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三章 还施彼身
    樱白的呼喊声顿时将凡川拉回,可就在凡川还未做出反应之时,后背之上顿时便传来了一股刺骨般的疼痛,紧接着,便传来了无冕王得逞的放荡笑声。

    凡川忍痛转身看到,此时无冕王正用腋下紧夹着一柄短戟,得意洋洋的笑着,那短戟上还滴着鲜血,同时还有一缕缕的金芒在鲜血的滴落中闪现。

    看来自己后背上的刺痛感便是从这里而来了,只是有些出乎凡川的意料,没想到无冕王竟然在此关头了,还要临时起意偷袭,这无异于加快死亡的步伐。

    而不远处被阻挡的无用王,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也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随之双手间的黑烟便瞬间消散,似乎不再对无冕王抱有一丝奢望和怜悯。

    最初惊吓的樱白连忙向着凡川跑来,看其担忧的神色,似乎是想要帮助凡川止血,可就在靠近凡川之时,樱白却又怪异的停下了脚步,左右摇摆,一时间不知是进是退。

    “哈哈!怎么样?这感觉不错吧?”

    无冕王狂妄的放声大笑着,期间不停跳动身体,致使腋下夹着的短戟也掉落了,可其对此置之不理,仿佛这一击就可以要了凡川的命一样,但若是细微的观察一番,就可以看得出来,无冕王此时的神态已经略显疯癫。

    然对于凡川而言,这一偷袭的确伤了元气,凡川自感后背上的刺痛还抵不过内心的绞痛,于是凡川便微微弯身,从腿脚边撕下了一块白色的布条,继而裹绑在后背上。

    待处理好了伤口之后,凡川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无冕王,一句话也没再多说,直接快速的出手,赤邪剑瞬间刺入进了无冕王的胸口,剑刃继而从无冕王的后背上突显出来了。

    这一幕速度太快,众冥界之人甚至都来不及做出表情和该有的反应。

    凡川眨了眨眼,继而又抽出了赤邪剑,紧接着再次刺入无冕王的胸口之内,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凡川足足刺进刺出了几十剑。

    而无冕王只是在刺入第一剑的时候哀嚎了一声,随后便没了反应,直至凡川拿赤邪剑将其的身体给捅了个稀巴烂。

    最终,无冕王的身躯化为了一道黑烟,顺势飘散了。

    在场的众人吓呆了,包括无用王,和樱白在内,更不用提那些冥界之人了,早已浑身颤抖。

    然而凡川的双眼依然还是血红色,手间的赤邪剑竟在颤抖,而背上的伤口也在向外涌出着鲜血,早已将那白色的布条给浸透了。

    只见凡川微微弓着身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似乎刚刚的刺杀动作累到了自己,又或是因为背上的伤口还在刺痛。

    空气再次出现了凝结,整个洞穴内静悄悄的,没人愿意打破这份来之不易的宁静,只不过空气中的血腥味却是时时刻刻的挑衅着众人的感官。

    “凡……凡川……”无用王用着颤抖的语气哆哆嗦嗦的出声道:“你……你杀了他?”

    “恩?”

    凡川轻哼了一声,继而转头看向了无用王,眼神中尽是煞意,将无用王给吓了一跳。

    也就在此时,一旁同样目瞪口呆的樱白,却突然跑向了凡川,同时手中拿着一块全新的黑色布条,那是她从她自己的裙摆上撕下来的。等跑到了凡川的身后时,不顾凡川的错愕,自顾自的竟帮着凡川的伤口换上了新的布条,暂时止住了血。

    凡川看到这一幕,甚是感动,先前血红的双眼也在这一刻得以缓和,情绪也跟着平静了许多。

    “小白,你……你想起我来了吗?”凡川略显激动的出声道。

    然而樱白却是木讷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没有。”

    凡川并不失望,反而很欣慰,樱白在失忆的情况下,不仅没有因为自己杀了无冕王而动怒,反而是在照顾自己,这倒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继而,发愣了许久的无用王也跟着走近了凡川的身前,瞪大着双眼盯着凡川出声道:“你……你杀了他?”

    凡川此时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不少,便冷笑了一声道:“是的,怎么?”

    “他……他可是枉死界的界王啊!凡川!”无用王的震惊还未消散。

    “那又怎样?”凡川戏虐道。

    “你可是会引火烧身的!你要知道,这里是冥界!”无用王提醒道。

    “引火烧身?呵呵……”凡川冷笑道:“怎么?你也要跟我动手吗?”

