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一章:阴气弥漫
    “哎呀,客官,你干嘛这么着急嘛!你不妨多陪陪小女子,小女子可以带你离开这茫茫彼岸花海,若不然,你自己可要费尽心思咯!”鬼女的声线中也带着勾引的意思。

    凡川很是抵触,一把抽出了自己的臂膀,接着与鬼女拉开了些许的距离,同时伸出手掌摆在鬼女的眼前,严肃的冷声道:“我再说最后一遍,请你自重!”

    鬼女噘着嘴,好像有些委屈的样子,片刻之后,甚至有些想要啜泣,眼泪都在其的眼眶之中打转了。

    凡川见状,不由得头大,凡川承认自己这辈子最见不得女人在自己的面前流泪,尽管眼前的这个女人让凡川很厌烦。

    “哎,你哭什么?我真的有要事在身,至于能不能尽快的离开这彼岸花海,就不用你操心了,行吗?”凡川的语气中甚至有了些哀求。

    “可是……”鬼女摇摆了一下身姿,妩媚的出声道:“人家想帮你尽快离开这里嘛!条件就是,你多陪陪人家嘛!”

    听到鬼女的这番话,凡川不知为何,脑海中却浮现出来了宛灵,烟紫,南雅锦,北语,樱白,以及苏卿的倩影,自问自己的时间都没有陪自己心爱的女人,怎么会陪你这个怪女人呢?

    于是凡川便坚决的出声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需要,再见。”

    话音落,凡川这一次坚决的转身离开,可当凡川刚走出两步之时,身后却再次传来了鬼女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鬼女的语气不再像先前那般妩媚诱人,反倒是严肃而又怒气。

    “站住!你不是亡灵!如果你不听从我的安排,我会即刻禀报无冕王,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凡川冷笑了一声,饶有兴趣的转回了身,再次看向鬼女,只见此时鬼女紧锁着眉头,怒气冲冲,先前的勾引之意早已烟消云散。

    “禀报无冕王?呵呵,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正想见他!”凡川冷声道。

    “你……”鬼女怒指着凡川,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凡川再次冷哼了一声,不再搭理鬼女,而是自顾自的转身离开。

    可鬼女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到底是什么人?胆敢擅闯冥界!”

    凡川头也没回的出声道:“我是什么人跟你没关系,你最好不要再威胁我一句。”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鬼女忽而怒声道:“让你知道我鬼女也不是好欺负的!”

    随即,凡川感受到背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风声。

    紧急之下,凡川并无慌乱,而是轻松的闪身挪移,从而斗转之间来到了鬼女的身后,速度之快,凭鬼女的能力根本无法察觉,这也致使鬼女愣在了原地。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凡川冷冷的声音从鬼女的身后传来,将鬼女吓了一大跳。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鬼女惊骇道。

    凡川并不想将事态闹大,毕竟人生地不熟,且当下如此诡异,行事需得格外小心,也正是因此,凡川便想放过眼前这个诡异的女人。

    “我是谁不重要,但是我来冥界只是为了找人,不闹事。”凡川淡淡的出声道。

    鬼女似乎察觉到了凡川语气的变化,陡然间疑惑道:“找人?你要找谁?”

    凡川想了想,毕竟是关于琼姬和苏卿,想必也会经过这片茫茫彼岸花海,于是凡川便回声道:“找两个女人,你可曾见过?”

    鬼女皱了皱眉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气氛突然之间变得尴尬了起来,从起初的妩媚气息,再到先前的敌对争锋,再到眼下和睦交谈,这种转变让凡川和鬼女都有些不适应。

    于是凡川便尴尬的点了点头道:“好,不告诉就算了,我自己去找就是了。”

    话音落,凡川便准备踏步离开,然而鬼女却不依不饶的再次挡在了凡川的身前。

    “你到底想干嘛?”凡川甚是无奈。

    鬼女却再次露出那副勾引的模样,妩媚的喘息道:“你……舍不得杀我?”

    “呃……”凡川尴尬的回声道:“你我无怨无仇,我干嘛要杀你?”

    鬼女对着凡川勾魂的眨了眨眼道:“那你为何杀了鬼骷呢?”

    “你说那副骷髅架?”凡川冷声道:“是因为他先袭击我。”

    “那如果我现在也对你出手呢?”鬼女眯眼道。

    凡川淡淡的回声道:“我也会杀了你。”

    “啊?那……那还是算了吧!”鬼女似乎开始忌惮凡川的能力,便接着出声道:“客官,要不容小女子陪着你一起去找人吧?”

