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男人的浪漫
    组合技能发动之后,一般都会轻易的获得‘四方全灭’或者‘超量击杀’这种成就!

    虽然之前的《钢炼》一直保持着第一的位置,但是排在其后的漫画,单从获得读者支持上来说,还有着一较高下,追上并反超的可能性!然而在高桥诚与李秉银的组合技能发动之后,除了让《钢炼》一直保持着第一的位置之外,也从票数上,渐渐拉开了与其他漫画的差距,渐渐成为了其他漫画可望而不可追赶的对象!

    对于读者来说,对于最近连载地《钢炼》,很好地诠释了‘等价交换’这个所谓的真理!

    想要追寻母亲温暖的爱德华兄弟两人,所付出的代价,是失去了站立并试图追寻的脚,以及能够感受温暖的身体;想要获得孩子的老师伊兹米,则是失去了生育孩子的能力;试图看清国家前途命运的马斯坦,却是失去了能够目睹将来的双眼!

    给予得意忘形的人类,适当的绝望,这就是所谓的真理!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什么,这就是所谓的真理!看着漫画中真理的诠释,很多读者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手足情深,常常用于形容兄弟之间的感情!在《钢炼》之中,爱德华为了换回阿尔的灵魂,付出的代价便是自己的手臂!也直到现在,很多读者才反应过来,当初爱德华换回阿尔的灵魂,所付出的代价。为什么会是自己的手臂\多读者在看到漫画中,关于‘等价交换’的解释之后,同时也私下思索起来。名为凤凰院凶真的漫画家,从一开始就已经想好了这样的布局吗?

    对于编辑部的人来说,众多编辑们一直在讨论着,这部《钢炼》会不会将第一保持到完结!一开始,高桥诚那嚣张无比的发言,自然被认为年少轻狂,少年得志的傲慢而已;但是随着《钢炼》一直保持着第一的地位。并且不断扩大着领先的优势之后,众多编辑都毫无节操地叛变了。或明或暗地通过吉田,开始为高桥诚打气声援起来,希望将之前的那狂妄的话语,变成现实!

    融合了两人意志的《钢炼》。读者侧的满意程度不断上升,编辑侧的期待程度也持续上升!

    不过高桥诚和李秉银这样的做法,似乎让心思缜密的上野葵察觉到了一丝异常!毕竟女孩子的心思比较细腻,再加上同为《钢炼》的助手,漫画的画风变得细腻,若是一话两话还可以理解成随意为之……但一直保持这样的优良细腻的画风,恐怕谁都会察觉其中的异常吧?

    “话说最近那两人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啊?”完成手中的漫画稿后,上野葵伸了伸懒腰。看着陷入狂热状态的高桥诚和李秉银,悄悄问着一旁的丁丁,“怎么感觉这两人。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应该不会吧!”丁丁停下了画笔,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右手,目光在李秉银和高桥诚之间来回徘徊,之后默默摇了摇头,“只是最近小李子晚上都没有回去,好像一直在阿诚这里画着漫画0说你们这边的《钢炼》工作量很大吗?之前吉田先生来拿漫画稿的时候。不是说《钢炼》快要完结了吗?”

    “就是因为快要完结了,所以工作量才加大的!”上野葵从桌子上抽出一张完成得漫画稿。没好气地抱怨起来,“看看这细腻到令人发指的漫画稿!这两个家伙不知道抽什么疯,将漫画稿画得如此精致细腻!真是的……托这两个抽风混蛋的福,原本每天勉强能够完成得工作,现在要多花一倍的时间来完成!”

    听着上野葵那怨念深重的抱怨,高桥诚和李秉银顶着黑眼圈,默契十足地对视一眼之后,脸上露出了相同的笑容!两人手中的画笔也根本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继续在稿纸上飞快地舞动着!按照契约的内容,李秉银将要离开的事情,高桥诚并没有告知任何助手!

    虽然一肚子都是疑惑,但是不得不称赞上野葵的职业操守,短暂的休息之后,上野葵准备从高桥诚手中拿取新的漫画稿,继续进入工作状态,不过这一次却被高桥诚拒绝了!

    “《钢炼》的全部画稿已经完成了!”看着一脸倦色的上野葵,高桥诚轻轻摇了摇头,“接下来你需要进入调整阶段,好好休息!剩下来的工作,将由木子哥来完成!辛苦了!”

    “可是……”看着大家都在忙碌,上野葵有些不好意思,“总不能够就让我一个人休息吧!”

    “小葵,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我们吧!”感受到高桥诚那种‘你自己解释’的眼神之后,李秉银忍不住插话,“反正最后的一点内容,今天晚上一个通宵就能完成了!”

    “……是我!”刻意忽视了上野葵疑惑的眼神,无视其他助手们嘲讽鄙视的白眼,高桥诚掏出了手机,一脸严肃地进入了‘向观察者报告’的模式之中,“计划已经完成,毫无察觉的奴仆们现在正努力工作中……嗯,和计划的一样……不,应该说比想象中的还要轻松,使用言灵术稍微进行了一下鼓动,一号实验体就立刻陷入了狂乱阶段,已经成为了可以随意差遣的玩物……”

    和白眼狂扔的其他助手不一样,正在画着漫画的李秉银,不自觉地加大了握笔的力量,在稿纸上划出了醒目的痕迹!察觉到高桥诚脸上鬼畜的笑容,虽然李秉银极力想要否认……但是很遗憾,高桥诚口中的一号实验体和玩物,确认就是自己无疑!

