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妖怪时代的精髓就是反差萌
    亚城木梦叶最近表示压力很大!

    《pcp》的第一话成功的拿下了第一之后,最近的《pcp》排名不停地在往下降!虽然之前冒险一搏,使用三话的内容来讲述一个事件,获得了不错的效果,但是这种奇招若是用得太多,就会失去新鲜感!一直以单元剧的方式讲述故事,一话内容讲述一个故事,故事之间看起来没有什么联系,但同样的也可以成为相互的伏笔,这是单元剧故事最大的优势,同时也是最大的劣势!

    “呐,最高,服部先生说阿诚那个家伙的新漫画,通过了连载会议了!”黄毛眼镜君眉头紧皱,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阿诚那个家伙,该不会真的打算,将同时连载三部漫画的趋势保持下去吧?”

    “秋人……”蓝呆同学一脸纠结地放下了画笔,看着好基友搭档,“现在可不是说这个时候啊9记得当时我们答应主编的条件吗?若是再这样下去,我们的《pcp》说不定……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阿诚的《钢炼》!最后面这几话的内容实在是太赞了,剧情设计地很好!”黄毛眼镜君推了推眼镜,脸上露出了惊叹的神色,“而且阿诚那个家伙,真的是人类吗?我们这边单是连载《pcp》,就已经觉得时间非常紧了……但是阿诚那个家伙,同时连载三部漫画不说,《钢炼》最后面几话的画稿。实在是……”

    常言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虽然黄毛眼镜君只是单纯的吐槽而已。可是蓝呆却是想到了什么,拿起手边的《少年jumk》,快速翻动着,越看脸色越是凝重!而注意到蓝呆异常举动的黄毛眼镜君,自然也停止了抱怨,一脸疑惑地看着好基友搭档!

    “呐,秋人。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的漫画画风好像有些阴暗啊!”蓝呆拿着手中的漫画稿与《少年jumk》的漫画稿进行对比。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太肯定地神色,“你看看阿诚的《钢炼》,再看看我们的《pcp》!”

    “话是这样没有错,但是……”起身对比了两部漫画。黄毛眼镜君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但是我们的漫画不是偏重写实类型的吗?画风阴暗一点,也是很正常的啊!”

    “不,不是这样……”沉默片刻之后,蓝呆摇了摇头,“所以我在想,要不要试试看,更改一下画风,让漫画看起来稍微明亮一点!毕竟少年漫画的话。画风太过于阴暗……”

    “画稿方面我不是很懂,不过既然最高你这样说,就按照你想的去做吧!”黄毛眼镜君一脸微笑。“我这边也刚好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就用阿诚的新漫画来测量一下吧!”

    “嗯!”看着墙上标记的日期,蓝呆脸上闪过一丝坚决,右手也紧紧地握住了画笔!

    不说这边干劲满满的亚城木梦叶,正在看着样刊的新妻英二,也难得一见地放下了手中的画笔!

    “新妻君,这次漫画的排名……”雄二郎正准备告诉新妻英二漫画排名结果的时候。发现对方突然将样刊扔到了一边,拿起画笔进入了绘画状态之中。只好停下了说话!

    “雄二郎先生,距离下一话交稿的时间,还有多久?”新妻英二一边画着,一边头也不回的问着雄二郎!

    “还有三天的时间……”一脸疑惑地看着新妻英二,雄二郎正想发问的时候,门铃响了!

    岩濑爱子今天化了淡妆,背着一个小包,向开门的雄二郎微微颔首之后,便跪坐在新妻英二的身后,从包中拿出一本书来,一言不发地翻看起来,以身正道,诠释了‘论一个安静美女子的自我修养’!

    “雄二郎先生,麻烦你三天之后过来拿《crow》漫画稿!”新妻英二突然将之前的漫画稿撕碎,扔到了地上,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笑容,“这一话的《crow》,需要重新完成!”

    “啊,新妻君!”看着新妻英二将漫画稿撕碎,雄二郎抓狂了,大声咆哮起来,“为什么要……”

    “因为赢不了!”新妻英二转过身来,看着一脸惊讶的雄二郎,自信的笑着,“凤凰院老师新的漫画,我可是很期待的说!之前输给了《钢炼》,虽然有着一些原因,但是这次的新漫画,我不想输!”

    “但是也不至于……”看着地上散落的画稿,雄二郎脸上十分不解,就算是对于自己的漫画不满意,但是也不至于做到这样的程度吧?

    “你不明白吗,雄二郎先生!”新妻英二的叫声,比之前雄二郎的咆哮还要大,“想要赢得胜利,但只是这样的程度,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需要重新画!”

    岩濑爱子虽然一直在看着书,但是却是认真听着两人的对话!想要赢的心情是一样的,但是老实说,岩濑爱子并不觉得自己的漫画会输给高桥诚!《钢炼》接近完结时期,画风的变化,这个岩濑爱子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她也同样坚信着,漫画除去画稿的质量以外,故事剧情同样也很重要!在这一点上,并没有认真看过《钢炼》的岩濑爱子有自信,自信能够写出不输于任何人的故事!

