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彼岸花海
    ..,

    引鬼司突然消失,让凡川很是错愕,楞了原地许久。

    “人呢?”

    凡川喃喃自语,继而四下里张望了一眼,却连个人影也没有寻见。

    而当凡川回想着刚刚引鬼司的问题,突然兴奋了起来,既然引鬼司说“不能复生”是错的,那么反过来说,就是人死可以复生了?

    凡川不禁的激动异常,先前的不悦也一扫而光,而对于引鬼司的消失,也已释怀,只不过激动之后,凡川还是有些发蒙,面对着这一望无际的彼岸花海,凡川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个引鬼司,离开的真特么快!”

    凡川再次回到了这个问题之上,至于接下来怎么走,凡川回想着先前引鬼司所带的路,只能大概的确定一个方向,可至于具体的位置,凡川是一头雾水。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凡川也能接受这个现实,随即再次放眼望了望四周的彼岸花海,一片寂静之下,笼罩的是阴森的气息,让人很不舒适。

    “此地不宜久留。”

    凡川脑海中只有这么一句话,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凡川便不停的挪动在彼岸花海中。

    这彼岸花海倒也奇特,其间有着多条错综复杂的小道,然而却不知道小道的尽头是什么,像极了一个迷宫一样。凡川兜兜转转了许久,然而还是没有走出这片诡异的彼岸花海。

    “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鬼?出口在哪里?”凡川越发的着急了起来,甚至很是不耐烦。

    可就在凡川刚刚驻足的当下,身后的花丛中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声“簌簌”的细碎声响,引起了凡川的格外注意。

    “谁?出来!”凡川转过身,紧盯着声响的来源方向,神情紧张,更是早已做下防御状。

    然而没有人回答,而那“簌簌”的声响还在继续,与此同时,凡川看到,在不远处的一片花丛中,那些泛黄的叶子正在颤抖,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下面走动。

    但由于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存在,加之花丛的密布性,凡川并看不到那藏在花叶之下的东西。

    不过这倒是让凡川有些紧张了起来。

    “难道是刚刚的引鬼司?”

    凡川这么想着,却又立即打消了这个猜想,一是引鬼司的身高足以高过花叶,不至于自己什么都看不到,而二是引鬼司若是回来,也没有必要刻意弄出这些动静来多此一举。

    “谁在那里?给我出来!”凡川再一次大喊出声,以此也给自己壮壮胆量。

    可就在凡川的这声话音刚刚落地之后,只见不远处那晃动的花叶的频率突然大幅增加了,且很快,那藏在花叶之下的东西便向着凡川冲来了,因为凡川清晰的看到,那一道花叶都在颤动,且呈直线向着凡川而来,肯定有东西在花叶之下正快速的窜来。

    凡川有些惊骇,但并不畏缩,而是双手间弥漫着仙气,微微向后退了两步,以做好防御措施。

    凡川可以保证,如若对方不分青红皂白便出手的话,自己可以一掌将其击飞。

    然而随着花叶颤动的距离越来越近,凡川终于看清楚了,藏在花叶之下的,竟然是一架灰色的骷髅。

    此时那灰色的骷髅正双手抓着地面,呈四脚的状态,向着凡川跑来。

    而当骷髅跑到了凡川的身前之后,紧接着忽的站起了身,个头要比凡川高上半截,只不过那空空如也的骨架之中,竟然时不时的涌散出渗人的黑烟。

    凡川很是惊恐,第一次见到骷髅架竟然可以行走,而且还像是有着自主意识一般,的确显得恐怖。

    接着,只见那骷髅架站立在了凡川的身前之后,并没有急着做什么,反而像是在打量着凡川,时不时的还会挥动手臂。

    而此时的凡川倒是有些醉了,不知道该不该说话,而且,尴尬的站在原地,仿佛空气都有些凝结了。

    “嘶嘶……”

    那骷髅架开口了,发出了一种刺耳的声音,同时只见其忽而伸出手臂,试图搭在凡川的肩膀上。

    凡川连忙警觉的后退了半步,让骷髅架落了个空。

    “嘶嘶!”

    骷髅架对于凡川的闪避似乎有些生气,再一次出声之后,便突然抬腿向着凡川踢来。

    凡川早已做好了准备,对于骷髅架的袭击轻松的应付而对,不仅躲过了骷髅架的这一飞踢,而且凡川习惯性的还反击了一把,仙气击中在了骷髅架的大腿根处。

    “嘶嘶!”

    骷髅架似乎很生气,再次发出了刺耳的声音,随即只见其飞身跃起,而在其的身后还渲染着道道黑烟,紧接着,骷髅架在空中从上而下的攻势,便来到了凡川的身前。

    凡川感受到了那股黑烟所带来的压力,但并不至于太过于严重,对于眼下的凡川而言,倒是可以轻松的应对,凡川甚至都没有抽出赤邪剑,而是凭着空拳还击。

    “砰!”

