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二章 本座成神之日即将到来
    虽然在《滑头鬼》之中,奴良组的实力因为开着主角光环的原因,近乎拥有开启无敌挂的战斗力,但是在现在出现的《潮与虎》之中,奴良组却是没有表现出逆天的战斗力!

    之前不少读者在漫画发售之前,曾经幻想过奴良陆生带着百鬼,与白面者决一死战的画面,但是等到漫画真正刊载之后,很多人都泛起了强烈的无力感!原因倒不是因为漫画之中,剧烈地打斗不够多,而是因为白面者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

    那么《潮与虎》之中的白面者,到底有多强?

    除了兽矛之外,白面者是无法被消灭的,就算八百年前,集合了整个东洲所有妖怪们的实力,也只能够重创白面者,最终还是被负伤的白面者,逃到了支撑东洲大陆的支柱处!而现在唯一能够克制白面者的兽矛,因为小潮的使用不当,变得支离破碎;而除去刚刚到场的援军奴良组意外,唯一能够正面硬刚白面者的妖怪阿虎,也被重创打入海中!

    这一话的内容花费了接近一半的内容,来讲述白面者与奴良组之间的战斗……不,与其说是战斗,还不如说成是单方面的屠杀与虐杀!

    奴良陆生继承了奴良组三代目的位置之后,消灭了很多强大的敌人,以前很多流浪的大妖怪,也将渐渐加入了奴良组,让之前已经没落的奴良组,再次崛起成为黑暗之中的霸主之一!然而就算是现在这样强大的奴良组,面对着能力全开的白面者,也让奴良组的核心人员全都陷入了身受重伤的状态,而一些奴良组的小妖怪们,早已经死得尸骨无存了……就算陆生施展出了百鬼夜行的最强鬼缠,以身体容纳百鬼之力,发出的最强一击,也只是将白面者的一尾斩伤而已!

    和很多读者预期一样的激烈战斗,但是这惨烈的战斗场面,却远远超出了很多读者的预期!

    虽然很多读者一开始的时候都坚信着。凤凰院凶真应该不会丧心病狂到,将奴良组的妖怪全灭于此,但是以目前的发展来看,若是没有援军出现的话。估计奴良组不仅仅是被重创,相当有可能会被团灭于此!

    “要是奴良组的妖怪被全部消灭……”

    “要是陆生少爷死在这里……”

    “不要啊!萌萌的冰丽酱不能死啊……”

    “……要是真的出现了团灭的结局,我一定会好好和凤凰院凶真大大谈谈人生的!我发誓保证不打死他!”

    很多读者看到这里,都下意识地念叨着,要是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绝对要举行的大型游街行为!当然,作为连载漫画的杂志《少年jumk》身为帮凶,自然也是绝对不能放过的!

    看到漫画之中,奴良陆生被白面者打到的时候,很多读者莫名的心惊起来!尤其是看到白面者准备补上必杀一击的时候,很多读者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很担心奴良陆生会被就此灭杀!虽然曾经作为主角的存在,一般都拥有着不死的外挂,但是作为另外一部漫画中客串的角色,这个天赋效果肯定是已经没有了的……所以若是这个时候。没有援军出现的话,奴良陆生必死无疑,奴良组必将灭亡!

    “……爆流破!”锋利的气流之刃划破了天空,替奴良陆生当下了白面者必杀的一击!剧烈地碰撞产生的烟雾散去之后,手持着妖刀铁碎牙的犬夜叉,一脸阴沉地站在了陆生的身前,死死盯着白面者,“嘁!将整个世界闹得天翻地覆的妖怪,就是你吧?”

    “又来一个不知死活的杂鱼妖怪……不,你身上的气味。应该是半妖吧?”白面者那狰狞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没有用的!唯一能够威胁我的兽矛已经毁了,现在的我已经是无敌的了!”

    救下奴良陆生的。正是妖怪漫画《犬夜叉》中的男主角——半妖犬夜叉!而随着犬夜叉的出现,这一话的内容也到此为止!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景,还有都是在同样的地方结束这一话的内容……让很多读者在替陆生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也越发地对某位漫画家怨念起来!

    话说凤凰院凶真大人,能不要每一次都这样玩,行吗?

