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七章:诡变之境
    “什么?你这家伙敢杀了摆渡接引?”无冕王厉声道。

    无用王连忙制止无冕王出声道:“无冕王,别这么着急,凡事有因果。”

    “因果?什么因果?无用王,本王已经够给你容让了!”无冕王有些不满道。

    然而无用王却心平气和的出声道:“无冕王,咱们不妨听一下,凡川是怎么说?”

    “怎么说?您告诉本王,还能怎么说?”无冕王的神情中多些愤怒。

    “凡事有因有果,对吗?无冕王,咱们不肯能一下打翻一船人,对不对?”无用王耐心道。

    然而此时的无冕王却看了一眼凡川,又看了一眼无用王,继而出声道:“无用王,希望您搞清楚,现在是冥界混进了仙人,你该当知道如何惩治?”

    “对,我知道,但是我想在之前问清楚,行吗?”无用王反声道。

    “你……”无冕王一时无言以对。

    “凡川,本王欣赏你,所以本王希望你老实交代!咱们可以慢慢商量。”无用王用着勾魂的语气出声道。

    然而没等凡川出声,无冕王却率先出声道:“老实交代?开什么玩笑?这个仙人不仅私自闯入冥界,还杀了摆渡接引,这有什么好商量的?”

    无用王却用着勾魂的语气回声道:“无冕王,您不用着急,本王会给冥界一个交待。”

    无冕王搔之以鼻道:“希望你说话算话。”

    无冕王话音落,便走向了一旁什么都不知道的樱白,率先的将手臂揽在了樱白的肩膀上,然而樱白并没有什么反抗,反而是在迎合着无冕王。

    看到这一幕,凡川极为的痛心,然而无用王似乎并没有发觉到凡川的变化,而是自顾自的端起了一盏酒,举到了凡川的眼前。

    “凡川,是吗?本王想要你喝杯酒。”无用王温柔的出声道。

    凡川有些不知所以,但依然还是端起了手中之酒,与无冕王碰了个杯,只不过在两杯相触碰的那一瞬,凡川依然感受到了后背升起的阴寒。

    “凡川,仙人,本王是希望你可以老实交代,省的我们再引起争端不是?”无冕王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揽着樱白出声道。

    凡川是有些无可奈何,内心的怒火更是忍无可忍,然而一方面对待着无用王的柔情蜜意,凡川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倒不是对无用王的感觉,只是碍于当下的局势,凡川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我已经说过了,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来找对于我而言很重要的两个女人。”凡川顿了顿,继而看向了无冕王搂着的樱白,继而出声道:“但是眼下,又多了一个女人!”

    无用王不仅疑惑道:“两个女人加一个女人,三个女人?凡川仙人,你好像有些过分了。”

    凡川只是淡定的摇了摇头道:“一点也不过分,看来我来冥界一趟,是来对了。”

    “你什么意思?”无用王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道光芒。

    凡川先是冷笑了一声,继而指向了躺在无冕王怀中的樱白,接着出声道:“这个女人,她叫樱白,是我的女人,只不过在南异兽族失去了性命,但是,我所失去的,我今日都要拿回来!”

    听到凡川的这番话之后,无冕王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紧抱着樱白,丝毫不松手,继而对着凡川出声道:“你满口胡言!这是本王的女人,叫伊人!你胆敢再多说一句!本王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凡川冷笑了一声,继而出声道:“小白失去了记忆,你就能霸占她?可笑,我真没想到,冥界竟然是这副模样?不过也罢,今日我来了,我看到了,这一切我就要管!”

    “你管?呵呵,怕你管不了!”

    只听无冕王大喝了一声之后,随即带着周身的黑芒,便向着凡川袭来,道道的压力致使凡川不自觉的向后倒退。

    “这冥界还有如此怪力?我修到隐仙又如何?”凡川暗暗在心底说着,然而却是快速的闪躲,倒不是凡川畏惧无冕王的能力,只是身在其中,不得已而为之。

    随着黑烟的快速弥漫,凡川连忙闪身躲开,在场的众人更是迅速向外撤开,好像特意为凡川和无冕王布置了一个战场一样。

    凡川毕竟是隐仙之境,面对突如而来的袭击还是有一定的防御能力,金芒的闪现在这黑白两色的冥界之内,很是格格不入,但在与黑烟的交锋之中,依然显得凌厉。

    只听“噗”的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再看凡川和无冕王,两人的身体已然接近,双手更是在空中划出了异样的曲线,金芒在抵御着黑烟,只不过仅仅片刻之后,凡川的双脚便不自觉的在向后倒退,发出了“唦唦”的声响。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樱白,不知为何,目光却一直紧锁在凡川的身上,好像是要将凡川给看个透彻,只不过在其的神情中,还是有着诸多的疑惑和不解。

