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一章 悲痛欲绝
    凡别身影的出现吓了凡川一跳,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更多的疑惑,因为凡川知道,先前曾多次开启过灵石,毕竟不曾再见过凡别的影像,如今再看到,多少有些让人费解。

    但随着影像中的凡别开口之后,这一切疑惑便迎刃而解了。

    只见影像中的凡别先是整理了一下白色长衣上的褶皱,继而挥了挥手,接着出声道:“凡川吾儿,首先,为父不愿你能看到这段记忆影像,因为这段影像为父已经做下了特殊的改动,除非你身陷生死之劫难时,方才可以看到。”

    凡川木讷的想要点头,却发觉根本身体根本动不了。

    影像中的凡别继续出声道:“既然你已经看到了这段记忆影像,那么说明你此时已经身陷囹圄,恐有性命之忧,哎,为父虽没能陪着你长大,但绝不会让你在修成仙人以后,再有任何性命之忧,所以……”

    影像中的凡别叹息了一声,接着出声道:“为父不知道这样做终究对不对,但为父终究还是这样做了。”

    影像中的凡别顿了顿,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凡川却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

    紧接着,影像中的凡别解释道:“先直说吧,在你看到这段记忆影像之后,你会从而继承为父的所有修为境界,方可直达净仙之境!”凡别又顿了顿,接着出声道:“不过……为父不希望你看到这段记忆影像,其因有两点,一是为父希望你可以踏踏实实的修炼,从而早日登顶,二是这般传承修为境界的方法在仙界令人有所不齿,对于他人而言,实属不公平,所以……”

    影像中的凡别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唉……为父身为仙君,知道这样做自然不好,可为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毕竟你的性命对于为父而言,大过于任何条约束缚!为父还是那句话,你的前半生为父没能陪你,那么你的下半生,为父将时刻住在你的身体里,陪着你……”

    影像中的凡别再次叹息了一声,有些哀怨的出声道:“眼下就要去往南异星球了,很快就会见到你了,为父还有些激动,但为父也知道,这恐怕就是你我的永别之面,但不过还好,能再见到你,为父已经知足了。”

    影像中的凡别开始逐渐模糊不清,但最后一句话,凡别却是提醒道:“凡川吾儿,切记,身为仙人,就要匡扶正义,维持诸天万界里的和平,还有真善美,待你继承了为父的修为境界之后,切不可胡作非为,切记!切记!”

    话音落,凡别的影像便瞬间消失不见了。

    而与此同时,环绕在凡川周身的仙气包裹圈,也在此时,瞬间消散不见,那些悬停在空中的碎石也顷刻坠落在地,伴随着的,还有凡川眼前的那颗凡别留下的灵石,也瞬间跟着破碎,从而坠落在地,混迹在了碎石之中,已然分不清楚。

    然而紧接着的是,凡川竟发觉自己可以伸展自如了,肢体的掌控再次回归到了自己的意识之中,且不仅可以灵活的掌控,而且凡川感受到了体内的仙气极其的充足,而且极其的醇厚,是凡川从未有过的感觉,那种舒适难以言喻。

    且与此同时,凡川还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有些像是魂不附体的感觉,但却又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很轻盈,很梦幻。

    就连之前身上的伤,也顷刻烟消云散,身体仿佛焕然一新了。

    凡川并不知道,这是超出了净仙之境的一个修为境界的存在,因为凡川本体在继承凡别的净仙之境的时候,早已是隐仙之境,加之净仙之境的辅助,便突破了净仙之境,从而进入到了一个整个仙界绝无仅有的全新的境界,放眼整个仙界内,仅有凡川一人拥有此境界。

    只不过凡川自己并不清楚,当凡川利用神识感受自身的境界之时,只是感受到了净仙之境,与先前的隐仙之境大为不同。

    “怪不得父君在南异星球时那么容易败在珠玑的偷袭之下,原来父君早已将他的修为境界……唉……”

    凡川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然而紧接着脑海中突然猛地一闪,只见凡川立即站起了身,从而转身看向了一旁倒在地面上早已没了知觉的言慕岸。

    “师尊!”

    凡川大喊着,一瞬便蹲身在了言慕岸的身边。

    紧接着,凡川连忙将言慕岸扶起,可却恐惧的发觉到,言慕岸身上早已没了一丝体温,甚至已经开始冰冷。

    凡川吓得浑身都在颤抖,当看到言慕岸胸前凹陷下去的一块,导致鲜血染透了白衣,凡川的脑中瞬间空白,就像是失去了任何感知一样。

    “师尊!师尊!您醒醒啊!”

    凡川哭泣的嘶吼着,嗓子甚至都哑了,然而言慕岸却是一点点动静都没有。

    凡川又连忙抽出自己体内的仙气,浸入到言慕岸的体内,感受着言慕岸体内的情况,然而却发觉到,言慕岸的体内空空如也,心脏甚至都已经被震碎,更不用提仙气的存在了,早已匮竭。

    “师尊!”

