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八章 九鼎一丝
    “行了,别可是了。”凡川打断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无用王却愣了一瞬,继而失声笑道:“凡川,本王何时说过要杀了你呢?”

    凡川冷笑了一声,继而拄着赤邪剑,缓缓的站起了身,倚在洞穴的石壁上,看着无用王出声道:“我再说最后一遍,我来冥界,只是为了找人,而至于小白的出现,不在我的意料之内,我也很惊讶,但既然我看见了,我就要带她走。”

    无用王唉声叹气了一番,耸了耸肩道:“可是你的处境这样,你又有什么把握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呢?”

    “呵呵,无所谓。”凡川冷笑道:“我既然来了,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哎……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要强呢?”无用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在原地不住的叹气。

    然而就在此时,刚刚与凡川动过手的无冕王,却再次站出了身来,只见其先是对着无用王质问道:“这就是你的处理方法吗?本王就不明白了,你怎么有这么多的废话与这仙人说?”

    无用王笑道:“本王自有本王的打算,无冕王,你可是已经答应我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无冕王眉头紧皱着出声道:“是,本王是答应你了,可是你没有那个能力解决此事,所以,本王还是要站出来的!不为别的,本王只是为了冥界!”

    “你……”

    无用王刚想动怒,一旁的冥界之人便再次一拥而来,生怕两位界王再争吵起来,于是防患于未然,及时的劝阻了两位界王。

    最终的结局是,无用王并没有拦住无冕王对凡川的惩戒,当然,这也是顺应了人心,看来冥界众人对于仙人凡川的出现,还是过多有着抵触之意。

    然而对于凡川而言,凡川并没有什么可怕的,虽然刚刚受了伤,但究根结底,毕竟是因为无用王的突然出手,这才导致落败,若论起单打独斗,凡川没有丝毫畏惧无冕王。

    只见此时,无冕王再次向着凡川一步步的逼近而来,而在其的身后,还跟着几个黑衣蒙面人,皆对凡川表露着凶煞之意。

    凡川再次冷笑了一声,随即快速的平复体内的仙气,紧接着握紧了手中的赤邪剑,直直的对准了正在逼近的无冕王。

    “小子,还逞强?本王不妨告诉你,你已经激怒了本王,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无冕王的双拳攥紧,发出了“咔咔”的声响。

    凡川依旧冷笑道:“可以,我成全你。”

    话音落,凡川先下手为强,立即闪身而动,只见一道刺眼的金芒顺势闪现,瞬间便抵至在了无冕王的身前,同时手里的赤邪剑无情的刺向了无冕王的胸口。

    也许是因为无冕王的狂妄自大,不曾想到凡川会主动出击,又或者是因为凡川的速度实在过快。于是,当凡川手中的赤邪剑将要刺入无冕王的胸口之内时,无冕王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亦或者是,根本来不及反应。

    凡川甚至看到了无冕王此时惊恐的眼神,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再次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只听“噗”的一声低沉的响声传来,再看赤邪剑,已是刺入了皮肉之内,只不过,这皮肉却不是无冕王的皮肉,反而是一个在千钧一发之际,舍身为无冕王挡剑的黑衣蒙面人。

    凡川和无冕王几乎同时错愕了一瞬,只不过无冕王早已洞察到了时机,没等凡川抽出赤邪剑之时,只见其突然出掌,环绕着黑烟的手掌不知为何,瞬间变大了几倍,狠狠的击中在了凡川的胸口上。

    “去死吧!”

    “砰!”

    随着无冕王的嘶声怒吼,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再看凡川的身体,重复着刚刚的动作,再次倒飞了出去,只不过这一次并没有砸在洞穴的石壁上,而是重重的砸落在了地面上,扬起了一阵阵的尘土。

    “呃……”

    凡川已然忍不住,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胸口更是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似有一道怪异的气息在压迫着自己体内的仙气一样,致使仙气在体内无节奏的上下跳动个不停,也正因此,凡川甚至连握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叮叮……”

    一声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再看凡川手中的赤邪剑,早已脱落出了凡川的手,随意的跌落在了地面上,继而没了仙气的灌注,从而失去了其剑体上的金芒。

