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五章:黑白冥界
    那道刺芒极其的耀眼,闪的凡川根本无法睁开双眼,然而与此同时,凡川周身之外的仙气屏障突然间裂开了,河水瞬间便将凡川给淹没了。

    然而淹没还只是小事,最主要的则是河水所带来的挤压力,那是一种自然之力,无法抗拒,凡川几乎感觉到胸腔都被撕裂开来了,因为这般剧痛致使凡川的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且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化解。

    在这突如其来的折磨之下,凡川随即便昏死了过去,视线里彻底失去了任何色彩。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一切终于回归到了平静。

    等凡川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然进入到了一个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世界,凡川总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但是当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之后,却是极度的清醒,而眼前一些的诡异画面,正是真真正正的存在着。

    凡川注意到,眼下自己早已不在河水之中了,四下里死一般的寂静,偶尔会有嘶哑的鸟兽吼叫之声。

    近处是一条满是黑水的河面,而此时凡川正跌坐在一条断桥之上,断桥延伸到了黑水的河面里,却突兀的截断了,空荡荡的,感觉很不融合,诡异至极。

    而远处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黑水河面,而在河面的左右两侧,却生长着极度怪异的植物类,那些外貌怪异的植物竟然还会自主的移动,不时的转到这边,又不时的挪到那边。

    而在这其中,最让凡川注目的则是一株躯干纤细,然而花朵却异常之大的植物,这一株怪异的花不仅可以移动,而且竟还会变大变小,甚至突然消失不见。

    四周的一切都让凡川感到陌生和恐惧,在那黑白之色的渲染之下,让人很难想象这里到底有多么的诡异。

    凡川不禁的看了看脚下的断桥,那是用一种灰白色的断石铺成,紧密相间,严丝合缝,只不过在苍白的光线映照下,看起来格外的萧索。

    既然前方和左右都已无路,凡川便忽而转身向后看去,这一看不禁的让凡川背后发凉,浑身不自觉的颤抖,因为凡川看到在自己的身后,竟然也是一段同样的断桥,就怪异的悬浮在这河面之上,根本没有任何支撑之力在下,而远处,同样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黑水河面。

    凡川不免有些着急了起来,虽然当下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无异于被困锁在了原地,根本无处可去,而且在凡川的仔细观察之下,黑色的河水里竟然还有怪物游动,不时的会探露出怪异的犄角,亦或是弯曲的翅膀,总能掀起一层层黑色的浪花,继而再消失在这黑水河里。

    凡川越发的不安了起来,更多的是对未知的恐惧之感,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凡川甚至已经没了任何对于时间的概念,只觉得时光很漫长,压抑的情绪不时的闪现在心头,不知不觉间,凡川竟显得很消极,更甚对生命没了任何期许。

    直至黑水河里再次游过一只不知名的异兽,掀起了黑色的浪花,打湿在了凡川的身上,这才让凡川猛然间清醒了过来,顿时站起了身,拍打着身上的水珠。而这黑色的河水虽然看起来令人抵触,但并没有什么味道,沾湿在身上也无什么感觉,如同透明的清水一般。

    在清醒之后,凡川回想了一下刚刚的心绪,那是越想越觉得后怕,刚刚甚至已经不在乎生命了,该是有多么的恐怖,凡川随即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发出“啪啪啪”的清脆声响,强行让自己清醒一些,切不可再被这极度压抑的环境气氛所左右。

    只不过清醒是清醒了,可凡川依然是无处可去,只能蜷缩在这一段断桥上。

    凡川也想过试着跳入黑色的河水中,利用仙气离开此处,然而当凡川试着抽出仙气之时,却失望了,因为无论凡川如何操控,仙气就如同先前在天河之水中,仙气屏障破裂时一样,无法驾驭,这让凡川很苦恼,很费解,也很不安。

    而没有了仙气护体,凡川再回想着刚刚黑色河水里的异兽,下水游走的想法也就此搁浅了。

    而就在凡川苦恼无处可去的当下,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阵隐隐约约的歌谣声,只不过这声声歌谣唱的让人心更为压抑,歌声中更是对生命没有一丝眷恋之意。

    “忘川之河啊,无尽头……彼岸之花啊,令人哭……要问我往哪里去?自是鬼魂眷恋的地方……”

    “你看到那张脸吗?她在黑水里淹没……你听到那首歌吗?她在死亡里徘徊……”

    歌谣声越唱越凄惨,越唱越阴森,凡川不自觉的后背生寒,只一味的四下里张望,却看不到任何人影的踪迹,然而在凡川的细心观察下,注意到了黑水的河面上荡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这层涟漪很微妙,不像是黑水河内的异兽所致,于是凡川便向着涟漪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在灰白的光线映照下,一页扁舟正缓缓的向着凡川划来。而在扁舟之上,有一个模糊的小黑影,像是一个人。

