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伤痕累累
    “小白,你又是何苦呢?”凡川唉声叹气道,内心的煎熬远比身体上的疼痛还要来的清晰。

    然而樱白却是皱着眉头问凡川:“我……我叫小白?”

    凡川苦笑道:“是啊,你以前叫樱白,是我的……是一个修真者。”

    凡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是我的女人”那句话,只因为,就以当下的局势,凡川不想樱白受到任何牵连。

    然而当凡川的回答刚刚落地,与樱白对立的无冕王似乎再也忍不住了,只见其猛然间出手,将樱白狠狠的给拉到了一旁,致使樱白不小心跌落,摔倒在了地上。

    “本王没有心情听你们在这里唧唧歪歪!本王还不妨告诉你,你只是本王的一个小妾,如若再敢阻拦,信不信本王连你一起杀了!”无冕王对着摔倒在地的樱白怒斥道。

    凡川很痛苦,想要起身去扶起来樱白,可却发觉根本没有力气,体内的仙气在大肆的浮动,很难掌控。

    狂妄的无冕王继而缓缓的向着凡川逼近,其身上的黑烟已经将其笼罩了起来,压力之大很难想象,凡川有了一种危机感。

    “不要……”不远处跌倒的樱白还想要试图阻拦无冕王,可却被两个黑衣蒙面人给拉住了,动弹不得半分。

    待无冕王走近凡川的身前之时,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先行嘲讽出声道:“就凭你一个仙人还想独闯冥界?你想的太简单了,不妨告诉你,诸天万界之内,只有神人可与我冥界抗衡,不过,待我们伟大的冥王大人重生之后,神界也将不在话下!”

    凡川冷笑了一声,继而回声道:“你知不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

    “哈哈……”无冕王狂妄的笑道:“随你怎么说吧!只不过,你看不到冥界一统诸天万界的那一天了,因为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磨磨唧唧,动手吧。”凡川冷笑着,继而将赤邪剑攥在自己的手中,只不过凡川并没有能力还击。

    “且慢!”

    一旁一直在冷眼观看的无用王,终于出声了,只见其先是走近在凡川的身前,继而看向了无冕王,接着出声道:“无冕王,依我看,我们不能杀了他。”

    “不能杀他?为什么?”无冕王气急败坏道。

    无用王继而缓缓的出声道:“眼下冥王大人重生在即,你如果现在杀了他,难免会引起仙界的围攻,虽然我们不畏惧仙界,但是,万一打乱了冥王大人重生之大计,我想,你我二人,谁可以担得起?”

    无冕王不以为然的回声道:“切,不过就一个仙人罢了,仙界怎么可能会大肆进攻冥界呢?”

    无用王却摇头道:“那可说不定。”

    空气顿时凝结了一瞬。

    沉思了片刻的无冕王,终于还是没能克制自己的怒火,只见其忽而大肆的挥手道:“不管了!本王今日就是要杀了这个臭小子!”

    无用王竟冷笑了一声道:“怎么?你怕是咽不下那女人的气吧?”

    “滚开!”无冕王顺势大吼道:“无用王,本王敬你同是界王,但你要继续出言侮辱的话,本王……”

    “怎么?”无用王饶有兴趣的打断道:“莫不是你也要杀了本王?”

    无用王说话的同时,两手插在胸口,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

    “无冕王,不可!”众人开始再次劝阻。

    然而无冕王却是像是疯了一样,只见其突然跃身跳起,接着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扬起了阵阵的尘土,继而怒吼道:“不管了!本王今日就是要杀了他!如果冥王大人怪罪下来,本王一个人承担!”

    话音落,无冕王再也不给众人机会反驳,而是陡然转身,快速的向着凡川袭击而来,本来相距的距离就很短,凡川很难逃脱,只能勉强的挪动身子,奢望可以躲过无冕王的第一击。

    一旁的无用王似乎也不想再插手了,而是自顾自的哀声叹息了一番,像是对无冕王的无奈,又像是对凡川的可惜。

    终于,无冕王厚重的拳头还是击中在了凡川的胸口。

    只听“砰”的一声震响,再看凡川的身体竟然被直接打进入了墙壁之内,在墙壁上形成了一个凹陷,一个人形的凹陷。

    四下里的灰尘四起,全然看不到凡川此时的状态,更有碎石在连续掉落,滚落在地,然而凡川却死死的卡在了墙壁之内。

    在场的众人骇然,似乎见证了无冕王的恐怖,以及凡川的惨不忍睹,而一旁的无用王更是无奈的摇头叹息,继而转向一旁,不再观战。

    而至于樱白,并没有大起大伏的情绪,只不过眼眶倒是有些湿润,目光一直紧锁在凹陷的墙壁之处。

    终于,四下里的灰尘散尽,凡川的样子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只能用一个词形容,惨不忍睹。

