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我的不幸源于你的诅咒
    这是第几天了?

    高桥诚椅着脑袋,揉了揉有些胀痛的眼睛,看着桌子上堆积的画稿,肩膀传来的酸痛,让右手已经开始无法握篆笔了!

    “阿诚,稍微休息一下吧!”说话的是李秉银,同样顶着黑眼圈的他,有些担忧地劝着高桥诚,“你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啊!再画下去的话,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啊!”

    “仅仅是三天没有睡觉而已,不用担心啊!魔王大人的身体,可不像人类的身体那样脆弱啊!”高桥诚推开了李秉银的手,用力地拍打着自己的脸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再次用颤抖的右手拿起了画笔,“我也想要休息啊!可是身体总是不听使唤啊!木子哥哟,你没有听到吗?那来自灵魂的呐喊声,‘继续画,还想要画下去,不停地画下去’,就是这种声音一直再吵闹着,根本停不下来啊t……魔王觉醒模式……呼……再次启动!”

    看着高桥诚再次开始画画,李秉银无奈地向其他助手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

    “话说为什么阿诚会这样啊?”上野葵打着哈欠问道,“虽然作为助手来这里已经很久了,但是这么努力的阿诚,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大概是不甘心吧?阿诚之前可是抱着很大的期望,但是……”丁丁也放下了画笔,伸着懒腰,“《寒蝉鸣泣之时》第四话的内容发售后,很多读者都打电话责问编辑部,怨声载道,读者调查卷的排名直接跌到了十五位,差点被腰斩!而《钢之炼金术师》因为休斯的死亡,让很多读者不满,排位直接降到了第七位!”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李秉银看着沉浸在画画中的高桥诚,眉头紧紧皱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让阿诚停止画画,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这个时候,我觉得应该联系一下吉田先生吧r许吉田先生能够劝住阿诚吧!”丁丁有些无奈地看了高桥诚一眼,“继续这样下去,别说阿诚的身体承受不了,我们都已经快受不了啊!虽然我很想吐槽,阿诚这种开挂式的作画速度,但是偏偏每一张画稿的质量都没有变差,这就是所谓的天才吗?”

    “不是天才,而是魔王大人!”高桥诚头也不回地回了一句,将桌子上的漫画稿扔到了一边,“小丁丁,有空抱怨的话,还不如赶快工作吧!”

    “是是是……”丁丁晕晕乎乎地站了起来,摇椅晃地来到了高桥诚的身边,拿起了漫画稿,随意看了看漫画的内容,“这次是《寒蝉》啊……又完成了一话的内容了吗?加上之前的《钢炼》,已经完成了……”

    “不是吧!”高桥诚家中一片哀嚎,助手们都已经绝望了,全都目光闪烁地看着李秉银!

    “……”李秉银默默地摇了摇头,拿起了手机示意一下,走到了阳台上,去打电话联系吉田了。

    “还是我去吧!”丁丁想要强行中断高桥诚的魔王觉醒模式,却是被上野葵拦住了!

    “你最好不要这样做!”上野葵偷偷看来高桥诚一眼,小声地解释起来,“阿诚最不喜欢在画画的时候,被别人打断,上次吉田先生过来的时候,就是因为打断了阿诚画画,然后……”

    “发生了什么?”丁丁看着上野葵有些苍白的脸色,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不会被阿诚一个过肩摔什么的吧?哈哈……呃?你这表情的意思是……”

    “仅仅是过肩摔就好了!”上野葵像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恐地神色,“阿诚他上次可是将吉田捆绑起来,然后……”

    “小葵哟,你好像很闲的样子啊!”高桥诚突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双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两张漫画稿,“看吧,新的工作又来了哟!你们低声地议论,是想要推翻大魔王地统治吗?”

    “这个……”上野葵急忙摇头,脸色有些不自然,“只是称赞阿诚你画画画得好快啊!”

    “哦?是吗?果然继吾之眷属猫后,你们都迎来了叛逆期吗?手下开始不停地叛变,这才是魔王故事发展的剧情啊!”高桥诚脸上露出了危险的笑意,“好吧!按照某些小说的套路,我就给你们这些愚昧无知的庶民,一次挑战魔王大人机会吧!正好画画有些累了,大家出去活动一下如何?”

    半个小时之后,吉田来到了高桥诚的家中!

    吉田对于高桥诚之前一意孤行地做法,确实有些不满!但是听到李秉银说,高桥诚不眠不休地画了三天之后,,吉田心里却是有些愧疚起来!

    “我都忘记了,阿诚这个家伙,自从出道以来,在漫画方面的发展一直顺风顺水的,好像都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这次突然遇到了挫折,或许一时间不能接受吧!”吉田一边想着待会怎么开口劝慰高桥诚,一边敲响了高桥诚的房门。

    “吾之眷属猫吗?嘁,来得可真是快啊!”高桥诚有些不满地抱怨声,从房间内传来,吉田推开门,就听到高桥诚肆无忌惮地狂笑声,“哈哈哈哈……庶民哟,感受到了魔王大人的伟大了吗?那么继续工作吧,这是对败者的惩罚!”

