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二章 以彼之道
    “啊……呃……”无冕王悬空的挣扎着,似乎因为喉咙受限,无法出声,且其本来的苍白脸色,如今看起来更为苍白了。

    凡川见状,继而松开了卡住了无冕王喉咙的手,想要给无冕王一次回答的机会。

    可当凡川刚刚松开手,只见无冕王顿时暴跳如雷的怒吼道:“你这个臭小子!看本王不杀了你!”

    随之,无冕王便赫然动手,浑身的黑烟弥漫,一对重拳在黑烟的环绕下,齐齐的向着凡川袭来。

    众人骇然,这一对重拳比先前攻击言慕岸之时还要强劲。

    然而再看凡川,却是丝毫不动,就站在原地等待,待无冕王的一对重拳就要砸到凡川的胸口之时,凡川突然出手,两只手分别卡住了无冕王的两只臂膀,顿时便让无冕王猛攻的拳头停在了半空,挟持之下,无冕王更是动弹不得。

    就在无冕王瞪大了双眼,表示惊恐万分之时,凡川随即右脚快速抬起,只见一个幻影闪过,仙气涌现,顺势狠狠地踢中在了无冕王的腹部。

    而也就是在踢中无冕王腹部的那一瞬,凡川松开了紧攥住的无冕王的双臂。

    “啊!”

    只听无冕王惨叫了一声之后,身体便向后倒飞而去,狠狠地砸落在了凸现的长型石桌上,顿时便将长型石桌给砸断成了两截,溅起了诸多碎石,散落在了洞穴的各处。

    凡川没作停留,而是右手向着身后扬起,只见一道刺眼的金芒闪现,先前那掉落在地的赤邪剑顿时像是得到了召唤一样,泛着血红色的光芒,顺势飞到了凡川的手中。

    凡川紧握着赤邪剑,缓缓的走向了躺在碎裂石桌上的无冕王。

    此时的无冕王惊恐万分,似乎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然而当看到凡川再次走近之后,惊吓到情不自禁的向后挪动起了身子,同时口中急切的出声道:“你……你到底要干嘛?你……你别过来!”

    无冕王先前刚刚找回的一丝狂妄的霸气瞬间便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惊魂未定,震惊不已。

    他似乎永远都想不通,凡川为何会在突然之间变得如此之强,且杀意为何会那么的重。

    但随着凡川的靠近,无冕王彻底的慌了,只见其慌乱的对着两旁的冥界之人挥手叫喊道:“你们在干嘛?快上啊!楞什么呢?这个仙人闯进我们冥界,我们必须要除掉他!你们还在等什么?快点动手啊!”

    然而众冥界之人面面相觑,神情之中皆是恐慌,不仅没人愿意站出来,凡川都在节节倒退。

    无冕王气急败坏,但随即便又看向了无用王,哀求的出声道:“无用王大人,您在干什么?这个仙人可是想要杀了我啊!您难道要眼看着置之不理吗?”

    只见无用王先是迟疑了一瞬,继而向前挪动脚步,挡在了凡川的身前,并伸出了手,示意凡川停手。

    无冕王激动的看向无用王,仿佛自己被无用王从深渊之中拉了回来。

    “凡川,这里是冥界,本……我不能眼看着你在这里伤害冥界之人。”无用王说的明显没底气。

    凡川根本都不想再提及自己师尊仙逝之事,只是淡淡的看了无用王一眼,接着冷冷的出声道:“滚开。”

    “凡川!你……?”无用王惊愕道。

    “滚开!”凡川猛然间大吼,声音震耳欲聋。

    无用王惯性的向后倒退了数步,惊恐的看着凡川,就像是在看待一只怪物一般,眼神中尽是惊骇。

    而此时的无冕王已经有些焦头烂额,只见其连忙站起身,浑身涌散着黑烟,试图还想争回勇气,毕竟身为一界之王。

    “你这个仙人,你别得寸进尺!本王不想与你计较!”无冕王的勇气好像没有找回来。

    凡川只是冷哼了一声,双眼中像是能燃烧出火焰一般,继而缓缓的指了指不远处安详的躺在地面上的言慕岸,接着一字一句的出声道:“血债血偿。”

    “你……你敢!本王乃是枉死界之王,你敢在冥界里动手杀了本王,你也不可能活着出去!”无冕王已经彻底的凌乱。

    凡川继而冷笑道:“我倒要试试。”

    话音落,只见凡川的身子突然间幻化成了一道金芒,顺势闪向了无冕王,而无冕王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一味的瞪大了双眼,殊不知接下来的危难。

    凡川快速的游走,手中的赤邪剑更是泛着血芒缠绕,当抵至无冕王身前之时,凡川并没有急着出手,反而是绕到了无冕王的身后,让其有一种迷乱的感觉,待其魂不守舍的来回转身之时,凡川突然出手,赤邪剑的剑刃横扫过了无冕王的右手。