    只见凡川嘴角的血迹已然被灰尘所掩盖,只能露出些许黑色的痕迹,而那一头白发更是掺杂着碎石,衣衫褴褛,已经没有了一副正常的模样。

    然而再看凡川的手间,赤邪剑却依然在紧握,只不过早已没了金芒的闪现,只有渗人的血红色在时隐时现,而在凡川的周身,仙气也在不断的溃散,致使凡川的精神越来越萎靡。

    “唉……何苦呢?你这个要强的男人。”无用王再次转回身,当看到凡川这副模样之后,很是唏嘘的再次背对着凡川,似乎不想再多看一眼。

    而至于樱白,终于眼泪夺眶而出,然而其仅仅只是流泪,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表现,而其身旁的两个黑衣蒙面人,依旧在紧抓着其的臂膀。

    “臭小子!你特么再逞能啊!本王等着你!”无冕王似乎开了杀戒,双眼通红的紧盯着墙壁凹陷内的凡川。

    然而此时的凡川却已经意识模糊了,凡川只感觉胸口早已经麻木,已经不是单纯的刺痛了,而是毫无知觉了,而至于体内的仙气,更是全然感受不到。

    凡川想要努力的睁开双眼,却发觉就连睁眼的气力都没有了,然而却诡异的紧握着手中的赤邪剑。

    凡川接着想要苦笑,然而干裂的嘴角刚刚动了动,却涌出了一缕缕鲜血,沾染在了灰尘之上,凡川只好无奈的闭上了嘴,这一刻,凡川想要睡觉,想要沉沉的睡去。

    然而对面的无冕王却依然在出声挑衅。

    “嘿!小子,你不是坚挺吗?出来啊!本王还没玩够呢!”无冕王继续怒喝道。

    凡川根本没有气力回话。

    然而无冕王却感觉凡川像是看不起自己一样,不愿跟自己搭话,于是只见无冕王再次暴跳如雷,紧接着竟向着墙壁的凹陷处逼近,双手间的黑烟也早已充斥密布。

    刚刚转回身的无用王见状,连忙出声制止道:“无冕王,好了,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过分?”无冕王嘶吼道:“本王的字眼里就没有过分二字!”

    “啊!”

    话音落,无冕王根本不给无用王还话的机会,而是再次大声嘶吼着,一只厚重的拳头已然袭向了早已没了知觉的凡川。

    众人见状,无不提心吊胆,因为大家都知道,如若这一重拳再次落在凡川的身上,恐怕会将凡川的骨头给直接震碎。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道刺眼的金芒顺势闪过,与此同时,一袭白衣瞬间挡在了凡川的身前。

    由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速度实在太快,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惊叫声还出发出,只听再次的一声“砰”的声响传来,无冕王的重拳已然砸在了一道金光闪闪的屏障之上。

    无冕王的重拳被阻挡,然而金光闪闪的屏障却向后大幅度的颤动了一番,而那一袭白衣也跟着向后倒退了数步。

    “什么人?”无冕王吃惊的大吼道。

    随着无冕王的发问声落地,紧接着又传来了一声“噗”的声响,再看那一袭白衣之上,已然被一口鲜血给沾湿。

    只见来者是一位有着白头发,白胡须的老者,但看其的容颜,并没有显得过度苍老,反倒有些仙风道骨的年轻气息。

    由于这一幕发生太过于诡异,昏迷不振的凡川也由此被惊到,只见凡川终于努力的睁开了双眼,瞥了一眼身前的一袭白衣,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师尊……”

    没错,突如其来的老者竟是言慕岸。

    只不过言慕岸的出现,却生生的替凡川挡下了无冕王的一记重拳,致使鲜血喷口而出。

    “又来一个仙人!”在场的冥界之人在看到言慕岸身上涌现的金芒之后,不约而同的齐声惊骇道。

    只不过言慕岸的出现,并没有就此阻拦住无冕王的势焰,只见无冕王饶有兴趣的望了一眼言慕岸,接着出声道:“又来一个仙人?看来冥界今日热闹的多了!不过无妨!本王一道送你们魂飞魄散!”

    然而言慕岸并没有搭理无冕王,而是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只手在背后拨动着凡川,同时双脚不自觉的向后退,直至贴在墙壁上的凹陷处。

    “凡川,你怎么样?醒醒,千万别睡!”言慕岸一方面防着无冕王的进攻,一方面对着身后的凡川出声。

    见到言慕岸的出现,凡川似有了一股积压已久的气力,继而艰难的回声道:“师尊,快……快走!别管我……”

    言慕岸却是坚持的出声道:“从你离开仙界之时,为师就跟你一同来了,为师怎么会放心你一个人,只不过现在看来,为师还是来晚了……”

    “师尊……听我……听我的,咳咳……”一口鲜血再次从凡川的嘴角处涌现,凡川并没有因此停止说话,而是继续艰难的出声道:“快走……快走!”……

    …………凡川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