    于是实验体与玩物合体的李秉银,等到所有助手都离开之后。依旧埋着头,很悲催的握着画笔不停地画呀画呀画呀……

    “呼!终于完成了啊!”看着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色,李秉银将最后一页画稿放在了桌子上。疑惑地看着高桥诚,“那么阿诚,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吗?”

    “想要说的话有很多,不过这个时候……”高桥诚手指一弹,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到男人的浪漫,果然还是……”

    高桥诚的话音未落。琉璃便迅速从厨房中窜了出来,定春尾随其后。嘴里咬着一个硕大的酒瓶,头上还顶着一个托盘,托盘的里面装着两只巨大的碗!看着高桥诚脸上的笑容,李秉银叹息了一声。轻轻拍打着脸庞,试图缓解工作之后的疲劳!

    为两只巨大的碗中倒满了酒,不用高桥诚开口,李秉银很自觉地伸手接过其中一只碗,脸上充斥着复杂的神色,看着高桥诚笑眯眯的样子,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将盛满酒的碗抬到面前!

    “喝酒的时候,就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高桥诚微微皱眉。不爽地抱怨了一句之后,立刻换上了笑脸,“除了笑容之外。任何复杂地感情都会让酒变味的哟!”

    “也是!阿诚你说的不错……”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李秉银深深吸了一口气,换上了笑脸,“那么……”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有些煞风景呢……”高桥诚将碗放到了嘴边,“微笑。喝酒,只要这样就可以了啊!”

    没能够以漫画家助手的身份。见证眼前之人制霸整个漫画界,还真是遗憾啊……

    中途放弃了的自己,就像逃兵一样,无法面对之前一起努力的伙伴了……

    人生总是重复着这种两难的选择,必须要放弃其中一样的时候,果然还是有些不舍啊……

    加班加点熬夜完成的画稿,能在离去前绽放最后的光芒吧……

    手臂有些酸,之前没有察觉,是因为画漫画时太过于集中精神了……

    鼻子有些酸,果然是因为这酒的味道太过于刺鼻了吧……

    两人坐在地上,一口接一口,或急或缓,一碗接一碗,或快或慢,没有任何语言,也没有任何交流的眼神,碗中之酒,似乎成为了最好的语言,想要说什么,想要传达什么,都不用开口说出来,只需要……没错,只要带着微笑的表情,将酒喝下去,这样就可以了!

    男人的浪漫,果然还是将一切想要说的话,寄托在酒中,带着满脸的笑容,一口饮尽呀!

    次日,上门收取漫画稿的吉田,看着桌子上堆着的漫画稿,一脸黑线!三部漫画的漫画稿,按理来说,应该没有这么多才对!但是这种厚度,这数量……

    “吾之眷属猫哟,除去《犬夜叉》和《滑头鬼》正常数量的漫画稿之外,剩下的,全部都是《钢炼》的漫画稿!”高桥诚打着酒嗝,懒懒地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对吉田解释起来,“《钢炼》直到完结的漫画稿,就全部交给你吧!若是平时,看着你为了收取漫画稿,在结社和组织之间来回奔波,我或许会觉得很欢乐,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暂时没有这种心情!”

    “是这样的吗?原来如此啊……”阴沉的脸色,无神的双眼,吉田已经陷入了第一阶段的黑化模式!看着高桥诚那副毫无防备的样子,吉田拿起了手中的漫画稿,准备蓄力施展攻击!“……原来在你的眼中,我就是如同小丑一样的存在……”

    “请别侮辱小丑这个神圣的称呼!能被成为小丑的存在,只有那个万年正太脸的绿毛鬼畜男,而你……”高桥诚似乎想到了什么,沉默了片刻之后,闭着眼睛继续说道,“只不过是一只眷属猫而已……就单纯以低位而言,还不如掌握了萌杀奥义的琉璃酱!哦,对了,吾之眷属猫哟,还有件事需要你来完成……”

    说了这么过分的话之后,还指望我会帮助你吗?而且求人办事,居然还毫无自觉地用吩咐人命令人的语气……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没用了,就算是求饶,也要在接受吊打之后,诚心诚意下跪道歉才行!吉田隐藏的脸上,露出了有些狰狞的笑容,准备进入了第二阶段的黑化模式!

    “因为李秉银回老家结婚了,所以需要一个新的助手!”高桥诚声音有些低沉,“关于新的助手……除了掌握必要的技巧之外,还要懂得男人的浪漫!至于接头的时间,就在《钢炼》以连续第一的成绩完结之后吧!”

    属于你的荣耀,别人无法替代!吾等创造的荣耀,将让整个世界,在最耀眼的光芒之下,彻底跪服!

    但是……

    若我止步不前,则会更加无法面对你,吾友!(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