    “噗……”

    一声低沉的响声传来,无冕王的右手被赤邪剑给直直的横面切断了,只不过凡川刻意把握了一丝力,致使无冕王的手掌跟手臂间还有一根筋在相连,此时看起来,其的拳头像是倒挂在手臂上,鲜血即刻喷涌而出。

    “啊!本王要杀了你!”无冕王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洞穴,极其的刺耳。

    然而凡川并没有理会,因为对于言慕岸的仙逝而言,眼下做的这一切,都太微不足道了,最起码凡川是这么认为。

    于是在趁着无冕王大吼大叫的当下,凡川再次闪身而动,幻化出来了多个身影,致使无冕王根本寻不见凡川的真身。

    也正是在这般情况之下,凡川紧握的赤邪剑再次出手,又是干净利落脆的一击,剑刃横扫了无冕王唯一剩下的左手。

    因为凡川知道,这两只手就是杀死自己师尊的真正元凶,需要慢慢折磨。

    “啊!”无冕王的惨叫声再次升起,甚至比刚刚还要痛苦:“凡川,老子……老子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杀了我是吗?好。”凡川终于闪现出真身,饶有兴趣的直面站在无冕王的身前。

    无冕王见到凡川的真身出现,于是习惯性的想要抬手,继而出拳,然而当其习惯性的举起双手之时,手掌与手臂相连的筋便开始晃动,紧接着又是无冕王的惨叫声。

    凡川冷笑了一声道:“既然长痛不如短痛,我不妨帮你一下。”

    话音落,只见凡川轻轻的举起赤邪剑,极其缓慢的将剑刃靠近了无冕王的手掌和手臂相连的筋,就像是在锯什么东西一样,用着剑刃来回摩擦,只不过由于赤邪剑过于锋利,又碍于无冕王手筋的脆弱,仅仅一瞬,只听“啪”的一声,筋断了。

    接连两只手,全都掉落在了地面上,无冕王已经痛苦的弯下了身。

    而发生的这一幕,也彻底的吓到了在场的众冥界之人,甚至有的冥界之人已经开始相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恐怕引火烧身,仅仅片刻之后,洞穴内剩下的冥界之人已经不多了,阴寒的空气瞬间充斥在了洞穴之内,令洞穴显得有些空荡了起来。

    无冕王早已疼痛的直哆嗦,更不用提继续争斗了,凡川则是面无表情的继续靠近,就像先前无冕王对待自己那样,是那样的冷酷无情,没有一丝丝人情味。

    不过,这里是冥界,也不需要人情味。

    当凡川手中的赤邪剑剑刃直指无冕王的时候,无冕王哆嗦着出声道:“凡……凡川,你……你不能这么做!你不可以!这里是冥界!”

    “那你杀我,还有我师尊的时候,可曾有过这种想法?”凡川冷声道。

    无冕王根本没有理由,于是便好像是要拿冥王来压凡川,只见其再次向后倒退了一步,怒声道:“你不能杀本王!你要是敢动手,等冥王大人重生了之后,会将你们整个仙界夷为平地!”

    可是无冕王不知道,他越这么说,凡川越是不会有一丝丝的同情,当然,凡川自始至终对于无冕王,也未曾有过同情之说,毕竟死在其手中的,那是自己的师尊言慕岸。

    “冥王?呵呵,我等着他。”凡川冷笑,继而右手间仙气闪现,赤邪剑已逼近了无冕王的胸口。

    可就在这时,凡川突然感受到身后传来了一道压力,像是有人在背后袭击自己,于是凡川便立即转身看去,想要知道是谁在搞偷袭。

    可看到的却是无用王,只见无用王此时双手间充斥着黑烟,正向着凡川奔袭而来,其间的压力之强,同时锁定了凡川闪躲的路线,看来无用王早已打算好了,下足了功夫。

    若是先前身为隐仙之境时,凡川也许还会惊慌,但眼下身为净仙之境(凡川自以为是净仙之境,其实已远远超出净仙之境,达到了仙界里一个全新的高度),凡川感受着体内仙气的霸道,完全没有把无用王放在眼里。这从轻而易举的击败无冕王一事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所以当无用王袭来之时,凡川只是安然的站在原地,随意的操控着仙气,顺势挡住了无用王前进的脚步,而其身上那道道黑烟,根本没有触碰到凡川一丝一毫。

    “凡川,算我求你了,你不能杀了他!”无用王虽然被阻挡,但依然在苦口婆心的劝阻道。

    凡川冷笑道:“看来你跟他是同一路货色,当他在残忍杀害我师尊的时候,你可曾这般跑来阻拦呢?”

    “我……”无用王一时哑口无言。

    可就在此时,不远处一直静观其变的樱白,却突然间大喊道:“小心!”……

    …………凡川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