    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刻停住。想要知道后续内容的话,又要在苦苦等待一周!而且按照之前的发展,就算在这一话强势登场的犬夜叉,估计下一话也会被虐得很惨!虽然现在漫画《犬夜叉》已经接近了尾声,主角侧一行人准备与奈落展开生死决战的说……

    吉田也曾经劝说过高桥诚,虽然是想要表现白面者的强大,但是用另外几部漫画主角地受难来衬托……还不至于做到这样的程度吧?

    “读者们产生的怨念,正是让灵魂感到无比愉悦的美味佳肴!”高桥诚的答案,让准备了很多说辞的吉田,出师未捷身先死,整个人彻底凌乱了……

    “阿诚那个家伙,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范畴……”吉田一脸苦逼的样子,对着聚集在自己身边的同事们吐着苦水,“虽然在漫画上的天赋,同样也超出了正常人类的范畴……”

    “诶?吉田君,这样说凤凰院老师,真的好吗?”服部看着吉田一脸惊悚过度生无可恋的神色,安慰似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疑惑的问道,“虽然从亚城木梦叶那里听过一些传闻,以及某次我见到的一些事情,凤凰院老师却是有些奇怪,但最多也只是有点中二而已……”

    “只是……有点中二而已?”吉田尖声惊叫起来,弄得整个酒馆中的人都投来疑惑的目光,而当事人完全不在意地进入了咆哮状态,“都已经做到了那种事情,还只是‘有点而已’的程度吗?别开玩笑了啊!”

    雄二郎和服部两人对视一眼,虽然不知道高桥诚那边,到底弄出了什么事情……但是能够让腹黑鬼畜编辑吉田表现得如此失态,还真是令两人……相当好奇啊!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吉田死死守住底线,不肯将事情的原委说清楚,但是在某居心不良二人组的怂恿之下,多喝了几杯,然后甚至不用某八卦二人组地循循善诱,醉酒状态的吉田就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那天看完新一话的内容之后,我对之前阿诚选择用《夏目》结尾,有了一些猜想……当时才八点左右,抵达阿诚家里的时候,天只是刚刚黑下来……”回想起了目睹的事情,醉酒状态下的吉田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嘴唇不停得地颤抖着,开始向两位好奇满满的同事继续讲述起来,“我看见阿诚家的门没有关好,原本打算偷偷进去的,只是没有想到阿诚那个家伙,正在给某人上香……”

    “仅仅只是这样?”八卦二人组互相对望一眼之后,对于吉田的胆小有些不屑,服部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之前听亚城木梦叶的两人说过,高桥诚的父母已经过世了……”

    “才不是这样的!”吉田大声地反驳了一句,嘴角不停抽搐着,“一边念叨着诸如‘在妖怪时代即将完结的时刻,吾需要向本族的大神寻求祈福……愿能够诛杀此世界一切人类!’之类的话语,一边给自己的黑白照烧香奉上贡品……话说除了阿诚那个家伙以外,还有哪个混蛋白痴中二册对着自己的照片上香啊?当时我不小心弄出点响声,被一脸诡异笑容的高桥诚发现了,产点吓得尿……呃……呕……”

    虽然决定事件真相的关键性证据,因为吉田喝得有点多所以被彻底屏蔽了,但是某两位编辑可是秒懂了其中的意思,对视一笑之后,让吉田很长时间不敢抬头看人的流言出现了……

    某位编辑去某位漫画家家里收取漫画稿时,差点被对方家里诡异地布置吓尿了……之所以说是差点,是因为没有人看到某位编辑出来时,那条有谜样湿痕水渍的裤子……

    虽然事后吉田曾经多次向高桥诚表示,希望高桥诚能够介绍一些特殊地渠道,雇佣那些传说中能够让人消失无踪的存在,让某两位大嘴巴的同事,在某天下班后就成为失联状态,但是想要成为正义伙伴的高桥诚,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吉田的请求……

    顺便提一句,吉田完全没有想到的是,真正让消息扩散的,并不是某编辑二人组,而是……全程负责影藏拍摄的某位天然黑管家,以及某个暗中策划了一切,自称狂气漫画家的某人……

    “看来吾之眷属猫的修行,还远远不够啊……各种意义上都是!”高桥诚看着手中塞巴斯酱收集的情报,将正在播放某人黑历史的电视关闭,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啊啊,不过无所谓了,反正就当是战场中的消遣,至少在虐杀读者的剧情开始前,让那些蝼蚁凡骨们,享受最后的晚餐与甜点吧……此战真正结束之时,就是本座封神之日h哈哈哈哈……”(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