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我一早就知道了
    “阿诚,对于我们下一部作品画搞笑漫画,你觉得怎么样?”电话那边黄毛眼镜君喘着出气,是因为天气冷呢?还是因为和好基友刚刚进行过哲理交流呢?

    “所谓的未来,果然是历史地再一次重演吗?”高桥诚沉默了片刻之后,给出了这个答案!似乎能够感应到黄毛眼镜君的困惑,高桥诚继续开口解释起来,“漫画地题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自己!没有将自己地灵魂融入其中,就算是评价再好的漫画,也是没有意义的存在!与其问我漫画精不精彩,还不如问问你们自己的心,有没有和自己创作出来的漫画,产生灵魂的共鸣!所以说重要的是心,重要的是灵魂啊!”

    “融入心与灵魂吗?”黄毛眼镜君更加困惑了!

    “哼!那是当然啊!知道你们的漫画被腰斩的原因吗?”高桥诚一副‘让我教你怎么做人’地口气,肆无忌惮地扩散着仇恨值,“这是因为你们的爱不够啊!漫画被腰斩,想不出新的题材,一切让你们纠结无奈的根源,都是爱啊!所以说啊,想要……”

    “……”黄毛眼镜君看着身边满脸期待地蓝呆,默默摇了摇头,挂断了电话,“我们还是问一问新妻同学吧!阿诚说的那些话,我完全不能够理解!”

    “所以之前我就和你说过了啊……”看着又开始打电话的好基友,蓝呆音量降低了很多,“不要问那个中二的笨蛋啊!那个家伙就算是一个人气漫画家,也根本没法正常交流啊!”

    “嘁。居然敢打断治愈爱魔王陛下的传教活动,那个黄毛……”高桥诚不爽地看着手机,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发动固有技能时,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

    “不知道公主殿下您深夜召唤。有何吩咐?”通过多次惨痛地事故,高桥诚已经得到‘接电话之前一定要看来电显示’的教训,这次侥幸地逃过一劫!听着电话那边,理奈长时间没有说话,高桥诚有些疑惑起来,“公主殿下昨天刚刚离去。现在打电话……难道是绪方史莱姆头目再次出现,准备为祸苍生了吗?理奈公主,请找一个安全地地方躲好,我这就带着恶魔大军杀过去!”

    “诚君,明天能和我一起看看菖蒲吗?”理奈声音有些失落。“那个孩子,她好像最近有些……”

    “我拒绝!”对于之前菖蒲与自己之间事情,高桥诚并没有告诉理奈,但是不代表着高桥诚会忘记!记仇这种属性,对于魔王来说,是天赋技能!所以高桥诚果断拒绝了理奈的请求,“哼!对于曾经化身为吉祥物,真实身份却是史莱姆头目。安排在魔王身边的杂兵卧底,看在公主的面子上,没有进行人道毁灭。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啊!现在居然想要获得魔王地援助,果然是已经走投无路了吗?哼,这也算是对她的一种惩罚吧!”

    “诚君,之前你和菖蒲的事情,菖蒲已经和我说过了!那件事情是菖蒲地不对,她已经很认真地道歉了。而且还让我向你转达了歉意!”理奈那边有些迟疑,尤其是听到了高桥诚地冷哼声之后。理奈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总之拜托了诚君。菖蒲对我来说,就像是妹妹一样的存在!她最近……”

    “道歉有用的话,地球就不会毁灭无数次了啊!”高桥诚不爽地抱怨着,“既然她选择了作死之旅,就要作死到底,这种中途投降认输放弃的行为,算是什么?啧啧啧,还真是懦弱,无能,胆小鼠辈0说之前邀请她参加未来王者盛宴,还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啊!”

    “诚君,菖蒲她……她打算放弃继续画漫画!”理奈那边突然说出了这个事情,让高桥诚一愣!

    “哼!因为恐惧而逃跑了吗?史莱姆地手下,果然都只是一群杂碎而已!”高桥诚打断了理奈想要继续解释地话,语气之中有些生气,“既然这样,我更没有理由去劝说她了!背离了理想,抛弃了信仰,这种人已经无法拯救了!既然她想要堕落,那么就让她成为业火地饵食,在地狱地深渊之中,焚烧殆尽吧!”

    “……我知道了!”虽然有些不开心,但是理奈却是并没有继续说什么,准备挂断电话。

    “不过,既然理奈公主您已经开口了,那么我还是去试一试吧!”高桥诚脸上露出了坏笑,“话说吊打某个满口谎言少女什么的,最有爱了!虽然过去有些不愉快,但是对于持有某些妄想的谎言少女……就让魔王陛下教一教那个谎言少女,到底该如何做人_哈哈哈……”

    “……”理奈虽然很想说一声‘谢谢’但是听着高桥诚地笑声,还是选择挂断了电话!

    翌日,身上带着木剑的高桥诚,与脸上笑容从未消失过的塞巴斯,来到了与理奈约定的地点!

    “啧啧啧,塞巴斯酱,话说我们今天真的是来教育谎言少女地吗?”高桥诚看着眼前这栋巨大奢华地别墅,脸色有些不爽,“要不我们现在组队,讨伐居住在这个城堡之中的谎言魔女,占领这个桥头堡,让这里成为魔王毁灭世界地前线据点吧?”

