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魔王与教主地交流
    崇杀篇的第二话,讲述地依旧是很平常的校园故事,只不过细心的读者,看到北条沙都子偶尔出现时,手臂和脖颈一些交流处,有类似淤青地黑点!随着继续观看漫画,众多读者都愤怒无比,因为北条沙都子这个可爱的小萝莉,被其监护人虐待了!

    看着漫画之中,北条沙都子这个幼小的萝莉,被其恶劣的叔父呼来唤去,很多读者都和圭一一样,对其叔父恨得牙痒痒!沙都子的叔父和朋友在打麻将,让沙都子去买下酒菜,看着这样一个小萝莉提着一堆东西,摇椅晃地走着,很多读者都有些心酸!

    当看到圭一愤愤不平,想要冲入沙都子家中时,很多读者都感同身受,恨不得和圭一一起冲入沙都子家中,好好教育一下那个恶劣的叔父!但是漫画的下一页,沙都子却是拦住了圭一!圭一看着沙都子身上的淤青,更是愤怒不已,却是被一旁的入江京介医生拦住了!通过入江医生解释,制止圭一愤怒举动地做法,也让很多人反应过来!若是这个时候圭一冲入沙都子家中,和其叔父发生冲突的话,那么等待沙都子地,将是更加恶劣地虐待!

    “刚刚,圭一看起来,就像是我的兄兄一样!”沙都子抬头看着圭一,叫着自己对哥哥的昵称,看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有些压抑,而沙都子接下来的话,更是使出了犯规地双连击!“虽然我原来的兄兄不见了,不过现在有着圭一这个兄兄陪伴着我!”

    “我是绝对不会逃避的!”圭一的话刚说完,沙都子双眼便开始流泪了!

    之前漫画之中,入江医生曾经和圭一说过。沙都子的父母发生意外死亡之后,沙都子兄妹就寄养在其叔父家中,然而两人的叔父,却是不停地虐待着这对兄妹,直到之前的绵流祭。他们的叔母被人打死!之后北条悟史便消失了,留下了沙都子一个人,面对其恶劣的叔父!

    之前看的时候,很多读者都只是感慨而已,并没有产生共鸣!而在看到这里的时候,却开始对沙都子的哥哥北条悟史。产生了愤怒地情绪m圭一一样,很多读者都在疑惑着,为什么北条悟史不带着沙都子离开呢?而且这样虐待萝莉地行为,法律为什么不进行保护呢?

    “虽然儿童福利法之中,对于沙都子这样的情况。有强制带离其监护人的保护措施,可是沙都子却不愿意也不希望这样做!”和圭一一样,入江医生的解释,让很多读者都有些疑惑,这样残酷的人生,为什么沙都子不愿意离开呢?

    “她似乎将叔父的欺凌,当成了一种对她的考验!她希望不通过依赖任何人地帮助,只靠着自己的力量来通过这场考验!”入江医生地话。让圭一和众多读者有些恍然,“沙都子认为若是自己不具备这样的坚强,那么悟史将永远不会回来;言之。沙都子本人对其叔父的行为……不承认是虐待!”

    “变得坚强起来,等待悟史回来……这就是沙都子所坚持以及生存下去的理由!”

    “若是沙都子真的面临危险的时候,我一定会去举报的!”圭一听完之后,脸色变得十分坚决,“就算是沙都子会恨我一辈子,我也会这样做!”

    这一期的《寒蝉》就到此结束。杨木易放下手中的漫画,心情十分烦躁!尤其是看到最后面。圭一那坚决地表态,像是在暗示着什么一样!杨木易可以肯定。若是圭一这样做了,沙都子绝对会恨他一辈子的!

    “圭一明明是想要守护沙都子,却可能让沙都子再一次受伤……”杨木易再一次翻看了一遍这一期地《寒蝉》,脸上地表情有些无奈,拿出手机看了数次,喃喃自语地说着,“这种故事,还真是……但是很想知道后面的发展啊!虽然现在有个猜想,不过后面变成相爱相杀的故事……这应该不会吧!”

    犹豫数次之后,杨木易还是打通了高桥诚的手机,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想,亦或是希望高桥诚进行剧透……总之,抱着各种复杂心思的杨木易,焦急地等待着电话的接通!随着漫长地等待,就在杨木易打算挂断电话的时候,高桥诚终于接通了电话!

    “呔!大胆妖孽!速速报上名来!否则休怪老朽对你不客气!”高桥诚那边一开口,直接将杨木易噎得半死,这是什么展开啊?妖孽什么的暂且不说,之前看过高桥诚真实长相的杨木易,有些无语,凤凰院凶真在电视上显示的容貌,貌似还没有自己大吧?老朽这个称呼是怎么回事?

    “……”杨木易看了看手机,确认自己没有拨错电话,然后试探地问道,“是凤凰院大大吗?我是杨木易,也就是之前和您联系过的木易杨!”

    “……啊哈哈……原来是吾现世的代行者,木易杨主教啊!”

    这种说话的方式,是终于想起自己了吗?杨木易有些头痛地说着电话,心里却是肯定了之前网络上的传言,凤凰院凶真,就是一个重度中二布者!