    只听一声震响传来,再看凡川的双拳与骷髅架的双拳相抵在了一起,凡川的身子丝毫未动,而再看骷髅架,反倒是显得有些吃力,空荡荡的身子摇摆不定。

    凡川冷冷的笑了一声,随即猛然间咬牙,再看双拳之间,忽然道道仙气涌现,金芒闪现,从凡川的双拳之中,全都浸入到了骷髅架的双拳之内,从而仙气游动在了骷髅架的每一处关节上。

    “呵呵。”

    凡川再次冷笑了一声,显然骷髅架还未感觉到事态的严重。

    紧接着,只见凡川猛然间用力,同时大喝了一声,再看骷髅架已然从空中倒飞了出去,只不过砸落在地的位置并不远,凡川还可以清晰的瞧见。

    “嘶……嘶……”

    骷髅架的最后一声出声,显得有些凄凉,但随之一瞬,其身上的骨架便瞬间断裂。

    “噼啪噼啪”的声响不断,在仙气的强大压迫之下,终于,骷髅架的身上的骨架全部断裂脱落,分散在了这片彼岸花海之中,而因如此,骷髅架便再也没有站起来,而不会再发出刺耳的声音。

    轻松的摆平掉了骷髅架,凡川并没有就此放松懈怠,毕竟在这阴森且充满未知的领域中,小心始终要放在第一位。

    为了怕过早的暴露身份,凡川紧接着便将仙气收回,隐藏在了体内,让自己看起来与凡人并无两样。

    再一番深呼吸之后,凡川再次确定了先前引鬼司说的方向,准备继续前行,争取早些时间离开这诡异的彼岸花海。

    可就在凡川准备踏步行进之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阵阵拍掌的声音。随之,一个女人的妩媚声音,便传到了凡川的耳中。

    “客官好本事,除掉一只鬼骷竟然如此轻松,小女子很是钦佩不已!”

    听到有女人的声音传来,凡川连忙转身看去,只见一个身着一袭露肩黑色长裙,脸色苍白,但画着淡淡红妆的女人,正站在刚刚骷髅架散落的位置,看其的打扮和装束,显得很是妩媚妖娆,对正常的男人而言,很有吸引力。

    凡川也甚为惊讶,只不过当下凡川并没有这个心情去欣赏,反倒是觉得格外的诡异。

    “你是谁?”凡川冷冷的出声问道。

    那妩媚女人随即摇摆着身姿,便向着凡川靠近而来,这让凡川提防的向后倒退了数步。

    “哎呦,客官,你这是干嘛?小女子又不会吃了你,别这么害怕嘛!”妩媚女人扭着坚挺的臀部,一摇一摆继续靠近凡川。

    凡川立即挥手示意对方站住,接着皱眉道:“你是谁?回答我。”

    妩媚女人嬉笑道:“哎呀,客官,你看看你怎么这么着急呢?小女子叫鬼女,生在这片茫茫彼岸花海之中!”

    凡川继续皱眉道:“恩,怎么了?有事吗?”

    妩媚女人再次嬉笑道:“嘿嘿,客官,没事不能聊两句吗?小女子只是刚刚看见你轻松的除掉一只鬼骷,顿时心生敬佩,特想前来认识客官嘛!”

    鬼女的声线极其的娇媚,若是对于正常人而言,恐怕早已浑身酥麻,可当下的凡川心事重重,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也可能是因为凡川拥有几位国色天香的伴侣,所以当下的凡川不仅没有心动,反而有些恶心的抵触。

    “你说那个骷髅架叫鬼骷?”凡川诧异道。

    “对呀!”鬼女娇媚道:“这鬼骷和小女子一样,也生在这茫茫彼岸花海之中,只不过呀!这鬼骷平时有事没事就爱欺负奴家,哎,不过今日有客官为小女子报了仇,真是开心呐!”

    鬼女的一句“奴家”差点没让凡川吐出来,而凡川并没有任何心情想要与其交谈,于是凡川便冷冷的回声道:“恩,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告辞。”

    说着话,凡川便准备转身离去。

    可就在此时,鬼女突然轻轻一跃,闪身快速的挪到了凡川的身前,挡住了凡川的去路。

    紧接着,只见鬼女妩媚的挑起了自己的裙摆,露出了洁白到苍白的大腿,并用指甲不停的在大腿上刮擦,同时还不忘伸出舌尖舔舐着嘴唇,一副在尽力勾引凡川的样子。

    见到鬼女这副模样,凡川只觉得腹内一阵翻江倒海,但凡川还是忍住了,继而闪身到一侧,接着冷声道:“请你自重,我还有事,不便相陪了。”

    然而凡川刚欲离开,鬼女却突然大胆的挽住了凡川的臂膀,同时用着那一对波涛汹涌碰撞着凡川的臂膀……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