    “我?”无用王愣了一瞬,继而煎熬道:“我……我不知道。”

    “不用这么折磨自己,你若是想要动手,我随时奉陪。”凡川冷静道。

    “我不知道……”这一刻的无用王再也妖媚不起来了,反而是显得有些憔悴,只听其像是自言自语的出声道:“无冕王死了,无冕王死了,冥王不会善罢甘休的……”

    “冥王?”凡川冷笑道:“不如这样,你现在就带我去见冥王如何?”

    “什么?凡川,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要去见冥王?”无用王惊骇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刚刚怎么蜕变了,但是,我告诉你,不管你再怎么蜕变,你终究是仙人,而冥王大人可是神……”

    “神?什么意思?”凡川一时诧异道。

    无用王却挥了挥手道:“不……我不该说这些的,你刚刚杀了无冕王,而我同是一界之王,我不该这样的……”

    无用王表现的很头痛,就像是在自我中挣扎折磨着自己。

    凡川点了点头道:“好,我不会强迫你什么,我还是那句话,哪怕你现在召集全冥界的人来对付我,我什么也都不会说,毕竟你我本就路途不同。”

    说完,凡川便自顾自的转身,一把牵住了樱白的小手,这让樱白的身子顿时颤抖了一番。

    看着樱白惊恐的表情,凡川勉强的微笑着出声道:“小白,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我现在就带你走,好吗?”

    樱白瞪大了双眼,没有说话,一番沉默之后,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凡川欣慰,便牵着樱白的小手,走到了言慕岸的尸身前。

    松开了樱白的小手,凡川再次蹲身在了言慕岸的尸身前,扶起了言慕岸,让其半躺在自己的臂膀里,不知不觉,凡川的双眼有点红肿。

    “师尊……徒儿替您报仇了。”凡川看着言慕岸安详的脸,缓缓的出声道:“徒儿这就带您回仙界,我们回到属于我们的地方。”

    刚当凡川刚想背起言慕岸的尸身的时候,却突然发觉到,言慕岸的尸身正从脚跟处开始向上消隐,从而消散成道道金色的颗粒,又紧接着变化成薄雾般的金芒,无风自动。

    凡川惊恐的连忙将言慕岸的尸身放回原地,可此时言慕岸的尸身已经消隐的只剩下了上半身,而仅仅片刻之后,言慕岸的尸身便尽数消散掉了,从而变化成了道道金芒,消失不见。

    与先前无冕王死亡之后一模一样,只不过无冕王变化的只是黑色烟雾。

    凡川有些心急,便惊慌的看向无用王,眼神中想要从无用王那里得到答案。

    无用王会意,只见其对着凡川摇了摇头道:“没有办法,这里是冥界,不会存在尸身,只有亡灵和游魂,所以,你带不走尸身……”

    “为什么会这样?”凡川显得很是难过。

    无用王继续解释道:“而且凡是在冥界死亡的人,都将不复存在……”

    “你的意思是……师尊将永远消失了吗?”凡川难过的出声道。

    凡川的内心在滴血,本来凡川还抱有一线希望,想要带着言慕岸的尸身回到仙界,再想方设法求助神人,看能否将其复活,可眼下尸身都没有了,这一线希望也算是彻底落空了。

    无用王点了点头道:“这……就是所谓的形神俱灭,魂飞魄散……”

    “形神俱灭……魂飞魄散……”凡川喃喃自语着,神情很是暗淡。

    不觉之间,后背的伤口再次崩开,鲜血再次浸透了黑色的布条。樱白见状,连忙再次从自己的黑色裙摆上撕下了一条布条,替凡川换上了新的布条,以此止血。

    凡川站在原地久久未能平静。

    许久之后,终于在樱白碰了碰凡川的臂膀,小声说了句“走”之后,凡川这才猛然间清醒了过来,而先前的迷失状态中,凡川是一直在想念着自己的师尊言慕岸。

    “怎……怎么了?小白。”凡川出声问道。

    樱白轻轻动了动小脑袋,示意离开。

    凡川点了点头道:“好,我们走。”

    话音落,凡川又看向了无用王,微微躬身施礼道:“无用王,如果你们不动手,我就告辞了……”

    可当凡川刚转过身,无用王却出声道:“慢着……”

    凡川再次转回身看向无用王,等待着无用王接下来的话。

    可见无用王却是踌躇了一瞬,继而出声道:“我……我不能就这么放你走!”

    “哦?那你是要动手了吗?”凡川冷声道。

    只见无用王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缓缓出声道:“我不想与你动手,当然,我也知道我现在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身为冥界一界之王,我不能在眼睁睁的看着你杀了无冕王之后,还要放你离开。”

    凡川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继而回声道:“我明白,所以,说吧,你想要怎样?”

    无用王叹息了一声道:“我必须把你交给冥王大人处理!”……

    …………凡川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