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八章:枉死之界
    凡川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冲动杀了摆渡接引,但执念告诉自己,这个怪人不能留,想来是因为其的戏耍?亦或是因为其调戏了琼姬和苏卿?又或者是,自己对于冥界的一切都很抵触?凡川给不出答案,自然,也不想必须去分个对错。

    简单的整理了一番之后,凡川试着平复心情,继而利用仙人的辅助,加快了扁舟的行进,向着先前摆渡接引所说的方向,正是那所谓的枉死界。

    四下里一片宁静,只有扁舟破浪的“哗哗”水声,凡川缓缓的蹲坐在了扁舟之上,平稳着体内仙气的同时,更是在脑海里将最近所发生的一切相互联系了起来,只不过这苦思冥想之中很是让凡川头疼,对于未知的冥界和神界,更是有所好奇,但也有不安。

    凡川仔细的回忆着,仙界两宫的战争因为神器照月神弓致使珠玑异变所发生,而两宫战争的平息却是因为神人瑾花的出现而平息,然后紧接着便是冥界浮现,而连通这一切的竟是仙界的天河之水。

    凡川仔细的分析着这其中的细节,总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苦思冥想也无用,最终,凡川只好无奈的叹息,继而确定当下的任务,就是寻找到了琼姬和苏卿,安然的将其带回仙界。

    只不过凡川自己也知道,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很困难,且不说先前摆渡接引的话是真是假,那么眼下琼姬和苏卿的生死安危便是不明,而接下来的枉死界之行,更是让凡川内心有所顾虑,毕竟未知,才是最为恐怖。

    正在凡川这番心烦意乱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嘶哑的鸟鸣声,致使凡川猛然间惊醒了过来,看到扁舟还在快速的行进,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凡川疲惫的站起身,向着扁舟行进的方向望了望,这才注意到,前方的视野里已有了些许的变化。

    只见那先前一望无际的忘川河面上,竟不知在何时若隐若现的浮现出来了一些泛影,就好像是悬浮在忘川河面上的一栋栋奇特的建筑一样,只不过依旧是黑白两色相间,让人看起来甚是感到压抑。

    既然已有实物出现,凡川便加快了扁舟的行进速度,很快,那泛影越来越清晰,的确是一栋栋奇特的建筑,也正如凡川所想,像是悬浮在了忘川河面上,只不过在临接河面之处,有一条白灰色的长梯,长梯的下方直通河面之下,而上方则是直线通往奇特的建筑之内。

    由于距离越来越近,凡川清晰的看到,那一栋栋的建筑毫无规律可言,甚至可以说是随心随性的建造,一条直通的长梯将大概五处楼台相连,而每一处楼台之上皆攀附着一只怪异的冥兽,应是雕刻而成,但却活灵活现,如同真的一样。

    凡川注意到,那些冥兽之中,就有一条被自己先前杀死的三足巨蛇,而另外四处楼台之上则是凡川叫不上来名字的怪异冥兽,但虽然凡川无法叫出名字,却依然感觉到很震惊,毕竟那些冥兽的样貌都很可怕,是凡川从未见过的怪异。

    而在五处楼台之内,时而会隐现出身穿黑衣的人影,只不过来去匆匆,飘渺不定,让凡川无法捉摸。

    在越发的接近之后,凡川这才注意到,这五处楼台在远处看来像是紧挨在一起,实则不然,越靠近便越会觉得,这五处楼台极其的不简单,不仅仅相隔的距离甚远,且每一处楼台的相连竟然只有一条悬空的浮梯,那浮梯更是距离忘川河面甚远,高高在上,当有黑衣的人影走过,浮梯还会因为上下摇晃不已。

    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离奇。

    终于,在临近直通的长梯之处,凡川看到了一处灰色的岩石巨板,正处在长梯之下,紧紧的漂浮在忘川河面之上,而在岩石巨板的一旁,还停靠着不少叶扁舟,只是没有所谓的摆渡接引在等候。

    而蹊跷的是,这长梯之上竟没有任何一人把守,这倒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紧接着,凡川便轻轻的跃身跳起,脱离了扁舟,从而站到了岩石巨板上,即时,岩石巨板上下摇晃了一瞬,凡川差点没有站稳。

    随后,凡川又收起了体内的仙气,尽量可以做到隐蔽,再放眼望了望眼前的长梯,不知会通向哪里,一番感慨之后,凡川便踏上了长梯,一直向上走去。

    随着步伐的加快,凡川越发的感受到了一种压抑之感,不知为何,那种感觉就像是从内心而出的一样,就像是有人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声嘶力竭的呼喊,痛诉着衷肠,而在隐隐约约之中,凡川甚至还可以感受一种凄惨的画面,那些死去的亡灵不安,那些游魂无处可去。