    “汝,召唤吾所谓何事?”高桥诚故意压低了声音,有些急躁地对着杨木易说道,“教众造反了吗?很可惜,吾这边正在和幻想乐章交战之中,无法分心顾及你那边!而且你既然身为教主的话,这种小事应该能够搞定吧?”

    “幻想乐章?那又是什么东西啊?”听着高桥诚莫名其妙的话语,杨木易越来越混乱了,稍微停顿了一会之后,杨木易终于想起了之前自己打电话的意图,于是开口问道,“那个,凤凰院大大,关于《寒蝉》崇杀篇之中,沙都子这个小萝莉的故事……”

    “不愧是遗迹最后的守护者,幻想乐章刚大木啊!”高桥诚突然大喊了起来,然后喘着粗气。“但是……这招如何?可爱即是正义,要上了哟,玲,提妲!萝莉萌杀万岁!西聚愁云复又行,满簇樱花徐飘萦。怅慨壮士身先死,我以我心祭魂灵h啊啊啊!咤!秘技.樱花残月!”

    然后,电话被高桥诚挂断了!

    杨木易看着屏幕上显示通话结束的字样,突然有种想要将手机摔烂的冲动0说那个重度中二布者,就是自己之前十分崇拜的漫画家,凤凰院凶真吗?之前对于访谈节目之中。以为高桥诚各种表现只是表演的杨木易,此刻心中的那个形象突然碎了一地……

    这是信仰的崩塌,神的陨落!

    “剧透是不道德地行为!”就在杨木易绝望的时刻,手机上突然提示收到短信,是高桥诚发过来的!接着手机开始不停地震动。短信一条一条地开始进行了刷机的行动,那是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

    “吾身为治愈爱的魔王陛下,充满狂气的上位者,已经看穿了你的举动!想要窥视未来吗?”

    “对于擅自窥视未来的人,汝有献出余下生命的觉悟吗?代行者哟,这并不是什么要求,只是……对,没有错。只是等价交换而已!”

    “真相是残酷的!追逐真相地你,将会迷失自我,失去灵魂……那么回答吾。汝,有这份觉悟吗?”

    “若是心存尊敬,若是心怀犹豫,就放弃吧!这份执着,将会招来无穷无尽地怨恨,以及无限地狱地烦恼!吾之代行者哟。汝,能够背负起这个世界的绝望与黑暗吗?”

    “只是想要知道漫画的后续而已。至于这么夸张吗?”手机还在震动,短信一条接一条的传来。杨木易快要崩溃了啊!就在他想要关机的时刻,短信连击终于停止了!杨木易带着怀疑的心情,起最后一跳短信!

    “《寒蝉》接下来的发展是,沙都子会……哼!与其从作者这里知道漫画的后续,还不如肆意猜测一下漫画的发展,怀有期待地好奇心,慢慢等待吧!对于未知的存在,人类总会心怀好奇,漫画如此,人生亦是如此!提前得知了漫画的结局,或许就会对漫画失去兴趣;提前得知了未来发生的事情,人生将会陷入停滞!持有对于未知的渴求,这才是所谓的人类!嗯,还有谢谢你的支持,吾之代行者木易杨教主!”

    “虽然这个观点我也赞同……”杨木易看着手机,有些不甘心地哀嚎起来,“可是凤凰院大大你这么一说,我却是更想知道《寒蝉》地后续发展了啊!故意吊人胃口这种恶趣味,该说不愧是魔王陛下吗?”

    “看来这次,又拯救了一只迷途的羔羊啊!”高桥诚这边将手机放下,单膝跪在地上,双手十指交错放在胸前,脸上露出了圣洁地笑容,“主啊,在凤凰院凶真魔王地指引下,您地信徒已经回到原有的轨迹……”

    “既然此间事了,那么请您抛弃神位,跌落凡间吧!”高桥诚站起身来,轻轻摘下了脸上的眼罩,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狰狞,中二光环全开!“吾在此宣言,将弑神以证吾道!”

    “诚君在做什么?”看着高桥诚的异常行为,理奈歪着脑袋,有些不解地问着塞巴斯。

    “根据少爷的日常行为来看,应该是虚构了一个强大的敌人,现在正在准备着出征宣言之类的吧!”塞巴斯笑眯眯地看着高桥诚,对身边的理奈进行着解释,“塑造妄想一个强大敌人之类的存在……中二患者好像都有这个阶段,少爷现在好像正处于这个阶段之中!”

    “嗯?是这样的吗?”理奈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塞巴斯,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话说塞巴斯酱,你这样说诚君没有问题吗?”

    “完全没有问题!因为少爷他可是魔王陛下,对于这些小事是完全不会在意的!”塞巴斯笑着微微欠了欠身,不顾理奈嘴角的抽搐,优雅地说了一句,“烦劳您地挂记,尊敬的公主殿下!”(未完待续)

    ps:之前说过,最近家里有老人住院,每天下班还要去医院看护一段时间,所以这段时间更新比较晚,当然,断更什么的,退散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