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三章:无冕王
    ..,

    凡川则是傻傻的站立在了原地,一时间不知所以。

    然而就在此时,却突然有一双手搭在了凡川的肩头上,那是同样的一个黑衣蒙面人,此时他正好奇的打量着凡川。

    “嘿,兄弟,从渡生界而来吗?怎么不去喝两杯?”那人笑道。

    “呃……”凡川一时间尴尬,回声道:“等等,我等下就去。”

    那人好像是看出了凡川的羞涩一样,便拍了拍凡川的肩膀,笑道:“兄弟不要客气,今日我们枉死界无冕王设宴,就是要冥界里各位兄弟好好的聚上一聚,千万别拘束了啊!”

    “不会不会,多谢……”

    待那黑衣蒙面人走后,凡川如释重负,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然而凡川的放松仅仅一瞬,接着只见一个胸大臀肥的黑衣女人,忽而搭在了凡川的肩头上。

    “嘿,陪我喝几杯吗?”那女人吐着热气,仿佛可以融化这冥界里的阴冷。

    凡川很是抵触,但却又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明显,于是便婉言拒绝道:“我想等会儿再喝,谢谢。”

    “哼!”那女人冷哼了一声,好像凡川有些不识趣,便愤愤的走开了。

    整个洞穴之内乌泱泱的一片,嘈杂声更是不绝于耳,凡川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那便是先将这里的情况搞清楚,不能这般无所事事。

    于是凡川便开始东张西望了起来,终于发现了一个黑衣蒙面的男人独自坐在角落中,时不时的还会举杯喝上几口,但并未与其他黑衣蒙面人交流,自然也没有妩媚的女人靠近。

    凡川踱步接近,装作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随后便在那男人的身旁坐了下来。

    “怎么一个人喝酒呢?”凡川试探的出声道。

    那人瞥了凡川一眼,摇了摇头道:“太吵了,我不喜欢。”

    “噢,这样啊,那咱俩还是挺像的,我也觉得太吵了。”凡川点头道。

    那人再次打量了凡川一眼,主要看到了凡川的一头白发,好像有些诧异,继而出声道:“看阁下的模样,该是从渡生界而来吧?”

    凡川迟疑了一瞬,继而点头道:“是啊……”

    那人再次点了点头道:“噢,你们渡生界的无用王没来吗?”

    凡川顿了顿回声道:“这个我不太清楚,我随其他人来的。”

    “恩。”那人不再说话,而是自顾自的喝酒。

    凡川迟缓了片刻之后,便再次出声道:“对了,今日无冕王如此设宴,可是有什么大事相商呢?”

    凡川问出这句话之后,有些紧张,生怕因为这句话而露馅。

    然而那人只是诧异的看了凡川一眼,便错愕道:“你竟然不知道吗?”

    凡川连忙回声道:“是啊,平日里出来的少……”

    毕竟对于眼下的一切皆是未知,凡川编谎话的能力都大有退步。

    那人并没有对凡川生疑,只是笑了笑道:“你不清楚也没什么,毕竟这是冥界的大事!”

    “啊?什么大事啊?”

    那人喝了一口酒,继而皱眉道:“我听说是无冕王有了关于冥王的线索,今日设宴,便是要与无用王提前商讨一番,准备迎接冥王的归来。”

    “啊?真的吗?冥王真的要回来了吗?”凡川假装震惊的出声道。

    “嘘……”那人却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凡川小声,接着出声道:“先别声张,我也只是听说罢了,至于到底是不是关于冥王的事情,等两界王都来了之后,我们自然就知晓了!”

    “恩恩,对……”凡川点了点头,继而又皱眉道:“可是两界王怎么还没来啊?”

    那人再次喝了一口酒,随即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笑骂道:“我说你急什么呀?等着就是了!”

    “是是是……”凡川不再出声。

    可就在此时,洞穴外的石门前忽然传来了一阵躁动,先前那些饮酒作乐的黑衣蒙面人也在这一刻放下了手中的酒盏,从而向着石门处望去,瞬间,整个洞穴内都安静了不少。

    而对于此刻的凡川而言,自进入了冥界之后,第一次感受到了压力之感,那是那种诡异的气息发挥到淋漓尽致,凡川甚至还有一种熟悉感,那是之前在魔界之时,从诡变的离湮魔尊身上所能感受到的,令人生畏的气息。

    “看来主角要来了……”

    凡川暗暗在心里想着,接着便学着其他黑衣蒙面人一样,站起身,涌进人群内,向着石门的方向看去。

    果然,此时在石门的中间,正走来一位身着黑色锦衣的男人,只不过他并未像其他人那样用布条蒙面,而是大方的展露着他的五官,他的双眸深邃,鼻尖高挺,眉宇之间给人一种威严的气息,而在其的下巴上,还生长着几根稀疏的胡须,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而在其的周身边,却是时不时的向外涌散着黑烟,淡淡的黑烟。

    在其到来之后,所有人无不对着其躬身施礼,以表示自己足够的崇敬,凡川自然也学着他人的样子,只不过姿势并不到位。

    “好啦,大家别这么拘束!”

