我想是精神攻击……大概吧!”敬仲皓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将桌子上的酒抬起来一口饮尽,神色有些恍惚,双眼之中的迷茫之色一闪而逝,“话说凤凰院凶真魔王陛下,今天召唤在下。到底有何吩咐?”

    “原本是想要和你说一下,关于第二阶段的任务,不过……”轻轻抿了一口杯中酒,高桥诚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但是因为发现了更加有趣的事情,所以今天就暂时不说了!挣扎扭曲的人类。动摇的意志以及……呵呵,人类果然是很有趣的物种呢,果然能够很好的取悦本魔王!”

    “我就知道,一切都瞒不过你……”若是以前的敬仲皓,绝对会做出orz的样子,然后开启的暴发模式,与眼前这个专门接人伤疤的缺德漫画家大战一场,不过现在……敬仲皓只是郁闷的将酒杯加满,苦笑地感叹起来。“伪装终究是伪装,内心的境界……果然还是比不上你呀!”

    “这是当然!”看着敬仲皓低头沮丧的样子,高桥诚放下杯子,怒其不争,“话说这样好吗?你就打算这样放弃一切吗?你身体内的复仇之魂,可是已经在哭泣了哟!”

    “大丈夫!反正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一脸惆怅的感慨了一句之后,敬仲皓像是突然开启了回忆杀模式,抬着酒杯。一脸呆滞!

    与发呆的敬仲皓吉桑不同,高桥诚却是一脸笑意地看着手中的酒杯。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一时之间,之前还相谈甚欢的两人,此刻却是陷入了异常的沉默之中……

    “那个,尊敬的凤凰院凶真大魔王陛下,吾等要在什么时候,开始实施的第二阶段计划?”突然开口打破沉默的。是摆脱了回忆杀的敬仲皓吉桑!毕竟某中二脸上的神色,有着渐渐崩坏的趋势,而且肆无忌惮的鬼畜笑声,让沉浸在回忆中的吉桑,本能产生了一股寒意!

    “至少要等你摆脱了精神负担之后……”高桥诚眯着右眼。盯着敬仲皓吉桑,地劝慰起来,“作为盟友,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提供帮助是理所当然的,虽然你现在依旧没有开口哀求我,不过这次可以免费提供一下优质方案哟!比如杀人灭口啊,比如毁尸灭迹啊,再比如抛尸海底啊……当然了,为了宣泄吉桑你心中怨念,若是单纯觉得这样的程度还不够,而是打算选择发动大规模的袭击,坑杀上万人什么的话……我想我们可以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哟!一起让人类体验所谓什么的,果然是一件相当有爱的事情呐!”

    还说……眼前这个笑吟吟的中二病,真的只是一个漫画家吗?可无论我怎么看,都觉得他应该是一个犯罪组织的头目才对呀!

    “不,不用了!我们还是先谈论一下,关于接下来的计划如何?”敬仲皓一脸讪讪笑着,结结巴巴地试图转移话题,“毕竟按照大魔王陛下您之前的宣言,整个完全进行之后,用来报复人类什么的,已经足够了吧!”

    “报复人类什么的,仅仅这点程度就满足了吗?嘁,牛头人吉桑哟,你的觉悟还差得远呢!”高桥诚不屑的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了狂热的神色,“按照《圣典》的记载,流泪代表着人类伤心,欲哭无泪代表着人类绝望,悲痛心死代表着人类毁灭……所谓的,只是《圣典》记载的第一步而已!我不是说过了吗?人类在悲伤与绝望中挣扎的意志,可是能够取悦我灵魂的最佳甜品呀!”

    虽然知道高桥诚的性格是什么样的,可是直到今天,敬仲皓吉桑才对高桥诚的中二病,有了正确的认识!比起自己为了逃避现实而进行的伪装来说,眼前这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已经真正进入了无药可救的境界之中0说,眼前这个中二布者,到底是如何产生,这种以奴役并折磨人类取乐的扭曲世界观呢?

    “呐,牛头人吉桑,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这个世界诞生的目的,就是为了取悦我而存在,所有人类都是我的玩具,都是让我灵魂产生愉悦的贡品而已!”高桥诚一脸狂气地将杯中的酒喝下,一脚踩在桌子上,发出了自信洋溢的狂霸宣言,“因为吾之名为凤凰院凶真,是狂气的魔王陛下,明白吗?”

    “明白……”这个已经不是明不明白的问题了,敬仲皓吉桑本能在咆哮,尽快离开这个危险的存在,远离这个中二狂气扩散的房间!“还有,我先告辞了!”

    “嘁!觉悟还不够吗?那个吉桑……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呢?”眯着眼睛看着敬仲皓吉桑离去的背影,高桥诚刚刚还狂气四溢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凝重地神色!良久之后,高桥诚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不过算了,或许现在我能够对吉桑说的,也只有……el psy groo!”(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