    随着扁舟的距离越来越近,凡川这才看清楚,那一页扁舟上确有一人,只不过此人戴着高高的斗笠,身披蓑衣,再加之光线的原因,根本看不到此人的面容,但给凡川的第一感觉,却是有些诡异。

    “忘川之河啊,无尽头……彼岸之花啊,令人哭……要问我往哪里去?自是鬼魂眷恋的地方……”

    歌谣声原来是从此人的口中唱出,看这怪人的动作,每当撑动一次船篙,口中便会唱出一句渗人的歌谣,这让凡川很是抵触。

    终于,那怪人撑着船篙靠近在了凡川所在的断桥之前,缓缓的停了下来。

    紧接着,怪人便掀开了其头上戴着的斗笠,露出了其苍白毫无血色的脸。

    凡川被吓了一跳,但随即还是强使着自己冷静了下来,紧盯着对面极度苍白的脸,一时间竟不知要说些什么,气氛在这一刻变得非常的怪异,仿佛空气都凝结了下来。

    那怪人先是对着凡川周身打量了一番,继而皱着眉头,用着嘶哑的声音出声道:“客官可是打远道而来?”

    “客官?”凡川愣了一下,随即连忙质问道:“你是谁?”

    那怪人也跟着愣了一下,回声道:“我?我是这忘川河上的摆渡接引。”

    “什么?什么忘川河?什么摆渡接引?”凡川一头雾水,但隐约间的诡异气息却是让凡川不得不防。

    那自称摆渡接引的怪人继而发出了渗人的笑声道:“这位客官,你莫非不知道这是哪里吗?你脚下的这条河便是忘川河,而我这个摆渡接引,便是游走在这条忘川河上,接送往返的客人。”

    “接送往返?接去哪里?又送去哪里?”凡川诧异道。

    那摆渡接引回声道:“自然是冥界了。”

    “什么?你是说……这里是冥界?”凡川惊骇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云里雾里的便到达冥界了。

    那摆渡接引再次凄惨的笑道:“当然了!冥界千千万万年,一直从不变,我骗你作何?”

    凡川继而强使自己镇定下来,接着试探的出声道:“那你们的冥王可在?”

    “冥王?”摆渡接引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颤抖着身体笑道:“冥王早在万年之前就不见了,我怎么知道他老人家去了哪里呢?”

    “啊?冥王消失了万年之久了?不对吧?”凡川惊骇道。

    摆渡接引继而解释道:“我骗你作何?如今的冥界执掌在两界王手里!”

    “两界王?谁是两界王?”凡川越发的震惊道。

    摆渡接引想也没想,干脆的回声道:“两界王就是枉死界的无冕王,和渡生界的无用王啊!”

    “枉死界?渡生界?无冕王?无用王?这……”

    “喂!你到底是谁?怎么那么多话?哎呦,我今天又说多了!”摆渡接引打断了凡川的自言自语,好像自己说错了话一样,不停的拍着自己的大腿,致使扁舟在黑水之中摇晃,继而对着凡川出声道:“喂,这位客官,我问你,你还走不走了?不走,我可要离去了!”

    摆渡接引似乎忘记了刚刚自己的问题,凡川倒也没有刻意的去提醒,让对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总比知道自己的身份好的多。

    “噢?走?要去哪里?”凡川好奇道。

    “当然是去冥界最有意思的地方咯!”摆渡接引邪笑道。

    “冥界哪里最有意思?”凡川继续发问道,看着当下的黑白两色,凡川的内心始终都很抵触。

    摆渡接引这次反倒学聪明了,不仅没有回答凡川的问题,反倒催促道:“喂喂喂,客官,你去了就知道了,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可要走了!”

    “你倒是说去哪里呀?”

    “不不不,今天我的话已经够多了,不可再多说一句,走不走随你!”摆渡接引说着话,便作势要扬起船篙,试图调转扁舟的方向离开。

    凡川见状,连忙拦住道:“好好好,我去!我去!”

    摆渡接引这才笑道:“这才对嘛!亲爱的客官,有请!”

    在摆渡接引做出请的姿势之下,凡川踏上了扁舟,然而此刻的内心却是异常的不安,对于接下来的未知,更是一头雾水,表示好奇之下,更多的是担忧和惊恐。

    而对于踏上扁舟,凡川还有自己的一个小目的,便是想要打听一下关于琼姬和苏卿的消息。

    当扁舟开始游动在黑水的忘川河面上,凡川便试探的出声道:“哎,能不能向你打听个事儿呢?”……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