    “啊!”无冕王再次吼叫了一声,只见其将身前替自己挡剑的黑衣蒙面人给放在了一旁,一瞬之后,那黑衣蒙面人便化成了一道道黑烟消失不见了。

    无冕王似乎很是愤怒,而一旁的一直静静观战的无用王,也显得有些情绪异常。

    然而此时在另一旁一直注目着争斗的樱白,却是时而皱眉,时而惊恐,时而疑惑不解,神情之中同样显得较为怪异。

    紧接着,只见无冕王一步一步的向着凡川再次逼近,且当其每走一步,脚下的步伐都显得极其的厚重,似乎想要将这石质的地面给踩裂一样。

    “小子,你不仅不知悔改,竟然还敢出手杀了本王的部下!本王今日必要你魂断在冥界!”无冕王嘶吼着,突然之间加快了步伐,冲向了凡川。

    而此时的凡川,却还未从刚刚的疼痛之中缓过来,别说可以正常的御敌了,就算是想要抽出仙气,都显得力不从心。

    但凡川并不会就此放弃,眼见着无冕王马上就要冲将到自己的身前,凡川咬着牙,艰难的挪动着身体,直至再次抓住地面上的赤邪剑。

    当凡川的手触碰到赤邪剑的时候,赤邪剑像是感受到了凡川一样,竟似有了自主的意识,不仅剑体大散者金芒,且开始自主的摆动。一瞬之后,只见赤邪剑脱离了凡川的手掌控制,反倒直直的站立,悬空浮在了凡川的身前,像是在为凡川御敌,又像是一个好友一样,时时刻刻的在保护着凡川。

    凡川见状,却只是一番番苦笑,因为凡川知道,没有自己仙气的持续输入,赤邪剑恐怕无法独当一面,杯水车薪罢了。

    显然,当无冕王真的来到了凡川的身前之时,赤邪剑还是自主的动了,只见其摇摆着剑体似乎想要与无冕王周旋一会儿,可仅仅片刻之后,只见无冕王突然抬脚,带着无匹的黑烟,直接将赤邪剑给踢到了一边,剑刃直直的插进了石壁内,再没能自主的拔出来。

    “小子,本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无冕王厚重的拳头已然悬在了凡川的头顶之上,凡川甚至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其拳头之间传来的压力,凡川知道,若是这一拳打将下来,就算自己不死,也会就此丢掉半条命。

    不知为何,凡川突然感觉到四下里的空气很冷,冷到让自己瑟瑟发抖,一瞬间,凡川想起来了遥远的仙界,以前还曾觉得仙界比较阴冷,然而眼下来看,十个仙界也比不上冥界的阴冷,因为冥界的这种阴冷,已经刺入到了骨子之内。

    四下里的闪躲空隙已然被无冕王给封锁死了,凡川苦笑了一番,刚想放眼再去看一眼樱白,可就在此时,一道倩影突然闪现而至,挡在了凡川的身前。

    “住手!”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凡川的耳中,只不过这一瞬间的阻挡,凡川只看到了身前的黑影,却不曾看到来者是何人。

    但当隔着的无冕王出声的时候,凡川便一目了然了。

    “伊人!你这是在干嘛?给本王闪开!”无冕王气急败坏的声音震彻在了整个洞穴之内。

    原来及时挡在凡川身前的女人,竟然是失忆了的樱白。

    这已远远的超出了凡川的预料,让凡川犹为震惊,更让凡川想不通失忆了樱白为何会在此时舍身搭救?

    然而当无冕王的厉喝声落地,只见樱白纹丝不动,依然挡在凡川的身前,继而对着无冕王回声道:“大王,妾……妾身恳求您放了他吧?”

    “放了他?伊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让本王放了他?”无冕王一方面很是生气,另一方面像是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继而怒斥道:“识趣点,赶紧给本王闪开!”

    樱白却是坚持的挡在凡川的身前,用着惊恐的语气回声道:“不……不,大王,算是妾身求您了,放了他吧?求求您了……”

    “给本王滚开!”无冕王已经暴跳如雷了,其下巴上的几根稀松的胡须更是炸立了起来。

    凡川听着两人的对话,不禁的一番苦笑,嘴角再次溢出了一缕鲜血,紧接着,凡川便艰难的伸出一只手,拍了拍樱白的小腿。

    待樱白惊恐的转身看向凡川的时候,凡川抿了抿嘴,擦拭掉嘴角的血迹,继而苦笑道:“小白,你想起我来了?”

    樱白却是惊恐的瞪大着双眼,摇了摇头。

    凡川无奈的再次苦笑了一番,接着出声道:“既然如此,你……起开吧!听话,不然他真的会伤害你。”

    然而樱白却是再次摇了摇头。

    凡川叹息了一声,继续出声道:“你我只是……路人,没必要对我这样,快走开吧!我……不想看着你在我眼前再次受伤害……”

    “不……不!我……我不能让他伤害你!”樱白似乎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双手紧抱着脑袋,痛苦的出声道。

    凡川看着樱白的样子,于心不忍……

    …………凡川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