    既然选择了成为漫画原作者,就要有这份自信!无论是凤凰院凶真那种想象力天马行空的漫画,还是亚城木梦叶那种剑走偏锋的邪道漫画,既然成为了对手,岩濑爱子就不会退缩,自信能够写出更出色的故事!不是不自量力,也不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而是本身的矜持与骄傲!

    强者的心永远是剑。所以能守护一切弱小,斩杀一切强敌;弱者的心永远是伤口,所以会逃避一切困境。畏惧一切敌人!

    新漫画《潮与虎》虽然已经通过了连载会议,但是距离刊载还有一点时间!虽然通过电话已经告诉了高桥诚这个消息,但是吉田还是很尽责的亲自跑了一趟,打算上门告诉高桥诚这个消息!

    “心神一体,落笔抬笔之间,融入呼吸的节奏……”登门到访的吉田,看着高桥诚正在指导着静河流画漫画稿。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看来和主编想的一样,静河流这个内向的漫画家。在高桥诚这里,或许收获的,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多!

    不过吉田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高桥诚接下来的话。直接让吉田进入了石化状态!

    “……没错,释放你心中聚集已久的怨念与仇恨吧!对这个世界腐朽的憎恨,对愚昧人类的厌恶,想要破坏一切,想要毁灭一切……这一刻你不再是静河流,而是灭世的妖怪,同情与怜惜,这些单纯无聊的感情全部舍弃,只要留下憎恨。只要留下愤怒……”

    “阿诚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见两人将精神全部集中在漫画上,越听越不对劲的吉田,立刻冲了过去。制止了高桥诚中二洗脑电波!“不要随便灌输一些中二的思想给静河流啊!”

    “哼!吾之眷属猫哟,中二的是你好不好!啧啧啧,看来流子的特殊能力,你并不知道啊!”高桥诚抬头看了看吉田,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让流子选择负责这部漫画吗?”

    “让新来的助手。负责刚刚连载的漫画,理由不是和真由理他们一样……”吉田说道一半就停住了。高桥诚摇头的样子,以及脸上不屑的表情,让吉田产生了名为不幸的预感!

    “与其说是流子和《潮与虎》向性方面意外地合拍,还不如说是吾等有着共同的夙愿,让名为人类的卑劣物种,从这个星球上消失!”高桥诚看着认真画画的助手静河流,脸上露出了期待地神色,“不用任何言语沟通,通过流子的漫画《斜本》,我已经明白了一切!流子,是黑暗的宠儿,魔王的眷属!但是想要灭绝人类,仅仅这样的程度是不够的……”

    看着高桥诚一脸狂热地诉说着自己的想法,吉田已经无语了y灭世界,消灭人类,这种听上去十分恐怖的事情,居然还能够如此狂热虔诚地说出来,该说是高桥诚病的不轻呢?还是说中二病都是这样的存在吗?

    坏心眼地高桥诚,并没有告诉吉田,让静河流作为《潮与虎》的真正原因!

    《潮与虎》这部漫画,虽然画风与漫画相得映彰,但是不可否认,这样的画风,对于漫画而言,确实是难以回避的硬伤!更改画风是绝对不行的,毕竟这种暴力直爽的漫画,改成精致唯美的画风,绝对会适得其反,别说鱼和熊掌兼得了,最后的结果自然是竹篮打水!

    所以为了弥补画风方面的问题,只能够从其他方面进行改善!既然画风不行的话,那么就从角色对比上来吧!

    《犬夜叉》当中,侧重描写的还是妖怪与人类的感情;《滑头鬼》当中,则更侧重于是妖怪与妖怪之间的豪侠义气;这两部漫画虽然侧重点不一样,但是总的来说,表现的还是妖怪善的一面比较多!但是《潮与虎》完全不同,第一话之中只是两个主角的登场秀,而从之后的内容开始,更多侧重的,还是妖怪们杀人吃人的凶残本性!

    妖怪时代的漫画,要表达地是什么?就是妖怪!

    可以想象得到,当读者们已经习惯了《犬夜叉》之中人与妖怪相互守护的情节,当读者们已经习惯了《滑头鬼》之中妖怪与妖怪之间的豪情,心中渐渐产生了‘啊,妖怪原来也是有情有义的存在’之类的想法时,突然看到《潮与虎》中,妖怪们凶残嗜杀的一面……想必这样的冲击,会很有爱吧?

    善良的妖怪,邪恶的妖怪,妖怪本性的反差萌,才是整个妖怪时代的精髓!(未完待续)

    ps:终于恢复一些精神了....话说某猫是不是得了‘一出差回来就会身体抱恙’的病啊?刚刚从帝都回来,然后就是感冒发烧....哦呵呵呵,以后想要穿越的话,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