    随着这种煎熬的情绪,凡川的步伐缓慢了下来,直至最后,凡川甚至抽身蹲坐在了长梯之上,不再行进半步,而是转过身,看着自己走了多少阶梯了。

    可当凡川转过身往后看去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幕让凡川极为震惊和恐惧的画面。

    只见先前自己行进过的那片忘川河,此时竟然变成了一片火海,密布着滚烫的岩流,一切的一切都被熔化,烧的通红,而这一副画面,却格格不入的硬生生的加入进来了这黑白两色的世界里。

    凡川甚至都能感受到灼热的温度,极端的惊恐之下,凡川试图想要站起身,可却不知为何,身体竟根本无法动弹,就像是被定格在了原地一样。

    而紧接着,让凡川更为惊恐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在下面的那片火海之中,竟然浮现出来了成千上万颗人头,他们的身体淹没在熔浆之内,只有一颗头颅探了出来,紧接着,他们的手掌也探出了火海,不停的对着凡川挥舞着,像是在求救。

    随后,便是声嘶力竭的呼喊,仅仅对着凡川,然而凡川却听不到那些火海之中的人在说些什么,只不过凡川能感受到他们的痛苦,以至于凡川也跟着极端的难过了起来。

    在这般无望和压抑之下,凡川看到了那些人的表情,痛苦至极,仿佛像是渴望得到新生,而凡川想要试图解救他们,却不知为何无能为力,然而在片刻之后,凡川竟已心如死灰,对于生命竟然没了任何的一丝留恋。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凡川便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于是心如死灰的凡川便缓缓的站起了身,竟向着长梯之下走去了,似乎想要投身进入那一片火海之中。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一只苍白的手掌从凡川的肩头出现,接着狠狠的拍了一下凡川的肩膀,这也致使凡川猛然间惊醒过来,怔怔的站立在了原地。

    而再望向长梯之下,哪里还有什么地狱般的火海,以及那温度极高的熔浆,只有与先前一模一样的忘川河面,以及那缓缓流淌的黑色河水,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然而凡川却发觉到,自己的后背上早已被汗水浸湿。

    “敢问客官打哪里来呀?”

    一个飘渺的声音在凡川的身后传来,凡川猛然间颤抖了一下身体,这才想起刚刚有人拍了自己的肩膀。

    于是凡川连忙转身看去,只见一个身着一袭黑衣,脸色极度苍白,手掌也苍白的怪人,正在笑嘻嘻的紧盯着凡川。

    “你……你是谁?”凡川还有些惊魂未定。

    而那怪人却是直截了当的出声道:“客官,恐怕你是看到了幻象了吧?这很正常,毕竟这里是冥界的枉死界,怨气太重。”

    凡川这才恍然大悟,试着平复一下慌乱的心绪,继而出声道:“多谢,敢问你是?”

    那怪人继续笑嘻嘻道:“客官,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打哪里来,却先问上我了。”

    “呃……”凡川点了点头道:“我……我从修真界而来。”

    “修真界?”那怪人皱眉道:“这么说,你的凡体已经死了吗?”

    “啊?什么意思?”凡川故作不明白的出声道。

    那怪人继续笑嘻嘻的回声道:“这里是枉死界,所谓地狱,便是这里了,但凡是本体死后,亡灵都会来到这里,所以说,你现在已经死了,只是一个亡灵而已。”

    “噢……我已经死了呀?”凡川假装哀伤的无奈道:“可是我还有亲人朋友……”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你已经不属于那个世界里的人了。”那怪人打断道:“对了,送你来的摆渡接引难道没有告诉你?”

    提及摆渡接引,凡川有些心慌,但随即编了个瞎话道:“没……没有,我……我当时太害怕了!这里好恐怖!”

    “哈哈哈……”那怪人笑道:“无妨,我这就带你去见无冕王!”

    “恩。”凡川点了点头道:“敢问您是?”

    那怪人笑嘻嘻的出声道:“看来摆渡接引什么都没告诉你,我是引鬼司,专门负责带领亡灵和游魂去面见无冕王,因为这路途之中,我们需要经过一片彼岸花丛。”

    的确如摆渡接引先前所说的一样,再由引鬼司带领穿过彼岸花丛,看来摆渡接引并没有说谎,但在当下,凡川还是要表现的一无所知。

    “彼岸花丛?什么意思?”凡川不解道。

    引鬼司皱了皱眉道:“你怎么这么多话?跟我走就是了!”……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