    凡川没有注意,众人也没有注意。

    “狂妄的小子,本王就让你见识一下!冥界不是你想来就来的!”无冕王怒吼着,双手间还在发力。

    凡川就要退至洞穴的石门前了,然而终究还是那样吃力,同时极为震惊,看来还是小看了无冕王,让凡川没有想到的是,尽管自己身为隐仙之境,可面对无冕王那道道黑烟之时,还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好啊,今日我也让你知道知道仙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凡川说着话,陡然之间闪动身影,一只手掌还在抵御,而另一只手则是腾空而起。

    只见一道刺眼的金芒闪现而过,随即便看到一把浑体泛着血红色的长剑,隐现在了凡川的手中。

    正是仙器赤邪剑。

    待赤邪剑现身,凡川毫不犹豫的便将剑体挥舞而去,正对准着无冕王的胸口。

    凡川这一动作灌注了所有的情绪,有对冥界的痛恨,也有针对无冕王的痛恨,更多的是因为樱白的原因,然而凡川并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后路,尽管凡川知道若是这一剑得逞之后,自己将在冥界步入万劫不复。

    可那又怎样?

    凡川心思笃定,剑刃散着无匹的金芒,直直的刺向了无冕王的胸口。

    “你……”

    无冕王有些恐慌了,由于凡川的速度过快,致使其根本来不及躲闪,当剑刃距离其只有一个手掌的距离之时,无冕王几乎将要呼喊出声。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砰”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凡川顿时感觉到剑柄传来的震感,致使手间疼痛不已。

    再看眼前,不知无用王什么时候闪现出身,直接将凡川的赤邪剑给挡了回去,救了无冕王,却伤了凡川。

    凡川的身体由于剑体的反噬之力,直接给带飞退向了后方,直至撞在了洞穴的墙壁之上。

    “呃……”

    凡川低喝一声,喉咙之内有了一种压迫感,鲜血似乎想要流出,只不过被凡川给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但由于赤邪剑的反噬力太过于强劲,又加之无用王的突然袭击,凡川的确有些承受不住了。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樱白,神情却是异常的紧张,从其的动作上来看,只见其紧攥着拳头,像是在为凡川着急和担忧,只不过其蠢蠢欲动的脚步,却始终没有跨出。

    凡川拄着赤邪剑倚在了洞穴的墙壁上,赤邪剑涌散着血色,浸入到了地面上。

    刚刚侥幸躲过一劫的无冕王,此时似乎愤怒异常,只见其怒睁着双眼,双手间的黑烟更是大放异彩,似乎随时都会冲向凡川。

    “你这个狂妄的家伙!还想偷袭本王!本王今日就要你魂飞魄散!”无冕王咬着牙出声道,其的双脚早已按耐不住,似乎就要冲向凡川。

    然而在此时,刚刚施救了无冕王的无用王,却抽身拦在了无冕王的身前。

    “好了,无冕王,请你相信我,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无用王语气严肃的出声道。

    无冕王似有些不服气,脸部有些扭曲,但可能是因为想到刚刚无用王的搭救,最终只好收敛起了身上的黑烟,向后微微挪动了半步,示意不会动手。

    而无用王则是缓缓的走近了凡川,先是注目看了看凡川的嘴角,似乎像是在等待着血迹的涌现,然而片刻之后,其却凭空拿出来了一张黑色的手帕,递到了凡川的眼前。

    “给,擦擦吧。”无用王淡淡的出声道。

    凡川愣了一下,但眼下胸口的刺痛感还在持续,容不得多想,只不过凡川依然是很抵触,并没有接过无用王手中的手帕,而是冷笑道:“呵呵,多谢了,不用。”

    无用王叹息了一声,继而将手帕收回,接着出声道:“凡川,你要知道,本王不可能看着冥界之人死在自己的眼前,所以刚刚的出手……”

    “行了,你完全没必要解释,毕竟你我又不熟,本来就是敌对。”凡川打断道。

    “敌对?”无用王皱眉道:“凡川,你我本可以不用敌对呀?你说是不是?只要你肯配合我们,别说帮你找到你需要的三个女人,哪怕是一百个,一千个,本王都会帮你!”

    “呵呵……”凡川依旧冷笑了一声,继而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樱白,紧接着出声道:“他抢了我的女人,我还需要你仁慈的来帮助?呵呵。”

    “可是你……”……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