    “这是什么情况?”吉田进到屋中,看着精神萎靡不振的助手们,有些疑惑地看着神采奕奕的高桥诚,“阿诚你又做了什么啊?嗯c多漫画稿啊!”

    “哼!庶民,谁允许你不经许可私自闯入魔王的寝宫?”高桥诚冷冷地看着吉田,“纵然你是吾之眷属猫,可是冒犯魔王威严的大罪,可是死罪哟!吾之眷属猫哟,你,已经写好遗书了吗?”

    “你终于来了啊,吉田先生!”李秉银看着一脸茫然的吉田,脸上露出了一副‘得救了’的表情,然后用极快的速度向吉田继续解释起来,“刚刚电话里没有说清楚,具体的情况是这样的……”

    “阿诚!”吉田一脸正色地走到了高桥诚的面前,弯下身子,用诚恳的语气道歉起来,“真的很抱歉啊,之前是我太过于心急了!那天我说话的时候,有些过于激动了!”

    “嗯?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高桥诚看着吉田奇怪地举动,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你们以为,这次两部漫画地暂时失败,让我体内那种不甘心爆发,然后开始自虐式的画画,想要麻痹自己吗?”

    “难道不是吗?”吉田看着高桥诚,一脸肯定的样子,“若不是这样,我想不出,让你这样做的其他理由!”

    “原来如此,我被小看了吗?”高桥诚先是低沉地感慨了一声,然后语气顿时一变,声音提高了八度,“哼!你们这群愚昧的庶民哟,居然小看魔王大人的气量,还真是罪不可恕啊!吉田哟,我之所以会这样做,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你身上啊!”

    “那么我再次诚恳的抱歉!”吉田已经豁出去了,看着高桥诚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于是追问起来,“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原因在我身上啊!”

    “还记得那天发生的一切吗?”高桥诚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着,仇恨地眼神紧紧盯着吉田,“吾之眷属猫哟,你可知道那天,你诅咒了我多少次啊?”

    “我诅咒你?”吉田有些疑惑地看着高桥诚,“貌似没有啊!那天只是你坚持不愿意修改漫画,然后我们发生了争执而已,好像没有诅咒你什么啊?再说,诅咒这种超自然的现象,真的存在吗?”

    “那天回到家,储藏备用的红蓝药水,被被绪方史莱姆的爪牙盗窃一空;然后去管理员那里补充红蓝药水的时候,又莫名其妙地卷入了徐混们的斗殴之中;虽然以强硬地武力,镇压了那群试图挑衅魔王的杂碎,但是用于补充红蓝药水交易的宝石不幸遗失;去金库取出备用的宝石时候,又再次被卷入了抢劫事件,成为了绑匪人质!”高桥诚越说越是生气,声音也越来越高,“你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吗?不,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c不容易脱逃成功,然后又被卡在电梯之中,等待救援花去了三个小时;等回到家的时候,又被告知,因为楼上装修,导致屋顶渗水,之前已经画好的漫画稿完全作废!啊,真是不幸啊!”

    “确实真的很不幸啊!”吉田听着高桥诚这些夸张的经历,跟着感慨起来,不过对于其真实性有些怀疑起来,“虽然很想这么说,不过你确定你遇到的这些都是真的?抢银行这件事,为什么我没有听到报道呢?”

    “因为我将那个在逃的人画了下来,交给了警察叔叔!他们说要保密,避免过于刺激那个杀人犯,而导致发生不好的事情!”高桥诚翻了翻白眼,“顺便说一句,我没有告诉警察叔叔我的名字,我只是告诉他们,我叫红领巾!”

    “那么阿诚你拼命画画的原因是……”吉田头上冷汗直冒,有些不敢直视高桥诚那双愤怒的眼睛。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高桥诚叹息了一声,“我已经感觉到一种不祥的预感,所以才拼命画画啊!不在死前击败黑炎之王的话,我一定会很不甘心的,说不定会死不瞑目的!”

    “你说的这些事情,基本上不会发生的!是你多虑了啊!”吉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小声吐槽起来,“而且我很想知道,袭击一个能够用木剑刺穿墙体的怪物,到底是何方神圣?”

    “最近已经被上条大人附体了,幸运值直接降到了负值啊!但是为什么没有获得把妹手的其他属性啊?这一点都不科学啊!”高桥诚突然无奈地抱怨起来,“果然漫画家,都是要等到死后才会出名吗?咦?那个长着翅膀,咧着嘴傻笑的谜样生物……果然是你吗,硫克?”

    “不好好休息,都已经产生幻觉了吗?”吉田向丁锻李秉银使了个眼色,三个人强行将高桥诚扔到了床上,“阿诚,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了啊!”

    “你们这是……呼……呼……”

    高桥诚身体躺在床上,话还没说完,就陷入了睡眠之中,让吉田等人集体石化。

    (ps:平安夜快乐啊,读者大人们!今天是某诚哥的忌日,所以欢呼吧,那个人渣已经去世多年真是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