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的意志将超越神
    “神啊,请赐予我坚贞不屈的意志,请让我洞悉名为‘人’的本质吧!如果说弱肉强食不是罪,那么至少让我拥有一张代表愤怒的面具吧!我……”

    “啊啊,又来了吗?这是今天的第几次了?”李秉银看着正在感慨的高桥诚,很自觉地小声吐槽起来,“话说理奈小姐的离开,对阿诚的打击就是这样巨大吗?已经一个星期的时间……”

    “阿诚虽然一直是很中二的样子,但是对于理奈妹妹感情,可是真心的哟!虽然是个死不悔改的中二,但是就单独以感情方面而言……”上野葵不屑地盯着几个男性助手,冷哼了一声,“哼!阿诚比起你们这些渣渣来说,要好上一万倍!”

    “好上……一万倍……”对于上野葵的这个评价,几位男性助手除了苦笑之外,只有苦笑了!而那边的高桥诚似乎并没在意这些谈论,继续将身心徘徊在某个状态之中!

    “……即使面对神,我也充满了畏惧!我无法相信神的爱,却单单只相信神的惩罚!信仰,让我感觉不过是低头忏悔,然后走上刑场接受神的鞭笞而已……我相信地狱的存在,但是对于天堂的存在,我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啊!这个腐朽的世界,正在堕落,被理想背弃的我,存在有何意义?混乱吧,毁灭吧,让一切重归混沌吧!”

    “小诚,不要难过了……”看着完全陷入崩坏毁灭的高桥诚,上野葵面色犹豫地安慰起来,看样子似乎准备施展的技能!

    “这样的阿诚,比我们好上一万倍?”目睹了上野葵一脸犹豫不决的表情之后。李秉银嘴角抽搐地看着丁丁,“果然最近比较流行颓废中二风格吗?像我这样俊朗阳光帅气的大叔,已经过时了吗?”

    “过不过时我不知道,不过你这个年纪就自称为大叔的话,那我算什么?已经是老爷爷了吗?”丁丁吐槽能力全开。面无表情地看着高桥诚,“呐,阿诚啊,我说你的漫画稿已经完成了吗?之前吉田先生可是说过,今天来拿《寒蝉》完结篇的漫画稿吗?你一直都没有交给我们……话说你这几天在做什么啊?”

    “被魔女逼上了转职的道路……”高桥诚听到这个,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整个人更加颓废了,“没想到我凤凰院凶真也有这么一天!嘁,转职为人妻控什么的……这就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吗?”

    “人妻控……”李秉银差点将刚刚喝入口中的水喷出来,虽然被呛到了,但是李秉银还是一脸惊讶的看着高桥诚。“阿诚,难道说你……”

    “就是那个难道了!”高桥诚似乎受到了更加强烈的冲击,一脸颓然,“最符合我的职业呢,本来是剑士或者枪兵弓兵什么的……结果还是走上了,这条背离我夙愿的道路,岂可修!这是当前世界线唯一的选择吗?”

    “这是在炫耀吧?”李秉银和丁丁同样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表情,相互对视一眼。似乎触发了隐藏的基友支线,异口同声地说道,“不愧是凤凰院凶真老师啊!”

    “阿诚。快点开门啊,我是吉田!”突然传来剧烈的敲门声,还有急促的呼喊声,这还是吉田首次采取如此独特地登场方式!吉田进门之后,神色怪异地看着高桥诚,手中拿着一份报纸。嘴角不停地抽搐着,在众多助手好奇的眼光下。摊开了报纸,指着报道照片之中。身穿白大褂肆意狂笑的某人,一脸试图否认地问着高桥诚,“这个人不会是你吧?绝对不会是你吧?”

    “嘁!居然被发现了啊!”高桥诚撇了撇报纸,并没有否认,反而掏出手机自顾自地进行着汇报,“是我……没错,看来被盯上的人是我,组织的间谍已经找到我这里了……”

    “还真是你啊……”吉田完全陷入了无力的状态,瘫软地做到了沙发上,一脸恳求地看着高桥诚,“阿诚,高桥诚,拜托你了,以后在公共诚,请你表现得正常一点好不好啊!你这样做……”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与一个戴着墨镜的女子完成结婚登记之后,男子似乎过度兴奋,大声高调地发布‘世界现在已经向我下跪了’,‘魔女已经成为我的阶下之囚’之类的宣言,这是记者在婚姻登记时拍摄的照片……”

    都不需要消耗脑细胞去考虑,报纸上提到的人,绝对是高桥诚这个中二病无疑!报纸都没有读完,整个工作室的人,都一脸异样地盯着高桥诚,尤其是上野葵,眼中充斥着愤怒与不甘心,死死盯着高桥诚,那眼神仿佛是在说,‘将我刚刚的一丝感动赔给我’之类的!

    “嗯?有妖气?”似乎感觉到了助手们的眼神,高桥诚脸色一变,放下手中的电话,将漫画稿从抽屉之中拿了出来,天女散花一样扔了出去,大喝一声,“恶灵退散,破邪显正!”

    “啊!阿诚你到底在做什么啊……”看着正在空中飞舞的漫画稿,吉田惊呼一声之后,便开始忙碌的收集起漫画稿来,而众多助手也在惊愕之后,加入了吉田的队伍之中!