    凡川突然仰天嘶吼,声音震慑了整间洞穴,甚至将那些冥界之人吓得连连倒退,其中包括无冕王在内,大睁着眼睛防御,先前的嚣张气焰已然收敛了不少。

    凡川的痛苦已然达到了一个顶点,眼泪早已将脸庞沾湿,从而浸湿了衣襟,而且那种心绞痛的感受仿佛将凡川拉至了深渊之内,早已无法自拔。

    “师尊……师尊……”

    凡川的嘶吼逐渐变成了哀嚎,双手无力的摇晃着言慕岸,可却只能拂起言慕岸的白色长发,却再也收不到言慕岸的任何回应。

    也就是在这一刻,凡川终于肯接受言慕岸仙逝的现实。

    可眼泪依旧在决堤,凡川想起来了自己刚刚走出深山的时候,在木季城外遇到了言慕岸,那是第一次与师尊相遇,虽然如今看来,那是自己的父君早已安排下来的,但若不是师尊当年的施恩,自己又怎能活到今天。

    凡川越想越难过,因为凡川知道,在整个仙界之内,只有自己的师尊是自己最亲近的人,甚至那份恩情已然重于自己的父君凡别,可任由凡川如何去想,也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幕发生,凡川接受不了。

    “师尊,您醒醒啊!是徒儿害了您……是我!是我害了您!”凡川越发的泣不成声道:“您为什么要跟来啊?您知不知道,在那冰冷的仙界里面,我只要您一个亲人了!”

    凡川的哑嗓让人听着难受:“师尊,您知道吗?徒儿还有好多话想要跟您说呢!徒儿还有好多经历还没来得及跟您讲!师尊!您醒过来啊……”

    凡川的声音越来越小,甚至小到自己都听不见了。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早已为之动容的无用王,缓缓的走近了凡川,只见其先是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弯身,伸出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以示安慰。

    “凡川,你别太……太难过了……”无用王缓缓的出声道。

    凡川停止了啜泣,继而将身下的地面清理干净,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碎石和灰尘,紧接着便轻轻地将言慕岸的尸身放置在了地面上。

    随后,凡川紧闭了一下双眼,平复一下自己凌乱的情绪,再次睁开双眼时,便缓缓的站起了身。

    凡川看了一眼身旁的无用王,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请你走开。”

    “我?凡川你……”

    “我说的听不到吗?我请你滚开!”凡川的双眼中冒着火光,早已变成了血红色。

    无用王被凡川的这一模样给吓到了,刚想再出声,但终究还是没说出口,略显惊恐的向后倒退了数步。

    四下里的气氛随着凡川的起身,开始变得极其的诡异了起来,整个洞穴内鸦雀无声,众人的视线皆放在凡川的身上,且表情都有些惊恐,这是先前从未出现过的表情。

    待无用王后退之后,凡川将目光看向了此时一脸诧异的无冕王,继而一步一步的靠近了无冕王。

    然而此时的无冕王却因为凡川的一步步靠近,而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先前的狂妄气焰顿时消散的不知去向,反倒是没了一界之王的气息。

    不怪无冕王和众冥界之人的表现奇怪,是因为此时的凡川给人的感觉特别的恐怖,只见凡川不仅双眼血红,且周身连续不断的涌散着金芒,而且那仙气较之前相比强悍了很多很多,让人不自觉之间就想要避而远之。

    若是有仙界的人在这里看到凡川当下的模样,恐怕也会因此惊恐。

    终于,凡川在距离无冕王还剩一丈的距离时停下了身。

    “你……为什么要残忍的杀害我师尊?”凡川淡淡的出声道,语气中没有一丝愤怒之意,反倒像是老友叙旧一般,但是人人都知道,越是这般的平静,越是让人感到可怕。

    无冕王还在逞强,似乎想要在众冥界之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夺回来一界之王的霸气,于是只见其立即挺起了胸膛,大声怒吼道:“怎么?本王杀什么人还需要向你交待?别以为你得了什么歪门邪道的辅助就可以为所欲为,本王照样也会解决了你!”

    话音落,无冕王似乎找回了一丝霸气,便再次狂妄了起来,目中无人。

    凡川却是淡淡的冷笑了一声,继而突然出手,学着无冕王先前对待言慕岸的样子,一把卡住了无冕王的喉咙,顺势将其掂了起来,致使其的双脚悬空。

    无冕王大惊失色,痛苦的挣扎着,却恐惧的发觉到,根本无法挣脱凡川的控制,丝毫不能抗拒,而一旁那些早已吓傻的众冥界之人更是不敢靠近。

    “我再问最后一遍,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杀害我的师尊?”……

    …………凡川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