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冥王之闻
    ..,

    紧张之下,凡川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很是难堪。

    然而此时的无用王和无冕王竟并排站在了一起,好像就要开始商讨要事了,而巧的是,无冕王为了以正视听,便让樱白走开,让其站在了洞穴内的一处角落边缘,不住的观望着无冕王。

    “各位,冥界近来要有大事发生!”无冕王率先开口道。

    “大家都打起精神,从现在开始,一口酒都不能再喝!”无用王也附声道。

    气氛开始变得诡异了起来,那些先前喧闹的黑衣蒙面人忽然间安静了下来,搞得整个洞穴内有些阴寒。

    凡川低着头,时不时的看向樱白,只见樱白好像有些微微的不耐烦,身体一直在缓缓的向角落里靠近而去,而在角落之处,那里光线阴暗,除非近距离观察,站在远处根本看不清楚角落里的情况。

    凡川已然越来越看不清樱白的情况,不过这对于凡川而言,却是一个良好的时机。

    看到无冕王和无用王还在专注的谈话,凡川随即隐藏在人群里面,快速的挪动,接近了此时一个人待在角落里的樱白。

    当靠近樱白之时,凡川还未出声,只听樱白却是轻微的惊呼了一声,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身子向后退缩了半步,不过还好,动静不算大,并未引起他人的注意。

    “嘘……”

    凡川对着樱白作势不要声张,然而樱白却像是根本不认识凡川一样,只一昧的抵触,像是受到惊吓的样子。

    “小白,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凡川啊!”凡川痛心的出声道,忍不住心酸。

    樱白似乎感觉到眼前的人并不危险,于是便瞪大双眼回声道:“小白?凡……凡川?是谁呀?”

    看来确信樱白是失忆了,竟然连自己的名字也记不起来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凡川的脑海中有着千万种疑惑。

    但凡川依旧强使自己冷静的出声道:“我是凡川!”指了指樱白,继续出声道:“你是樱白!”

    樱白指了指凡川,疑惑道:“你是凡川?”接着又指了指自己,疑惑道:“我是樱白?”

    “对对对……”凡川知道自己说的很无力。

    果然,樱白即刻频频的摇头道:“不,我不认识你,我不知道什么凡川和樱白,我叫伊人,是大王赐给的名字!”

    “唉……”凡川摇着头叹息了一声。

    空气像是凝结了一样,两个人时而对视,时而缄默,这一种陌生已经让凡川有些喘不过来气了,先前遇到樱白的激动之情,也在这一刻,慢慢的变冷。

    “小白,我能抱一抱你吗?”凡川突然抬起头,想要靠近樱白,其实凡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只是因为太过于思念,于是一时间忘乎所以了。

    “你……你走开!”樱白吓得连连倒退。

    “我真的好想你,小白……对不起。”凡川依然在靠近。

    樱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飞快的逃窜了,离开了角落,从而惊慌失措的跑向了无冕王的身旁。

    见到樱白跑向了无冕王,这一刻凡川才突然清醒过来,连忙闪身挪移,再次隐藏在了人群之中。

    然而惊慌失措的樱白出现在了无冕王的身边,无冕王自然要询问。

    “伊人,你怎么啦?受到了什么惊吓是吗?”无冕王温柔的出声道,然而在凡川听来,这番温柔却是那样的恶心,其中不乏包含着*之意。

    凡川本来会以为失忆了的樱白会将刚刚的遭遇告知无冕王,从而让无冕王下令捉拿自己,可是接下来樱白的话,却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只见樱白躲避了一下无冕王的视线,继而回声道:“没事没事,妾身只是有些怕黑……”

    “哈哈哈,怕黑啊?哎呀,没事没事,有本王在,什么都不要怕!”无冕王放声大笑道。

    樱白没有捅出来凡川,这让凡川坚定樱白内心的善良,与以前的樱白一样,骨子里的东西那是改不了的,只不过樱白那句自称“妾身”却是狠狠的刺痛着凡川的心。

    紧接着,只见无用王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樱白,继而看向了无冕王,意味深长的出声道:“哎呀,无冕王,您的艳福可真是不浅呐!这又纳了一个小妾呀!”

    无冕王反倒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声道:“让无用王见笑了,一个小妾而已,姿色可是远远比不过无用王您啊!”

