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漫画家与助手
    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助手们纷纷起身告辞离开了m往常不一样,今天的房间中除了斜躺在沙发上的高桥诚之外,还有一言不发的漫画家助手的李秉银!

    两人之间,并没有所谓的基友之情,也没有传说中‘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种隐藏着无限逆袭可能性的设定,只是……单纯的主仆关系而已!(喂!)

    “非常抱歉,阿诚!”主动开口的人是李秉银,并不是接受十动然拒的发卡支线,也不是心有所属忍痛挥别基友的支线展开,而是神色诚恳的诉说着歉意!至于道歉的理由,则是《钢炼》完结之后,李秉银要回老家结婚,同时也将舍去,漫画家助手这个职业的称号!

    “你已经决定了吗?”沉默了片刻之后,高桥诚探起头来看着李秉银,脸上露出了让人不安心的笑容!

    “阿诚……你想说什么?”李秉银脸上露出了一幅纠结的神色,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高桥诚脸上那危险的笑容,反而自顾自地说着,“选择继续画漫画的话,就无法和她结婚,毕竟对方的父亲要求是……其实我很想继续画漫画,但是关于那边的……”

    “你是在想,为什么只能够二选一,而不能鱼和熊掌兼得吗?”高桥诚脸上露出了一个让李秉银颇为熟悉的神色,“那么好好考虑一下另外的选项吧!比如。既没有能够与心爱之人步入婚姻地殿堂,也因为脱离了结社的支持,让那所谓的人生。陷入绝望的地狱之中!而你也因为后悔自己的选择,后悔自己无知与傲慢的冲动,陷入无法自救的黑暗深渊,从此每天沉迷于夜店,和不同的陪酒阿姨们发生各种寡廉鲜耻的关系,花光所有积蓄之后渐渐堕落,最后拖着饥寒交迫的身体露宿街头。在别人看待丧家犬目光的鄙视与歧视下,孤独而悲哀地死去!”

    “喂喂喂。这个展开要比‘打完仗就回老家结婚’的死亡竖旗还要凶残一百倍啊!”李秉银一脸黑线地咆哮起来,越听越是感到了,高桥诚背后此世之恶的迫近!“这是诅咒吧!这绝对是诅咒吧9有这种说话方式,不是之前漫画中金布利对阿尔说的那一套吗?”

    “吾之使徒哟。不要露出如此哀伤狂乱的表情……”幽幽叹了一口气,高桥诚暂时摒弃了狂气中二人格,切换到了绝对理智模式!“既然选择了人妻控的路线,就带着这份天真地执着,背负着绝望的执念,一直前行吧!就算将来抵达了绝望的深渊,亦不要后悔!”

    话说这样叙事的方式……确定封庸在么?感觉手上已经聚齐了‘被封印的中二高桥诚’的四肢了啊!

    对于高桥诚中二式的话语,李秉银嘴角狂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虽然之前没有提过。但是看着高桥诚那一副洞悉一切的中二表情,李秉银之前准备好的说辞,此刻却是卡在嗓子里。完全说不出来!

    李秉银个人内心的纠结,在中二脑补的幻想面前,直接被轰杀至渣!

    “其实吾之奴仆哟,你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决断吧?”看着气急败坏即将陷入暴走的李秉银,高桥诚轻轻一句话就打断了对方蓄力地状态,“之所以觉得难以抉择。只不过是因为傲娇的情感,那种人类固有技能的存在。让你感觉到迷茫而已……是这样的吧?”

    “我……”虽然极力想要否认,但是在高桥诚那看穿一切的表情注视之下,李秉银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坦然的承认了,“确实是这样!”

    “那么《钢炼》完结之后,你就回老家结婚吧!作为吾最忠实的奴仆,让吾等将《钢炼》连续第一的神话保持到完结,写入游荣社……不,是整个世界的历史之中!吾等一起被载入史册的名字……作为离别前的赠礼,作为新婚礼物,将会让你有一个难忘的祝福!”高桥诚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没有遮盖物的右眼之中,闪烁着名为狂热的光芒!“这份礼物,作为替狂气漫画家凤凰院凶真卖力工作的报酬,吾虔诚的奴仆木子哥哟,挺起胸膛,坦然接受吧!”

    “虽然阿诚你说得这样热血澎湃,但是……”李秉银那充满怨念的语气,以及脸上……又是这种幽怨被抛弃的神情!“我能拒绝吗?”

    “异议!”高桥诚龙一猛拍桌子,义正言辞的盯着李秉银,“之前证人的发言有一个巨大的问题!请再次重复刚才的证言!”

    “嗨嗨,不容许拒绝吗……我知道了!”李秉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着高桥诚的家里,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不过阿诚,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小葵他们吧!毕竟……”

    “既然是你的意愿,那么……”高桥诚从书桌上抽出了一张写满文字的纸,“签订契约吧!不要露出那种眼神,这是我们所在世界的规则!不要小看这份以灵魂签订的契约,但凡背叛者,失约者,将会受到无限主神的光球制裁,被迫踏上‘想明白生命的意义,想真正的活着’的求生之旅!”

    “还真是无比鬼畜地惩罚呢!”虽然完全听不懂,但是有种不明觉厉的感!李秉银叹息了一声之后,顺从着高桥诚的意愿,快速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谢谢了,阿诚!真的非常感谢啊!”

