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师尊归期
    “走?为师怎么走?”言慕岸的语气中有些无奈,接着只见言慕岸伸手擦拭掉了嘴角的血迹。

    无冕王早已反应过来,继而怒声道:“别特么磨磨唧唧的了,今日,你们都走不了!冥界有的是地方留你们!”

    言慕岸并不搭话无冕王,而是自顾自的对着凡川出声道:“凡川,你还能动吗?听为师的,将仙君大人留给你的灵石打开!”

    凡川带着疑惑,艰难的出声道:“怎么……”

    “别说了,快打开!”言慕岸急切道:“当初仙君大人临去往南异星球之时,早已算到了他的归期,所以当初仙君大人在将灵石交付给老夫的时候,说明了要你在危难之时打开,但平日里并不能相告于你,除非……”

    言慕岸继而叹息了一声道:“除非你面临生死之劫难。”

    然而凡川听后,却是忍不住苦笑了一番,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内心中多少有些酸楚。

    “聊够了没?本王听腻了!”无冕王突然大吼道,继而忽而闪身,向着言慕岸袭击而来。

    “师尊,小……”

    凡川的话还未说完,言慕岸已然与无冕王交上手了,双方争斗的激烈,然而言慕岸很快便处于下风,根本不是无冕王的对手,再加之刚刚替凡川挡了一击重拳,致使眼下的言慕岸很是力不从心。

    但是,言慕岸依旧在坚持着,尽管已然伤痕累累。

    凡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身体内有一股怒火在大肆的燃烧,可仅仅只是燃烧,徒劳无奈,心如刀割。

    “砰!”

    一声巨响传来,再看言慕岸再次被击中,身体倒飞而去,砸在了凡川身旁的墙壁之上,溅起了一层层的碎石和灰尘。

    鲜血已然染红了言慕岸身上的白色长衣,而其的胡须也在灰尘的弥漫之下,打结在了一起,先前的仙风道骨,瞬间化为乌有。

    这也是凡川第一次见到言慕岸受此挫折。

    “师尊!”

    凡川努力的嘶吼,却一不小心身体从石壁的凹陷之内翻了出来,双手刚好砸在言慕岸的腿脚处。

    此时的言慕岸半躺在石壁上,已然失去了再次战斗的能力,与凡川并没有什么区别,就像是砧上鱼肉,任人宰割。

    “师尊,师尊……您不要这样……”凡川甚至在哭诉,一只手不停的扒着言慕岸的脚,然而言慕岸却没有及时回应凡川。

    片刻之后,无冕王似乎有些疲倦,只见其不停的嘶吼着,像是在震慑众人,当然也因为凡川和言慕岸已然没有能力还击,致使其的狂妄发酵持续。

    “师尊,您为什么要这样啊?师尊……咳咳……”

    凡川很痛苦,随着剧烈的咳嗽声,鲜血再一次溢出嘴角,然而凡川却不管不问,只一味的拉着言慕岸的腿脚,试图将言慕岸唤醒。

    终于,在凡川不间断的呼喊之下,言慕岸的身体动了动,继而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只不过此时其的神情之中,只有过多的憔悴。

    “打……打开灵石!”言慕岸有气无力的出声道。

    凡川在这一刻终于流下了眼泪,这让凡川很惊骇,凡川曾对自己说过,也立下了决心,以后不会再轻易的掉下眼泪,可就在这一刻,凡川看到言慕岸惨不忍睹的样子,还是情不自禁的流出了眼泪。

    言慕岸对于凡川来说,就像是凡别一样的存在,有时候更比凡别还要亲昵重要,凡川清楚的知道,当初凡别仙逝的时候,自己也没有眼下这般如此痛苦。

    “师尊,您……您不要这样!”凡川哭诉着。

    言慕岸却是苦笑了一番,继而出声道:“凡川,别……别说这些话了,快!快!打开灵石……”

    “师尊,您干嘛这么傻……干嘛要跟我来冥界呢?”

    “快打开灵石!”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一阵黑烟袭来,带着无匹的压力,震慑的地面上的碎石也都跟着跳动了起来,空间甚至出现了轻微的扭曲。

    “小子,你倒是挺顽强,还有你这个老不死的!”无冕王闪身而来,忽然蹲身伸手,猛地卡住了言慕岸的喉咙,接着竟直接将言慕岸给举了起来,双脚离地。

    “本王就先解决了你这个老不死的!”无冕王嘶吼着,早已杀红了眼,双眸里尽是血红色。

    “呃呃……”言慕岸双脚离地,被卡紧了喉咙,无法喘气,只是在痛苦的挣扎,双脚不停的颤抖着。

    凡川见状,刺痛万分,内心的怒火已然淹没了所有,双眼顺势也变成了血红色,只不过与无冕王不同的是,无冕王是杀红了眼,凡川则是被愤怒刺激到了血红之色。

    “放开我师尊!咳咳……”凡川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却发觉自己胸腔的骨头似已断裂,根本无法支撑起身。

    “冲我来!你个丧心病狂的垃圾!”