    无用王冷哼了一声,继而看向了众人,接着出声道:“好了,我们接着说,关于冥王之事。”

    看来无用王并不把樱白当回事,而隐约间,好像也不把无冕王当回事。

    这是一个关键的线索,凡川藏身在人群后,仔细的听着,记着。

    无冕王似乎有些自找没趣,便传来一个黑衣蒙面人将樱白给带到了一旁,也跟着加入到了无用王商讨冥王一事之列。

    继而气氛再次出现诡异的变化,众人聚精会神的紧盯着无冕王和无用王,仿佛接下来就要有大事宣布一样。

    果然,随着无冕王刻意的咳嗽了两声之后,只听其缓缓的出声道:“我们冥界伟大的冥王大人就要重生了!”

    无用王跟着挥舞起了双手,呐喊道:“伟大的冥王大人就要重生了!”

    凡川同样聚精会神,毕竟这正是自己想要寻找的线索。

    紧接着,一群黑衣蒙面人开始欢呼了起来,高举着双手呐喊,就像是听到了极为振奋人心的消息一样,与此同时,整个洞穴之内黑烟迭起,致使凡川呼吸都有些压抑。

    随后,便有黑衣蒙面人开始发问道:“两位界王,冥王大人具体什么时间重生?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吗?”

    无冕王继而回声道:“当然要做些什么!伟大的冥王大人将在七日之后,于龙渊池重生!”

    “哇!真的吗?我们冥界终于要有踏遍诸天万界的一日了!”

    “伟大的冥王大人,我们一直都在等您重生!”

    众人开始尽情呼喊,表达着内心的崇敬和向往。

    继而,无用王出声道:“冥王大人已经得到了足够的魂魄,这期间已经可以驾驭冥魂的出窍,当然,这需要得益于那些仙人。”

    “啊?仙人?什么意思啊?无用王!”众人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接着只见无用王的脸上闪现过了一丝邪笑,继而出声道:“千百万年来,冥王大人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若不是那些仙人肯付出灵魂的代价,恐怕冥王大人的重生还要延迟,不过!这一天就要到来了!”

    “莫非冥王大人的冥魂已经出走了冥界?”众人惊骇道。

    无冕王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

    “哇!伟大的冥王大人!”

    众人的膜拜之情溢于言表,这也让凡川的震惊与之俱增。

    紧接着,无冕王再次出声道:“还有七日,我们必须要提前做些什么,本王宣布,从明日开始,所有冥界之人皆要去往龙渊池坐镇,我们要布下重生大阵,以保我们伟大的冥王大人肉身不坏!”

    “好好好!”

    “谨遵两界王之意!”

    众人越发的激动了起来,仿佛冥界终于有了出人头地的一天,然而这对于凡川而言,却是莫大的沉重和压力,隐约之间,凡川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听到的这些线索对于凡川而言,太过于震惊,甚至是无法接受,或者说,没有那种概念去理解,看来先前的一切都可以得以证明了,本觉兽王的异变,离湮魔尊的死,以及西宫珠玑仙君的死,这其中都跟这所谓的冥王大人脱不了干系。

    只不过有一点让凡川很是费解,既然冥王的能力如此之强,为何当初神人瑾花到来仙界之时,却从未提及半分呢?还是说,神人根本不晓得冥界?

    愁云密布,凡川知道,诸天万界之内,将迎来一场不可避免的浩劫。

    可正在凡川胡思乱想的当下,最令凡川惊恐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只见无用王忽然挥手示意众人安静,紧接着诡异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无冕王,随后,视线扫过了洞穴内的所有黑衣蒙面人,接着缓缓的出声道:“还有一件事,本王差点忘记了。”

    “什么事情啊?”众人好奇的出声道。

    “嘘……”无用王却伸出手指压在性感的嘴唇上,接着看着众人出声道:“那位远道而来的仙人,现身吧?”

    “什么?仙人!在哪里啊?”众人惊骇的大张着嘴巴,同时四下里不停的巡视,仿佛自己身边的人都值得被怀疑一样。

    连同无冕王在内,同样震惊不已,只见其盯着无用王出声道:“无用王,您没开玩笑吧?您是说,眼下我们这里,有位仙人在?”

    无用王却是饶有兴趣的点头道:“那是自然。”

    话音落,无用王又看向了众人,示意众人安静,接着出声道:“好了,那位远道而来的仙人,现身吧?难道你真的非要本王亲手将你拉出来吗?”

    凡川的惊恐已然溢于言表,还好脸上那层黑布将凡川的神情给挡在了里面,但凡川的内心却是真实的表现,不曾想无用王真的识破了自己的身份,而且还猜到了自己是仙人,但是为何先前不揭穿呢?反而是在说了冥界的要事之后再揭穿呢?这让凡川百思不得其解,然而,同样让凡川震惊,似是有些低估了无用王的能力。

    “还不出来?”无用王刺耳的声音再次进入凡川的耳中……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