    “哼!不要试图通过感谢来刷好感度,吾对一切雄性人型生物都无爱的说!”为了掩藏那种疑似傲娇的口气,高桥诚试图通过嘲讽技能来弥补,“道谢的话语,只要说一遍就可以了,说两遍的都是笨蛋!真是的……明明之前还是可以进化成为腹黑银色野兽的存在。再转职为人妻控之后,就连灵魂都抛弃吗?你是这样的,隔壁的某个黄毛也是这样的!果然人妻控什么的。除了吾凤凰院凶真之外,都是一群丧失节操笨蛋!这个世界果然是已经无药可救了吗?世界哟,毁灭吧!彻底毁灭吧!再次回归混沌吧!”

    “我是人妻控笨蛋还真是抱歉啊!”

    一前一后的声音同时响起,立体声环绕地吐槽,效果拔群的同时,也让高桥诚惊呆了!你妹的,李秉银什么时候掌握了这么凶残的能力啊!这可是失传已久的奥义啊!顺着李秉银那种‘找到同胞’地眼神看过去……好吧!之前被谈论的某黄毛。一脸怒意的站在门前,双眼之中闪烁着不死不休的灼热战意!

    “黄毛居然转职成……不。应该说是彻底变成了曹阿瞒吗?前有强敌,后有追兵……这种展开绝对不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高桥诚低头沉思片刻,仰头看着天花板,“这就是你的试炼吗。万年萝莉……盖亚!”

    “吾不会屈服,亦不会妥协!吾会抱着同归于尽的觉悟,死战到底!盖亚的爪牙哟,用你们灵魂记住吾狂气邪魅的名字……凤凰院……凶真!”

    巨大的咆哮声,让整个楼层的人都吓了一跳!紧接着连续传来了实物撞击地板的闷响声,让想要前来一探究竟的围观党迅速退散!

    《钢炼》持续凶残的占领着第一,对于任何试图挑战的漫画,都毫不留情地轰杀!就算是被称为同胞兄弟的《犬夜叉》和《滑头鬼》,也没有例外地受到了相同的待遇!

    《滑头鬼》中。牛鬼刚刚开始叛乱的篇章,让读者们很好的感受了一下,妖怪之间的豪侠之气!陆生切换了妖怪形态。完成了一次百鬼夜行,从鼠妖怪手中,将人类的同学拯救了出来!虽然陆生的人类同学之中,有着妖怪天敌的阴阳师,但是对于陆生依旧没有丝毫犹豫,将阴阳师小妹妹从妖怪手中救了出来!有恩报恩。忧愁报酬,作为豪侠妖怪的奴良组。自然以行为证明了妖怪亦有豪侠之心!

    然而就算是那种拉风帅气的登场方式,就算是有着百鬼夜行助阵,也依旧无法从《钢炼》手中夺取第一!并不是说这部《滑头鬼》的剧情燃点比不过《钢炼》,只是《钢炼》最近的画风,有了重大的改变!

    漫画是否精彩,除了故事剧情是否有趣之外,还有画本身的质量是否过关!有很多漫画虽然有着很好的剧情,但是就因为角色人设的卖相不讨喜,画的本身过于粗糙,结果差点被神隐!这种事情无论是高桥诚之前生活的世界,还是这个平行世界,都发生过很多次!

    “阿诚,这里马斯坦这样画不行,眼神之中的愤怒没有表现出来,应该说是表现得还不够!”李秉银将手中的漫画稿退回给了高桥诚,脸上洋溢着狂热的神色,“情绪源于心中!对于挚友死亡的愤怒,对于恩维的憎恨,抛弃一起理性,化成为复仇鬼的马斯坦,单单只是让眼角加上阴影来凸显厉气,是完全不够的!”

    “修改调整中……”高桥诚接过漫画稿的时候,也同样递交给了李秉银新的漫画稿,“和之前的一样,这一话中下水管道出现过于频繁,细节纹路自然不用多说,还要记得将交错扭曲的管道画清楚!”

    “了解!”顺手接过漫画稿之后,李秉银立刻进入了高速绘画模式之中!

    如同受到了‘邪恶狂热’辅助技能的两人,陷入了一种几乎疯狂的模式之中!《钢炼》最近的几话内容,无论是人物的表情描绘,还是背景的描绘,都细致到让读者惊讶的程度!高桥诚的绘画水平暂且不予以讨论,但是对于助手李秉银的爆发,绝对已经超过了平时的水准!隔壁的蓝呆在观察之后,感叹李秉银在背景细节方面,那细腻的绘画技巧,几乎和回老家的中井先生不相上下!

    为了不留下一丝遗憾,一定要全力以赴地去画!

    离开之前,也要见证《钢炼》成为制霸漫画界的王!

    就算是离开,也要让《钢炼》的读者们,感受到我对漫画的喜爱!

    毕竟,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画漫画了……

    抱有如此想法的李秉银,将胸中从未对人诉说的意志,贯彻在每次抬笔落笔之中!而作为神队友的高桥诚,虽然从未和李秉银深入谈论过这件事情……但是似乎感受到了李秉银的决心与意志,这种默契程度爆表的神配合,已经说明了一切!

    既然决定离开,那么一定要笑着离开!

    遗憾什么的,愧疚什么的,完全退散!

    坚定信念的走下去,咬紧牙关不要回头!

    名为热血的记忆,将是吾送别朋友最好的礼物!

    高桥诚与李秉银必杀组合技能——发动!(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