    “谢无冕王!”

    果然如此,来者正是枉死界的无冕王。

    凡川随着人群退后,特意为无冕王开出了一条通道,可直至走向长型凸石桌的后方,也就是那个朱红色大木箱的旁边,只不过在那里并没有什么所谓象征王权的雅座,只同样的空空如也,并不显得庄重。

    待无冕王走到了朱红色的木箱边,只见其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木箱,接着再次看向众人,继而出声道:“各位,咱们今日的宴会,是为了一件大事,只不过眼下无用王还未莅临,我们需要稍稍等候一会儿,待无用王来了之后,我们再行商讨,如何?”

    “好好好!”

    “全听无冕王的吩咐!”

    “对!无冕王快喝一杯!”

    “是啊!大家敬无冕王一杯!”

    众人一片议论纷纷,同时有人提议与无冕王喝酒,然而无冕王却丝毫没有任何抵触,而是没有任何为王的架子,与那些提议喝酒的人挨个碰杯,这倒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没想到这家伙还挺随和。”凡川暗暗的在心里说道,同时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无冕王的身上,凡川想要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有多么恐怖的能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然而那所谓的渡生界无用王一直没有来到,气氛还是变得有些焦灼了起来,无冕王似乎感受到了众人的心急,便挥手示意众人安静,紧接着出声道:“各位,是不是等的有些着急了?”

    众人并不敢诋毁无用王,而是唏嘘的点了点头表示。

    只见无冕王笑了笑,继而出声道:“各位不要着急,本王相信无用王很快就要到了,在这之前,要不本王先行宣布另一件事?”

    “噢?无冕王,什么事儿啊?”众人开始好奇了起来。

    紧接着,只见无冕王伸手指了指地上的朱红色箱子,示意答案就在朱红色的箱子内。

    众人的好奇心被勾起,这其中也包括凡川在内,凡川早就想要搞清楚这朱红色的木箱里的答案了,毕竟自己是随着这木箱一起来到这里的。

    在众人的期待目光之下,只见无冕王笑着挥了挥手道:“各位,本王是趁着今日的良宵,顺便宣布一件事情,还望各位可不要见怪啊!”

    众人开始躁动起来。

    “哎呀,无冕王,快些嘛!打开箱子,让我们大家看看是什么啊?”

    “对啊!我们要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无冕王,您就别卖关子了,大家可都等着呢!”

    无冕王笑了笑,再次挥手示意众人安静,紧接着出声道:“好好好,看看看,不过事先本王可要说好了,可不能羡慕啊!”

    “到底是什么啊?还羡慕……”

    无冕王自顾自的笑着,继而缓缓的打开了朱红色的木箱,在木箱开启的一瞬,先是从里面散出来了一道道的黑烟,一股诡异的气息传来。

    起初凡川还以为是什么冥界里的宝物,可当看到无冕王弯腰将其扶出之后,那一刻凡川愣了,瞪大了双眼,长大了嘴巴,不知所以。而紧随其后,凡川又是心急如焚,担忧不已,甚至是异常气愤。

    因为在无冕王的相扶之下,从木箱里站出来了一位女人,这女人拥有倾城的容貌,晶莹剔透的双眸,泛着露珠的嘴唇,以及不知从何而来的淡淡腮红,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美人儿。

    这个美人儿穿着冥界特有的黑色长裙,袖口的蓬松像是刻意裁制出来的,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即便是在这只有黑白两色的冥界之内,这美人儿依然是众人的焦点。

    然而,这个美人儿却是樱白,是那个当初在南异星球上,身中元郎兽王之毒而死的樱白,是那个一直活在凡川内心深处的樱白,也是凡川心里那个不会往脸上画上腮红的樱白,更是只喜欢绿色长裙的樱白。

    然而尽管凡川再多的不可思议与震惊不已,樱白就明白的站在自己的身前,相距甚至不足五丈。

    可是眼前的这个樱白,却让凡川由衷的感受到了陌生,是那一种发自内心的陌生,绝不是以往的樱白,可其的模样和身材,就是樱白的样子,这让凡川的不可思议上升到了至高点。

    可紧接着,凡川忽然回想到了先前引鬼司的话,是不是樱白真的靠机缘来到了冥界呢?

    然而接着无冕王的一句话,却彻彻底底的点燃了凡川内心的怒火。

    只听无冕王笑着出声道:“各位,这个美人儿可是本王新纳下的小妾!”……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