    凡川试图刺激无冕王,想要引来怒火,然而无冕王却对凡川根本不理不顾,依旧紧紧的卡着言慕岸的喉咙,而此时的言慕岸,脸色因为无法呼吸,早已变得铁青。

    “无冕王!放手!”凡川的语气已经接近了嘶哑。

    然而无冕王却是依旧置若罔闻。

    凡川已经泣不成声。

    受制的言慕岸在折磨之下,努力的想要发声,只不过说的有些模糊不清。

    “凡川……快……快打开……灵石!”

    这一刻凡川终于醒悟了过来,看清了只无力的哀求是毫无用处,不仅救不了师尊,更容易会导致师尊步入万劫不复。

    情急之下,凡川坚强的举起颤抖的手,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了凡别留下来的灵石。

    只不过凡川不解,这灵石又不是没有打开过,为何师尊会让自己如今再打开?但尽管再多的疑惑,眼下已没有时间去考虑了,只能按照言慕岸所说,看看终究会怎样。

    但由于体内仙气的溃散,凡川一时间难以操控仙气打开灵石,可局势已经容不得凡川多虑了。

    只见凡川紧咬着牙齿,试图从手间传来仙气打开灵石,可仅仅一瞬,便又是一口鲜血从凡川的口中吐出。

    凡川丝毫不理,依旧坚持着,终于,一道微弱的金芒在凡川的手间闪现,虽然仙气很薄弱,但只是打开灵石,便已足够了。

    灵石缓缓的被打开,顿时一道刺眼的金芒像是从天而降一般,刺进了灵石之内。

    被卡着喉咙的言慕岸看到这一幕,顷刻便不再挣扎,而是欣慰的闭上了双眼。

    也正是在这一刻,无冕王似乎察觉到了异样,试图想要阻止凡川,于是只见其突然举起另一只手,紧攥成厚重的拳头,涌散着渗人的黑烟,猛然间击向了言慕岸的胸口之处。

    “噗!”

    只听一声低沉的响声传来,再看言慕岸的胸口之处,黑烟和金芒四下交错,闪现出刺眼的线芒,震慑了众人,而言慕岸的胸口,也因为无冕王的一击重拳,导致胸口向着**里凹陷而去,样貌看起来极为恐怖。

    言慕岸就此紧闭上了双眼,再也没了任何反应,嘴角的鲜血更是不住的向外流淌,一直向下滴着,直至浸透了布满灰尘和碎石的地面。

    紧接着,只见无冕王怒吼了一声,像是在丢弃一个玩偶一样,将言慕岸随意的丢弃在了地面上。

    然而与此同时,一旁的凡川却发生了变化。

    只见灵石在刺眼金芒的环绕下,开始出现了诡异的变化,先是凭空幻化出了各种各样的形态,紧接着又涌散出大量的仙气,从而浸入凡川的体内,像是在吸收,又像是在结合。

    仙气将凡川包裹了起来,致使凡川不自觉的盘膝而坐在了原地,同时闭上了双眼,像是在渡过一个进化,四下里的碎石被仙气拂起,悬停在了半空中,隔离在了凡川的仙气环绕圈之外。

    空气像是在这一刻凝滞了一样。

    众人见状,皆震撼不已,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好奇而疑惑。

    无冕王更是紧皱着眉头,试图想要触碰凡川,却被仙气的环绕圈给大力的顶了回来,不自觉的倒退了数步。

    至此,无冕王也不敢再鲁莽靠近,而是紧皱着眉头等待着,像是在等待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降临的时机一样。

    而此时的凡川,虽然肢体上没有自主的意识,但神识中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四周的一切,就连不远处诧异的无用王,以及轻轻啜泣的樱白,甚至已经没了生命迹象的言慕岸,凡川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只不过肢体却不受自己控制,只能安安静静的盘膝在原地。

    但有一点让凡川犹为惊叹,那就是灵石内竟有源源不断的仙气在注入自己的体内,让自己的伤势在快速的痊愈,且有一种想要爆发的感觉始终萦绕在心头,这让凡川有些不知所以。

    “莫非师尊所说打开灵石,便是如此?”

    凡川暗暗的自言自语着,却不知何时灵石才会停止输送仙气,因为凡川知道,如果输送的仙气多于本体的修为境界的话,那不但不会起到作用,反而会导致仙气的反噬,从而走火入魔,那下场更惨。

    于是在考虑这一点的同时,凡川有些担心。

    可就在凡川的疑惑还在持续之时,眼前却突兀的隐现出来了一个身影,一个凡川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正是自己的父君,凡别的身影……

    …………凡川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