    凡川深呼吸了一口,不耐烦的回声道:“你有完没完啊?我请你别再烦我,再见。”

    话音落,凡川再也不给鬼女机会,更堵着耳朵不听其任何话音,接着瞬移而去,足足甩开了鬼女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而当凡川再次闪现出身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却让凡川有些惊愕。

    因为此时就在凡川的眼前,正是彼岸花海的尽头,再向前走上数十丈,便可以走上一条幽深小道,而在幽深小道的前方不远处,便又是一条浮梯,悬挂在两处楼台之间,悬空而立。

    凡川屏气凝神,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影闪现,一切的一切依旧是那般诡异的寂静,仿佛像是一座死城一般,黑白两色相间,让人心生压抑。

    再三确定了安全之后,凡川便踏步走出了彼岸花海,来到了那条幽深的小道上。从刚刚的方位来看,凡川并没有注意到这条幽深小道的铺成,当双脚踏上了之后,凡川这才惊骇的发觉到,这幽深小道皆是用累累白骨堆砌而成,每走一步甚至还能看到明显的头骨,以及完整的手掌骨。

    心怀沉重,凡川越走一步,就越会感觉到内心的压抑,是那一种孤独与寒冷的交汇,总会让活人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此地不宜久留。”凡川加快了脚步,心里暗暗想道。

    待走完了白骨堆砌的小道之后,凡川便来到了浮梯处,而在凡川刚刚伸出一只脚试试浮梯的安全之时,却惊起了一群黑色的乌鸦,它们成群结队的从浮梯边缘的铁链处飞走。

    凡川注视着它们飞去的地方,正是浮梯对面相连的一处楼台,一处破旧的楼台。

    凡川本来可以依靠仙气直接飞过去,但凡川不想显露出仙气,以免过早的暴露了身份,打草惊蛇。

    于是只能双脚踏上了浮梯,开始快速的行过摇摇晃晃的浮梯。

    与先前引鬼司所带领经过的浮梯一样,虽然上下左右摇摆不停,但终究是安全的,凡川很快便来到了乌鸦飞进去的那处楼台前。

    幽暗的光芒从破旧的楼台内散出,凡川注意到,那是一道泛黄的像是油灯燃烧般的光线,很是微弱,若不是离得近,根本难以察觉的到。

    凡川轻轻的蹑手蹑脚的靠近了楼台的窗前,想要从窗户的破洞之中,看清楼台内的情况,可是由于光线实在是太过于昏暗,凡川只能看到好像有人影窜动,却看不到体貌特征。

    然而当凡川想要再靠近一些的时候,脚下却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声响。

    “谁在那里?”一声厉喝顿时从楼台内传来,同时,那微弱的光线也开始摇摇晃晃了起来。

    凡川惊骇,连忙退身,可是已经晚了,因为此时那楼台的木门被从内而外的推开了,走出来了两个身穿黑色长衣的男人。

    由于对方的脸上都蒙着黑色的布条,凡川看不到对方的长相,但从其身上的气息来感觉,这两个人定然是冥界里的人,因为那气息与先前的摆渡接引和引鬼司,以及鬼女身上的气息一模一样。

    “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两个蒙面人质问道。

    凡川想了想,回声道:“噢,是这样,无冕王召我前去,刚好路过这里。”

    “你说什么?”两个蒙面人有些质疑,重复的问道。

    凡川心生一丝慌乱,但还是镇定的回声道:“无冕王召我前去,有要事相商,途经这里!有问题吗?”

    凡川说到最后,刻意的加重了语气,像是有些生气的样子。

    然而两个蒙面人还真的就被凡川给恐吓住了,只见其两人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身子,接着恭敬的出声道:“原来是无冕王有请,失礼了,看来阁下该是从渡生界而来吧?”

    凡川不想再继续将话题谈论在自己的身上,因为再谈下去,迟早会露陷,于是凡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道:“恩,是的,对了,你们两个在这里面干嘛呢?”

    两个蒙面人尴尬的笑道:“这不是无冕王设宴嘛!我俩奉了无冕王之意,在准备一件贺礼。”

    “贺礼?”

    “是啊……”

    但看两个蒙面人的表情很尴尬,凡川便对这所谓的贺礼有了兴趣。

    “什么贺礼呀?能让我瞧瞧吗?”凡川试探出声道。

    然而凡川的话音刚落,两个蒙面人却连连摇头道:“不可不可!无冕王有令,不可半途拆封!”

    “哈哈,这么神秘呀?”凡川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两个蒙面人频频点头道:“是啊!我俩也是奉命行事,阁下就不要为难我们了吧?”

    “好,我理解。”凡川灵思一动,接着出声道:“既然如此,你我结伴而行,一同前去赴宴,可好?”

    两个蒙面人相互看了看彼此,继而点了点头道:“好的,阁下,请稍等一下!”……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