    “少爷,理奈公主已经来了!”塞巴斯并没有赞同高桥诚地话,而是看着那边刚下车地理奈,附耳轻声说道,“长孙小姐家世,和少爷您差不多!长孙小姐的爷爷,和老爷在生意上有着极为密切地关系,之前……”

    “停停停!”高桥诚有些不耐烦地制止了塞巴斯,趁着理奈还没有过来,对着塞巴斯说道,“喂喂喂,别和我说,我们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指腹为婚了!这种三流都市剧的展开是要闹什么呢?吾之灵魂,早已献给了公主殿下了!别给我转移到什么豪门宅斗故事之中啊!”

    “少爷您多虑了!”塞巴斯欠了欠身,脸上露出了让人捉摸不透地笑容!

    “抱歉。诚君,我来晚了!”理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风吹得头发有些凌乱!

    “哟西,牧师已经到位,再次确认一下装备……唉。算了,讨伐史莱姆头目都没必要这么谨慎,区区一个吃货吉祥物卧底而已……”高桥诚牵起了理奈的手,拔出木剑,“全军,突袭开始!”

    菖蒲家中。菖蒲脸色不爽地坐在沙发上,高桥诚则是将理奈紧紧护在了身后,塞巴斯则是辛勤地开始准备着茶水,脸上地笑容,不停地在三人之间徘徊着。一脸准备看戏地表情,并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哼哼,高桥诚,你果然来了啊!”菖蒲突然笑了起来,死死盯着高桥诚,“只要和理奈姐姐说,我想要放弃漫画,我就知道。你会和理奈姐姐一起过来!”

    “哼!任何人都无法在魔王面前隐藏真相!”高桥诚脸色平静,理奈着急地想要说什么,却是被高桥诚摇头阻止了!“坦白说出你的企图吧。谎言之女!不要妄想这一次我会饶恕你,得罪魔王并不是罪不可恕,但是……利用公主地仁慈与关爱之心,其罪当诛!”

    “果然一旦和理奈姐姐事情扯上关系,高桥诚你就会变得生气呢!”菖蒲依旧肆无忌惮地笑着,目光之中充斥着挑衅。“虽然你对理奈姐姐的关心,很让菖蒲人感动。但是你这样的渣滓,居然想要独占理奈姐姐……这是最不能够原谅的事情!”

    “这种充斥着被无数牛头人附身的怨念……”高桥诚神色平静地看着菖蒲。脸上露出高深莫测地笑容,“看来我之前猜测的并没有错,你果然是……”

    “高桥诚!”菖蒲脸色绯红地看了一眼理奈,突然尖声叫了起来,不但打断了高桥诚的话,还成功的转移了话题,“来一决胜负吧!”

    “哈?凭你这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高桥诚不屑地看着菖蒲,拔出木剑指着菖蒲,“哼,又是一个窥视吾之公主的无礼之徒吗?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恳求了……那么,我也好心地给你三秒时间留下遗言,上前领死!”

    “诚君……”理奈似乎也有些明白过来,对于菖蒲的目光,顿时有些不安,往高桥诚地身后缩了缩,但是又担心高桥诚伤害菖蒲,于是轻轻拉了拉高桥诚地衣袖!

    “高桥诚你这个暴力狂!”菖蒲看着高桥诚脸上那种期待地笑意,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但是看着理奈的小动作,顿时有些不爽起来,“凭什么你能够独占理奈姐姐?为什么像你这样的神经病,却是能够获得理奈姐姐的爱……”

    “哟,想要开启黑化,来提升战斗力吗?”看着陷入某种特殊状态,口中絮絮叨叨不停述说着莫名话语的菖蒲,高桥诚脸上露出了无奈地笑容,“虽然百合无限好,但是被一个女人牛头人……想想还真是一种悲哀!无聊的对话差不多够了吧?现在就让这一切结束吧!绝技.冥皇剑!”

    “我说的决斗,是指漫画啊!”菖蒲看着高桥诚即将出手,立刻吓了一跳,急忙开口发动言灵术进行防御!

    “漫画决斗吗?”高桥诚停住低头沉思了片刻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这个提议虽然我很感兴趣,但是出自于喜欢说谎的少女之口,却是完全没有信任的可能性!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事实却是如此9有,你对于理奈公主殿下地妄想,我很早就已经注意到了啊!”

    “……”这次菖蒲沉默了,良久之后,才缓缓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上次你对我施加诅咒的时刻,我就已经看穿了一切!每当提及理奈公主的时候,你说话的态度,眼神,都有着细微地变化!”高桥诚指了指带着眼罩地左眼,“能够看穿一切虚幻之眼,这就是我刚刚觉醒能力!既然知道你对公主殿下怀抱着觊觎之心,你以为我会轻易地放过你吗?”

    “我在《少年jumk》上连载的漫画,可是拥有着很多女性读者的支持!”菖蒲突然转移了话题,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就算是你,也不可能在这点上超过我!想要让我打消这份妄想,只有在这一点上将我打败,让我心服口服地认输才行!只要你无法击败我,那么迟早有一天,我将会从你的身边,夺走理奈姐姐!”

    “所列哇多卡呐?”高桥诚放下了手中的木剑,手搂住了理奈的腰,脸上露出了笑容,“手中有剑,则无法拥抱公主殿下;手中无剑,则无法守护公主殿下!但是魔王可是贪婪的化身,想要守护公主殿下的同时,也要紧紧拥抱公主殿下!在我将你灭杀之前,趁早消散那些多余的感情吧!手中持剑的魔王,可是最强的存在啊!所以……”

    “这场决斗,我接下了!”(未完待续)

    ps:抱歉,更新晚了,原因就不解释了,更新晚了是某猫的错,再多说也是无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