    “额,糟糕!其中似乎混入了一些不该出现存在!”高桥诚突然想起来,被扔出去的漫画稿中,有些漫画稿是之前构思妖怪时代混入的漫画稿,虽然只是人设之类的单章漫画稿,但要是被吉田看到的话……

    “嗯?这是……”已经来不及了,吉田手中拿着的漫画稿,正是妖怪时代的碎片之一!漫画稿之中的画着一个手持长矛的男孩子,身后跟着一只双脚站立的怪物!虽然这个怪物有着一张和老虎很相似的脸,就连身上也有老虎身上的花纹,但是吉田可以肯定,这个生物绝对不是什么老虎!“阿诚。这个是……”

    “嘁!被看到了吗?”高桥诚一把将画稿夺走,开始施展周星星大人的不传之秘,试图对吉田进行洗脑攻击,“吾之眷属猫,你看不到你看不到……”

    “不是《犬夜叉》。也不是之前的《滑头鬼》-风完全不一样,尤其是角色的样貌方面,和之前的漫画作品完全不一样,那个男孩子的相貌……”吉田一脸陷入了沉思的表情,开始嘀咕起来,“阿诚。那个漫画稿是什么?能让我仔细看一看吗?”

    “吾之眷属猫哟,你该不会是产生幻觉了吧?还是说已经丝毫不顾及卧底的身份了!”高桥诚快速将漫画稿塞入抽屉之中,装作一脸无辜地看着吉田,“你今天……今天不是来《寒蝉》的漫画稿吗?”

    “比起《寒蝉》完结篇的漫画稿,我更关心的是刚刚那部漫画!”吉田有些皱眉。看穿了高桥诚试图遮掩低劣伎俩,“那个作品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角色的画风和你之前的作品,完全不一样,所以别说是《犬夜叉》或《滑头鬼》的漫画稿啊!”

    “吾之眷属猫哟,这是《寒蝉》的漫画稿,请收下!”高桥诚将助手整理好的漫画稿,交给了吉田,“你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0说你中了精神攻击吗?真可怜!这个年纪就产生了幻觉,估计已经无法治疗了啊!”

    吉田嘴角狂抽,这么说之前。能将剔除漫画稿的行为先解释一下吗?看着高桥诚摆明不想说的样子,吉田一把抢过了漫画稿,忍气吞声地开始翻看起来!只不过吉田越看,脸上的神色就越是不对劲,以丁丁为首的助手三人众,也同样聚集在了吉田的身后。毕竟《寒蝉》完结篇的开篇漫画稿,是高桥诚独立完成的。他们并没有事先看过!

    “阿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终于。吉田快速翻阅了整个漫画稿纸后,脸上露出了一副阴沉的表情,“为什么整整一话的内容,都是在讲述鹰野三四过去的故事啊!明明皆杀篇的时候,整个《寒蝉》已经发展到了最关键的地方,但是这个祭囃篇的开始,看起来完全在讲述日常啊!”

    “愚昧的人类,因为被平静的日常所掩饰,无法看到隐藏的真相吗?”高桥诚一脸神父样地看着吉田,开始劝导起来,“好好回忆一下,你身为责任编辑的能力吧!不要因为愤怒蒙蔽了双眼,也不要因为绝望而失去了理智……伟大的漫画家凤凰院凶真曾将这样告诫过你……”

    虽然很想继续吐槽高桥诚的话语,但是吉田还是忍住了,再次仔细看了看漫画稿,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一下,尤其是看到了封面的备注,明明白白写着‘祭囃篇其之一,三四’,吉田将有些浮躁的心情收敛了一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再次认真地看起漫画来!

    “也就是说,祭囃篇的故事,将会从鹰野三四的故事开始说起吗?”良久之后,吉田叹息了一声,脸色有些无奈,“虽然现在已经反应过来了,但是对于这个开篇,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啊……”

    难以接受的,是鹰野三四的过去,还是反派黑手的洗白,吉田并没有细说,不过高桥诚对于这一点倒是很清楚,毕竟回忆杀这种技能的存在,除了蓄力发大招之外,还有些更神奇的作用!

    鹰野三四在皆杀篇之中,可是最终的幕后黑手,超级大反派的存在!然而就算是邪恶的几乎灭绝了人性地鹰野,在看完整个祭囃篇之后,对这个女人的同情要多过怨恨!因为这个女人的意志是在太过坚强,坚强得令人敬佩!

    人的一生要历经多少大起大落,绝望挣扎之时,谁都会渴望着被救赎,心怀着救赎向所谓的神不停祈祷,然而神要么避而不见,要么就总是迟到!于是人类终于体会到了,想要获得救赎,能够帮助自己的人,终究是人类自己!

    得到过救赎之后,将不再信仰所谓的神,因为漠视人类的神,无法被信仰,无法被尊重!更重要的是,人那颗渴望被救赎的心,已经得到了心灵的支柱,替换了那个曾经一直苦苦哀求而未曾降临的神!

    “我会让爷爷成为神的,我绝对的意志将编织出绝对的未来,任何人都不能干扰,没有人能够推翻,依靠着不屈的意志,我将主宰命运!”

    鹰野三四就是这样的存在!曾经陷入无沮暗,曾经见识过所谓的地狱之后,鹰野三四被爷爷高野救赎了!所以当鹰野看到爷爷高野的研究,被肆意嘲讽的时刻,心中扬起了不甘心,对于这种亵渎神的行为,狂热的教徒愿意做出一切!

    为了完成高野的研究,为了证明心中神的伟大,鹰野愿意对一切发起挑战,哪怕对手,是名为神的存在!(未完待续)

    ps:抱歉了诸位大人,让某猫休养几天吧,这几天连续触发醉酒事件,身心已经被折磨到失格了....最可恶的是明天就要开始上班了....单更的日子还要持续几天的说,非常诚恳地对诸位读者大人说一句,抱歉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